第275章 有你陪我(第二更)

寒武记Ctrl+D 收藏本站

    这群人悄悄亮出了手里的刀,朝傅宁爵那边追过去。

    奇怪的是,明明他们看见傅宁爵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可是隔着重重喧闹的人群,他们却发现很难靠近傅宁爵那一行人。

    明明没有多远的距离,他们却像是跑了很长的路,很快开始气喘吁吁。

    而傅家都是带了保镖的。

    这些拿着刀的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眼看要追上傅宁爵了,此时却被傅家的保镖发现了。

    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扑过来,三下两下就把这群人给摁倒在地。

    很快,影院这边也打电话给警察,把这群人送到了警局。

    一场危机眨眼间消弭于无形。

    傅宁爵一边走,一边欢快地跟他父亲说话,都没注意到有人想对他不利。

    他一手拿着花,一边跟他爸爸说着话,一起进了影院。

    因为在外面耽搁了一会儿,里面的人差不多都到齐了。

    沈家和傅家坐的是全场最佳位置。

    温一诺跟着蓝如澈,坐在第一排。

    傅宁爵挺想跑到前面跟温一诺和蓝如澈坐在一起,可是他爸不让他去,还冷嘲热讽说:“蓝如澈花粉过敏不能拿着花,你就拿着?也不担心明天你就上了头条?”

    “拿束花怎么了?”傅宁爵不以为然,不过他也不敢就这么扔了,目光飞快地扫了一眼坐在另一边的沈家人,到底不敢随便放在地上,只得悻悻地说:“……我怕沈家小公主又哭……”

    刚才沈如宝哭哭啼啼的时候,傅辛仁也看见了。

    他跟沈齐煊认识多年,知道这个人有多宝贝他这个女儿,只得无奈地说:“行吧,回去扔了也行。”

    今天傅宁爵的妈妈没有来,陪傅辛仁出席首映礼的是他多年的女秘书周雨萱。

    见这父子俩对着一束百合花束手无策,周雨萱也觉得好笑,她朝傅宁爵伸出手,笑眯眯地说:“小傅总,把花给我,我给你们放起来。”

    “那太好了!谢谢周姨!”傅宁爵连忙把花递了过去。

    周雨萱含笑点点头,将这束花放到自己随身的大公文包里。

    这时她放在公文包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她开始的时候没发现,直到把花放到包里的时候,才察觉到有人打电话。

    电影还没开场,因此她拿出手机看了看,见是傅辛仁安保负责人打来的电话,忙接通了,低声问道:“老唐,什么事?”

    老唐把刚才在外面的情况说了一遍,又表示那几个假扮成电影人物的行凶者已经被警察带走了。

    周雨萱一直跟在傅辛仁身边,也没有注意到还有这样一场戏。

    她倒抽一口凉气,压低声音问:“那有没有人伤到?”

    “没有,只是有些人被他们的防狼喷雾喷到脸上伤了眼睛,都送到医院里去了。我已经跟警方联系过,他们正在审讯。不过……”老唐疑惑了一下,说:“不过他们是被人买通的,而且他们好像并不知道他们要袭击的人是谁。”

    “不知道是谁还跟着我们小傅总?”周雨萱有点生气了,“警察是干什么吃的?这一点都看不明白吗?”

    “不是看不明白,而是那些人说,买通他们的人是通过网络联系,只告诉他们要袭击的人是穿白西装,拿着百合花。”

    周雨萱突然想起来傅宁爵手里的百合花,明明是蓝如澈的!

    是温一诺说蓝如澈花粉过敏,让蓝如澈把花交给傅宁爵的!

    那岂不是对方的目标本来是蓝如澈?

    周雨萱顿了顿,没有责怪老唐,说:“我知道了,你继续派人跟进警方那边的情况,看看能不能找到是谁指使的。”

    挂了电话之后,她悄悄推推傅辛仁的胳膊。

    傅辛仁看过来,她低声说:“刚才在外面有人企图袭击小傅总,已经被安保人员制服送到警局去了。”

    傅辛仁皱起眉头,“袭击宁爵?谁啊?为什么?这小子又给我惹了什么祸?”

    “小傅总又聪明又孝顺,哪里惹过祸?”周雨萱讶然失笑,“是给人家背黑锅了。”

    她朝前排蓝如澈的方向撇撇嘴,“听说其实是想对付他……但是认错人了。”

    “认错人?怎么会认错人?”傅辛仁不解。

    “……对方说要袭击的对象是穿白西装,手拿百合花的男子。小傅总今天和蓝先生一样穿的是白西装,唯一不同的是那束百合花。本来是在蓝先生手里,但是因为温小姐说蓝先生花粉过敏,让蓝先生把手里的百合花给小傅总拿着,才有今天的无妄之灾。”

    周雨萱言简意赅地说完她知道的消息。

    傅辛仁却满不在乎的说:“巧合罢了。谁敢袭击阿澈?——估计是宁爵又在哪里惹了祸,等首映礼结束,我回家再问问他。”

    一副完全不放在心上的样子。

    周雨萱飞快地扫了他一眼,然后又看向也是一副没心没肺样子的小傅总,叹息着摇了摇头。

    ……

    蓝如澈和温一诺都坐在前排。

    他比傅宁爵警醒,而且因为出身的关系,他对刚才外面那幅乱哄哄的景象并不陌生。

    而且他真的看见了那几个“临时演员”的所作所为,也看见了傅家保镖三下五除二解决那些人。

    蓝如澈用胳膊肘轻轻挨了挨温一诺的胳膊。

    “怎么了?”温一诺调过头,征询地看着他。

    蓝如澈低声说:“……刚才我看见了,那些人追着宁爵,也不知道要做什么。”

    他现在还不知道傅宁爵是给他背锅。

    温一诺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管他们做什么呢?小傅总那边那么多保镖,不用我们操心。”

    说实话,如果不是怕被沈齐煊报复,她会毫不犹豫把祸水引到沈家人身上,而不是小傅总。

    原因很简单,因为沈家的保镖更多,而且看上去比傅家的保镖更精明强干,她刚才看见傅家的保镖给一个沈家的保镖殷勤的点烟。

    那种看着沈家保镖的眼光,是活脱脱弱者对强者的臣服和敬畏。

    而他们这边什么都没有,连那个助理Jason都没看见。

    温一诺想起来Jason,四下看了看,问蓝如澈:“Jason呢?怎么没看见他?”

    “我让他回去了。这样的场合,他还是不出现比较好。”蓝如澈笑着说,“反正有你陪我。”

    “哦,那就好。”温一诺点点头,本来她还担心Jason会出意外,现在知道是蓝如澈提前让他离开,才松了一口气。

    蓝如澈见温一诺没有接他的话茬,微微有些失望,但很快,电影开始了,他的注意力就转移到电影上。

    对一个热爱表演事业的演员来说,看着自己的作品能在大屏幕上上演,真是一件很令人欢欣鼓舞的事。

    ……

    司徒秋对这部电影一点都不感兴趣,她纯粹是因为沈如宝才来捧场的。

    沈齐煊也一样。

    他偏头看了看坐在自己和司徒秋中间的沈如宝,见她已经聚精会神看着电影,腮边似乎还残留着一滴晶莹的泪珠。

    沈齐煊在心底叹了口气,揉了揉额角,从兜里掏出纸巾,轻轻给沈如宝擦脸。

    沈如宝吓了一跳,扭头看见沈齐煊,又朝他笑得甜甜的,还把脑袋在沈齐煊手心里蹭了蹭,就像小奶狗那样乖巧可爱。

    沈齐煊疼爱之心瞬间爆棚,他揉了揉沈如宝的脑袋。

    抬起头,视线不可避免看见前面坐在蓝如澈旁边的温一诺,而且蓝如澈微微侧身跟温一诺说话。

    从他们的角度,能够看见蓝如澈的侧颜,还有他微勾的唇角,居然有几分温柔缱绻的味道。

    沈如宝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也看见了这一幕。

    她声音欢快地说:“爸爸,小舅舅很喜欢温姐姐呢……她也喜欢小舅舅吧……我是不是要有小舅妈了?”

    沈齐煊嗤了一声,微微眯了眯眼。

    如果他没看错,这个温一诺,左手中指居然戴了一枚小小的钻戒。

    那上面的钻石小得要拿放大镜才能看清楚。

    这才几天,居然已经订婚了?

    是跟蓝如澈吗?

    肯定不是。

    沈齐煊首先排除了这个可能,因为蓝如澈的出身他很清楚,是不可能随随便便跟一般女人订婚的。

    那就不是蓝如澈,而是……那个萧裔远?

    沈齐煊左面唇角也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

    动作挺快啊……

    这么好的男人,肯定要赶紧绊住,是吧?

    那就看你能不能绊住了。

    沈齐煊让人调查过萧裔远公司的底细。

    AI远诺,一个小小的起创公司,得到过SSA私募的一亿投资,后来又从岑氏集团挣了十亿。

    公司不大,胃口不小。

    沈齐煊的目光又在温一诺的背影处扫过,心里有着说不出的烦躁。

    他想了想,隔着沈如宝对另一边的司徒秋说:“这里有点闷,我出去透透气。”

    司徒秋忙说:“你没事吧?要不要先回去找家庭医生检查一下?”

    “没事,大概是这里的人太多了。”沈齐煊笑了笑,“我不太适应这种场合,以后这种事,让齐鑫来吧。”

    他的弟弟沈齐鑫现在是沈氏财团的总裁,而他是董事长,两人分工不同。

    司徒秋眼神微黯,还是点头说:“好。”

    沈齐煊从自己的座位起身,很快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