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204章 眼里渐渐有她

贝小爱Ctrl+D 收藏本站

    “好,我记住了,你怎么还没睡啊?”男人冷漠的关怀,对程晴晴来说,也是备感温暖的,她喜欢听他的话。

    厉青延:“……”

    是啊,大半夜的,他怎么会过这边来?

    “我梦见你被水淹死了,想过来看看你还活着没。”厉青延勾唇冷笑一声。

    “啊?”程晴晴美眸睁大了一圈,这是什么奇怪的梦啊,她吓的赶紧抱住手臂,汗毛直竖。

    “吓你的。”厉青延见她浑身抖颤了几下,立即玩味的笑起来。

    程晴晴很无语,她在水里泡了大半个晚上,要是他美梦成真了,自己岂不是真的死跷跷了?

    “老公,要是我哪天真的死了,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啊?”程晴晴伤感的开口问她。

    “什么事?”男人脸色一僵,声音沉郁。

    “替我妈送终。”程晴晴小声说道。

    见她一脸认真,厉青延不知哪里来的火气:“你给我好好的活着,别想着死。”

    “我会的,我只是开个玩笑……”

    “玩笑也不行。”男人铁青着脸色,怒道。

    “哦!”程晴晴吓的俏脸有些白,两只小手无措的绞在一起,美眸轻轻闪动着,气氛微妙又紧张,让她不知该如何是好。

    厉青延低头看着她,她这副乖巧又听话的样子,让他心神一烦,莫名的火气从身体里腾起,他不知道要怎么发泄,最后,便只能发到她的身上去了。

    他伸手一把将她下巴挑起,有些粗暴,有些怨责,薄唇骤然吻下。

    程晴晴美眸一愕,就感觉自己唇片被男人的薄唇霸道的堵住了,大脑随之一片空白,只剩下男人唇舌间的灼热感了。

    厉青延只知道她看着就很美味,可一旦沾上,品偿起来,更是无敌的甜美。

    唇片柔软娇嫩,气息甘甜诱人,就连她那不禁风雨的小身板,都格外的软棉,他下意识的伸手环住她,盈盈细腰,仿佛用点力气就能折断了似的。

    “唔!”程晴晴呼吸不畅,俏脸胀的通红,可她心里竟然一点不反感,反而是喜悦的,她脑子一定是坏掉了,她现在的身份,就像是可耻的第三者,而她竟一点不觉的羞耻,反而享受着被他热吻的感觉。

    厉青延吻上她之后,就不想再放开了。

    程晴晴浑身软了下去,气息凌乱了,两只小手下意识揪住男人领襟,才发现,他穿着睡衣,没有扣子,她小手往里一伸,便是男人结实的肌肤。

    “别碰。”突然,男人冷漠的推开了她,毫无防备的程晴晴,差点摔倒,免力扶住沙发的椅扶,俏脸呆愕的看着男人。

    厉青延将自己睡衣扯住,不露一丝肌肤在外面,眼神冰冷,仿佛刚才干坏事的人是程晴晴。

    程晴晴也是吓坏了的,刚才她只是不小心伸手碰了他的胸口,他反映也太大了吧,是因为她是个女人吗?而他深爱的人,是男人。

    “早点休息吧。”男人缓了缓语气,不再冰冷,但也不再热情,说完,他就转身往楼梯走去,从二楼的走廊,回他的房间去了。

    程晴晴大脑嗡嗡作响,一颗心,从天堂坠下来,男人那句冰冷的话,让她有一种脸砸地板上的生疼。

    别碰?

    委屈莫名,程晴晴苦涩的笑了笑,不准她碰,那他为什么要吻她?

    给她希望,又将她推进失望的深渊,程晴晴越发的看不透这个男人了。程晴晴回到房间洗了一个热水澡,躺在床上,头晕目眩,感冒好像变的严重了。

    “完了,会不会传染给他?”刚才吻的热切,亲密无间,程晴晴浑身一颤。

    突然,她听到敲门的声音,她强撑身子,把门打开。

    “头还晕吗?”男人又折回来了,手里拿着药递给她:“家里备用的药。”

    “谢谢!”程晴晴美眸望着他,轻声说道。

    给了药,男人便转身离去。

    程晴晴愣愣的看着手里的药,望着幽深的走廊,心里五味杂陈。

    她真的弄不懂这个男人的心思了,看似有情却无情,挠的她心儿痒痒的。

    从程晴晴房间回到卧室的厉青延,直接进浴室冲了一个冷水澡。

    刚才吻着她,身体就滚烫坚硬,哪怕过了这么久,那种热度还是退不下去,为了能安然入睡,只好用这种办法压制。

    从浴室走出来,男人借着镜子,看到后背那一片丑陋狰狞的疤痕,幽深的眸子顿时失去了光泽,他快速的把睡衣穿上。

    这一夜很快就过去了,清晨,程晴晴的感冒已经很严重了,她开始发热,热的晕晕呼呼的,古叔派人过来叫她用早餐,见她还没起床,便跟厉青延汇报。

    厉青延早就着装整齐,一袭黑色西装,笔挺昂藏,准备出门去公司,听到古叔说那个女人还没起床,他高大的身躯快步的朝她房间走去。

    推开房门,里面光线一片昏暗,落地窗严严实实的,男人过去把窗帘打开,就看到床上俏脸通红的女人,他英挺的眉锋一皱,试了试她的体温,非常烫手。

    “程晴晴。”他手指在她脸颊处轻拍了两下,喊她的名字。

    “嗯。”程晴晴昏昏沉沉的应着,睁开沉重的眼皮。

    “你病的很严重,去医院吧。”厉青延直接说道。

    “有退烧药吗?我吃一颗就没事的,我不想去医院。”程晴晴很坚决的摇摇头,先不说她如今算半个公众人物,去了医院还得打针,她怕痛,宁愿吃药,好的慢些。

    “你再这样烧下去,小心变成傻子,我可不要傻子当我的妻子。”厉青延一边冷酷的说,一边转身去给她找衣服穿。

    听到他说不要她,程晴晴垂死病中惊坐起,一双眸子担忧的望着男人:“我跟你去医院,但能不能不打针啊。”

    厉青延已经给她找了一条裙子,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凝着她楚楚可怜的俏脸,红红的,俏生生的。

    “我不能决定,听医生的。”厉青延冷酷的说,随后,把衣服放在旁边:“我在门外等你。”

    程晴晴只能免强站了起来,一袭睡衣早就凌乱无比,带子也扯落了,她一起身,就露出一大片白晰的肌肤,男人眸光一扫,看见了,呼吸一沉,还是坚定的转身出去了。

    记住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