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0章 他看穿她了吗?

贝小爱Ctrl+D 收藏本站

    肖然然有些不甘心的瞪了肖寒一眼,凌司楠倒是没生气的答道:“我跟夏小姐也是刚认识不久。”

    夏溪遥安静的吃着东西,佣人给她夹了不少的菜,但她吃的并不多。

    肖然然一听到刚认识的,心情更加郁闷了,看来,她还是迟来了一步,竟然让别的女人捷足先登了,她早就知道凌司楠是一个有修养的男人,看似高冷的他,其实不难相处,他身上有温润的气息,又透着霸气,真的是一个集所有优点于一身的完美男人。

    这样的男人,她不想让给任何人。

    “凌先生,我吃饱了,想先回去。”夏溪遥已经感受到对面女孩子浓浓的敌意了,对于这种闲杂人等,她根本不想搭理。

    “你才吃这么点,不会饿吗?”凌司楠皱了眉宇,是不是因为她姐姐不在身边,她不好意思多吃?

    夏溪遥内心却想着,她现在吃不下,并不代表她一会儿回去不偷吃别的,她当然不会让自己饿着的。

    “我送你回去吧。”凌司楠放下筷子站了起来。

    “啊,不用了,不麻烦凌先生,我自己可以回去,我已经熟悉了路线。”夏溪遥受宠若惊的说,显的惊慌。

    “不麻烦,走吧。”凌司楠直接走到她的身后,牵了她一只手腕。

    夏溪遥只觉的身体像是被一股暖流给击打了一下,男人只是出于礼貌才牵了她的手腕,虽然隔着衣物,可他的掌心的温度仍然渗透到她的皮肤上了。

    凌司楠很强硬,夏溪遥也只好顺从他的意思了,跟着他,一步一步往大厅外走去。

    肖然然一双眼睛都瞪直了,她不敢置信,凌司楠竟然要亲自送那个瞎眼女人离开。

    “堂哥,这是什么情况啊,凌少爷跟她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对她这么好?”肖然然是真的嫉妒了,她和凌司楠也算认识很长时间了,到现在,她连那个男人的衣服都没有碰着,更别说牵手这种亲密的事情了。

    “她是我们上飞机时认识的,因为看她可怜,少爷就收留了她,你也看见了,她眼睛看不见,事事都需要有人帮她,少爷也只是出于好心,才会帮她的。”肖寒也皱了眉头,主动对女人示好这种事情,不像是凌司楠会干出来的,可刚才,他的确主动的帮了夏溪遥。

    难道……

    不会吧,他身边什么样优秀的女人没有,怎么会对一个眼睛失明的女人动了歪心思?

    肖然然已经恨恨的咬着筷子,目光死死的盯着大门外面。

    凌司楠至所以主动提出送夏溪遥离开,并不是他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只是刚才在餐桌上,他感觉到了肖然然热情似火的目光。

    凌司楠对肖然然当然不会产生恋人的喜爱,他只是顾及着她是肖寒的堂妹,才对她礼貌三分的,只是,她刚才望着自己的眼神情意绵绵,实在叫人受不了,这才借着送夏溪遥的借口,暂时离开了餐桌。

    天黑了,路灯亮着,暖黄色的光线,让这个夜晚,更显的宁静。

    从餐厅到夏溪遥住的小楼,有一段不短的距离,得走十分钟左右的路,花园里拐着弯,有些树枝探出来,凌司楠在夏溪遥走过的时候,伸手替她拔开那些树枝,一切看上去都那么的自然。

    夏溪遥继续装瞎,只是,当男人温柔替她拔开树枝的时候,她的心湖,像是被一阵风,吹起一丝波澜,她下意识的皱了一下眉头。

    这个男人……该不会对所有女人都是这么绅士友好吧。

    想到这,夏溪遥目光微斜了过来,用眼角偷偷的瞄见男人的脸庞。

    暗色的光影下,男人五官极为俊美,立体深刻,充满了男性的魅力。

    夏溪遥只觉的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捅了一下,一种莫名的感觉涌了起来。

    说实话,好看的男人……她见的还真不多,至于那些有名气的男明星,在她眼里也不过是绣花枕头似的,一眼即忘。

    可身边的这个男人,却给她一种很不一样的感觉,他年轻,俊美,气质出众,眉宇间还充斥着男性的霸气和凌厉,看似好相处,实际上却是一个不好惹的人。

    夏溪遥在心里腹诽着,真希望凌司楠是个混蛋伪君子,这样,她下手杀他的时候,就不会有愧疚心理。

    “小心脚下。”就在夏溪遥胡思乱想的时候,脚突然踢到了旁边的一块石头,耳边传来男人低促的提醒,但迟了,夏溪遥的脚尖,已经踢了过去,尖锐的疼痛,从脚趾传来,她下意识的低吟了一声。

    “没事吧,都怪我,我没来得及提醒你。”夏溪溪的耳边,传来男人低沉的自责声。

    “没事,不疼。”夏溪遥只能强忍着痛楚,摇头回答。

    “还说不疼,你看你脸都皱成一团了。”凌司楠看出她的倔强,忍不住轻斥。

    夏溪遥却是自嘲道:“以前摔的跤,比这疼多了,我的痛感早就麻木了,真的不疼。”

    凌司楠眸色一僵,深幽的眸子在她脸上凝视了几秒,无法想像她曾经跌跌撞撞学习如何生存的画面。

    “凌先生……”夏溪遥轻唤了一声,假装不安。

    但其实,凌司楠的目光盯着自己打量,夏溪遥的心里还是有些发紧的。传说这个男人有一双锐利的眼睛,能看透很多诡计,自己在他的面前,真的能装到天衣无缝吗?

    还是,他早已看穿她,正配合着她演戏。

    “我在。”凌司楠将目光移开,内心有一抹波动。

    刚才看着她的脸,心脏处竟有丝丝的疼意,他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变的如此仁慈?

    这世上可怜的人到处都是,可为什么偏偏对她生出爱怜之心?

    “我们继续走吧,还有多远到我住的地方?”夏溪遥故意往前摸索了几步,随口问着。

    “快到了。”凌司楠压住那些冒起来的念头,直接伸手握住她的手臂,这一次,他更加小心了。

    没想到,她手臂竟然会如此的纤细,让他都不敢用力的去抓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