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295章 他是她的

贝小爱Ctrl+D 收藏本站

    凌司楠直接把夏溪瑶带到车内,夏溪瑶紧张的抓住他的手臂:“凌先生,我们不看眼睛了,赶紧走吧,我真的很害怕。”

    凌司楠在她耳边说道:“抱歉,那些杀手可能是趁着我来的,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凌司楠说完,就交代了司机:“把夏小姐带到安全的地方去。”

    夏溪瑶一听,小手紧紧的拽着他的手臂:“凌先生,一起走吧。”

    “不行,我不能跟你一起离开,他们肯定还会继续追过来,快走。”

    凌司楠关上车门,车子就快速的驶离。

    夏溪瑶红唇紧咬,想不到凌司楠为了保护她的安全,竟然把自己置身在危险之中。

    “凌司楠,别以为你这样,我就会放过你。”夏溪瑶在心底恨恨的说。

    “刘大哥,你可不可以送我到我姐姐工作的地方去?”夏溪瑶开口对司机说道。

    “好的,夏小姐,你姐姐在哪上班?”

    夏溪瑶报了地址,司机停在了夏华兰工作的餐厅门口。

    夏华兰接到信息,迅速的走了出来,扶住了夏溪瑶。

    夏溪瑶朝司机说了一句谢谢后,就跟着夏华兰进入了餐厅。

    一进餐厅,餐厅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停下了手里的工作,一脸恭敬的望着夏溪瑶。

    夏溪瑶浑身的气势瞬间大变,刚才还是软弱的样子,这会儿,她的眼神,表情,都透露出女老大的威严,凌厉。

    “大小姐,什么时候动手?”其中一个男人,开口问道。

    “等我命令。”夏溪瑶走进了工作的后台,坐在一张椅子上,枯寂的双眼,瞬间光芒聚拢,眸底满是冰冷之色。

    “凌司楠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接近他,应该了解他的为人了吧。”一个男人走了进来,他看夏溪瑶的目光,透着爱慕,这个男人叫夏凛,是和夏溪瑶一起被收养的义子,比夏溪瑶大几岁,此刻,他从后台的楼梯缓慢走下来。

    “就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男人,并没有外界传的那么神秘。”夏溪瑶淡淡的说。

    “哦?听说他父亲派了很多暗卫在他身边保护他,你跟他们交过手了吗?”夏凛瞬间低估了凌司楠的能耐。

    “我只是一个瞎子,我没有机会跟他的暗卫交手。”夏溪瑶冷冷的回答。“瑶瑶,辛苦你了,让你潜伏在凌司楠这个狗男人的身边,一定很委屈吧,等这次任务结束了,我们就向义父申请假期,你想去哪里玩?我都陪你去。”男人突然走上前,伸手想要握住夏溪瑶的小手。

    夏溪瑶不着痕迹的躲开,声音凉凉的响起:“我哪也不想去。”

    男人看着落空的手,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瑶瑶,你还是这么生分,我对你的情意,你应该能感受到的,我知道你现在不想交男朋友,我愿意等……”

    “夏凛,我们现在是合作关系,请你搞清楚一点。”夏溪瑶十分冷淡的提醒他。

    “瑶瑶,你不觉的孤独吗?像我们这种人,从小就被训练的没有感情,血液都是冷的,我们只能抱团取暖,除了我,再没有男人,会真正的关心你,爱护你……”夏凛面色冷静的说道。

    夏溪瑶听到他的话,脑海里突然想到那张英俊的脸,那温柔的声音。

    是啊,她从小被告知,活着就是为了执行任务,不需要关爱,不需要心疼,更不需要怜悯,可是,为什么她的心,会波动?

    凌司楠对她的关怀,舍命呵护,这些,都是假的吗?

    “谢谢你的关心,但我并不需要你的温暖,我不觉的冷。”夏瑶溪并不买帐。

    “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是谁?”夏凛面色一变,猜疑的问。

    “没有。”夏溪瑶冷淡的说。

    夏凛并不相信,他突然嘲讽道:“瑶瑶,你不会是爱上凌司楠了吧?据我所知,他长的十分好看,你不是这么肤浅的人,不会只看人家的外表就动了心吧。”

    夏溪瑶俏脸一僵,冷怒的瞪着夏凛:“我不会爱上我的敌人,除非,我不想活了。”

    “是啊,除非你不要命了。”夏凛相信,夏溪瑶拎得清轻重,不会为了一个男人,连命都不要。

    夏溪瑶不想再跟他聊这种废话,只是冷声说道:“我需要一个新的住处,我不能待在凌司楠的身边了。”

    “怎么?他发现你的身份了?”夏凛一怔。

    “不是,他想找人看我的眼睛,我能瞒得过普通人,但面对眼科专家,我还是瞒不过去的。”

    “好,我给你找个住处,只是,你要怎么接近凌司楠?”

    “我会想办法的。”

    夏凛打了一个电话出去,没多久,他就有了结果。

    “我在凌司楠学校附近,给你找了一个住处,你和夏华兰搬过去。”

    “嗯。”夏溪瑶点了点头,突然,手机响了。

    “是凌司楠。”夏溪瑶皱了一下眉头,起身,往旁边走去:“喂。”

    “夏小姐,你在哪?”凌司楠的语气带着喘息。

    “我在我姐姐打工的餐厅里,你脱离危险了吗?”夏溪瑶的声线一变,变的娇柔温婉。

    夏凛在旁边听了,脸上一闪而过的醋意。

    夏溪瑶跟他说话,从来都是冷冷冰冰的,可她跟凌司楠说话,却是这种软萌软萌的声线。

    “刚才遇到一个杀手了,刚跟他交过手。”凌司楠历经生死,听到夏溪瑶的声音,他只觉的庆幸。

    “那你要小心点,凌先生,我不希望你出事。”夏溪瑶的言外之意是,你不能死在别人手里,你必须死在我手里。

    “放心吧,我没这么短命的。”凌司楠说完,突然语气急促:“不跟你说了,又有人追过来了。”

    听着电话里的茫音,夏溪瑶眉头拧紧。

    “这些杀手,是你派去的?”夏溪瑶回头盯住夏凛问。

    夏凛却勾唇冷笑:“怎么?你不会是心疼他了吧,要不是你透露出他的位置,我的人,怎么找得到他?”

    “真的是你?”夏溪瑶银牙一咬,声音变冷:“你下手之前,为什么没有跟我商量?”

    “瑶瑶,你放心,如果杀了凌司楠,这份功劳,我不会跟你抢的,全算你身上。”夏凛语气变的温柔起来。

    “用不着,别忘了,这次计划有谁负责,下次,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不许私自动手,暴露了身份,这笔帐,算谁的?”夏溪瑶冷冷的警告他。

    夏凛脸色变了变,终是没敢再说话。

    “我怕你把作务搞砸了,想帮你尽快解决。”

    “你别忘了,义父不止是要杀掉凌司楠,还要从他的口中,得到一些秘密,光杀他没用,还得让他说话。”

    “是,下次我不会再乱来了,听你指挥。”夏凛低下了头,夏溪瑶算是他的老大,他不能越过她,行使权力。

    夏溪瑶转身出去。

    “瑶瑶,你要去哪?”

    “与你无关。”夏溪瑶说完,就进入了一个房间,不一会儿,她已经改变了一身的装扮,皮衣皮裤,一头长发高束成马尾,一张面具遮挡了她的面容。

    “我陪你一起去。”夏凛急声说。

    “用不着,给我待着。”夏溪瑶已经闪身从餐厅的另一道门出去,那里摆着一辆黑色的摩托车,夏溪瑶长腿一跨,风驰电掣的往前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