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以己推人

十三春Ctrl+D 收藏本站

    第86章 以己推人

    事情正如顾长卿所预料的那样,越演越烈。

    第二天网络上跟帖的越来越多,很多认识孔玉芬的人也开始纷纷爆料,还有人像写小说一样,写出一些故事,比如孔玉芬只是一个拖油瓶,因为母亲的缘故却变成公主,却恶毒地抢妹妹的男朋友,抢到以后又劈腿,结果怀孕,最后男朋友最困难的时候抛弃他,还找人警告男朋友不准说出两人婚约的事。

    写故事的人还声明自己是赵姓公子的朋友,他亲眼见到赵姓公子脸上的伤,而且听他亲口说是孔玉芬做的。

    这则消息又将群众的愤怒点燃,回复者一天之内达到几万人,自然全部都是骂孔玉芬卑鄙无耻的话。

    以至于律师虽然找到网站以孔玉芬未成年的理由要求网站删帖,可是删掉一个,又有好事者另建一个,这种行为反而激起大家的愤怒,以至于事情越演越烈。

    同时,各家报刊杂志媒体见此事有利可图,纷纷跟进,各家媒体纷纷采访孔玉芬的同学,朋友,还将李刚挖了出来,甚至采访到李刚父亲那里去,气得李刚的父亲差点要同他脱离父子关系。

    然后又有媒体深入挖掘,将孔玉芬之前暴发户派头的照片又翻了出来,然后又爆出孔玉芬乃邱婉怡同不明男人的私生女,这一下算是击中要害,所有的人开始将矛头对准邱婉怡,纷纷说有其母方有其女,身为母亲品行不端自然教育失败,而孔玉芬只是有样学样。

    孔庆翔就算是铜皮铁骨,也无法忍受这一个接一个的炸弹抛出,顾氏的股价因为此事连续下跌,公司里又有朱董这种看他不顺眼的人煽风点火,股东们因为股价下跌的关系开始焦躁起来,纷纷质问孔庆翔,如果不是孔庆翔拥有绝对的股权,只怕会因此影响他的地位。

    顾宅外面每天都会围着大群的记者,一见到有人出来就会围上去,哪怕是佣人出来买菜,都不放过。孔庆翔每次出门进门都不胜其扰。

    孔庆翔的满心怒火自然尽数发泄在邱婉怡母女身上,特别是孔玉芬,有一次差点被孔庆翔掐死,以至于只要孔庆翔一回来,孔玉芬就躲起来不敢露面。

    后来孔庆翔终于请得政府人员出头,公安局出面,才将此事压下,网络上关于孔玉芬的消息通通删除,报纸杂志也被勒令不得再炒作未成年人的**,造成社会的不利影响。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媒体开始含糊其辞,不再指名道姓,继续发行相关报道,孔庆翔也无可奈何,这件丑闻风风火火一直闹了近一个月,闹得大家都不再对此事感兴趣后才慢慢恢复平静。

    可是当事人孔玉芬差点被逼的精神失常,若不是邱婉怡一直在旁边安慰她,只怕孔玉芬要去看心理医生了。

    李佳对顾长卿说:“你看,孔玉芬也有她的福气,邱婉怡为人虽然陰险毒辣,可是对自己的孩子还是不错的。”

    顾长卿幽幽叹了口气,“邱婉怡如果连这点本性都没有,岂非连禽兽 都不如?”

    “那你父亲岂不是连禽兽 都不如?看他怎么对待自己女儿的?”李佳见顾长卿看过来,想起对方终究是她的父亲,连忙道歉,“对不起,我不应该这么说你父亲。”

    顾长卿摇摇头表示不在意,“你说得没错,他确实禽兽 不如!”接着又苦笑一声,“他这方面的天性只有在面对儿子的时候才发挥得出来。”

    “你父亲又没有儿子。”李佳不以为然。

    “迟早会有的。”

    “你怎么知道?这种事情也不能打包票,毕竟你父亲又不是年轻小伙子了!”

    顾长卿没有出声,前世里,邱婉怡再过半年就会发现有孕一个多月,也就是说,再过四个多月邱婉怡就会成功受孕。

    之前她也想过让邱婉怡避孕,可是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她无法插手,至于下药之类的事情太过冒险,比如避孕药,必须每天服用,她能保证一直不被发现?她也想过给她下一点治疗癌症的毒性较强的药,只要在半年内间期给她偷偷用一点,就可以导致以怀孕后胎儿畸形。可是这种事情太过缺德,她做不出来。

    想来想去只有釜底抽薪。她之所以做这么多事,一是为了打击孔玉芬为自己出气,二是为了看能不能趁此机会将邱婉怡在她受孕之前赶离孔庆翔的身边。这样,她不可能怀孕,再也没有翻身的本钱。

    其实她也考虑过,留着邱婉怡在孔庆翔身边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邱婉怡没有实力,在事业方面不能相助孔庆翔,如果孔庆翔跟她离了婚,痛定思痛,一定会找一位名门淑女,到时候,谁知道会给自己的计划带来怎样的变数?

    可是,顾长卿就是想努力一回,她的心中有种隐隐的担心,她就是想看看自己拼尽全力到底能不能改变命运的轨道,这对她很重要!

    而另一边,可能孔庆翔也在积极调查此事。这次的事情对他的影响太大,几乎打得他无还手之力,如此周密的计划,一环套一环,他很想知道到底是出自何人之手,邱婉怡的话总是回响在他耳边,弄得他心神不宁。

    这天,助理宋智豪走进他的办公室。

    自从他进入顾氏以来,宋智豪一直跟在他身边,帮了他很多忙,可以说,今天他能这么轻易地达到这个高位,宋智豪功不可没。如果硬要孔庆翔说出一个信任的人,宋智豪勉强算一个。

    “智豪,我要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孔庆翔看着走到自己桌前的宋智豪。

    宋智豪比孔庆翔还大上两岁,面容瘦削,高颧骨,薄嘴唇,一脸刻薄相。可是为人却非常的精明能干。

    “董事长,已经有点眉目了!”

    “快说。”孔庆翔坐直身子。

    宋智豪面无表情地说:“公安局已经查到发送消息之人的ip,与我们的人查到的一样,都是属于机场附近的一个网吧。我已经派人详细查了网吧老板的底细,不管是和孔家还是和赵家甚至李家都没有任何关系,完全不属于这个圈子的人,我想他跟此事无关。”

    “那就是说,什么都没有查到?”孔庆翔语气有些不好。

    “那也不是。”宋智豪将一份文件放置他的面前,继续道:“后来我又调查了一番,发现赵毅和他母亲正是当天出国,班机时间刚好是消息发出后的不久。我觉得两者间或许有些联系。”

    “赵毅?”孔庆翔目光一闪,皱起眉。

    不错,赵毅也是知情人 之一。

    “我还仔细调查了这些照片,我查到,之前赵毅发现了大小姐和李公子的私情,而这些照片都是在赵毅发现私情之后拍摄的,这一点已经得到大小姐的证实。而且,跟帖爆料的人中,有不少ip都属于曾经和赵毅交 好的朋友,这一点毋庸置疑。”

    孔庆翔翻阅着面前的文件,沉声说,“你是说,这件事是赵毅所为?”

    “根据我的调查,确实如此。”

    孔庆翔点点头,低声说:“他们拍下孔玉芬堕胎的照片只怕另有图谋,说不定赵毅父亲想要以此来挟我,可惜他没想到他会死得那么快,公司瞬间倒闭,这些东西没有派上用场。”

    宋智豪道:“这个可能性很大,没有一早的预谋,绝不可能拍下这种照片。后来赵毅一定发现了这些照片,或者说他早已经知道这些照片的存在。”

    孔庆翔接口道:“期间赵太太来找过我,或许就是想要拿这些照片要挟我帮忙,可是我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给她。后来恒实破产,他们恼羞成怒,报复于我!”

    宋智豪犹豫了一会,才说,“不止是如此,我还查到,夫人在恒实破产后,还曾经找人将赵毅打伤,警告他不得乱说话,我想这才是激怒他们的根本原因!否则他们总可以用这些照片勒索些钱,不至于这么不留余地,在离开的前一刻公开一切!”

    “什么!”孔庆翔一怒而起,一张脸涨成猪肝色,他怒不可遏,将桌子拍得碰碰响,“这个死娘们,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长卿说的对,她们母女就是祸害,只会给我惹祸,添麻烦!”

    他手臂一挥,将桌上的物件全部扫到地上,然后拿起一边的外套,冲了出去。

    与此同时,顾长卿对李佳说:“我在一本书上看到过,人们常常喜欢以己推人,觉得自己会怎么做,对方也会怎么做,就像孔庆翔一辈子都在算计别人,所以觉得别人也是这样的人。他如果查到那些消息,一定会以为赵叔叔曾经想算计他!”

    李佳笑道:“这个办法甚好,如果不交 给他一个人,他总会疑神疑鬼,对你放不下心。将赵毅推出来合情合理,也很容易让他相信。”

    “而且他再生气,也不能对赵毅做什么,孔庆翔再厉害也只是在国内厉害,出了国门有谁还认识他?赵毅也不是一般人,他还有一些政界的人脉,孔庆翔不会不知这一点,他可不敢动他。难不成他还能派杀手千里迢迢的去暗杀他?孔庆翔没有这么冲动,事情已经过去,他不会为了这么一点事就冒那么大的风险。他所有的怒气,最后都会发泄在邱婉怡母女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