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4章 出击

十三春Ctrl+D 收藏本站

    第144章 出击

    纽约是个国际性的大都市,是全世界的金融中心,这座看上去风光无限,璀璨繁华的城市其实也有着陰暗**的角落。

    一个身穿黑色风衣,金色短发,带着宽边墨镜,化着浓妆的女人走进一条陰暗的小巷,小巷很长,有时候可以见到浑身肮脏的流浪汉。

    那些流浪汉见到一个女人走进来,其中一个站起身不怀好意的迎上去,刚刚才走近那女人的身边,那女人猛地挥出一拳将那流浪汉打晕,又一脚将他拦着道路的身体踢开,头也没回地走过去,整个过程女子仿佛不费吹灰之力,画着浓妆的脸不见半丝表情。旁边本来跃跃欲试的流浪汉见此女子如此彪悍,都灰溜溜地走开,再也不敢打主意。

    女子一直走进去,忽然从旁边一条小巷里拐出一个男人,男人四十多岁,秃顶,肥胖,相貌猥琐,他看到女人便迎了上去。女人见到他,停下了脚步。男人左右看看,见无人注意,便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塑料包。女人从包里掏出钱给他。男人拿到钱正准备离开,女人忽然出声:“我明天要五倍的份量,有没有办法?”

    “五倍?”男人警惕地看了她一眼,随即摇头:“太多了。”

    “汤姆。”女人一口叫出他的名字,“你尽管放心,其实我是你们的熟客,我曾经在约翰那里拿过不少货。约翰每次做生意喜欢多收三美分,他觉得那是他的幸运数字!”

    被叫做汤姆的男人听她说得那么详细,又将她打量了一番,女人依旧面无表情,任他打量,不一会,汤姆点点头:“好的,明天交 货,地点时间到时再约。”说完,汤姆转身离开。

    女人离开那条巷子,又坐出租车来到另外的地方,和其他几个男人又接触了一番后,这才走进一间商场里。她径直走向卫生间,在卫生间里除去金发,墨镜,出来在洗手的地方又将脸上的浓妆洗干净。

    洗手台的大镜子里现出一张清秀的面孔。黑头发,瓜子脸,明亮清澈的黑色眼睛。

    赫然是顾长卿。

    顾长卿将假发和墨镜收进包包里,出了百货大楼,坐出租车回到普林斯顿。

    回到自己的公寓里,顾长卿拿出刚才在纽约买到的小塑料袋。一共有五包。每个小塑料袋里都是好似白雪一样纯净的粉末,顾长卿看着这些粉末,心一阵阵的抽搐,一种渴望油然而生。

    顾长卿连忙站起身,不停地深呼吸,不停地警告自己,这才平复了情绪。

    只要是戒过毒的,都知道,毒品 很难完全戒断,心瘾非常难以控制,不知有多少人解毒成功后有重复吸食!她深知其中的痛苦。

    这一辈子,如果她再控制不了自己,也只能说是活该了!

    顾长卿拿起其中一小包白色粉末,脸色微白

    海洛因真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之一!

    不错,这五包就是海洛因了。

    前世里,刚开始是亚斯提供给她白粉,他或许也是从赵真真那里得到的。后来她的量越来越大的时候,他们开始自己出去买。纽约几个比较大的供应商顾长卿都知道。

    顾长卿又从房间里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来,盒子里也有同样的白粉包,不过每一包都只有很极少的份量。

    这是她这段时间,每天从供应商那里拿货存下来的。一直拿了几天的散货,她才开口要大的数量。顾长卿算了算,加上明天的量,应该够了!

    三天后,亚斯回到了学校。回来的当天,他就将赵真真约出来

    “我弟弟的情况有些不好,你们什么时候能找到心脏来源?”亚斯有些急躁。

    赵真真笑道:“我不是早说过了?你帮我们办妥事情,我们自然会找到心脏来源!”

    亚斯摇摇头:“我不相信你,我要直接和你阿姨对话!”

    “我阿姨不会再见你,以后都不会。以后你只能和我对话。相不相信在你!”赵真真冷冷道。

    “你!”亚斯脸色发白。

    赵真真拍了拍他的肩膀,冷笑,“现在的你除了相信我,你还能相信谁?亚斯,你拖的不是我们的时间,是你弟弟的生命!你看着办吧!”

    说完转头离开。

    亚斯站在那里,脸色苍白无比。

    他来到网球社,换好衣服走到球场,见顾长卿在那里练球。现在学校里没什么人,所以顾长卿一个人在对着练习 墙练。

    他在旁边看了很久,看着她不停的跑动,全身上下充满活力。

    他心中忽然升起一个想法,她身体那么健康,就算染上了毒瘾,以后也有机会戒掉,可是他弟弟,却没有机会了……

    他叫了一声,“海伦。”

    顾长卿回头见到他,立刻露出笑容,她朝他跑过去,“亚斯,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看到她的笑容,亚斯的心很难受,他低下头:“我刚回来。”

    “亚斯,你怎么呢?脸色不好。”

    “没什么,或许是累了吧。”亚斯无精打采地说。

    “过去坐一会吧。”顾长卿先走一步,去到休息区,亚斯慢慢地跟着后面。

    顾长卿装作从背包里拿出毛巾,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用毛巾包这一个空塑料袋扔在亚斯的位置上面。

    亚斯走过来,见椅子上有个空塑料袋,下意识地就将它拿起,扔在一边。顾长卿偷偷瞟了一眼,见那个塑料袋飘到了椅子下。

    两人闲聊了一会后,亚斯提议,“长卿,明天我们出去玩好不好?”

    顾长卿摇头,“不好,我这几天都想练习 ,一开学,赛事更紧张了!”

    亚斯点点头,“那好,这些天我也陪你练习 吧!”

    “谢谢你,亚斯。”顾长卿看着他微笑。

    后来亚斯说累,先回去了,一直到他背影完全消失,顾长卿才带上手套,捡起地上被亚斯扔掉的塑料袋。小心地塞入包里。

    她马上回了一趟普林斯顿。关紧门,带上手套和帽子。将这些天所积下的海洛因小心翼翼地装进这个空塑料袋里。大概有拳头大小。

    顾长卿轻轻一笑。

    接下来两天,顾长卿一直在寻找机会,可是亚斯一般不背包,外面的储物柜也不是每次都用,平时都是用男更衣室的储物柜,而男更衣室,女生是禁止进去的。而男生宿舍,更是想都不要想。

    这两天顾长卿都没有找到机会。

    顾长卿有些急,眼看着时间一天天过去,要尽快解决这件事的好。

    晚上,顾长卿背着赵真真给冯爵打了电话。冯爵已经回去了一个星期了,两人几乎每天都通电话。一说起来,往往说个没完没了

    电话那边很吵闹,显然有很多人。

    顾长卿问:“你在哪里?怎么这么吵?”

    电话中,冯爵的声音透着笑意:“我在我爷爷老战友的家里,他们是个大家族,有很多人,所以比较吵,你等一等,我找个安静点的地方。”

    过了一会,那边安静下来,“好了,这里不会就不可能吵了!”他笑了笑,“长卿,你好不好?”

    “你每天都问,我还不是好好的?”

    冯爵在那边傻笑,“我也知道,可每次还是忍不住问。”

    顾长卿甜甜一笑。每天只有和他通电话的这段时间,才是她最开心,最轻松的时候。

    “冯爵哥哥,你还是决定开学的时候再回来吗?”她问

    “怎么?想念我了!”

    “对啊,不过我也知道,你离家这么久,应该多陪陪家人。你不用担心我!”

    “真乖!”冯爵笑道,“你这么乖,我一定奖励你!”

    “什么奖励!”

    “到时候你就知道!”

    次日

    亚斯一大早约了顾长卿去练球。顾长卿叫赵真真一起去,赵真真笑道:“你们王子和公主的约会我去凑什么热闹,你自己去吧,我上午看会书。”

    顾长卿知道她不会去,她知道赵真真是要为他们创造机会。

    “看到你们现在这么开心,我真替你高兴!”赵真真握着顾长卿的手,满脸的真诚,“将来你成了道特林家族的媳妇,可不要忘了我这个老朋友!”

    顾长卿看着她微微一笑:“我绝对不会忘记你,赵真真。”

    收拾完亚斯后,很快就轮到你们,你,邱婉怡,孔玉芬,孔庆翔,我怎么可能忘记你们!

    赵真真表面像是很开心,心中却在笑骂,蠢货,你是蠢死的,可怨不得任何人!

    顾长卿来到网球场,亚斯已经在那里,见到顾长卿前来,他便拿着一杯还未开封的矿泉水过去。

    他走到顾长卿面前,将矿泉水递给她,笑道:“长卿先喝点东西吧。”

    顾长卿看了他手中的矿泉水一眼,伸手接过,“谢谢。”

    她拿着水走向休息区,坐下,将水放在一边。

    亚斯看着她,笑道:“怎么,现在不喝吗?”说着拿过水,“我帮你打开。”

    他拧开盖子,将水递给她。

    顾长卿伸手接过,可是手上一滑,整瓶矿泉水掉落在地,水洒得到处都是,大部分的水都洒在他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顾长卿连连道歉。

    亚斯看着地上的矿泉水,脸色微白,嘴中说:“没关系,只是一瓶水而已。”说着他看了看自己身上,又道,“我去更衣室换身衣服。”临走时,他弯下腰捡起水瓶,“我带出去扔掉。”

    顾长卿看着他的背影,冷冷一笑,策略改变了,前世是香烟,今世是矿泉水吗?

    亚斯啊亚斯,你还真是不会让我失望!

    她看着他进了更衣室。

    本来是假期,再加上他们来的早,社团 里没有别的人。顾长卿想,男更衣室里应该也只有亚斯一个人才对!

    她想了想,从背包里掏出一样东西放进口袋里,咬咬牙,向着男更衣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