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烟消云散

十三春Ctrl+D 收藏本站

    第147章 烟消云散

    监狱的会见室里。

    顾长卿坐在桌子旁等候,不一会,门打开,顾长卿转过头去,却见带着手铐的亚斯走了进来。

    顾长卿微微一怔。

    亚斯变了很多。头发剪的很短,露出整张面孔。脸色虽然苍白憔悴,可是依然不能掩盖他的俊美,只是往常妖异的魅惑转变成一种颓废的凄凉,是那种很能引起女人母性同情心的特质。当然这不能影响顾长卿。

    他变瘦了,宽大的囚服穿在他身上显得空荡荡的。露出来的部分,比如手腕,比如脖子,都会有一些伤痕,有些是新伤,有些是旧伤。

    “亚斯。”顾长卿叫唤一声,站起身来。

    如今她已经将所有的都还给他,两人算是无拖无欠,她面对他时情绪已经不会像之前那般激动。

    亚斯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目光有些飘忽,有些茫然。过了一会才叫了声,“海伦。”

    他转过桌子,在顾长卿的对面坐下。刚落座又随即弹起,接着又坐下来,歪着身子,姿势很不自然。

    整个过程,他一直低着头。

    顾长卿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她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一点都不会同情他。

    他扶着桌子,维持着身体的平衡。

    顾长卿只是看着他,并没有出声。

    “海伦,我骗了你是道特林家族的人,你会不会恨我,讨厌我?”亚斯轻轻地说。

    “不会。”顾长卿很果断地回答,她恨亚斯,从来不是这个原因。

    亚斯有些惊喜地抬起头,“那么你还爱不爱我?”

    顾长卿实话实说:“我不会爱一个对我不真诚的人!”

    亚斯又低下头去,“你说得对……不能怪你……”

    顾长卿懒得与他废话,直奔主题。“听说你有重要的事情和我说,不知是什么事?”

    听到这句话,亚斯忽然抬起头来,趋过身子,扶着桌子的手猛然用力,手背上青筋暴显。

    他神情有些激动,“海伦,我今天叫你来主要是想告诉你一件事!”

    顾长卿心中有底,但还是装作不知道,“什么事?”

    他睁大了眼睛看着顾长卿,目光中忽然透出一种疯狂的神色

    “海伦,我接下来的话你一定要听清楚,我说的都是真的……”说着,亚斯将邱婉怡如何找到他,如何跟他进行交 易,迫害她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出来。

    “所以说,你收了她们的钱来害我,你所对我说的话,做的事都是有目的的!”顾长卿装作很激动。

    亚斯终有一天会出狱,她不想再跟他纠缠下去,所以不能让他知道自己陷害他的事情,那么她所有的反应都必须合乎常理。

    “海伦,对不起,我也是逼不得已的!”亚斯看着她,满脸忏悔的神情,“像你这样的人,根本就不会里了解我之前过的是什么日子!我受尽各种耻辱,赚到的钱用来找合适弟弟的心脏,可是依然找不到,我的钱不够,我没有那么神通广大。”

    “我不信,亚斯,你这么漂亮,怎么可能找不到人为你办事!”

    亚斯忽然激动起来,他的手拍着桌子,目光有些疯狂,“他们都只是将我当成玩物,怎么可能真心的帮我?也有人肯答应帮我,可是那个人是个禽兽 ,是个变态 !你知道他怎么对我的吗?你知道他怎么折磨我的吗?我受不了,我受不了!”他站起身,声音越来越大,他用力地拍着桌子。

    外面守卫的狱警拿电棍敲了敲门,大声呵斥几句,示意亚斯安静些,否则就终止会面。亚斯这才慢慢控制自己平静了下来。

    他重新坐下。

    顾长卿看着他惨白如鬼的面孔,冷笑一声,“后来邱婉怡找到你,给你提供了一个机会,所以你就毫不犹豫地抓住它,因为别人痛苦总比自己痛苦来的好。”

    亚斯趋过身子,睁大了眼睛看着她,“海伦,你家里有的是钱,你就算跌倒了,还有无数机会爬起来,可是我和我弟弟呢?上天对我们何其不公?我不会害死你,可是我弟弟却会随时没命,要你选,你怎么选?”

    顾长卿看着他说:“你弟弟的病不是任何人的过错,你可以选择放弃他,也可以选择保住他,那都是你自己的选择,你应该自己负责。你自己受不了了,承担不了了,就可以将这种痛苦转嫁到别人身上?难道我家有钱,我就应该替你承担这一切?这是什么道理?”

    亚斯一张脸由白转青,哑口无言。

    过了一会,他低下头,“海伦,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是……”他又抬起头来,“我终究还是没有害你,虽然简那个贱女人一直在逼迫我,可是你那么好,我根本不忍心,我下不了手……”他满脸深情,“我很喜欢你,我不想伤害你,所以我才把一切真相都说出来,我不想看到你被她们伤害!”

    那瓶矿泉水又算什么?对了,他以为她不知道……

    顾长卿冷笑一声

    他叫她过来绝对不是这么简单,她倒要看看,他要玩什么花样!

    她看着他,一声不出。

    他的脸忽然悲伤起来,情绪转变的有些诡异,他低下头,轻声说:“海伦,这里是地狱,你不会知道这里有多么可怕,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绝望,无穷无尽的绝望……”他忽然哭了,“我度日如年,看不到希望,如果我真的有什么过错,我也得到惩罚了!这里是地狱,这里的人都是魔鬼。”

    顾长卿轻轻笑了笑,她也有过这种经历,在地狱中受尽煎熬,在苦海中浮浮沉沉。那种滋味,她永远都不会忘记。

    两清了。

    亚斯忽然越过桌子抓住顾长卿的手,紧紧的抓住,力度大得惊人,他看着她,含泪的目光中有种狂乱,“海伦,看在我并未对你造成伤害的份上,看在我已经得到惩罚的份上,看在我们过去的情分上,你救救我弟弟好不好?”

    外面的狱警又厉声警告,顾长卿用力地摔开亚斯,亚斯跌坐回椅子上。

    “你不是说我后母她们在照顾你弟弟吗?”

    “那两个臭婊子 !”亚斯忽然大骂,脸色扭曲,“她们根本在骗我,每个星期都寄假的健康报告给我,粉饰太平!可实际上她们根本就不管我弟弟,她们以为我在监狱什么都不知道,可是他们没想到,医院会打电话到监狱,她们不往医院汇钱,医院通知,我弟弟病危,而且再不汇钱就要将他转到普通医院!”他脸色涨得通红,此时的他,让人再也感觉不到他的美丽,“贱人,臭婊子 !她们根本就没有找到合适的心脏!她们一直在骗我!”他压低了声音骂,全身因为极度的愤怒而颤抖!

    “海伦,你一定不能放过她们!一定要好好的对付她们,要让她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如果报警能对付得了她们,我早就跟警察坦白一切!后来我才想,告诉你才是最好的选择,你一定不会放过她们!而她们什么都不知道,哈哈哈……”他双肩抖动,咬着牙笑。

    顾长卿看着他那张疯狂的脸,冷笑一声,有一瞬间她真的以为他良心发现……原来不过希望借她的手去对付她们。

    也对,能对一个无辜的女孩子做出那种事的人,性格一定冷酷且残忍,这不是苦衷不苦衷的问题,世界上有苦衷的人那么多,有病重家人的也不在少数,但是又有几个人会为了这些理由去伤害无辜的人?

    顾长卿站起身来,果断地说:“我没有那个能耐,你和我后母都不能找到合适你弟弟的心脏,我又有什么办法,我无法答应。”说完就要离开。

    可是亚斯忽然叫道:“心脏很会就有!”

    顾长卿回过身来,看着亚斯,却见他忽然安静下来,面色也很平静,可是目光中却闪烁着一种奇异的光彩

    “医院说,已经找到合适的心脏……”他看着顾长卿,轻轻地说:“可是我现在没有手术费,我银行的钱都被警察没收了。心脏移植手术不是小手术,之后还有很长很复杂的康复疗程,普通医院我不放心,一不小心,可能就会引起机体排斥,那么一切努力都白费了。海伦,这笔钱对你来说应该不困难,看在我将一切都说出来的份上,你帮我照顾我弟弟好不好?”

    这个时候的他,褪去了所有的疯狂,只是一个关心弟弟的哥哥。

    顾长卿很想一口回绝他,他的弟弟再惨也不是她的责任!美国对未成年人有政府救济,虽然不会有权威医院那么好,但是也不会到无依无靠的地步。

    可是不知怎么的,到嘴的拒绝的话,却变成,“我考虑一下。”

    “海伦,谢谢你。”亚斯笑了笑,笑容苍白而透明。

    如同泡沫,美丽但易碎。

    顾长卿转头离开了会见室。

    一个星期后,顾长卿接到监狱的电话。

    亚斯割腕自杀死了。遗书上只有两句话,将心脏捐献给弟弟,以及让他们通知顾长卿。

    顾长卿当时接到电话,说不出是什么心情。

    自杀……当年,她难受的时候也想自杀来着,可是被看得紧紧的,连死都不能。只能一次又一次的被动承受,想逃避都没办法。

    他倒是逃过去了,一了百了。

    他是因为不想再承受痛苦,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顺便成全病危的弟弟,还是想救弟弟,顺便结束自己痛苦的人生

    这大概永远都是个谜。

    还有,她不明白亚斯为什么会死,前世至少在她读大一的时候他还活着。她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她猜测,难道是因为前世里他弟弟还是因为心脏病死了?今世他将他的命转给了他弟弟,所以他死了,他弟弟活着?

    顾长卿没有答案。命运如同一团 迷雾,她看不清也摸不着。

    可不管怎样,他与她之间的仇恨是彻底的结束了,烟消云散,再也不会有痕迹。

    顾长卿打理好他的身后事,又往医院汇去足够多的钱,她打点好监狱那边,不会有人知道是她办理好他的身后事,医院那边也是匿名联络,她没有出面。她不想再跟他们两兄弟有任何交 集。

    后来她知道,乔尼.道特林成功移植了心脏,活了下来,后来的康复治疗也比较顺利。

    冯爵却是在一个月后才得知亚斯自杀身亡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