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43章 换血

十三春Ctrl+D 收藏本站

    第243章 换血

    顾长卿决定先拿财务部开刀!

    财务部的朱经理跟了孔庆翔这么多年,一定有很多见不得人的事。虽然他们事后都已经想办法掩盖,可是难免会留下蛛丝马迹。只要能抓住任何一点疑点或是误差,顾长卿都能找到理由发作他!

    顾长卿请来本城很出名的会计公司查账。真想要找对方的岔子,鸡蛋里面都能挑出骨头来,何况朱经理并不无辜!很快会计公司在账目中找到漏洞和疑点,而朱经理又不能给出合理解释。顾长卿曾经引诱他将脏水泼到孔庆翔身上去,可是或许是一损俱损的缘故,他不像刘经理,他和孔庆翔牵绊最深,将孔庆翔咬出来,他也讨不了好,所以他无论如何都不肯将孔庆翔供出来。最后顾长卿无奈,只好将此时提交 董事会,由董事会决议将他罢免。

    而这一切,孔庆翔无可奈何,只能看着自己的亲信被顾长卿剪除。

    金融部的刘经理自从背叛孔庆翔后,顾长卿依照约定,只是将他调离金融部,将他调到海外分公司担任经理的职务。而金融部经理的职位顾长卿将之前金融部经理从分公司处抽调回来,之前他因为是顾氏臣子,所以被孔庆翔放逐,但是此人是金融好手,绝对是胜任金融部经理的不二人选。虽然孔庆翔有反对,但是却得到了董事会的支持。

    至于财务部的经理人选,顾长卿考虑到其他董事的想法,没有再提名顾氏老臣子,而是从外招聘入经验丰富的人才进来。孔庆翔这才没有强烈反对。之后便对新财务部经理诸多拉拢。他知道,只有将几大部门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才能对顾长卿形成制约。只要顾长卿在代职期间没有什么突出表现,董事会将会替换下她,以后也很难再升至高位,这样,就算她是大股东,也难在公司掌握实权!

    但是新招进来的财务部经理不是傻瓜,顾氏父女争斗并不是隐秘,一个是丑闻缠身,日落西山,勉强保住董事长位置的孔庆翔,一个却是朝气蓬勃,前途无量,握有多数股份的顾长卿,他就算不倒向顾长卿,也绝不会选择孔庆翔。而金融部新上任的黎经理根本就是对孔庆翔满心怨愤,更加不会将他当成一回事。于是,孔庆翔失去对这两个部门的控制。

    而另外三个重要部门,实业项目部早已不在孔庆翔的控制之下。投资管理部和房地产发展部这两个部门则有些麻烦,这两个部门这几年都有杰出贡献,特别是邱明根的房地产部,更是这几年里公司里利润最高的一个部门,而且也很难抓到他们的过错,如果提出罢免他们势必不会得到董事会的支持。顾长卿如果坚持,反而会让董事们认为她的目的是扩张势力,影响不好。

    不过投资管理部还有投资委员会把关,张经理即使是孔庆翔的人也闹不出多大的乱子,剩下一个房地产开发部也难有作为。

    即使如此,顾长卿仍然在这两个部门安插了她所信任的人进去担当副理的职位,算是充当她的耳目。

    而原先的副理中,邱伟因为炒欧元给公司带来太大的亏损已经被罢免,而孔玉芬,顾长卿则将她调到了马来西亚的分公司。

    那家分公司成立没多久,不论是规模还是影响都不能跟总公司相比,最重要的是,一旦被调往马来西亚,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回来。

    孔玉芬接到调令后,一起之下冲到顾长卿的办公司。

    如今,顾长卿的办公室在公司顶层,她现在拥有两名助理,四名秘书,以及几乎占据了三分之一楼层的大办公室。

    孔玉芬冲进去时,顾长卿正在批阅文件,她抬起头,看了孔玉芬一眼,皱起眉头,不悦道“怎么回事,我有召你进来吗?”

    跟在孔玉芬身后的秘书怨怪地看了孔玉芬一眼,然后对顾长卿说:“总经理,不好意思,我没能拦住孔副理!”

    顾长卿点点头,对她说:“我知道了,不怪你,总有一些无视规矩的人!你先出去吧。”

    秘书出了办公室,将门关好。

    顾长卿放下手中的事,靠向椅子,抬起头看着孔玉芬,冷冷道:“说吧,有什么事?我很忙,不要耽误我的时间!”

    孔玉芬自进来后便在打量顾长卿的办公室,见她的办公室装饰豪华气派,面积只比董事长办公室略小一些,一整面墙全是落地玻璃窗,站在那里可以俯瞰北京大半的景色。绝对是身份的象征。

    孔玉芬看着坐在大办公桌后气定神闲,高高在上的顾长卿,心中嫉恨不已。

    她冲到顾长卿大办公桌面前,将手中的调令甩在桌面上,怒道:“这一定是你的意思吧!你凭什么赶我走?”

    顾长卿看也没看那份调令,只是冷冷地瞪着她,忽然微微一笑,笑容中无限得意:“就凭我是总经理!只要公司需要,我想将你调到哪里就调到哪里!怎么,你有意见?”

    孔玉芬看着她那副得意的样子,恨得牙痒痒的,刚想反驳,顾长卿又笑着打断她:“但是,你有意见也没用,我的命令,你只有服从!”接着笑容一敛:“出去吧,以后没我召唤不准进来!”她白了孔玉芬一眼,“好歹也是在国外留学过的,怎么一点礼貌规矩都不懂?”

    孔玉芬气得直发抖,她伸手指着顾长卿,大声道:“顾长卿,你得意什么?你以为你当上总经理就了不起吗?你以为你现在就可以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了?我告诉你,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我不干了!我就不信,我堂堂剑桥生离了顾氏会没有发展的前途!”说完,掉头就走,可是因为太过气愤,忘记了后面是台阶,她脚下一踩空,整个人向前扑去,摔成个狗啃泥,半天都没爬起来,痛的直叫唤。

    顾长卿伏在桌子上,看着她的糗样,一边捂嘴偷笑,一边说着风凉话:“哎呀,该提醒你一下的,这该多疼啊!孔玉芬,你没事吧!没破相吧?”

    孔玉芬气得快哭出来,她勉强爬起,捂着痛处,咬着牙,一瘸一拐地离开!

    等她出了门,顾长卿还听到门外李佳幸灾乐祸的声音,“哎呀,孔副理,你这是怎么啦,脸上都出血了,看样子会留疤啊!”

    孔玉芬尖叫:“你给我闭嘴!”

    当孔庆翔得知孔玉芬辞职后,当即给了孔玉芬一个耳光,怒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你还来耍小姐脾气?你如今离了顾氏,以后就别想再回去了!”

    孔玉芬捂着脸,眼中含着泪水,咬牙道:“不回去就不回去,让我看着顾长卿威风八面的样子,我宁可离开顾氏!”

    邱婉怡一旁见到女儿挨打受气,心疼不已,连忙为女儿说话:“她不辞职,就要离开北京,到了马来西亚,还不知什么时候能回来!”

    孔庆翔气道:“那不是正好?反正她在这里已经声名狼藉,还不如换个环境,凭她的样貌,或许还能嫁个好人家!”

    孔庆翔这段时间屡屡受挫,让他的性格也变得更为尖酸刻薄。孔玉芬听到他的话,脸色一白,哭着跑出书房。

    孔庆翔指着她的背影骂道:“一个两个就只会气我!”转头看着邱婉怡更来气:“你最近是怎么回事?脸色发青,皮肤发黄,我好歹也是上市公司的主席,你就不能把面子弄好些?怪不得我最近这么倒霉,就是被你这副倒霉相给拖累了!”

    邱婉怡摸了摸脸,心中有些发虚, 可是被他一番奚落,又忍不住说道:“庆祥,你与其将气发在我们身上,还不如想想怎么对付你那个厉害女儿!根本就是她在那里碍手碍脚,如果她消失,不就天下太平了?”

    邱婉怡不过是一句气话,可没想到孔庆翔听了却忽然安静下来,过了一会,才说:“怎么消失?现在这个时候她有什么事,别人一下子就会怀疑到我身上!”

    邱婉怡吓了一跳,没想到他真的考虑过这种事,心中不由一阵阵发寒。不过想到要是顾长卿真出了什么意外,她的一切都是他们的,不禁又觉得这是一个一劳永逸的好办法。

    “且容她再嚣张一段时间,她以为总经理是那么容易做的?我已经让张经理压下投资管理部的一些可行的企划,只要她这几个月都没有什么建树,我自然能将她从那个位置拉下来!”

    孔庆翔陰测测地说。虽然他也恨不得她马上在这个世界消失。但是,最近他们的恩怨闹得沸沸扬扬,如果此时她出了什么事,只怕所有人都会联想到他身上去,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敢冒这个险!

    暂时先将她拉下总经理的位置,让他能够喘口气。以后的事情,等过了这段敏感时期再说。

    而另一边,顾长卿也知道要想真的坐稳这个位置,非得在代职期间做出些成绩来不可。可是三月份的投资管理部做出的企划案实在差强人意,并没有突出的地方,无法让她做出成绩来。顾长卿知道这是孔庆翔在搞鬼。可是投资管理部一次两次的疲软也是正常,又不能因此罢免张经理。

    顾长卿将张经理叫到跟前,狠狠施加了一番压力,张经理低眉顺眼,唯唯诺诺,像是很顺从,可是顾长卿知道,他压根就没将自己放在眼里。

    顾长卿明白,想要做出成绩,只能靠自己。这时,她得到一个消息,英国一家水务公司在污水处理的项目上又开发出新技术,如今正在找人合作扩大业务。全世界很多公司都在与这家公司联系,希望能成为这家公司的合作伙伴。

    顾长卿看到了自己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