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84章 一滴泪

十三春Ctrl+D 收藏本站

    第284章一滴泪

    直升机飞到青山上空,黄韬一手抓住扶手,探出半个身子睁大了眼睛搜寻,先是看到一群匪徒,他顺着匪徒追寻的方向往上看,一下便找到顾长卿的身影,只见她拉着孔玉龙依然能蹦能跳,不由长长地吁出一口气,一直提着的心也落了下来。

    黄韬指着顾长卿的方向,吩咐驾驶员,“就在那里,找个地方将飞机停下来!”

    驾驶员左右看看,为难地说:“黄先生,这里根本就不适合停机啊!没有停机的地方!”

    黄韬一怔,这才意识到停机需要宽敞的平地。

    “有没有长梯?”黄韬问道。

    “有,就在座位底下!”

    “你尽量飞低点,我跳下去!”黄韬果断道。

    旁边同行的保镖连忙劝阻,“黄先生,匪徒手上有槍,你就这么跳下去完全暴露在他们的射程内,太过危险!”

    黄韬指着地上的顾长卿大声道:“你没见她更危险?”说完不顾保镖的反对,放下长梯,驾驶员将飞机压低。

    于此同时,直升机轰隆隆的声音早已引起匪徒和顾长卿的注意,顾长卿拉着孔玉龙躲在一棵大树后面躲避匪徒的子弹,同时看向天空心中猜测是敌是友。

    孔玉龙被槍声吓到,光流眼泪却不敢哭出声。

    匪徒们也看向天空,满脸疑惑,直到飞机压低长梯放下,这才意识到是顾长卿的救兵,匪徒老大一声大喝:“他妈的,这是点子的救兵,弟兄们将这只大鸟打下来!”

    说完举起手中的手槍,向着直升机开槍!

    而此时黄韬已经爬下长梯,整个人暴露在匪徒的射程中。

    顾长卿看清是黄韬,大惊,探出头使劲全力大叫,“黄韬,小心!”

    同时,槍声响!

    砰,砰,砰

    顾长卿情不自禁走出来,瞪大了眼睛看向黄韬,一张脸煞白

    黄韬早知下面匪徒有槍,又怎会没有准备?他听到匪徒的声音,便晃动了身子,两槍落空,一槍打中机尾,火星四溅。

    驾驶员吓到了,拉高飞机就逃,匪徒另外几槍又落空。

    黄韬抬头喝道,“再放下一点,让我跳下去!”

    顾长卿看着空中的黄韬心惊胆跳,她抬头朝着天空,双手做成喇叭状,大叫:“黄韬,危险,快走,去报警!”

    黄韬听到她的声音低下头,看着她,伸手做了个ok的手势,示意她不要担心。

    天空上,他的笑容隐隐约约,顾长卿完全能想象得到他现在信心满满,骄傲得意的样子,不禁又是担心又是好笑,泪水却逐渐模糊了她的双眼。

    驾驶员见黄韬不肯上来知道再让他这么暴露在空中很危险,他开着直升机绕了个圈,在离匪徒相反的方向迅速压低飞机,黄韬瞅准机会纵身一跳,落地时就地一滚,爬起后以最快的速度向着顾长卿的方向冲过去。

    匪徒发现了他,纷纷朝他开槍,黄韬利用树木作掩护,左拐右弯让匪徒的子弹全部落空!

    直升机见黄韬安全落地惧怕匪徒再开槍,连忙开走。黄韬知道,想要和顾长卿坐直升机安全离开,必须快点翻过这座山去到平地才能上机。

    顾长卿见黄韬冲来,焦急地看着他在槍弹中穿梭,她抓紧了拳头,心也像是被什么紧紧抓住,口中大喊:“小心,快一点,快一点!”

    黄韬百忙中还抬起头看着她笑了笑,让急得都快流眼泪的顾长卿哭笑不得。

    身后匪徒穷追不舍。

    很快,黄韬冲到顾长卿的身边,一把握住她的手,脚下不停,向前跑,“笨蛋,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跑!”

    顾长卿气结:“我还不是担心你!”

    黄韬回过头,看着她眨了下眼睛,笑道:“我知道。”

    本来沉重的逃亡气氛,因为黄韬的加入忽然变得轻松起来,顾长卿不禁莞尔,黄韬就是这样,似乎在他眼中就没有什么为难事,任何事他都能游刃有余。

    因为有黄韬拉着跑,本来筋疲力尽的顾长卿觉得轻松多了,他的手在这么寒冷的天气中依然是那么温 暖,让顾长卿有种安心的感觉。

    她看着黄韬的背影,心中充满感激,或者是一种比感激更为复杂的情绪。

    这个男人,这个她曾经深深提放的男人,却会在她每次危难的时候挺身而出,却不计任何回报……

    这份情意,她如何不懂,可是,她能回报吗?

    身后又响起槍声,匪徒的声音也越来越近,

    匪徒顾忌着顾长卿,不敢将她打死了,所有的子弹都往黄韬那边招呼,有一颗子弹挨着黄韬的耳边过去,将他的耳朵擦伤,鲜血直流。顾长卿发现皱眉道:“这样不行,我们不是每次都会这么幸运,在这样下去迟早会挨槍子,必须找个地方避一避!”

    “我们得快些走出山去到平地,才能安全离开!”黄韬拉着她继续往前跑。

    他回头见顾长卿紧紧地抓住孔玉龙,便道:“你还带着他做什么?此次的事情根本就是他父亲弄出来的,孔庆翔和匪徒有协议,只要你的命,他会没事。将他留下,我们能跑得快一些!”

    孔玉龙听到他这么说,哭出声来:“不要留下我,姐姐,我怕!”

    黄韬哼了一声,“嘴巴倒是挺甜!”

    “不行,如果我走了,绑匪收不到钱,一定会改变计划,他不见得能平安!”顾长卿认为,绑匪不可能白做工,收不到她这边的钱,一定会拿孔玉龙威胁孔庆翔,虽然能让孔庆翔损失一笔银子她很开心,可是让她亲手将孔玉龙推到绑匪手中……

    孔玉龙挨打受虐是一定的,他还见过绑匪的样子,不一定能平安离开。

    这么冷血地对待一个孩子,她做不到。

    黄韬停下脚步,拉着她躲在一棵大树后,绑匪们见他们停下,大喜,加快脚步赶上来。

    黄韬知此地不宜久留,他看向孔玉龙,冷哼一声,“小子,算你幸运,你虽然有个禽兽 爹,却有个天使姐姐!”他蹲下来,拍了拍自己肩膀,“到我背上来!”

    顾长卿惊道:“这是做什么?”

    “我来背他,要不然,就他那蜗牛速度只会连累我们!”黄韬没好气地说。

    孔玉龙趴在黄韬的背上,黄韬站起,一手扶着孔玉龙,一手拉着顾长卿,依然能跑得飞快,像是有无穷的精力。

    顾长卿为了不增加他负担,尽量让自己跑快些,勉强跟上他的身侧,她转过头看了他一眼,见他此时神情郑重,目光坚毅,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为此拼力而为,顾长卿心中一热,握紧了他的手。

    前方豁然开朗,竟然是一块空地。少了树木的掩护,两人的危险度提高了不少,可是后退已然来不及,只要冲过十几米远又是树林,黄韬用力握紧她的手,顾长卿几乎能感觉到他全身的肌肉忽然绷紧,她能感觉到他的紧张,他低喝了一声,“快跑!”

    可是话音刚落,一声槍响,黄韬闷哼一声,单膝跪下,孔玉龙从他身上滑了下来,滚到一边,

    黄韬痛苦地捂住小腿,鲜血从他指缝中汹涌而出,触目惊心,

    “黄韬,你中弹了!”顾长卿冲到黄韬的身边,看着源源不断流下的鲜血,慌了手脚。

    那边匪徒见打中了黄韬,欢呼雀跃,其中一人叫道:“点子受伤了,跑不了了,我们快过去将肉票抓回来,拿赎金!”

    黄韬看向顾长卿,他痛得一张脸发白,这么冷的天气,额上却渗出冷汗,他看着顾长卿面色少有的认真,“听我说,长卿,听我说!”

    顾长卿点头,“我在听,你说。”

    “你们先走,我现在这个样子只会连累你,结果是一个都走不掉!这不划算!长卿,我们是做生意的,只做划算的事,不做亏本的买卖!”黄韬勉强笑了笑,笑容却同他的脸色一般苍白。

    “去你妈的亏本买卖!”顾长卿忍不住爆粗口,“让我丢下你,不可能!”

    他为了救她而受伤,她怎么能扔下他逃命,他落在匪徒手上又受了伤,会是个什么结局?她想都不敢想。

    什么舍弃一个就可以多救一个,她没有这种聪明的头脑,她从来学不会这种算术题。

    她看向孔玉龙:“玉龙,你走!”

    孔玉龙抓紧顾长卿,“不要,我要和姐姐在一起。玉龙和姐姐一起。”

    顾长卿看向黄韬,“你看,连小孩子都知道不能丢下同伴!”

    黄韬看了顾长卿一阵,轻轻一笑,狭长的丹凤眼似有莹光闪动,他轻轻说,声音非常非常的温 柔:“我已经报警了,警察待会就到,我不会有事的。”

    顾长卿道:“既然是这样,我更不应该走了,起码在警察来之前可以照料你的伤!”

    即使警察来到,结局也不可预料,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让受伤的黄韬独自落在匪徒的手上。

    黄韬目不转睛地看了她一会,忽然笑了,他轻轻说,“我觉得,我现在就算死在这里也值得……”那个时候,他有多么的羡慕冯爵,现在他就有多么的开心

    听了他这句话,不怎么的,顾长卿的泪水一下就蹦了出来,“什么死不死的……真是傻瓜……”

    黄韬伸出手指接了她一滴泪水,珍而重之地拿到眼前,口中呢喃,“这是为我流的泪水……好珍贵……”

    那滴泪水滑入他的手心,一会就消失不见,不过他知道,它永远都在他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