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39章 消失

十三春Ctrl+D 收藏本站

    第339章 消失

    到了约定的这一天,顾长卿打扮好来到酒店。她今天穿了一套米色的套裙,长发披肩,一侧别着一枚水晶发夹,整个人显得端庄秀丽。

    这一世,她是第一次和黄韬的父母见面,她很想给他们留下一个好印象。

    老王送她去的酒店,虽然她极力想抛开心中的陰影,可是不得不承认,见面的地点实在让她难以心安,所以即便酒店离办公室不远,顾长卿还是让老王相陪。

    在车上,顾长卿接到黄韬的电话。

    “你现在过来了没有?”黄韬在电话中问。

    顾长卿看了看车窗外,见车子已经到达酒店大门,便笑道:“我已经到了酒店大门了,很快就上来。”

    “嗯,我和爸妈已经到包房了,不如我下来接你?”黄韬笑道。

    “不用了,你还是陪着你爸妈吧?”顾长卿连忙道,就这么点距离还要他下来接?也不知他父母会怎么想。

    安全到达酒店后,顾长卿松了一口气,接着又觉得自己太过多心了,

    这一次孔玉芬总不至于又从那个小包房里出来吧……

    顾长卿摇摇头,笑了笑。

    老王去停车场停车,顾长卿不好让他们久等,便一个人走了进去。来到电梯前等了一会电梯,电梯门开,她走了进去。一同进去的还有三个人。

    其中一人一边讲着电话,一边在吸烟。

    大家走了进来,电梯门又关上。

    讲电话的男子站在靠后的地方,手中的香烟并没有熄灭,不一会,整个电梯里都布满了呛人的香烟味。

    其中有人捂嘴抱怨,“哪位在吸烟,可不可以熄掉!”

    顾长卿也有些反感地皱起眉头,她抬头看向楼层显示,希望能快些到达。

    可是忽然的,她觉得有些头晕,脑子里昏沉沉的。不久,电梯门开,她听到有人在她耳边说:“跟我来,有人想见你。”

    这声音如同催眠曲一般,顾长卿完全不能抗拒,迷迷糊糊地跟着他走了出去。她跟着他拐过一道弯,向着楼梯间走去,

    快到楼梯间的时候,本来迷迷糊糊的顾长卿,走着走着,心中似乎响起了一把声音,

    这不是我要去的地方……

    这种声音在她脑中拼命的挣扎,像是要挣脱什么东西的束缚,让她非常的痛苦

    顾长卿停下脚步,捂住头,额上冷汗冒出,嘴中喃喃,“不,这不是我要去的地方……”

    前方的人见事情不对,忽然扑了上来,用一块毛巾捂住她的口鼻,一种刺鼻的气味直冲入脑,顾长卿头一歪,昏了过去。那人连忙将她拉入楼梯间。

    楼梯间已经有人在等待,见顾长卿昏了过去,便问:“怎么回事?”

    先前那人答:“这女人心智坚韧,若不是我有两手准备,只怕难以成功!”

    另一人拿出一件带帽子的长风衣披在顾长卿的身上,顾长卿戴着帽子,低着头,完全遮掩了面孔,两人左右搀扶着她,火速下了楼梯,穿过酒店大厅,向着大门处走去。

    快到大门的时候,有保安看了过来,其中一人便随意地说:“真是的,喝不了酒就不要喝嘛,在这种地方醉成这样,真是丢人!”

    另一人接口笑道:“你也是的,既然知道你女人喝不了,就不要让她喝嘛。”

    “我哪知道?”

    两人一边说,一边在保安的眼皮子底下出了酒店大门。保安看了他们的背影一眼,并没有在意。

    两人挟着顾长卿出去后,直接上了一辆黑色的小车,急速离去。

    电梯里面的另外两个人一直呆呆地站在电梯里,大约十分钟后才清醒过来,他们只觉得有些头晕,心中虽然有些奇怪,却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出了电梯,查看自己并没有什么损失,该做什么便做什么去了。

    另一边,黄韬和顾长卿打完电话后,回到包房里,对父母说:“她已经过来了。”

    黄氏夫妇笑着坐下来,一边喝着茶和儿子闲聊,一边等着顾长卿。

    谁知,十多分钟过去,还不见顾长卿上来。

    黄太太不禁问儿子:“你不是说她已经到酒店了?”

    黄韬也觉得奇怪,便站起身:“我出去看看。”

    他出去走到电梯处,却见老王从电梯里走出来,

    黄韬走过去问:“长卿呢?”

    老王停下脚步,怔了怔:“小姐不是早就上来了吗?我去停车,她先上来的。”

    黄韬也是一愣,“没有,到现在都没有看到她过来……难道走错地方了?”黄韬又拨通了顾长卿的电话,可是好久都无人接听。

    黄韬看着电话,忽然有种不安感

    她不可能不接他电话的……

    “你确定她已经进来了?”黄韬抬头看向老王。

    老王的脸色微微一沉,“我亲眼看着她走进酒店的。”

    黄韬的心忽然乱起来、

    长卿不是不知分寸的人,今天这种场合,她绝对不会儿戏,就算有什么事,也一定会和他联络。更加不会不接他的电话,除非发生了什么事……

    他深呼吸几次,压下心中的不安,逼着自己冷静下来,他吩咐老王:“你去找酒店经理,让他派人各处找找,我去保安室,看一下监控录像。

    老王也紧张起来,回头立刻去找酒店经理。

    黄韬先回包房,跟父母交代,因为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黄韬只是和父母说,长卿公司里忽然有些急事,要晚一些到。如果只是虚惊一场,那么待会过来就可以当成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他父亲也是做生意的,知道公事的重要性,不会太过计较。

    只是黄太太有些不高兴。

    可是这些许的不高兴,待会可以哄回来的,总比让他们胡 乱猜测的好。

    安顿好父母,黄韬镇定地离开了包房,可是一出包房门,他便心急火燎地向着保安监控室冲过去。途中又拨打长卿的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

    黄韬的心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

    监控室内,保安找到顾长卿之前在电梯中的影像,可是从画面上看,并没有可疑,从她进电梯到出电梯的时候都是好好的。

    而出电梯后,她和一个男人一起向着左边去,很快便进入监控的死角,再也没有她的影像,

    黄韬问负责人:“知道这是哪一层吗?”

    “第十层!”

    黄韬扭头便冲了出去

    接下来的时间,黄韬和老王联合酒店人员一起,几乎将酒店翻了个底朝天,也不见顾长卿的踪影。黄韬打电话给李佳,李佳说她没有回公司也没有回家里,李佳又联系了很多人,都说没有顾长卿的消息。

    偌大一个人竟是凭空地消失了!

    黄韬在酒店里横冲直撞,急得几乎失去了理智。直到保安监控室里再有消息传过来。

    酒店经理对他说:“黄先生,我们的人已经找到了一些线索!”

    黄韬心狂跳,向着监控室冲去

    监控室的负责人指着屏幕对他说:“刚才我又将那段时间的监控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发现几点可疑处。”

    说完,屏幕上出现两个对比图案,一个是顾长卿跟着一个男人出电梯的情景,另一个便是两个男人架着一个女人离开了情景

    负责人指着屏幕说:“黄先生,你看……”他指着之前和顾长卿一起出电梯的男人,又指着两个男人中的其中一个,“这两个人无论身形,衣着都是一模一样的,出现的时间也很契合。还有这里……”

    负责人又换过一副画面,那是电梯里的景象,他指着画面中的两个人说:“这两个和顾小姐以及那个男人是一起进的电梯,顾小姐和那个男人出去后,这两人的状态有些奇怪,两人一直保持着同一个姿势,神情也有些呆怔,这种状态一直保持了近十分钟,两人都没出过电梯,先前那男人在电梯里吸过烟,所以我怀疑,是那个男人在烟中做了手脚,顾小姐或许是被他们用迷药 带走,早就没在酒店了!黄先生,我建议你报警!”

    黄韬死死地盯着屏幕中被两人架住的女人,虽然她的身形被风衣掩盖,可是黄韬一眼便认出,那就是长卿。

    他咬紧牙,双手慢慢握紧,一张脸变了颜色。他心中已经猜测到是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有这个能力,有这个动机带走顾长卿的,除了布莱恩还能有谁?

    “黄总,现在该怎么办?”一边的老王心急如焚

    黄韬心念电转,果断道:“报警!快!”

    布莱恩不同于孔庆翔,他不是为了钱财,也不会打来勒索电话,但是他的势力百倍于孔庆翔,必须借助公安的力量希望能将他留在国内!

    交代完老王后,黄韬又嘱咐酒店的人,不要将此事泄露出去。

    顾长卿是顾氏的决策人,她失踪的消息如果传了出去,对顾氏绝对会有影响,这肯定不是长卿所愿意看到的。

    黄韬从公安局出来的时候,天色已近黄昏,天际边残陽如血

    黄韬看着那抹残陽,心像是被什么紧紧地揪住,难受异常。

    长卿,长卿,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一定要保你平安。

    顾长卿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一架私人飞机上,

    机舱宽敞舒适,豪华异常。

    顾长卿动了动,却发现头痛欲裂。

    耳边忽然传来一道冷漠的声音:“醒来了?”

    顾长卿回过头去,看见布莱恩那张苍白俊美的面孔。

    他穿着雪白的西服,手中捏着一支水晶杯缓缓晃动,苍白的手指衬得杯中的液体如血一般的红

    他转过头,暗蓝色的眸子流转着一种诡异的光,却让他俊美的面孔透出一种妖异的感觉。

    他微微一笑,“海伦,又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