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再见孔庆翔

十三春Ctrl+D 收藏本站

    第348章再见孔庆翔

    在家休息了两天后,顾长卿回到公司。

    在她来之前,李佳已经告诉公司上下,顾长卿今天会回公司的消息。

    虽然一直以来李佳对外宣称,顾长卿只是出国谈生意,但是网上关于顾长卿被绑架撕票的传言铺天盖地,而顾长卿又有这么久没有出现,以至于大家都悬着一颗心,生怕传言就是事实,如今听到顾长卿能够平安回到公司,所有人都放下心来。

    同样媒体也得到了消息,这闹了将近一个月的悬案总算盼到了女主角的出现,媒体也怎么会放过?

    是以当顾长卿和李佳从车上下来,出现在顾氏大门口的时候,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媒体便蜂拥而至,将她围了起来。

    顾长卿今天穿着一件浅蓝色的套裙,长发在脑后用一个水晶发夹束起,显得清爽干练。

    她停住脚步,面带微笑着看着记者们,四周的摄像机,照相机都记录下她从容不迫,自信闲适,精神奕奕的模样。

    “顾小姐,有传言说你之前失踪是因为被人绑架,请问事实是这样吗?是谁绑架了你?”

    “顾小姐,你这次平安归来,是不是因为交 付了赎金?”

    顾长卿看着大家,微微仰起头,双手摊开,“大家觉得我像是历劫归来的样子吗?”

    她看向镜头,轻轻一笑,笑容明媚,眼神明亮,整个人焕发出光彩,哪里像是经过磨难,倒像是渡假充电归来。

    “我相信,不会有这么仁慈的绑匪吧。因为我会付赎金,所以好吃好喝的招待?”顾长卿小小幽默了一下,身边的记者都忍不住笑了

    “那么,顾小姐真的是去非洲谈生意了吗?”

    顾长卿双手互握,自信从容:“当然,我们计划在非洲开辟水务市场,这将会是我们顾氏近两年最大的一笔投资!”

    身边镁光灯不住闪烁,将顾长卿目光中所透露出来的勃勃雄心清清楚楚地拍下来。

    “最后,我要感谢所有关心我的人,对于这次事件所带给大家的困扰,我非常抱歉!”

    说完,顾长卿向着镜头的方向鞠了一躬,立刻迎来周围人热烈的掌声。

    这时,保安和保镖都上前来为顾长卿开路,记者们也很知趣地为顾长卿让开一条路

    顾长卿面带微笑地走了进去,刚进大门,便见公司的职员整齐地站在大门两边

    异口同声地大声说:“顾总,欢迎归来!”

    几百个人挤满大厅,声音震耳欲聋。

    顾长卿看着大家,心中非常感动。这一刻,她真的有种感觉,

    顾氏已经成为一个大家庭,而公司的每个职员,包括她自己,都是这个大家庭中的一员,大家紧密相连。

    “谢谢大家。”顾长卿诚心诚意地向着所有的职员鞠躬。

    大门外的记者们都高举手中的摄像机,记录下这个感动人心的场面。

    当孔玉芬从电视中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气得将手中的遥控器砸向电视屏幕,屏幕碰的一声,火花四溅,孔玉芬犹自不解气,又在客厅里面又打又砸,疯了一般。口中大骂着

    “顾长卿,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不去死!老天爷不公平,不公平!”

    孔玉龙躲在一边,看着疯狂的姐姐,吓得瑟瑟发抖。

    另一边,顾长卿和李佳走进办公室。

    顾长卿在办公桌后面坐下,辛玫进来,送上她最喜欢的香片,笑道:“顾总,最近需要批阅的文件都放在你桌子上了!”

    顾长卿看着案上差不多一尺高的文件,笑了笑,“好的,谢谢你。”

    辛玫走到顾长卿面前,她看着顾长卿轻声说:“顾总,欢迎归来。”镜片后的双眼似有泪光

    她是顾长卿的助理,有没有去非洲公干还有谁比她更清楚?

    顾长卿站起身,走到她身边握住她的手,轻轻说:“辛玫,谢谢。”

    辛玫点点头,转身出了办公室。

    等辛玫出去后,李佳问顾长卿,“这次你明明没有去非洲,怎么还对记者那么说呢?是有什么用意吗?”

    顾长卿笑道:“这正是我最新的投资计划。”她在办公桌后坐下,旋转了一下椅子,抬起头看着李佳笑道:“只要我们下决心去做,我相信,没有什么可以难倒我们!”

    李佳笑了笑,不错,在顾长卿的眼中,似乎没有什么难事,正如她所说,她喜欢难题,喜欢挑战,她喜欢攀越一个又一个的高峰,她是勇敢的冒险家,坚强的攀越者!

    逐渐成长的商场之星!

    完全没有必要为她担心。

    “对了,孔庆翔的事情我已经办好了,现在他已经进入指定的医院,接受治疗,我也为他请了看护。”李佳又道

    顾长卿点点头,她皱了皱眉,像是想起了什么,又问道:“有孔玉芬的消息吗?孔玉龙是否和她一起?”

    如今孔玉芬连重病的孔庆翔都不想理会,可会照顾好孔玉龙?

    孔玉龙曾经与她一起经历生死,在她的心中他与邱婉怡孔庆翔他们不同,她不希望他有什么不幸。

    李佳道:“孔玉龙现在好像还是和孔玉芬在一起住在孔宅,因为孔庆翔之前批了他每个月的生活费,他们两个都是靠着这笔钱生活,只要孔玉芬不像之前那般挥霍,两人靠着每个月的这笔钱已经能够生活得很好了。”

    顾长卿点点头,孔玉龙终究是孔玉芬的亲弟弟,她又靠着他的生活费生活,应该会照顾好他吧。

    有他亲姐姐在,自己也做不了什么

    “现在孔庆翔的情况怎样?”顾长卿又问李佳

    李佳回答:“还是老样子,不能说话,不能动。医生说,他复原的机会不大,下半辈子也就这样了。”

    顾长卿沉默了一会,看向李佳:“安排一下,我今晚想见见他。”

    “好,我会安排。”

    等李佳出去后,顾长卿又一一打电话给公司的董事,先是在电话中就他们这段时间对顾氏的支持表示感谢,还打算哪天将大家都约出来一起吃饭,一方面算是表达谢意,另一方面也就非洲投资的问题与大家商量。

    对于周董,顾长卿在电话中感激地说:“周董,这次你真是帮了我一个大忙,太感谢你了,你之前买下的那些股份,如果你想卖出,我随时都可以以高出市价的价格向你收购。算是表达我的谢意。”

    流动资金对于企业来说,非常的重要,周董为了拉高顾氏的股价投下这么多钱,对于他们公司的发展肯定会有影响,所有顾长卿才会这么说。

    哪知周董在电话中笑道:“顾小姐,你不用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当初我落难的时候,如果不是你鼎力相助,给我信心,现在我的药厂还不知是怎样的情况,而且我买入顾氏正好是股价下跌的最厉害的时候,自从买进后,股价节节高升,我已经赚了不少,如今你平安无事,股价还会有涨,这个时候,你要我卖我还不想卖呢!”

    顾长卿握紧话筒,心中无限感慨

    “周董,不管怎么样,你这次对我的帮助,我不会忘记。”

    “常言道,投桃报李,顾小姐,我周某人也不过是做我应该做的事情罢了。人们常说,商场无情,可是我们都知道,商场上也有朋友,也存在仁义。”周董缓缓道。

    “是,周董。”顾长卿感动不已。

    ****

    晚上十点的时候,顾长卿和老王来到孔庆翔所在的医院。

    顾长卿让老王在外面守着,暂时不要让任何人接触这个房间。

    她独自一人推门进去。

    因为李佳的安排,这个时候看护已经避开,病房中除了孔庆翔便没有别的人。

    孔庆翔躺在病床 上一动也不动,双目紧闭,像是睡着了。身上盖着薄被,从薄被下露出一些管子。

    顾长卿搬了张椅子走到床 边,坐下来。

    她静静地看着孔庆翔,

    上次见面还是在法庭上,前后不过大半年的时间,孔庆翔像是老了十多岁。

    他的头发几乎全白了,双颊和眼眶都深深地凹进去,脸上的皱纹一条比一条深刻,如果她不是确定孔庆翔住在这间房间,她几乎都认不出他来。

    妈妈,文叔,你们看到了吗?害死你们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孔庆翔虽还活着,但是肯定比死还难受。

    那么在乎名誉地位的人,如今只能一动不动地躺在这里,没有尊严,没有自由 ,每天能做的事情就是睁眼和闭眼,这不比杀了他更让他难受?

    “孔庆翔,孔庆翔。”顾长卿冷冷地唤了几声。

    孔庆翔虽然不能说话,但是还能听,头脑也是清醒的,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他眼珠子转了转,睁开了眼睛,转过头看向顾长卿。

    原来脖子还能动,

    顾长卿冷冷一笑,直直地盯着他,“孔庆翔,你可认得我是谁?”

    孔庆翔眯着眼睛看了顾长卿一会,眼神起初有些迷茫,可是慢慢的,他的脸色越来越沉,目光越来越厉,到最后,几乎是呲牙裂目,狰狞可怕。

    他狠狠地瞪着顾长卿,目光凶狠如野兽,喉咙里发出“嚯嚯”的声音。

    顾长卿冷哼一声:“孔庆翔,别怪我没提醒你,你最好是冷静一些,你不记得你是为什么变成这样子的吗?再来一次脑溢血,可不知道还会不会有这么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