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752章 他的回复

月下魂销Ctrl+D 收藏本站

    唐笙整个人已经僵在了外面,她这一瞬间,不知道要如何去想。

    信物、有可能左右唐家现状、爸爸的死……几乎瞬间,所有的事情她没有深想,就已经串联到了一起。

    唐笙眼神慌乱的厉害,下意识的,转身就跑进了楼梯间,靠在墙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脑子里混乱一片,可是,又好似特别冷静,从小到大很多画面就好似看电影一样,快速的从脑子里闪过,一帧一帧的格外清晰。

    唐笙气息有些不稳,呼吸急促,胸口也随着一起一伏的,整个脸色龟裂了什么情绪,就好似要撕裂她神经一样。

    莫名的车祸,从小到大她身上发生的很多事情……唐笙急促的喘息着,每一个画面压抑的她都没有办法呼吸。

    突然有手机铃声传来,安静的楼梯间里声音显得特别的大。

    唐笙神经猛然一惊,从回忆的漩涡里惊醒。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随着有人说话,传来上楼的脚步声。

    “唐家目前的情况你不是不清楚,何况这个时间段,想做点儿什么,也没办法啊!”

    唐笙拧眉,忘记了动作,立在那里听着从楼下传来,渐渐清晰的声音。

    “据我所知,唐木远这个当家人坐得并不安稳,唐兆学这么多年了心思一直不断,肯定会有动作的……”“你这话什么意思?”

    “是说唐家还有个东西能左右唐家未来?”

    那人声音惊疑,原本上台阶的脚步也停住,好似被惊讶的忘记了动作。

    “那是个什么东西?”

    唐笙因为紧张吞咽了下,怕被那人发现她就连呼吸都憋住了。

    “就只有血玉这个线索?”

    那人拧眉,“成色上乘的血玉虽然不多,可也绝对不是独一无二,连个形状都没有,怎么找?”

    “唐笙?

    她如果不是唐老这次出车祸,估计都离开龙岛了。”

    “我觉得她对她爸爸的死已经不上心了,听别人说,好像是谈恋爱了吧……”那人声音不确定。

    也不知道通电话对面的人说了什么,那人嗤笑了下,“女人么,谈恋爱了就是恋爱脑,还要什么真相?”

    “她爸的死就是唐家人为了得到唐睿青手里的七爷信物弄死的,信物当初好几拨人去谈条件,没拿到……那就只能将人解决了呗!”

    “唐笙这么多年试探应该是不知道那个信物的存在,要不,你能觉得她还有机会活到现在?”

    “嗯,这些天我会多注意的……”“好了,先不说了,我上去看看。”

    唐笙就在那人挂电话时,猛然一个机灵,急忙转身就想要去拉楼道门。

    可转瞬间,又放弃,放轻脚步的上了楼。

    幸亏她今天穿的老爹鞋,小心点了也没有脚步声。

    挂了电话的男人抬起眼帘,朝着视线受阻的楼上睨了眼,上楼……上了几步后,又转身下楼,就在唐老病房的下一层拉开楼道门出去。

    没多久,因为屏气,听觉灵敏的唐笙就听到唐老楼层有电梯抵达的声音。

    她想要出去看看这会儿看唐老的人是谁,可因为心慌和刚刚听到的言语间的震惊,不敢出去。

    唐笙眼睫轻轻颤动着,原本就从唐木远嘴里知道了点儿什么,此刻,那个人说的话,就好似将她本来已经封锁在心底小箱子打开了一样,让她没办法再去回避。

    眼泪,就这样落了下来。

    爸爸的死,是她从小打大的执念。

    因为一直没有明确的证据,加上石墨晨的出现,她选择放过自己。

    可就在她放过自己时,好似全世界的人都不放过她!唐笙坐在楼梯上,闭了眼睛死死咬着牙的将脸埋在膝盖和臂弯中间。

    墨晨,你来陪陪我……她这一刻怕了!她想要任性,想要他陪在她身边,只要有他……她一定会放过自己。

    ……洛城,华康医院。

    有了专业设备和药物,厉岩炤很快给顾熙又重新处理了伤口。

    “我不想爸爸和妈妈知道……”顾熙轻轻扯扯石墨晨的衣袖,“嫂子还在坐月子,我不想大哥他们担心。”

    石墨晨不说话,绝美的俊颜从顾熙受伤开始就绷着。

    所有人都不说话,左右看看,最后视线都落在了石墨晨身上。

    石少钦微微蹙眉了下,他很清楚,Star这会儿什么情绪。

    自责,让他神经都紧绷着。

    颜颜从小到大虽然也有磕磕碰碰的,可从来没有受过这样重的伤。

    Star因为要陪他,成年才回到父母身边,却因为XK的事情,也不可能有长时间陪伴家人。

    这是第一次停留在洛城这么久。

    可颜颜却受伤了,还是在他身边。

    虽然那是意外。

    但这个绝对不是给他开脱的理由……“去石头那住几天吧!”

    石墨晨开口时,已经敛去了身上所有的情绪,此刻依旧是那个看上去俊美如玉的男人,“小七月过去陪着颜颜。”

    “嗯,好!”

    林星点头。

    虽然卿卿也在月牙湖,但有她在,有人能陪着暂时不能走动的颜颜,她也可以陪陪石头。

    “我等下就去调配药膏。”

    厉岩炔朝着忍不住看向自己腿的顾熙挑眉说道。

    女孩子,对自己肌肤都很在乎,顾熙自然不例外。

    这点大家其实也不担心,先不要说华康本身就有生肌一类效果很好的药膏,就厉岩炔这个和风行待了好几年,从小到大有着制药天赋的人,这点儿东西真不是个事儿。

    病房内气氛好似活跃了不少,没有人去提刑徒那颗过量填充的散弹。

    有些东西,大家心照不宣。

    顾熙受伤了,这个肯定是要有人来买单的。

    如果不是孟译言和陈渃、叶晨宇这边熟悉,娶得老婆又是顾北辰的心腹秘书苏珊,恐怕刑徒这个野战俱乐部也得承受石墨晨自责下的怒火。

    “饿不饿?”

    石墨晨轻抚了下顾熙。

    小丫头其实这会儿很疼,经常在他跟前撒娇的她,除了开始那一瞬间,一直忍着。

    顾熙眨巴了下眼睛,“饿了……”“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林阳有些缺根筋儿的直接接话。

    陈堇和林星一左一右的瞪了他一眼,林阳茫然的看看左右,一脸无辜。

    “我去吧!”

    石墨晨淡淡开口。

    “我想吃医院里九宫格蒸蛋。”

    顾熙挑眉。

    因为何以宁和厉心瑶都喜欢吃蒸蛋,厉云泽研究了不少花样,最后医院餐厅直接推出了九宫格蒸蛋。

    石墨晨点点头,转身出了病房。

    门才关上,顾熙当即脸上的笑崩掉,呲牙咧嘴的双手护在腿两侧,那完全是一副麻木后返了疼痛的表情。

    石墨晨出了病房,拿出手机。

    之前有些信息他没顾上看。

    扫了眼,有唐笙的,他率先打开……【你能过来龙岛陪我吗?

    】石墨晨停了脚步,盯着信息内容几秒后,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