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812章 抵达T市

月下魂销Ctrl+D 收藏本站

    “是,病人怀孕期间压力过大,导致胎儿……”医生说了什么,唐笙有些没听进去,只是满脑子的都是时光怀孕了这件事。

    怀孕?

    时光怎么会怀孕?

    和谁?

    这段时间,明明他们都在龙岛,时光也没有什么活动,基本都宅在家或者和她一起,怎么会怀孕?

    “那,我朋友现在的情况……”唐笙一个激灵的猛然清醒。

    “做了人流,人很虚弱,但送来的及时,身体什么的也没有什么大碍……就是要多纾解病人情绪,不要让她再因为孩子流失了,造成更大的心理情绪。”

    医生说道。

    “好好,我明白了。”

    唐笙急忙点头应声,“麻烦医生了。”

    “先去办理入院手续吧。”

    医生说完,示意了下护士后,先离开了。

    唐笙办完入院手续后,回了病房。

    安静的独立病房内,有着淡淡的呼吸声,透着一丝诡异的氛围。

    唐笙坐在病床旁,看着还没有醒来的时光,莫名地,心酸的蛰了鼻子,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她将时光的手握在双手间。

    那是一只白皙又纤长的手,上过保险,做一个手部的广告,都至少七位数以上的手。

    但这会儿,握在手里,冰冰凉凉的。

    时光……为什么会怀孕?

    怎么会?

    “都是我,平时对你关心的不够……”唐笙声音有些微微的哽咽,看着时光那因为做了人流,而苍白无血色的脸,满心的都是歉疚。

    她有任何事情的时候,时光就算因为工作不能陪着她,可都会在空挡的时候电话、信息的陪伴她。

    而时光怀孕了,她却都不知道,甚至不能第一时间照顾好她!唐笙咬着唇,垂眸的瞬间,眼泪从眼眶中滴落……“花生……”时光微弱的声音传来。

    “时光!”

    唐笙猛然抬眸,顾不得自己脸上的泪,急忙问道,“你怎么样?

    有没有哪里特别不舒服?”

    时光看着唐笙,努力的扯着嘴角,微微摇摇头。

    然后,她的手,放到了肚子上……到底她不该有任何的念想,她和楚恒之间,什么都不该有念想,是吗?

    这样也好!她不需要去考虑孩子的存在,会不会造成楚恒的困扰,更不需要去想,如何和花生说起这个孩子……那晚,也许对楚恒来说,是他对花生感情的背叛吧?

    既然暗恋是一个人的事情,又何必让其他因素,变成很多人的不堪呢?

    “是不是……不在了?”

    时光声音有些干哑,明明知道,却还是问道。

    “嗯。”

    唐笙喉咙里闷闷的应了声,“时光,孩子……”“花生,可以不问吗?”

    时光努力的扯着嘴角,眼睛里,含着泪花的看着唐笙说道,“孩子也许知道他不该存在,所以,就这样离开了我……既然这样,我不想有任何的牵挂来羁绊着他。”

    唐笙难受的吞咽了下,嘴角翕动,最后什么都没有说的点点头。

    “咚咚!”

    敲门的声音传来,唐笙以为是医生。

    时光却有些紧张,下意识的,反握住了唐笙的手。

    唐笙看了眼时光握住她的手,浅笑安抚说道:“登记的名字是我的,进来的时候是救护车,应该没有狗仔发现……”说着,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安慰了下,起身去开门。

    只是,当看到门口站着的是封景遇和罗帆的时候,唐笙有那么一瞬间晃神。

    “怎么是你们?”

    封景遇视线越过唐笙,落在了病床上的时光身上,“所以,到底是谁入院了?”

    唐笙回头看了眼时光,有些没好气的说道:“你自己没看到?”

    “但我查的记录是你!”

    封景遇咬牙切齿,透着一丝生气。

    方才他赶过来,查记录唐笙出的急诊,还是……流产!那一瞬间,他都能感觉到自己的的怒火,瞬间充斥了胸腔,只要一点火星子,就能爆炸。

    他努力的隐忍着到了病房,从探视窗里看到是时光躺着,那一瞬间,仿佛那股火,才慢慢被压了下去。

    “时光的身份,不方便。”

    唐笙说着,转身,回了病房。

    封景遇自然知道时光的身份不方便,只是,她怀孕,又流产这个事情,他也确实很意外。

    “封少,外面有狗仔……”罗帆接了个电话后说道。

    时光顿时拧眉。

    明星有着万众瞩目的光环,也承受了常人所不能承受的,没有丝毫个人时间和隐私。

    何况,时光入住的酒店媒体是知道的,蹲点的狗仔不少。

    就算担架救护车入院的,开始大家没发现,但嗅觉灵敏的,还是会有人来碰碰运气。

    “放心,系统不会有问题。”

    唐笙抓着时光的手,给她安定的点了点头。

    打救护电话的时候,她给的需要急诊的人就是她的信息,入院系统里也全是她的……她刚刚办理完入院手续后,就已经处理了系统内所有的痕迹。

    甚至,将从酒店出来到医院,监控能拍到时光的地方,她全部抹掉替换了。

    时光对上唐笙视线,心安的点点头。

    “不要小看了狗仔,”封景遇声音有些凉凉的传来,“我还是去处理一下的好。”

    话落,他凝了眼唐笙后,带着罗帆离开。

    “封少,要处理什么?”

    罗帆出去后问道。

    那会儿他们过来查的时候,就全是唐笙的信息,甚至监控都是替换掉的。

    “当然是……将痕迹,抹得更干净一些,让一切,看上去,就是唐笙!”

    封景遇声音透着一股邪肆,嘴角一侧微扬,眸光阴沉。

    T市的夜,霓虹闪烁。

    本就有些阴沉的天气,在半夜的时候,开始飘了雨,让初春的空气,又染上了几分凉寒的气息。

    石墨晨飞抵T市的飞机,在清晨降落在T市国际机场。

    蒙蒙细雨下,因为温差 ,从飞机小窗向外看去,染了一层雾朦胧。

    “晨哥!”

    厉岩炔亲自来接的石墨晨。

    “新实验室还可以吗?”

    石墨晨问道。

    厉岩炔挑眉,“你安排的,还能不可以啊?”

    他咧嘴一笑,“我这两天已经着手准备开始研究老头那个研究了。”

    “嗯!”

    石墨晨淡淡应了声,偏头,看向细雨下的T市。

    笙笙,我到T市了,你……石墨晨思绪有些飘远,正在失神的时候,手机震动起来。

    “晨少,唐小姐人在T市,但昨晚进医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