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凶手!

六月女王Ctrl+D 收藏本站

    空气中有浓浓的煤气味,可是她用的是电子炉,根本没有煤气。舒蝤鴵裻

    唐暖央捂着鼻子,从轮椅上站起来,往门口方向走,好在脚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走的时侯伤口没有裂开。

    黑暗中,她摸到了门把,欣喜的转动,想到逃出去,却绝望的发现,门在外面被什么东西给抵住了,根本打不开。

    心里顿时慌了,而即使捂住口鼻也越来越浓烈的煤气味,无所不在的钻进她的鼻子,胃里泛着恶心,脑子也立刻晕晕沉沉的。

    靠在门口,唐暖央甩着头,努力的保持着清醒跟冷静,不要慌,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想办法求救濉。

    她摸索着身上的手机,打了110,没有比警察更能迅速有效赶来的。

    电话里的警察教她赶快找一块湿毛巾将口鼻给捂上,然后赶紧把窗户打开。

    唐暖央借着手机的光亮来到洗手间,发现门被锁了,又去开窗子,窗子也不知被什么给封死了,怎么推也推不开褪。

    人越来越难受,脑中一片混沌,,,,

    求生的***,让她再次清醒了过来,她现在急需新鲜的空气,可是桌子椅子都是木头的,太重了她搬不动,小的物件又砸不开玻璃。

    忽而,她想到轮椅,如果折叠起来,用来砸向窗子的话,说不定可以砸开。

    现在已不容她多做犹豫了,她不能死,更加不能让她的孩子死,从小便训练出来坚韧,让她拥有比一般女人更加强的意制力,放弃了,就真的输了。

    为了找到害她的人,她必须留着一口气。

    沿路折回到外面,找到了轮椅,屏息,强制镇定的折叠起轮椅,眼前越来越模糊,,,

    不行了,她撑不下去,黑暗中,手机照射出的小片光晕中,父亲就站在那里,大声的呼喊着她的名字,让她站起来,不要把眼睛闭上。

    这一声一声的喊声,让唐暖央猛的激醒,拿起轮椅就向窗户口去,她也不知道自已哪来的气力,像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推着她向前走。

    竭尽全力的举起轮椅,对着窗口,奋力的砸去。

    “匡——”的一声巨响,轮椅从窗口中掉了出去,窗子被砸开了一个大洞,新鲜的空气源源不断的涌出。

    唐暖央凑过去,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大脑也顿时清醒了很多。

    ******

    停在小区楼下,跟着唐暖央回来黑色商务车里的保镖,在看到灯亮又马上暗了之后,就有些困惑了,但是他们没有想到楼上发生了这么危险的事情,直到轮椅从窗户中砸下来,才警觉的全部赶上楼去。

    其中一人立刻给洛君天打了电话“少爷,少夫人那边好像出事了,她的轮椅从窗户中掉下来了,我们现在正赶上去”。

    “什么?!”洛君天惊叫,起身立即往外赶“快上去看看她,是什么情况,立刻向我回报”。

    他的心跳的飞快,轮椅从窗户中掉下来,这么恐怖的预示,让他感觉到害怕,暖央跟孩子不会有事吧。

    黑衣保镖上去之后,看到对着大门,抵着两根棒子,他们赶紧拿开,破门而入。

    屋里很黑,浓烈的煤气味,让他们知道出大事了。

    唐暖央听到有大批人进来的声音,以为是警察到了,竭力的呼救。

    黑衣保镖立刻训练有速的分头行动,敲开了窗子通风,找到煤气泄露的源头,在房间里找到了唐暖央。

    10分钟之后,警察来了,他们封锁了现场,等唐暖央恢复了,坐在客厅中录笔录。

    洛君天开到公寓楼下,就看到围了一些居民,路边停满了警车,他赶紧往楼上冲。

    从保镖又打来的电话中,他已经大概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暖央——”

    唐暖央正要回答警察的问题,门口焦急的一声喊叫声,打断了她的话。

    听到声音,就知道是谁,所以她没有转头,倒是警察转过头去看了看洛君天“你好!你是唐小姐的朋友么?咦,看着你挺面熟的”。

    能不面熟么,这几天头版头条都是他跟蒋瑾璃的那点破事,唐暖央在心里嘀咕。

    洛君天走过来,坐到唐暖央的身边,对警察说道“我是她老公!”

    “不好意思,我纠正一下,是前夫”唐暖央语气的平淡的,追加了一句。

    洛君天面子有些挂不住“我们有签字,手续有生效么”。

    “那就是明后天的事”唐暖央不冷不热的瞟他一眼,跟他呛声,全都是因为他,她才会遭受这接二连的危险,所以她看到他就来气。

    “哪怕还有一分钟,你也还是我老婆”洛君天拔高声音,说的整间屋子的人都听到了。

    唐暖央暗沉起了明眸,在心里怒吼着,他怎么不去死呢,她的脸红了红,装酷的扭开头,不理他“警察先生,你继续问吧”。

    警察尴尬的笑笑,把刚才问她,又问了一遍“你是进屋后就发现有煤气问么?当时房子里就你一个人么?能不能详细的说一说”。

    “是的,我的脚前段时间受了一点伤,所以至今还要坐轮椅,我开门进来,先去按了灯,然后闻到了很浓烈的煤气味,我当时第一个反应就是要赶快出去,可当我转身的时候,整间屋里子的灯突然全部都暗了,门也打不开,屋子里当时就我一个人”唐暖央把当时的情况告诉了警察。

    “唐小姐家用的是电子炉,这瓶煤气不是属于你的吧”。

    “对,不是我的”。

    “唐小姐平时有什么仇家么?”

    对于这个问题,唐暖央沉默了,对警察如盘托出,他们就能帮她抓到凶手么,如果不能,反倒是打草惊蛇,给他机会藏的更深,以便去计划更加歹毒的计划。

    不管是谁做的,这个时侯,估计早已经想好脱身的办法,警察又能耐何。

    想到这些,唐暖央内心已经有了决定“我平时没有什么仇家,生活圈子也无非就这么大,我一个女人家,又会跟谁结仇呢,我还真想不出来”。

    警察点头“没有仇家,可是从犯人把煤气放到你的厨房,用强力胶封住了你的窗子,又用木棒抵住了你的门,最后还切断的你的电源,从这些事情上推断,这完全是蓄意的谋杀,你再仔细的好好想想,真的没有跟人起来冲突么”。

    洛君天在边上沉静的听完了这些事发经过,表情已是非常的冷峻,他脑中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能肯定是冲着孩子去的,可是,究竟是谁这么胆大包天,想要谋害他的孩子。

    一张张的脸在他脑中一一的掠过,犯人就在他们之中,蒋瑾璃,洛家的每一个人,蒋家的人,谁都有可能,凡是不希望这个孩子出生的人,都有动机。

    唐暖央假装又仔细的想了想“抱歉,我真的想不到!”

    “那好吧,有想到什么的话,可以给警局打电话,我们会去调查的”警察合起了记事本,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唐小姐,今晚你最好是换个地方住吧,这样比较安全一点”。

    “好的,谢谢你了”唐暖央轻笑着,客气的说道。

    警察收队离开了,黑衣保镖退到了门外。

    客厅只有洛君天跟唐暖央两个人。

    “身体不要紧吧,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洛君天扶着她的手臂,上下观察着,看她有没哪里受伤,心想,没有外伤,又会不会有内伤,孩子有没有事。

    “不用——”唐暖央挡开他的手。

    “你确定你没事么?肚子不痛么?孩子有说他没事么”洛君天还是很不放心。

    唐暖央憋着一口气,她刚刚死里逃生,实在没力气跟他大吼大叫“对,我确定没事,另外,孩子在肚子里,悄悄告诉我说,妈妈,这个混球走了,我就没事了”。

    洛君天被她糗到了,俊脸有些挂不住了“真的没事就好!.”

    唐暖央双臂环在胸前,满脸漠然。

    “为什么不跟警察说实话?”彼此沉默了一会,洛君天再次开口。

    “你要我说,你们洛家,你的情妇,包括你都是嫌疑犯么”唐暖央目光流转到他的脸上。

    “我?!你还怀疑我?唐暖央你是不是疯了?”洛君天觉得好笑又好气。

    “洛家只有你知道我怀孕的事,你的嫌疑难道不大么?都说人心隔肚皮,谁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呢”。

    洛君天听的要吐血“那是我的孩子,我会谋杀自已的孩子么?还有,现在知道你怀孕的不止我一个,我今天已经跟大家说了”原本他是想用此来坚定他们之间的婚姻关系,没想到会有人对她下毒手。

    果然是他说了,慢着,他说今天“你今天是什么说的?早上么?”

    “不,是中午!”洛君天嘴上说着,心里面却在狐疑,她为什么要问时间?!

    “中午?大约几点?”

    “这重要么?为什么问的那么清楚?”

    “我想要知道,所以请你回答”她要确定一件事。

    “差不多的快1点左右吧”洛君天大致推算了时间,觉得唐暖央越来越怪。

    唐暖央的明眸徒然长大,这个凶手在洛君天说之前就已经知道她怀孕了,因为那面条是12点钟买回来了,整整提前了一个小时。

    有人早就策划好了。

    “在此之前,你就没有跟谁说起来么?宁香是蒋瑾璃,有说过么?”

    “没有!不过——”洛君天趁此机会,向她证实一件事“前几天傍晚的时侯,你有在小区门口扔掉过一样东西吧”。

    唐暖央恼怒的干笑“你从那时起就跟踪我了么?”

    “不止是我,还有一个人”。

    “谁?”

    “洛—云—帆”洛君天顿声把他的名字说的很清楚“你偷偷摸摸的扔了那样东西之后,洛云帆比我更快的捡到了,当时我想不明白,那白色的笔,究竟有什么秘密,让你如此小心,让他如此震惊,之后在知道你怀孕之后,我才知道,那是一根验孕棒,为此我还去了药店一趟,买了一根回来”。

    “你是说,比我更早知道的人,只有洛云帆?”所以他才是凶手么?

    唐暖央的身子一瘫,说实话,她无法接受,可以对他还抱有希望,就算是最后一丝残存的,也还没有完全的放弃掉,他再坏,可是没有伤害过她,她真不敢相信,他会这么做?!

    洛君天看她脸色这么差,敏锐的察觉到,还有他不知道的事情“还发生过别的事情,对么?”

    唐暖央木愣愣,傻呆呆的回答“中午的时间也收到一份惊喜,加了打胎药的面条”。

    “什么?!”洛君天震怒的跳了起来,刚要发火,绿眸顿进阴森入骨一敛“中午?!所以你的意思是,凶手就是那个再我说之前就知道的那个人,他就是洛云帆!”

    拳头被捏的嘎嘎作响,世间所有杀气像是瞬间全部被他吸收了。

    洛云帆,你这狗杂种,我要亲手把你给撕了。

    “或许吧——”唐暖央回答的有气无力,这一刻她内心的失望,比一年前知道魔术师就是洛云帆时,打击来的更大。

    洛君天心疼的揽过她的肩膀“对不起,是我没有能保护好你,可你是怎么躲过那碗面条的?你是闻出来,还是拿根银针试出来的?”从她现在没事的样子,就能知道没吃那碗面。

    唐暖央无语“我可没那么大的神通,是爸爸在守护我吧,我刚才看到他了”想到刚才在光晕中看到幻像,她感觉好温暖,站是他在前面一点一点指引她站起起,原来他一直守护在她的身边。

    洛君天也不好说什么,总不能打击她说,人死如灯灭,她看到的全都是大脑的幻想,很多濒临死亡前的人,都说看到已故的亲人。

    想到她差一点死了,他害怕的抱紧了她“别住在这里了,别上班了,在我把洛云帆给宰了之前,暂时到安全的地方去吧”。

    唐暖央推开他“不——,我不能逃,我不能让他给看扁了,我还要亲口问一问他,是不是真的有杀了我的念头,因为我真的不敢相信会是他”。

    “你还在认为他是好人么?暖央你别在天真了,洛云帆比洛家任何一个人都要来有心机,都要狠毒,你从前还认识的洛云帆,只是戴了假面所演绎出来的而已,到现在你还不相信么,他现在甚至是想要杀了你,是不是让他亲自动手,你才能相信?”洛君天握住她的肩,他真想打醒这个笨蛋。

    “我不会逃的,决定不会”唐暖央摇头,气的直发抖,她真想要现在就马上找他出来对质。

    洛决君揉了揉她的肩“先离开这里吧,今晚先找间酒店住下”。

    唐暖央没有反对,任由他带着她离开,此时此刻,她需要这样一个能带来安全感的臂弯。

    到了酒店,唐暖央洗过热水澡出来,洛君天拿了一份晚餐进来“以后你吃的食物,都要事先检查好才能吃”。

    “弄的人心惶惶的,连吃个饭都这么累”唐暖央的心份外的沉。

    安斯耀现在在医院照顾柳玄月,她也不想麻烦他了。

    简单的吃了几口晚餐,唐暖央疲惫的躺到床上休息,洛君天坐在床边看着她睡着,整夜守着。

    ****

    “又失败了,你们干什么吃的,连个女人也搞不定”蒋瑾离压低着一声,一通的怒骂。

    “我们没有想到她能支撑这么久”。

    “不要找任何的理由跟借口,再给你们三天的时侯,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让她流产,否则我一分钱也不会付的”。

    “我们一定给你办好,请放心”。

    挂了电话,蒋瑾璃气恼的坐在一旁,随即她又笑了,就算唐暖央你侥幸逃过两次,她还是有优势,明天就是关键。

    唐暖央,你绝对赢不了我的。

    ******

    早上在酒店醒来,看到靠在床边的男人,唐暖央的心不由的软了一些,这种变化,或许是来源于他是孩子的爸爸,这种牵连吧,她正孕育着他给她的种子,所以无形中,他们就成了亲人。

    坐起来,伸出想要摸摸他的脸,可随即又清醒自知了,想到他跟蒋瑾璃,想到他有多卑劣,想到他不该被原谅。

    果断的收回手,苏醒那一刹那的柔软全部都消失了,留下的,只有坚定。

    她悄悄的下床,昨天晚上,走路时就不会痛了。

    洛君天察觉到床动了动,立刻如惊弓之鸟般的醒来“你醒啦!”

    “嗯,你到床上来睡吧!”唐暖央穿上拖鞋,往卫生间走。

    洛君天站起来,过去扶她“时间还这么早,再去睡会吧,反正你今天不用去上班了”。

    “谁跟你说我不会上班的?洛君天你太自作主张了吧”唐暖央板着脸站定。

    “你出现的话太危险了,吃的不安全,走路坐车也不安全,坐个电梯也不安全,你让我怎么放心让你去上班,今天就呆在酒店吧,就听我一次,我不是在强迫你,我是在求你,你不为自已想也要替孩子想一想,别跟我拗了好么”洛君天诚恳的望着她,就差没跟她跪下了。

    唐暖央也意识到自已孩子气了一点,他说的没错,外面现在到处都是危险,而她伤不起,哪怕是有人推她一下,摔倒了也会引发流产的。

    “那我今天就呆在酒店吧”她淡然的说道。

    洛君天放心的松泄下了一口气“你就安心的住着,保镖在门外守着,连只苍蝇也非不出来的,等我处理好了全部的事情,我就来接你,相信我,你跟孩子我会好好守护的,岳父昨晚托梦给我,拉着我的手,对我语重心长的说,好女婿,我把女儿交给你了,然后化作一道白光消失了”。

    “切——,鬼才信你的话”唐暖央失笑。

    “真的,你不相信么”洛君天趁机搂着她的腰,煞是认真。

    唐暖央汪意到他的手,瞥着眼,冷不丁的往他脚上踩去“那是因为我爸还不了解你做的那些坏事,要是知道的话,一准在梦里把你当切糕给啃了”。

    “嗷——”洛君天吃痛的松开她“他老人家没吃人肉的爱好吧”

    “欺负她女儿的坏蛋,别说吃人肉,喝人血都不在话下”唐暖央坐出床边,撩开被子又躺下来。

    “要吃也先死洛云帆那没人性的家伙吧,轮不到我的”洛君天半天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说起洛云帆,唐暖央连说笑的心情也没有了。

    洛君天想起今天,两大医院的鉴定报告将送到洛家,他有70%的把握孩子不是他的,剩下是不确定的因素。

    “我先走了,今天要解决的事情太多了,等我的好消息”。

    唐暖央很想跟他说一句好,点一下头,哪怕是轻轻的一句嗯或是哦,也算是有所回应,可直到他走出房间,她还是看着窗外漂浮而过的白云,什么表示也没有。

    明明觉得自已这样是对的,可为何心里觉得缺憾呢。

    *******

    唐暖央早上没来上班,打电话手机不通,公司里的人就很担心,就让可可去公寓看一看。

    这不去不要紧,看到里面的情景,听门卫说了昨晚发生的事,吓的可可腿都要软了,有人想要谋杀老板哎,太恐怖了吧。

    她赶紧给安斯耀打去了电话,告诉了他。

    柳玄月昨晚就醒了,这会正做着病床上吃东西,身体没大碍了,下午就能出院了。

    “不会吧,按暖央姐人呢?”听到安斯耀说的惊悚内容,柳玄月在病床上惊呼起来。

    “门口的保安说,不知道是什么时侯出去的,没有看到她的人,不过看到有很多辆车子一起开出去,我想应该是洛君天把她带走了”安斯耀分板道。

    “在那个臭脸大叔那里,应该不会有危险的”

    “可还是得找到她,不排除洛君天找借口囚禁住她的可能”安斯耀浓眉紧蹙。

    柳玄月嬉笑“舅舅,我看你不是怕臭脸大叔会囚禁暖央姐,是怕他们会合好吧,其实这也很正常,暖央姐说到底也不过是个女人家,臭脸大叔是孩子的爸爸,合好的可能性很高”。

    “话这么多,精神这么好,我看也别下午出院了,现在就出院吧,我去给你办出院手续”安斯耀径直往外走。

    *******

    洛家。

    10点钟,两家医院的院长带着放有亲子鉴定报告书的保险箱来到洛家,大厅里,洛家跟蒋家的人都正襟危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