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杀鸡!

六月女王Ctrl+D 收藏本站

    站在电梯里,她想像着让洛叔叔这种顶级大帅哥都搞不定的女人该有多么风华绝代,肯定很辣,很正点。舒蝤鴵裻

    想着想着,电梯已经到了,她对着电梯里的镜子,随意抓了抓头上的俏丽的短发,自信满满的走出去。

    蓝光策划公司!

    就是这里没错了!

    走到门前,她朝着里面贼兮兮的张望着,没有发觉后边走上一个人来,看她趴在玻璃门上往里偷看,就停在了她的身边观察她的行为举止濡。

    “小姐,你这是干什么?观察敌营啊?”

    “哎哟妈呀——”伊容被耳边突然响起的男声,吓的魂都快没了,下意识大叫了一声之后,回头看向说话的人。

    这不看还好,一看又被结实的吓倒啊“啊,人妖——丐”

    柳玄月的俊脸瞬间青了,他像人妖,这女孩什么眼神?!!!

    伊容从没有见过这么伪娘的男人,不仅画眼线,擦唇彩,而且身上穿的这都是什么呀,桃红色的低胸衣,紧身裤,该死的紧就紧吧,还把三角地带勾勒的那么清晰干嘛呢,活像挂了一个大肿瘤。

    脸是女人的,身体是男人啊,妈妈咪呀,这不是人妖就是妖怪,总之——非,人,类。

    “小姐,请你懂点礼貌好么?在别人家的公司门口鬼鬼祟祟的干什么?”柳玄月表情不悦的质问她,从小到大,走到哪里都是女人眼中的焦点,还没来没有被人说成是人妖过,心情可见一斑,他向来不会对女人板脸的,不过这次例外。

    上帝如果被说成是人妖,他老人家也会生气的。

    加上现在是非常时期,任何可疑人物,都有可能是来对暖央姐下毒手的。

    伊容指着自已“我鬼鬼祟祟?你哪只眼睛看到了?”

    “左眼跟右眼都看到了?说,来找谁的?手里拿着什么?到这里来有什么目的?”柳玄月看着她手里的盒子,眯起了原本就被画的很妖媚凤眸,里面不会炸弹吧。

    “我干嘛要告诉你这些,你以为你是国际刑警啊,提前得老年痴呆症了吧”伊容才不理他,白了他一眼,推门就要进去。

    柳玄月用一根手指,勾住她衣服的后领,将她往后拖“你不说清楚就不能进去”。

    “拿开你的爪子——”伊容生气的拿手里的玫瑰花,就去打他的手臂。

    柳玄月及时收回,动作敏捷的整个人挡到门口,双臂懒懒的搭在胸前,用下巴指了指她手中的盒子“说,里面是什么?”

    伊容快要崩溃似的扶了扶额头,一个人嘀咕着“噢,这不仅是人妖,还是个白痴,我肿么就这么倒霉了,今天出门忘看黄历了”。

    “别想转移话题,快说,里面是什么?”柳玄月也快别气到炸肺了,人妖,白痴,好吧,他绝对不会打女人的。

    伊容举起手中的盒子“妖兄,你是中国人,不是文盲吧,看的懂上面蛋挞这两个字么?”

    她真是要疯了,换作平时,她早就把蛋挞砸在这死人妖的脸上了,不过今天这蛋挞是绝对不能被当成武器。

    柳玄月瞄了瞄盒子,冷笑了几声“你怎么证明这蛋挞盒里放的就是蛋挞,不是别的东西呢?”

    “哎哟额的神哪,你一箭杀了我吧”伊容实在是无语了,她脸色一改,笑眯眯的把盒子举到与脸同高的位置,用林志玲的声音说道“蛋挞盒里放的就是蛋挞,绝对不会放手榴弹,定时炸弹,原子弹等等一系列别的蛋类物种”。

    柳玄月瞅了她半天,吐出三个字“不一定!”

    “噢,我靠,妈的,死人妖,你到底想怎么样?让是不让?”伊容彻底被惹到了,她的本性一般不露出来的。

    “除非你告诉你,你是谁?你找谁?然后打开手里的东西,另外,我还要搜身”柳玄月不紧不慢的说道。

    伊容的小脸顿时抽搐了“让你这人妖,伪娘,白痴,变态搜身,我还不全身腐烂而死,今天我不揍你,我把我老爸的名字倒过来写”。

    她放下鲜花跟蛋挞,把身上的窄裙撕开,抬腿就往柳玄月的裤裆踢去。

    柳玄月躲开她的腿“有够毒的”。

    “像你这种人妖,那里迟早要割掉的,本小姐是帮你清理废物而已”伊容坏笑着,粉拳又朝他的肚子上打去。

    柳玄月只得躲开,想不到这小妮子的拳脚来的飞快,他躲的都有些吃力“小姐,请你克制一下,不然我报警了”。

    “你报啊,你报啊,我还怕你不报呢”。

    外面打闹的声音,终于吸引了公司里的人,他们出来,看到柳玄月正对一个女孩追着打,全都乍舌了,心想,不会他做过对不起人家的事,这会来找他负责了吧。

    几个女人上去过住伊容,另外有人赶紧去叫了唐暖央。

    “老板,不好了,玄月跟人在外面打起来了”。

    “什么?”唐暖央惊叫的抬起头,忙站起来往外走“跟谁打架?为什么打起来的”。

    “确切的说,是被一个女孩子打,我估计是感情的纠葛”。

    唐暖央皱着秀气的眉,到了门外,看到在那里直喘息的柳玄月,还有被员工架着的可爱女孩,红色的短发,身上穿着职业装,裙子的侧面拉开着,看上去这女孩不会比玄月大多少。

    她走过去,站在女孩面前,对两位女员工说道“放开她吧!”

    “是,老板”。

    伊容看着眼前气质不俗的漂亮女人,难道洛叔叔的心上人是她?跟她想像中的火辣完全不同呢,一点也不辣,甚至连妆也没化,很有御姐的气势。

    “你好,小姐!我是柳玄月的上司,请问你为什么要打他?”唐暖央礼貌的问道。

    柳玄月过去,把唐暖央护在自已的身后“暖央姐,小心点,这个人不对劲”。

    “啊?你不认识她?”唐暖央惊讶的看着他,这才注意到他的这一身打扮,他不过是去洗个澡,没事又弄的这么妖媚干嘛?

    “我当然不认识她,我是看她在门口鬼鬼祟祟的,就上去盘问,结果这一来二去的,她竟然对我动起了手”柳玄月侧脸压低声音对唐暖央说道。

    “有这种事情”听柳玄月这这么一说,唐暖央也不由的提高了警惕。

    伊容耳尖的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这也知道原来这人妖是这间公司的员工,这才忙解释道“唐小姐,你误会了,误会了,其实我是来找你的,我们总裁,让我来送东西的”。

    “你们总裁是谁啊?”唐暖央问。

    “我能单独跟您说么?”洛叔叔有交代过她,千万不要让这间公司的员工知道是他。

    柳玄月不让唐暖央过去,对伊容不客气的说道“搞的这么神秘干什么,你们总裁的名字,这么见不得人么?”

    “你个死人妖,你才见不得人呢,我们总裁不知道有多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伊容不服气的说道。

    唐暖央拍拍柳玄月的肩膀“没事,她不会有危险的”。

    “暖央姐,万一——”

    “安啦,进去吧,帮我给客人泡杯咖啡”唐暖央给他一个安慰的眼神,然后对伊容说道“你跟我进来吧!”

    伊容拿起放在地上的鲜花跟蛋挞,对柳玄月吐了吐舌头,比了一下中指,跟上唐暖央的步伐。

    柳玄月站在那里果断的内伤了。

    办公室里。

    “请坐吧!”唐暖央客气的对伊容摆了一下手,自已优雅从容的坐下来。

    伊容把鲜花跟蛋挞放在茶几上“这是我们总裁让我特意送来的”。

    “谢谢!你还没说,你们总裁是谁呢?”

    “他是洛君天!”伊容看办公室没人了,才说出来。

    唐暖央很是诧异“你是洛君天的秘书?”

    “是啊!”伊容点头。

    唐暖央实在没想到洛君天会去找年纪这么小的一个秘书,实在是让她大为吃惊。

    门外,柳玄月把耳朵贴在门上偷听。

    可可端着咖啡过来,他一把便给夺了过去,推门而入“原来是臭脸大叔的小蜜啊,他的品味可真是有够别致的”。

    他把咖啡放在伊容面前,挨坐到唐暖央的身边,把嘴唇贴到她耳边,说着悄悄话。

    伊容看他们这股子亲热劲,下巴也掉要掉下来了,她干笑了两声“我看唐小姐的品味才另类吧,连这种不男不女的人妖都要,洛叔叔的一根眉毛都要比他有型”。

    “暖央姐,看样子臭脸大叔,也喜欢这种年轻的小女孩,不过素质实在是太差了”柳玄月现在认定伊容是洛君天的小情人。

    “去你的吧,洛叔叔才不是这样的人呢,早知道他的心上人跟个人妖鬼混,我就不帮他来送东西了,像他那种级别的型男,女人一抓一大把,跟个人妖竞争,太没格调了”伊容高傲的仰着下巴,一副蔑视的样子。

    “那你回去转告他,以后别来烦暖央姐了,因为,他的格调实在太雷人,喜欢把裙子撕到大腿的小嫩鸡”柳玄月搂过唐暖央,笑盈盈的暗讽。

    伊容知道他在讽刺她,当下也不示弱的说道“我会转告他的,他还犯不着跟个人妖抢女人,要是他知道实情的话,准会吐的,哎,可怜的洛叔叔哟,这回算是裁了”。

    说着,站起身,就要离开。

    “行了,都别闹了,我不是你洛叔叔的喜欢的女人”。

    伊容转过头来“咦?!!难道我找错人了么?明明说是这里的老板,名字叫唐暖央的”。

    唐暖央坐正了一些,微笑道“身为他的秘书,连他的夫人都不认识么?”

    “夫人!!!”伊容大叫起来“你是说,你是洛叔叔的老婆?”

    “怎么你不知道么?”

    这下子真是糗大了!伊容不好意思的笑笑“抱歉,我刚从国外回来没多久,平时也很少会看新闻,所以不知道”。

    “那现在知道了,这位是我的弟弟,并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现在说吧,洛君天让你干什么来的?唐暖央正经八百的问。

    伊容坐下来“嗯,洛叔叔让我来看一看你好不好,另外,他想让我问你,下班之后,要不要跟他到外面去吃饭,如果你愿意,就发个信息给他,他去订位置”。

    “你去告诉他,我们一起回家吃”唐暖央果断的回答。

    “好吧,我知道了,他一整天都在想你,其实他真的很爱你的”伊容帮着洛君天说好话。

    “小丫头,你知道个毛啊,臭脸大叔不知把姐姐伤了多少回了,这要是算爱的话,那狗屎都是能当成是金子了”柳玄月就是听不惯她的话。

    伊容看柳玄月也不爽“死人妖,人家夫妻的事,你插什么嘴啊,当你的伪娘去吧,别在这里装直男”。

    柳玄月被她人身攻击,击的心灵受到了严重的创伤“我说你这丫头怎么这么没有眼力,我可是公认的美男哎,我哪里像人妖了”。

    “哈——,美男?!你当我没见过男人是吧,你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不像人妖的,你穿条裙子都能变仙女了,这也算是男人啊,在这个世界上,凡事不长胸毛,不刮胡子的全都不是男人”伊容在国外呆久了,多是酷man的高大型男,对日韩一类的花样美男,没有一点好感。

    柳玄月吐血的靠在唐暖央身上“姐姐,我要请半个月假去看心理医生!”

    唐暖央失笑,洛君天这小秘书,可真是厉害,比斗嘴,玄月可是一等一的高手,这回可算是遇到对手了。

    “好啦!别伤心了,玄月最帅了”她安慰似的揉揉他的脑袋,一边看着伊容“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伊容,今年18岁”伊容眼神晶亮,嘴皮子利落的回答。

    唐暖央这才猛的想起一个人来“你不会是伊明臣的女儿吧?”

    “嘿嘿,,,是啊,你也认识我爸啊”。

    “认识,不过如今已经好多年没见了,你3岁的时侯,我还抱过你呢,想不到现在长这么大了,时间过的可真快”唐暖央依稀能想起当年17岁就当爸爸的伊明臣,抱着孩子来洛家,说什么好哥们,要有难同当,结果把洛君天给吓到了,要知道,那时还是高中生。

    柳玄月把头抬起头“什么?这丫头才18岁?真是太没大没小了,你得叫我哥哥”。

    “得了吧,你以为哥哥是小狗的名字么”伊容鄙夷的撇嘴。

    算了,我还是去看心理医生吧”柳玄月再次靠回唐暖央的身上,还试图往她胸前靠。

    伊容知道唐暖央抱过她,对她的好感猛增,因为她没有妈妈,从小到大都只有爸爸,还有一堆永远没完没了的情人而已,所以能见到一位,见证过她成长的人就感觉好亲切“那我应该叫你阿姨才对,不过你这么年轻,这么漂亮,我有点不忍心呢,我也叫你姐姐吧”。

    “可以啊!”唐暖央笑的温和。

    “时间不早了,洛叔叔还等着我呢,我得先走了”伊容站起来,挥了挥手,瞅了瞅柳玄月“那个,下次如果你不化妆,不穿紧身裤的话,说不定会比较像人类”。

    “真庆幸,我还有变回人类的机会”柳玄月感觉真是太悲哀了。

    *****

    洛君天在公司等了一个多小时,才终于看到伊容回来。

    “怎么样?她怎么说?”

    伊容坐下来,拿起他办公室上的咖啡杯喝了几口“这个洛叔,,,总裁啊,我已经去过了,暖央姐姐她挺好的,她让我跟你说,晚上一起回家吃饭”。

    洛君天现在听到回家这两个字,就感到一阵的毛骨悚然!!!

    “暖央姐姐?!鬼灵精,才一会就套到近乎了?”对这个丫头,他真是要刮目相看了。

    “我需要套近乎么,暖央姐姐说认识我爸爸,三岁的时候还抱过我呢,特别特别的喜欢我,这也难怪,我长的是挺讨人喜欢的,你怎么不告诉我她是你老婆呢,要不是后来她自已表明了身份,我还不知道要闹多么笑话呢”伊容说到最后,抱怨起来了。

    洛君天的绿眸像被阳光照射到了似的,发出一阵耀目的亮光“你说她是自已表明的身份,她说我是她的老公,还是她是我的老婆?”。

    “呃,有差别么?!”伊容感觉他的问题超级白痴。

    “没有,我只是想知道她说的每一个字”。

    伊容翻了翻白眼,从包里拿出平板电脑,用手指飞速的打着字“恋爱中的男人,智商会极速下降,变成弱智的可能性很高”。

    洛君天的脸黑的不能再黑。

    “她只说晚上一起回家吃饭么?别的有说么?”

    “没有!不过洛叔叔你放心,我已经成功打入暖央姐姐的内部了,以后你有什么想知道,又不好意思问的,我都可以为你效劳哟”伊容挑着眉毛的,有点兴奋的样子,趁机可以拿他们做研究。

    “小间谍,那以后洛叔叔可要靠你喽”洛君天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笑意高深。

    *******

    4点30分。

    洛君天按了唐暖央的号码,算了,还是他打给她吧。

    正要按下拨出键,她却打过来了,他心里一阵的小激动,忙控制情绪,镇定的接起电话“工作忙么?”

    “还行!五点到我公司的楼下,我们一起回去!”唐暖央的声音平静而淡然。

    洛君天开心的浮起了笑意,整张原本有些严肃冷酷的脸,瞬间变的耀眼迷人起来“好啊,五点钟我会准时到”。

    “嗯!挂了!”唐暖央切断了电话,毫不犹豫。

    洛君天整理好桌上的文件,把电脑关了,穿起了外套,拿好车钥匙跟手机,离开办公室。

    五点钟。

    他准时到达,她也准时下楼,手里还拎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

    走到后备箱,唐暖央把黑色袋子放进去,接着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的位置,扣好安全带。

    驱车开在回去的路上,洛君天试着跟沉默不语的她说话“今天有好好吃饭么?还吐么?”

    “还好!”唐暖央用简练到已经不能再简练的话回答他。

    “听说孕妇是需要到医院去定期做孕检的,你什么时侯去,我陪你一起去吧”洛君天继续用温柔的语言说着。

    “到时会通知你的”她的回答还是平淡中带着疏离的调调。

    洛君天用力的握了握她的手,灿烂而又落寞的微笑了一下。

    没办法,目前能对他这样已经很不错了,他也不奢望她能对他态度有多好。

    车子朝着白色的建筑物开,那道金色大铁门也缓缓的打开了。

    蒋瑾璃跟洛云帆分别站在二楼跟三楼,眼睛盯着兰博基尼的车身,从进铁门开始,一直到停顿在别墅前。

    车上的唐暖央深吸一口气,转头看向洛君天“表演时间开始了——”

    洛君天抿嘴,无奈的对她笑笑,表演?他们生活,成了一场戏么?!

    她徒然笑容满面,娇柔的开口“老公,下去帮我开车门”。

    “好啊!”洛君天下车,绕到另一边打开车门,把手伸给她“老婆大人,起驾回宫吧”。

    唐暖央满意的笑笑,把手伸给他,像女王似的下车,还故作娇羞的往他怀里一靠“老公,你的嘴变的可真甜,车厢里有只黑色的袋子,你帮我去拿出来吧”。

    洛君天放开她,去后车厢把黑色的塑料袋拿出来,心里还在想里面是什么东西这么重,袋子突然间动了一下。

    是活物!!!

    “是玄月送给我的,他说是从乡下他太婆那里抓来的,这孩子还挺有心的”唐暖央看出他的疑惑,就自动向他解释了。

    走进屋里,唐暖央对佣人说道“把姨太太去叫下来,告诉她,少夫人让她陪同着一起去杀鸡”。

    杀鸡?!洛君天被她的话吓了一跳“老婆,这种事情让厨房去做就好,不用你亲自动手,拿着刀多危险呐”。

    “会么?我倒觉得挺好玩的,你怕的话,就到房间躲着去吧”唐暖央随意而轻佻的口吻中,夹杂着一比冷意。

    蒋瑾璃从楼上下来了,她的情绪已经从早上的失控中恢复如常了“听说姐姐想让我帮忙一起去杀鸡?!”

    “对啊!我想你对这方面应该是很有经验的吧,一刀子捅进去,不管三七二十一,死了就行”唐暖央用阴阳顿挫的语调,将当天她对歹徒说的话,又重新在她面前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