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坐在他的大腿上!

六月女王Ctrl+D 收藏本站

    她的女儿居然被当作地位低下的姨太太!!!!

    “谁说我的孙女是姨太太的,你以为她是一般人家的女孩么,你这女人,有本事再说一遍”蒋老爷子双眼突爆,鼻孔张大,呼哧呼哧的喘息着。舒残颚疈

    蒋家人仇视着唐暖央,恨不得将她拖出来打一顿,似是她开车故意把蒋瑾璃给撞了。

    唐暖央不怕他们,因为她内心光胆磊落,昂起头,她迎视“这很让你们惊讶么,我以为你们都是知道的,对,瑾璃带着孩子来了洛家,做了亲子鉴定,也证明了孩子是我丈夫的,但是你们别忘记了,即使是这样,她的身份也不过还是一个情妇而已,试问你们有什么脸面站在这里质问我欺负她?试问,对于一个抢自已丈夫的女人,我该跟她亲如姐妹么?”

    她的一席话,说的蒋家人抬不起头来濡。

    “让我告诉你们,你们是谁”唐暖央傲视着,将下巴抬的更高“你们是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小三的家人,你们没有资格来质问我这个堂堂正正的少夫人,哪怕我曾经抽过她一耳光,你们也没有资格来骂我,因为先不要脸的人是蒋瑾璃”。

    “你,,,你这狠毒的女人,当年若不是你横刀夺爱,哪轮得到你来当少夫人么?”

    “那你怎么不教你的女儿当年手腕强硬的把洛君天给抢去呢,现在说什么也晚了,当了六七年的情妇,才觉是不甘心有什么用呢,如今是她自已心甘情愿当姨太太的,没有人逼着她留在洛家,说好我做大,她做小的,我想不出还有什么问题”谔。

    “你,,,,”

    蒋经国跟蒋婷,还要黄新卫早前已经被丢尽了脸,这会被直呼小三的家人,更是连里子也丢光了。

    蒋家的亲戚也觉得脸上无光,洛家这女人好厉害,说的话,字字句句直指人心,手起刀落不留情面,可谁又能开得了这个口去反驳她,因为事实就是如此。

    洛君天将视线转开,他并不比蒋家人好过多少,谁让他就是她口中那个找小三的丈夫呢。

    气氛一顿陷入了僵局。

    洛云帆眉间染上了愁意,望了望被保护起来的唐暖央,想着用着什么方法能将她从这个乱战中全身而退。

    柳玄月扭过头,对唐暖央挤眉弄眼,他想说,姐姐,你就不要再说这么刺激人的话了,别让事态变的更加严重。

    “大家都听我说一句”洛云帆趁着没有人说话之际,开口当和事佬“暖央能来这里,也是表示关心,瑾璃人还在里面,我们真的不适合在外面吵吵嚷嚷的,况且,用武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先坐下来冷静冷静,等待着医生出来,眼下,瑾璃的伤势才是最重要的,你们觉得呢?”

    蒋家人原本也没话可说,这会洛云帆给他们搭了个如此华丽的台阶下,再闹下去,岂非自取其辱。

    蒋老爷子的侄女跟外甥识趣的把他扶坐到一边,老爷子绷着脸,心里头是又是伤心又是生气。

    蒋婷跟丈夫还有其他的一些蒋家亲戚,也全都坐下来。

    洛家见事态平息,才松了一口气,三三二二的找位置坐下。

    洛君天还是不放心的把唐暖央一直护在身后,谁知道呆会蒋家的人会不会突然袭击。

    “臭脸大叔,我们也坐下来吧,不然光我们三个人站着,搞的被罚面壁思过似的”柳玄月见大家都坐下了,就光他们三人还贴墙而站,真是别扭死了。

    洛云帆走过来“去那边坐吧”他指着离蒋家人最远的那个位置。

    洛君天会意,老狐狸今天的表现还不错,起码没吃里扒外。

    牵着唐暖央的手,洛君天把她转移到远离蒋家的安全地带。

    蒋瑾璃被推入手术室已经2个多小时了,急症室外,各自为营的两家人,全都沉闷的坐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走,,,

    又过了两个小时。

    急症室的门终于开了,医生从里面出来。

    坐着的人全都条件反射的站起来,围向医生,脸上或是焦急,或是害怕,或是紧张。

    “情况怎么样?”洛君天沉着气息问。

    蒋婷怕听到坏的消息,害怕的整个人都剧烈的发着抖。

    气氛前所未有的紧窒,就连柳玄月这个外人,也不由紧张起来,这就像是一场传染病,身在其中,无一幸免。

    医生摘下口罩“患者没有生命危险,大脑中有瘀血,好在送来的及时,血块不大,不需要做开颅手术,目前已利用打洞的治疗方向将之去取出一部分,剩下的利用药物治疗,看能不能自行消退,这个也还要看治疗的过程,另外,大腿处骨折,不过外伤问题应该不大的”。

    蒋家人听没有生命危险,这颗提起的心才全部放回肚子里。

    “老天保佑,没大问题就好”洛海珍欣喜的松了一口气,问着医院“那她什么时侯能醒?”

    “正常的话,等麻醉过了就能醒了,腿上打了石膏,暂时不能动,人待会就会推出来,你们到住院部去等吧”

    “哦,是这样啊,谢谢你了医生!”

    “不用谢,没别的要问的,我先走了!”

    等到医生走后,洛蒋两家人也全都是转移去了住院部。

    在病房区又等了一会,护士才过来叫他们,说是蒋瑾璃已经送到病房了。

    蒋家人迫不及待的过去,洛君天跟唐暖央他们走在后面。

    病房里,蒋瑾璃躺在床上,头上缠紧了白色的纱布,听说动脑子,要连头发也一并剃光的,腿吊的高高的,打着厚厚的石膏。

    “瑾璃啊——”蒋婷跟黄新卫,走到她的床边眼泪就流下来了,女儿时常满世界的跑,这是她第一次出事故,他们的心都要碎了,这当父母的都是一样的,看到子女受伤,比在他们身上割肉还要痛。

    蒋经国刚才火气那么旺,这会看到这也受伤,那也受伤的孙女,不免心疼极了,老泪纵横的模样,失去了所有的威严,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孙女啊,从小到大,都是他捧在手里的宝贝啊,怎么就搞成了这副模样,,,,

    唐暖央在心里暗自轻叹,报应来的太快了,她不同情她,是她自已种下的因,才会得到今天的恶果,怨不得任何人。

    只是,真的这样就结束了么?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蒋瑾璃出交通事故给她原先的计划带来了重大的改变,起码在她没有同康复之前,她只得暂停了。

    望了一眼床上的女人,那种不安与焦躁,又如同鬼魅般的无形缠绕。

    洛君天也没什么好说的,他虽然不爱蒋瑾璃,也厌恶她如今的不择手段,但是也不会想要看到她受这么重的伤,而关心的话说出来连他自已也无法断定,是否发自真心。

    “病房里不允许站这么多人,看完了就请先出去吧”护士在门口公式化的说道。

    “那我们就先出去吧”洛云帆看了看洛家的其他人,先走了出去。

    洛家的其他人看到他走了,也赶忙跟着向外走。

    “关于瑾璃的住院治疗费,我会负责的,我也会找人过来照顾她的,是住在我们洛家时出的事,所以我应该付一部分的责任”洛君天对蒋经国他们就这件事表态。

    “我们蒋家出不起这个医药费么,找个人过来照顾,也亏你说的出口,从明天开始,我要你亲自过来照顾瑾璃”蒋老爷子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他。

    洛君天正要开口拒绝,唐暖央却抢下一步应下“好,没问题,我们会来照顾的,但是丑话我我们说在前面,这是出于人道主义,并不是我们做错了什么”。

    “哼——”蒋老爷子鼻孔出气,不屑的白了她一眼。

    “暖央姐,达成协议了,咱们就走吧,护士小姐不是说了嘛,病房里不可以站这么多人的”柳玄月推了推唐暖央,勉强微笑,现在洛家的大部队已经撤退了,危险系数又提高了。

    唐暖央不回答柳玄月的话,挽住洛君天的手臂,对蒋经国大方得体的道别“我们先走了,再见!”

    蒋经国的老脸一下子就涨红了,他还不如一个女人有风度。

    走出了医院,唐暖央松开洛君天的手臂,淡淡的朝着柳玄月看了一眼“我们走——”

    “哦,好——”柳玄月也不多嘴,瞄了洛君天一眼,走到唐暖央身边。

    “老婆,你上哪儿?”洛君天上前拉住她。

    唐暖央站稳脚步,侧身“当然是回公司,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处理,你以为我的人生就专注于斗小三,争老公,抢地位么”。

    洛君天活活被她的话给噎死。

    柳玄月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哈哈,,,,暖央你太精辟了,正所谓贵妇们的三大终身事来业,不就是斗倒小三,抓紧老公,稳住地位,女人可真不容易啊”。

    “小子,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洛君天射了柳玄月一眼。

    “ok,我不说话,我去开车”柳玄月屁颠颠的跑去开车。

    唐暖央收回视线,继续向前走。

    洛君天在原地郁闷的叉着腰,呼着气,目送着白色的宝马的离开。

    这车祸早不出晚不出,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他的计划全部乱了,事情变的更为复杂了,哪怕现在他拿到了证据,他也不能行动了,这车祸,来的真是太不是时候了。

    转身,他也驱车回公司。

    *******

    傍晚。

    唐暖央回到洛家,开到别墅门口,发现其他人的车都在,他们是从医院直接回到家的吧,这会应该全都严阵以待的坐在客厅里吧。

    下车,走进屋里,跟她想像中的场面差不多。

    洛君天气定神闲的朝南坐着,洛云帆他们分别坐在左右的长形沙发上,像是在开家庭会议。

    瞥见从门外进来的唐暖央,他们脸上的厌恶一闪而过。

    “少夫人,您回来啦——”管家恭敬的过去,拉过她手中的包,交给佣人。

    洛君天转过头去,对她伸出手,绽开微笑“过来坐——”。

    唐暖央本想说她有点累,想上去休息了,可是转念一想,她还是走过去,没有挑别的位置坐,而是往洛君天的大腿上坐去。

    这是她自13岁来到洛家都未做过的事。

    大家直愣愣的看着,没有发生声音,洛云帆不露声色的表面下,心一点点的痛着。

    洛君天也是颇感意外,明知她是在演戏,他也还是觉得内心欢喜,亲密的揽紧她的腰“上班累的话,就在家里安心养胎吧!”

    唐暖央柔若无骨的勾住他的脖子,撒娇般的嘟起红唇,嗲声嗲气道“累是有点累,不过我喜欢工作,每天无所事事的呆在家,我会闷死的”。

    洛君天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她发嗲,他也很不习惯。

    “你喜欢上班的话,那就上班吧,不过要注意身体,别太勉强”洛君天温柔体贴的抚摸的发丝。

    那股子宠爱劲,让其他人以为自已在做梦,暗掐自已大腿。

    这两个人的性情也真可谓是大变,以前说上半天也打不出个闷屁的安静女人,如今妖娆阴毒,以前冷酷无情,果决狠戾的男人,如今温柔体贴的像个情圣。

    所以说,千万别把一个人,一件事看死,谁能想到曾经水火不容的一对夫妻,会变的这么如漆似胶,而且还在瑾璃出了交通事故之后,,,,

    “嗯!”唐暖央对他甜甜一笑。

    大厅外,孩子的哭声跟高跟鞋的声音交响着,越来越清晰。

    家里只有一个孩子,在座也独缺一人,所以唐暖央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

    把玩着洛君天衬衣上的钻石扣,她低头敛笑。

    一阵香风袭来,唐暖央怀里一重,孩子哭泣的脸印入她的眼帘。

    “现在瑾璃姐出了车祸,你就是孩子的妈妈,现在她哭了,想办法哄吧”洛宁香对她冷笑,松开手,直起了腰来,坐到一旁。

    “宁香,把孩子抱开,你嫂子她怀着身孕,若是被孩子踢到了肚子怎么办”洛君天发怒的看着妹妹。

    洛宁香讥笑“我知道她怀孕了,可是哥,你能肯定这孩子是你的么,她跟多少男人好过你知道么,这放着眼前的亲生儿子哭也不管,反倒去关心她肚子里这个来历不明的孩子?!哥,你太糊涂了”。

    本以为借着蒋瑾璃这把刀,能把唐暖央给杀的永世不得翻身,没想她只能出差了没几天,就发生了这么大的逆转。

    “洛宁香,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么?”洛君天的绿眸阴沉下来,屋里气压骤然降低。

    其他的人边开心边害怕着,洛宁香这一举,着实帮她们出了一口气,可随之而来的风暴,也可能会祸及她们。

    洛宁香心里对哥哥有几分惧意,但她不想让唐暖央那么得意“我当然知道自已在说什么,唐暖央这个下贱的女人,她不配当洛家的少夫人”。

    洛君天,怒火攻心,扶着唐暖央站起来,一巴掌挥向妹妹的脸。

    千钧一发间,唐暖央抱着孩子挡在了洛宁香面前。

    洛君天及时刹车,巴掌才没有打到唐暖央。

    这一举动出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包括洛君天跟洛云帆,特别洛宁香,她本以为这准要挨哥哥的打了,没想到在最后关头救她的人,反倒是唐暖央。

    上演的戏码已狗血让人看不懂了。

    “老婆——”洛君天吃惊的叫她。

    唐暖央抱的孩子面向他“宁香是你的亲妹妹,我不想你打了以后心里又要难受,我跟她之间有些误会,所以我想跟她她单独聊聊”说着,她看向洛宁香,友好的一笑“可以么?”

    “有什么不可以的,我很有兴趣听你怎么说”洛宁香迎战似的骄傲扬起头,以为为她挡了一次,她就会感激她么,别说笑了,相比起夺夫之痛,这一辈子的耻辱,她永远也不会原谅她的。

    “那等孩子睡着了,我们去你房间吧”唐暖央和气的浅笑,手轻轻的拍着怀里的孩子,在厅里的慢慢的走着,她低头仔细看着怀里的孩子,棕色的发丝,雪白的皮肤,欧式的五官,漂亮又精致,说他不是洛君天的孩子都没人信。

    扪心自问,她恨这个孩子么?此刻的举动算不算在演戏?

    不想去他是蒋瑾璃跟洛君天的孩子的话,她真挺喜欢这孩子的,可是一想到他是他们之间的结晶,就好在她心里划了一道血痕,不过她还是告诉自已,孩子是无罪的,大人的仇恨不要付诸在他的身上。

    渐渐的,原本哭个不停的宝宝,窝在她的怀里,香甜的睡着了。

    她把孩子交给佣人“抱他回房,一刻都不能疏忽大意,好好的照看着,万一出了什么差池,唯你是问”。

    “是的,少夫人!”佣人小心的抱过孩子,退出了大厅。

    唐暖央走向洛宁香“好了,孩子睡着了,我们上楼上聊聊吧”。

    洛宁香没有应,只是径直走了。

    唐暖央含笑,步子不紧不慢的走着。

    她们离开大厅,上楼不久,洛君天也起身上楼了,他放心不放唐暖央,妹妹因为安斯耀对暖央记恨着,他可能理解,但是他不能理解的是,她竟然有这么恨暖央,恨到似要置她于死地的地步,以前她们的关系就算不如表面看着那么好,但是也从未撕破过脸。

    他一走,其他的人也总算可以把绷的跟铁丝般的神经放松下来了。

    “你们说,唐暖央跟宁香会谈成什么样?”洛诗菲好奇的猜想。

    洛子龙举起两根手指“只有两个可能,要么谈和,要么谈裂”。

    “我说哥,你这不废话嘛,三岁小孩都知道这两种可能,你们难道感觉不到,唐暖央今天对宁香异于常理的表现,传达出了一个讯息么”洛宛馨的美眸看了在座的人。

    心机较重的洛诗涵眼光一瞟“你是说,她想讨好宁香”。

    “没错!她就是想要讨好宁香,以于我们这些人,她知道表哥不放在眼里,哪怕在他面前把我们杀了,表哥也不会眨下眼的,可宁香不一样,她是表哥唯一一个同父母的亲妹妹,就算表面上表哥也会发宁香的火,可火气之后呢,妹妹还是妹妹,表哥终究是会心软,要是宁香站在蒋瑾璃这一边,她唐暖央这少夫人的宝座还是坐不稳当,趁着这次蒋瑾璃住院,她还不赶快的拉拢人心”洛宛馨头头是道的分析。

    “有道理,这也就能解释,也为什么会来个360度的转变,真是个可怕的女人,卧薪尝胆的够久了”洛子赫惊叹着。

    “所以说以后我们还是少惹她为妙,她现在肚子里的孩子,比尚方宝剑还要厉害,随便编个理由,就能让我们死的得难看”黎圣卿告诫着大家,这洛家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洛云帆一直充当着空气,不让别人察觉那般的宁静,他在想,暖央的目的真的想要拉拢洛宁香么?!!

    ****

    三楼。

    洛宁香的房间。

    纯白的皮椅,两人女人面对面而坐,浏览着彼此的脸,气氛显得诡异。

    “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你想得到什么?唐暖央率先打破了沉默,目光也变的坚定。

    “我要你去死,让你不仅失去我哥,也得不到安斯耀,知道我有多恨你么?知道我有多讨厌你么?一个身份卑微的女孩,一朝飞上枝头了,你以为就能变成凤凰么,实话告诉你,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我是公主,你是卑贱的下等人,可就是你这种与我不在一个档次上的人,居然抢走了我的未婚夫,你上我受到了前所未有耻辱,斯耀他不要我要你,这么一点都不好笑的笑话,就发生在我的身上,我恨你,恨的能咬断你的骨头,喝干你的血”洛宁香发狠凑近她,恨意涌动间,气息也变的混乱了。

    要是她的手边有把刀,她一定会杀了她,这一年多来,从幸福完美的人生跌至残缺悲惨的地狱,那种滋味,如饮鲜血,而这一切全都是唐暖央赐予的。

    面对洛宁香的似要爆发的情绪,唐暖央镇定自若的笑笑“你还想着安斯耀,期待着有一天可以与他再续前缘对么?如果你是这么想的,你现在对付我的行为,真的是大错特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