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玄月与伊容番外 ——小冤家初心动!

六月女王Ctrl+D 收藏本站

    绵延的公路,方圆百里,看不到一间房子,只有孤零零的一处汽车站台。

    此刻,里面坐着两人年轻时尚的男女。

    男孩身形修长,有着一张连女人都羡慕绝美容颜,白玉般的肌肤,五官精致无比,如同漫画书走出来的唯美飘逸,他身上穿着t恤,脖子上挂着一对耳麦,一条银白色窄腿长裤将他的双腿无限拉长,一双跟裤子同色的银白帆布鞋,时尚极了,这么随便坐着,都像摆造型,任凭拉来哪个韩国花样美男,也比不过他,他天生就有一股子明星范。

    女孩坐在另一头,亚麻色的短发,一张极为灵秀的脸,眼珠子贼亮贼亮的,圆圆的,像两颗大葡萄,巴掌大的小脸上脂粉未施,却水嫩的仿佛能掐出水来,樱桃小口,挺俏的琼鼻,她看上虽然很年轻,但是那眼神中时而会绽放出的狡黠与智慧,让人一看就知道,她的不普通。

    外表这么出色的一对,这会各坐在椅子的两头,中间空出一大块的位置来,要说他们认识吧,又刻意坐的疏远,要说他们不认识吧,两人偶尔对看一眼,还互翻白眼辶。

    又过了一会。

    女孩先把头转过去,牵出一比无经甜美且犀利的微笑“柳玄月同学,你说现在怎么办呀”。

    男孩把头扭过来,那一笑,真是颠倒众生“可爱的伊容小妹妹,不怎么办,凉拌!”他说着,把耳麦往耳朵上一带,跟着里面的节奏,轻轻的点着头,一边还对女孩吐了吐舌头澌。

    “不晓得是哪个白痴连问路都会问错,你也好意思这么老神在在的,绣花枕头一包草”对于天才少女伊容,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经历过这么低智商的事情,竟然会跟着这个家伙连看都没看就上了车,实在是太侮辱她了。

    她自小就有过目不忘的本领,14岁就读完了大学,16岁就拿到了博士学位,18岁已经能研究各种课题,所以她的脑瓜子能开发的地方,都差不多开发了,这越开她越觉得不对了,她才开口询问司机,结果分明就是坐错了方向。

    司机把他们放在这个站台上就走了,并且告诉他们,去庄园的班车,会从另一个方向开过来,且全天只有一班,他们只能在这里傻等。

    柳玄月拿下耳麦“我再说一次,我没有问错,是那个人指错了”。

    好在,柳玄月的嘴皮子也够利索“你那么聪明,你刚才怎么不问啊,一直怂恿我向那金发女朗问路的人是谁啊”。

    “嘿嘿,,,,那我不是看你长的这么有利用价值,往那金发美女面前一站,就对你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嘛,哪知道有的人被美女迷去了魂,连话都会听错”伊容想起刚才问路,那金发美女看他的眼神,简直想把他给吃了似的。

    “哈——”柳玄月干笑了一声,口气颇为讥讽“抱歉,黄毛怪不是我的菜,不合我胃口”。

    伊容下意识的摸了下自己的亚麻色短发,回过神来,她没好气的朝他喊“总之带路的是你,不是你的错,难道还是我的错呀,我们已经坐着干等了一小时了,想想办法啊”。

    “说你笨你还真是笨,如果我有办法,我还会坐在这里么”柳玄月瞥了她一眼,那似能勾魂的凤眸,流转间绝代风华。

    “哎哟,我的天哪”伊容拍了一下额头,坐不住的站起来,走到公路上张望,短发,宽松上衣加上跨裤,一双平睇高帮露脚趾的罗马,帅的像个假小子。

    柳玄月看她似乎是真的很着急,站起来,走过去,长长的手臂,随便一勾,把她勾到自己的身边“小妹妹,你不要急,也不要怕,暖央姐把你交给我,我一定会保你平安的”。

    他突然这么一揽,让她一点的心理准备也没有,她微微侧过去,抬头看他,他嘴里水果般的清香味传来,要命的好闻,她心底禁不住一阵的狂跳。

    慌忙间,她甩开他手,皱着眉头,怒气冲冲的说“你干嘛搭我的肩膀,男女授受不清知不知道”。

    伊容叉着腰把胸用力一挺,向他走去“从出生证明开始,我性别栏里一直写着女性,我有胸,有子宫,还有大姨妈,从生理构造到心理构造,全都是女人,你倒是反驳看看我不是女人的地方啊”。

    柳玄月向后退了一步“行,行,怕了你了,你是女人,我不碰你行了吧”。

    “哼,下次再对我动手动脚,我就揍扁你”伊容对他挥挥拳头,转过头去,心脏顿时扑通扑通,像马达开动了似的。

    妖孽啊!!!差一点就着了他的道了。

    “你这么凶,让我碰我都不敢碰了”柳玄月走远一些,原本他是看在她年纪小,看她愁眉苦脸的,别真被吓着了,于是发挥了一下爱心,过去安慰她几声。

    他原本就没有拿她当女人看嘛,搭下肩也不觉得有什么啊,谁知道他反应这么大,在机场耍他的时候,她怎么不这么三贞九烈啊。

    女孩真是这个世界上心境最诡异的物种,搞不懂,真是搞不懂。

    柳玄月坐回木制的长椅上,悠然自得的靠在那里听音乐,他完全不担心,因为他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这句话,与其眼巴巴的望着车子会不会来,不如放松听一首歌。

    他将一条长腿叠在另一条之上,手臂向后架在椅背上,慵懒中带着颓废的美感,有位导演说他很适合吸血鬼,就算暗黑与邪恶,也能让女人心甘情愿把脖子伸上去给他咬。

    伊容在那边自己平复了半天才回过头来,看他在那里跟个大爷似的,冲过去摘下他的耳麦“不许听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