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天与暖央——幸福开始的地方,婚礼那天!

六月女王Ctrl+D 收藏本站

    到达那间礼堂,正是阳光最明媚的时候。

    秋高气爽,不冷不热,他们穿着薄薄的开衫走在通往教堂的那片梧桐林里。

    高大的树木,茂密的金黄色的树叶遮去大片的阳光,却还是有光透着缝隙照下来,让整片林子通透明亮的像是一个秋天的童话世界。

    他们脚下踩着凋零的枯叶,软软的,似有温度妲。

    唐暖央张开双手,闭上眼睛,向前跑了几步,仰头在原地的转了几个圈“我喜欢这里,真漂亮啊!”

    睁开眼睛,金光灿灿的叶子,在她的瞳孔中旋转着,不断的旋转着。

    如同一篇永不腐朽的爱情乐章,她爱这种会天长地久的感觉,感觉整颗心都要被浇灌的融化了。

    洛君天站在后面,看着她像个率真纯净的孩子一样,笑的如此的美。

    那是他今生见过她笑的最美的时候。

    像个天使一样明亮,柔和,充满了生机,能带给美好的感动,浑身上下都笼罩着一层光晕,他没料到,结婚会让她这么的开心与幸福。

    走过去,他抱住她的腰,在她脸颊上亲吻“那我们们就在这里结婚吧,你的婚纱可以拖满整片梧桐林,我们们就牵着手,从这里一起走到礼堂”。

    唐暖央望着他,眼中闪动着幸福到快要溺死过去的泪光“洛君天,我真的可以憧憬我们们的未来么”。

    她好想好想一生一世跟他在一起。

    “我们们已经在一起度我们们的未来了,我们们一起生活了7年,我们们还会有很多个7年可以过,直到我们们死去”洛君天捧着她的脸,用随意但却坚定的话对她说。

    在他的心里,没有所谓的诺言,他只是觉得这是一种必然,一种属于他们宿命的必然。

    说好比,他觉得无论发生什么她都不会离开他一样。

    可唐暖央把他的话当成了誓言,并像一个虔诚的信徒般信奉。

    “洛君天,我爱你——”她用力的搂住他的脖子,不禁情深的表露自已内心的声音。

    她爱他,一个在劫难逃的命运,无论她曾经怎么挣扎,都逃不过,于是后来,她就任由自已沉论在爱他的泥沼中。

    洛君天揽紧她的腰,笑的很开心“这句话,以后每天都要对我说一遍,我爱听”。

    “那你也要对我说”唐暖央从来没有听他说过我爱你。

    因为他说过不会爱上任何人,所以她不敢问,怕问过一次,总会失望一次。

    “你想听的话,我会满足你的”。

    “什么叫我想听——”唐暖央正想与辩,转念,她打住了,踮着脚尖勒紧他的脖子“算了,这样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这样就满足了,或许有一个浪漫的方式热吻会更好”。

    他动作速度而优雅的在她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吻住了她,***的舌头卷住她,邀请她与之共同缠绵,他牵引她忘乎所以,沉论在这份美妙的滋味之中。

    她被他吻的昏天暗地,靠的他的怀里,听着他强烈的心跳声,也感应到自已的心跳的无比的强烈,与他慢慢的同步,她爱死这个只有他们世界了。

    之后,他们甜蜜的环抱着彼此,慢慢的散步在这片梧桐林里,来到教堂的正前方。

    穿过一片草地,走进正前方的礼堂,里面华丽圣洁,庄严而又神圣。

    他们不信教,都不禁被这种神圣的氛围所打动。

    站在礼堂最前方,唐暖央幻想着四周摆满了鲜花,耳朵响着悠扬的婚礼进行曲,洛君天牵起她的手,把婚戒套进她无名指上的画面。

    她担心自已那天会被这份美好与幸福的给激动到窒息。

    “新娘子,我们们就定在这里结婚吧!”洛君天侧头说道,他的脸被五彩的玻璃,照耀的流光溢彩。

    “好啊,我会穿着拖满整片梧桐林的婚纱嫁给你的”唐暖央仰着头,笑的很甜蜜。

    其实只要跟他在一起,在任何地方结婚她都觉得一样美好。

    洛君天噗的一声笑了开来,用手指刮了一下唐暖央的鼻子“笨蛋,你还真想穿那样的婚纱啊,那样的话,清洁工人可以省了,因为我们们美丽的新娘,会把路扫的干干净净的”。

    唐暖央鼓起腮帮子“洛君天,你耍我——”

    “自已那么笨能怨谁啊”洛君天用力的拧了下她的鼻子,向外逃去。

    “你给我站住——”

    唐暖央追出去,在暖暖的阳光下,她追赶着他的步伐。

    他故意放水让她追上来,又在她快要抓到他的时候,加速的跑开。

    她跑的气喘吁吁。

    小时候,他跑步还不是她的对手,可如今,她再也是他的对手,他越来越强壮,这几年他又高了不少,加上健身,已经长成为一头雄狮了,而她天天忙于学习,运动的越来越少。

    女人与男人的差距,也显现出来了。

    “运动健将,快来追我啊,跑不动了么,来啊,来啊,追到了有神秘礼物哦”洛君天向后退着的跑,对已经累的直喘气的唐暖央挑衅。

    “洛君天你等着,别得意,我一定会追上你的”唐暖央不服输,一定要追上他不可。

    “快点,再快点,加油啊,我的小甜心——”洛君天对她抛着媚眼,向前奔跑。

    迎着风,他笑的很灿烂,他没有告诉她,他有多快乐,背后追着他的那个女孩,他希望她能一辈子紧紧跟随他的步伐,只有这样,他才能一直在前面充满动力的奔跑着。

    对唐暖央来说,这是一个让她永生难忘的地方,在这里,她似乎已经等到了爱情开花结果。

    过了一夜,第二天早上他们睡了一个香甜的懒觉,才启程回去。

    *****

    从英国回来,洛君天跟唐暖央因为婚礼都忙昏头了。

    直到邀请朋友这个环节,他们才想起蒋瑾璃来。

    自从上次在别墅中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蒋瑾璃便没有跟洛君天联系过,后来唐暖央给她打去电~话,通知她结婚的消息后,洛君天因为蒋瑾璃的泄密,更不想理她,而她也再也没有现过身。

    “不知道她人在英国还是回来了?”唐暖央总觉得她不会这么容易就善罢甘休。

    “估计还在英国吧!”洛君天想起她来,心力有点郁闷。

    “你觉得我们们该邀请她参加婚礼么”唐暖央询问着洛君天的意见。

    “我看不用了吧,反正爷爷会邀请蒋家,到时她来或是不来,让她自已决定吧”洛君天没傻到放着一个前不久还跟他发生过暧昧的前女友来他的婚礼。

    他希望她不要出现,因为肯定不会很愉快,无论是她,还是暖央,或许自已。

    “不错的主意,就这样吧,我的朋友都在英国,已打电~话过去邀请了,你呢?伴郎找好了么?伊明臣忙着照顾他的小宝贝,有空来支援你这个死党么”唐暖央语调变的轻松。

    “他敢不来么,已经说好了,他给我当伴郎,他家丫头给你当花童”洛君天笑眯眯的说。

    “哇哦,那这次他可要大大的出力了,话说,那孩子的妈妈到底是谁?”唐暖央对此万分好奇。

    她心里有一个人选,不过当年那人说的如此的决绝,伊明臣这浪子也为此受了伤,所以她也不敢乱八卦。

    “这个谜团将会成为本世纪最玄的事情之一”洛君天耸肩,他完全没兴趣知道。

    “呵呵,,,,弄不好有一天会解开哟”。

    “我猜到他白发苍苍那天,会有个老太太来找他,在他临时之前告诉他真相”。

    唐暖央白了他一眼,向后倒在床上,对他毒舌深表无力。

    纯棉的睡衣下,露出她的小蛮腰,洛君天聚起精光,扑过去压在她的身上,大掌摸进她的衣服里,握住她丰满之处。

    “我真希望明天就结婚”他啃咬她的耳垂,熟悉的难耐又开始发作了。

    “快了,要有点耐心”唐暖央捧着他的俊脸笑。

    “唐暖央,我已经等的够久了,不如我们们来一次提前预演吧”洛君天用坚硬顶撞她。

    “预演?”唐暖央困惑的发笑“预感什么?”

    洛君天邪恶的咬她“大小合不合适啊!”

    唐暖央的脸一下子红了“色狼——”

    “现在快要变成色妖,色魔了,我饿的不行了,怎么办呢,面对着这么美味的食物,能摸能看,就是不能吃的痛苦,你理解么,我要,我要,我要,我就是要”洛君天撒娇一般的拉开她的睡衣,含住她的花蕾,疯狂的吸允。

    “嗷,,,嗯,,,,洛君天,不要这样嘛,今天做了,新婚之夜就没意思了,就十几天而已嘛”她推着他的脑袋。

    跟平时一样,她要这么劝解很久,才能让他收起兽性。

    对洛君天来说,又是“难熬”的一夜。

    *****

    离婚礼还有三天。

    美国纽约的一家星巴克咖啡馆内。

    穿着明艳的酒红色洋装,脸色却异常惨白的女人呆坐着,搅动着手里的咖啡。

    门外进来一位穿着深蓝色休闲西装的男人向她走去,那英朗的脸,赢来不少女性的侧目。

    “是你!”安斯耀没想到,到他学校来约他见面的人会是蒋瑾璃。

    要不是她跟以前脸型没有多大变化,他都快要忘记她是谁了。

    “嗨!好久不见!”蒋瑾璃停止搅动咖啡,对他扯出一丝虚弱的笑“你心爱的女人要结婚了!”

    安斯耀心头一震!

    这个消息几乎将他击溃,他坐下来,拿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过了许久他才压下痛楚。

    “什么时候?”他面容冷峻的问。

    “三天后!”蒋瑾璃压抑着气息,艰难的回答。

    三天后?安斯耀唇边泛起苦笑“这么快?你想让我跟你一起去阻止么?”

    “不——”蒋瑾璃痛苦的摇头“已经阻止不了了”。

    “那你找我干什么?”安斯耀讥笑“让我陪你一起分享痛苦?”

    “我只是想要来告诉你一声,我们们同病相怜”蒋瑾璃握住他的手,眼眶泛红。

    安斯耀收回自已的手,丝毫没被他打动“别说笑了,没有我们们,你是你,我是我,你来找来到底有什么目的,说吧!”

    “就算是最后一博吧,安斯耀,你能不能写一封信给唐暖央,算是你对她的祝福之类的,其他的就交给我,我知道,你不想跟我合作,可这样并不违背你的原则吧”。

    “我的一封信就能离间他们?你未免太看的起我了”安斯耀冷嘲,靠在椅子上,心里很乱。

    “你忘了还有我嘛,你的信加上我的从中干涉,我能让你们的婚礼坚持不过半年,我知道你跟我一样痛苦,你虽然不喜欢我,但我不是你的敌人,如果我拆散了他们,对你也是有好处的,而你要做的,就是帮我写封信,仅此而已”蒋瑾璃努力的说服他。

    安斯耀目光敏锐的盯着她,思索了很久很久,最后,他同意了。

    “我没带信纸”。

    “我有——”蒋瑾璃脸上浮起笑意,从包里拿出信纸跟笔,交给他。

    安斯耀按照蒋瑾璃的方式写了一封信,无非是带着心痛的祝福,以及一些思念的话。

    他的字很漂亮,刚劲利落。

    “把你的地址写一下,以防君天以为是我仿冒的,你在美国留学的地址,应该是没有人知道的,所以地址很重要”蒋瑾璃把信封交给他。

    安斯耀心知她的阴谋不单纯,可还是照她的要求做了,他太渴望他们能分开。

    尽管他也有自已的计划。

    尽管她说,想要走到尽头再重新开始。

    但听到她结婚的消息,他还是恨了她,如果他有能力,他一定会阻止这场婚礼。

    写好了,他把信装进信封里,看着上面唐暖央这三个字,不禁感慨“以前,我也经常给她写信,想不到,过了这么多年,给她写的,竟然是祝福她的结婚了”。

    他的无心之语,蒋瑾璃全听进耳朵里了。

    “给你!”安斯耀把信给了她,便站起来,落寞的走了。

    蒋瑾璃放好他的亲笔书信,也匆匆的离开了咖啡馆。

    她要的其实是他的笔迹跟确切的住址,那样她就能伪造出大量的信件,能证明唐暖央这几年一直眼安斯耀偷情的信件。

    安斯耀就是最后那张王牌!

    ******

    婚礼当天。

    房间里头挤满了人,唐暖央在英国的同学,都在前几日到达,伴娘是她的英国最好的朋友辛迪。

    婚纱是爷爷花重金请全球最有名的五个设计师合力量身为她打造的。

    整件婚纱突出了高贵与奢华,下摆是用比羽毛还轻的薄纱,五个设计师日夜不停手工一层层的缝制上去的,每一个细节都让这让婚礼成为独一无二。

    唐暖央化了妆,穿上这件华丽的婚纱,穿着白色的水晶鞋,走到镜子前。

    镜子里的自已美的连她自已都快要认不出来了,就好像灰姑娘被施了的魔法一样。

    化妆间的门被推开,洛君天大大咧咧的进来“好了没有!”

    “哥,你是新郎,你不能进来,出去,出去——”洛宁香吓了一跳,直把洛君天往外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