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天与暖央——蜜月!

六月女王Ctrl+D 收藏本站

    她宁可从窗口跳下去,也不要上床!

    “我不累,我精神好着呢,你累的话你去休息吧,不用管我了,真的”。

    洛君天像个吃到蜜糖的小孩子一样开心,撒娇似的抱住她“可我想要跟你一起休息”。

    唐暖央怕怕的看向他“我很怀疑,我们们上去确实是休息,不是做运动”妲。

    “呵呵,,,,”洛君天一阵暧昧的低笑“如果你想,这个星期我们们都不要出房间好了,老婆,昨夜我很幸福,你比我想像的还要可口,让我每时每刻,就想着要,就跟吸了鸦片似的上瘾”。

    “你就暂时饶过我吧,我好累,腿好酸,真的没有满足你的旺盛精力了”。

    “那是因为你一次体验,慢慢的,你会适应的”洛君天撩开垂在她胸前的长发,抚摸她的丰满,那该死的***又来了。

    他呼吸一粗重,她就知道他又想那个了。

    她忙挣脱出来,起身找借口要到外面去走走。

    “那一起去吧!”洛君天粘着她。

    “我自已去就行了,你坐着吧,我马上就回来的”唐暖央感觉跟他在一起,无论是哪里都不安全。

    洛君天脸上似的不悦“无论到哪里,我就要跟你一起去,走吧!”

    他不容她反抗,搂着她的腰走出房间。

    这个时间段,家里似乎没人了,从楼上到楼上,只有佣人,唐暖央因为不用回门,所以也省了不少繁复的礼节。

    闷在屋里久了,外面的空气呼吸着就觉得份外的清新怡人。

    “我们们去树林那边走走?”洛君天提议。

    唐暖央想到树林里那么幽静隐蔽,这家伙说不定又要起邪恶的念头,她停住脚步,抱住他,往大海的方向指了指“我想去沙滩边”。

    “听老婆的”洛君天明媚的微笑,搂着她往别墅外走去。

    他们在海边,吹着微凉的海风,光着脚漫步,在沙子上画画。

    她不一会就走累了,拉着他坐下来,靠在他身上休息,昨晚真是累惨了她,此刻她不想在无度的欢爱,更愿意靠在他的怀里安然的睡一会。

    “老公——”唐暖央用鼻尖磨蹭着他的脖子,叫他。

    洛君天亲吻她的额头“这个称呼还真是动听,我喜欢,以后要一直一直这么叫”。

    “我觉得好肉麻”她吃吃的笑。

    “笨蛋,生活就要肉麻”洛君天移下去吻上她的唇。

    唐暖央合上眼睛,回应他的吻。

    他们身后,远处的阳台上,洛宁香跟洛诗菲拿着望远镜偷看他们亲热。

    “表嫂真是太幸福了”。

    “你羡慕的话,也找个男人亲去啊”。

    “洛宁香你真不害臊”洛诗菲用手肘子顶她,然后两个女孩都珞咯咯的笑了。

    ******

    晚上,那些消失的人,又一个个的全都冒出来了。

    “想好度蜜月的地点了么”洛远山在用餐的时候问。

    “国外几乎都去过了,感觉也没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暖央你有特别想去的地方么”洛君天看向唐暖央,询问她的意见。

    唐暖央一时半会也想不出来“不如听听大家的建议吧”。

    “想要特别一点,可以去北极,那个地方,表哥你总没去过吧”洛诗菲自以为很聪明提议。

    “拜托,他们是去度蜜月,你以为去探险啊,应该去阳光好一点的地方,去加利福尼亚”洛宛馨打击洛诗菲的同时,提出自已的建议。

    “大海有什么好看,在家天天看,到外面还是看,不腻么,想要特别,好玩,又能享受到浪漫的地方我觉得还是应该去法国,虽然老套了点,可问题是法国南部确实是很美,那是我去过无数次,仍旧向往的地方”洛宁香说道。

    唐暖央说道“这三个地方,我还挺向往法国的,听说那里的薰衣草很漂亮”。

    “法国?!呵,我对去过无数次的地方没什么兴趣,还不如去北极呢”洛君天只要一想到洛云帆也在那里,就不想去了。

    “看来你们是选不好了,那不如爷爷帮你们选吧,我觉得国外也没什么好的,玩腻了外面那些世界,是否有留意其实最朴实的美景,你们倒是没有见过呢,现在是秋天,谷子都黄了”洛远山拿出一把钥匙交给洛君天“去这里,相信爷爷,暖央一定会喜欢!”

    洛君天拿起钥匙,拿在手里端详了一番“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唐暖央不禁发笑“怎么个不详法”。

    “我突然觉得,法国也不错!”洛君天改思路了。

    “爷爷一片心意,我们们不要辜负”唐暖央点点钥匙“就去这里吧!”

    谁让他的话说的那么有趣呢,不详的预感,她倒要去看看,那是什么地方。

    *******

    次日。

    一大早,房车早早的在门口等了,洛君天跟唐暖央带着行李上了车。

    开出一段路,唐暖央坐到洛君天的大腿上“我们们去度蜜月,你干嘛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你要是不想去,那我让老陆掉头好了”。

    “我哪有闷闷不乐,这两天消耗的太多了”洛君天俊脸上展露出懒懒的笑。

    “谁让你消耗的,你也知道累啊”唐暖央想到这两晚的激情,脸微微泛红了。

    “谁跟你说我累了”洛君天拍着她的臀部,揉压自已,那个地方,很快就变的坚硬如铁。

    “在车上,我就不要了吧”唐暖央察觉到他的企图心,身体莫明的兴奋了。

    经过这两天的洗礼,她的身体变的很奇怪,虽然嘴上抗拒,可内在却总像是火在烧一样,带着某种被填满的渴望。

    她没想到向来保守的自已,会有这么***的想法。

    难道是被洛君天给传染了?

    “你记不记得,在我们们还小的时候,有一次去郊游,我们们的车上做的事,话说,老婆你那时候,可比现在要猛”洛君天贴着她的耳朵上说着暧昧的情话,手已经伸进她的裙子里了。

    “还敢说,洛君天你就是一头彻头彻尾的色狼”唐暖央轻轻捶打他。

    他笑,手指已经钻进她的腿间,挑开那柔嫩的花瓣,揉捏那颗敏感的花心。

    她脸色潮红,身体微微的发颤,攀着他,自然而然的就呻吟出来了“嗯,,,嗯,,,”|

    他加快了速度,蜜液也流淌的越来越多,她的表情,她的姿态,对他来说充满了无尽的诱惑。

    那里已是蓄势待发的坚硬。

    “不要在这里,我们们到了在进行吧”唐暖央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宝贝,现在是我能忍,你不能忍,湿成这样,你还想说不么,别隐藏你的***,随心的释放出来吧,这里没人会看到的”洛君天一边在她的耳边蛊惑她,一边悄悄的拉下她的底~裤。

    他分开她的腿,让她跨坐到自已的身上。

    坚硬隔着西装裤抵在她的***上面,那种不能马上满足的***,仅能靠摩擦获得的些许快慰,更加让人欲火焚身。

    她扭着腰难耐及了,环紧他的脖子,不敢看他。

    “想不想要我?”洛君天抚摸她的丰满,挑~逗着,见她不回答,干脆脱下她的上衣,低头含住胸前的花蕾。

    “嗯,,,,啊,,,,不要,不要这样”唐暖央感觉自已快要被逼疯了。

    她的身子烫的,仿佛被人下了药。

    他拉过她的手放在裤裆上“自已动手,丰衣足食!”

    在这一瞬间,她真的很想去把它释放出来,那不再是可怕的代表,她尝到了那种欲仙欲死的滋味,它现在更代表着快乐。

    她依靠在他的怀里低下头,手指握着他的拉链,慢慢的往下拉,那种羞愧的心情,仿佛自已在做着某样见不得人的事,她的心跳很快,几乎要震碎耳膜。

    挺~立的巨大弹到她的眼前,她盯看了半天,最后羞涩的把头靠到他的肩膀上。

    “老婆你还真是可爱,哪能每次都被吓到啊”她这么害羞的模样,他份外喜欢。

    他喜欢会脸红的女人,喜欢把她压在身上,看她快乐而又羞红脸的放浪表情,他喜欢征服这个可爱的小女人。

    “你好吵——,你,,,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她用自已独特的表达方式,要求他继续。

    “坐上来——”他抬起她,让她慢慢的坐到自已坚硬的灼热之上。

    “啊——”她满足的呻吟,咬着他的衣服,闻到他身上味道,那种幸福与快乐,无法言喻。

    他挺动着腰,一次次的把她送上云霄。

    在这种最深沉的jiē触到女人核心的姿势下,她快乐的几乎要昏厥在他的身上,而他持久的耐力,更是不会让她失望,总能在渴望中到达想去的地方。

    她感觉自已更爱他了!

    女人会对自已的第一个男人很眷恋,这话不假,对男人来说,或许只是一次生理上的满足,可对女人来说,除了生理,更多的还是心灵上从接受到无怨无悔的付出,所以女人只能接受爱的人来碰自已。

    他们做的大汗淋漓,在窗外飞速后退的风景中,他也攀上了高峰。

    每次结束,都是以男人的结束而结束。

    唐暖央衣着凌乱的瘫软在一旁,一动也不想动了,这运动实在太累了。

    洛君天拿纸巾体贴的给她擦拭干净,扔到垃圾桶。

    “要不要喝水?”他穿好裤子,起起去倒。

    “要!”她软在沙发上点头,半眯着眼睛看着他,刚才兽性大发的禽兽,一下子又变成优雅的绅士了。

    他走回来,水递到了她的面前“辛苦了!”

    唐暖央拉过来,喝了一口,失笑道“你才辛苦了!”

    “不错,不错,已经懂得体恤老公了”洛君天坐在他身边,摸摸她的脑袋。

    唐暖央握住他的手,靠到他身上去休息,他们现在巴不得变成连体婴儿,一刻不分的粘在一起。

    “嗳,洛君天,你知道我们们要去的地方么,你貌似很不喜欢?”

    “你没发现爷爷给我们们的钥匙很古老嘛,一看这钥匙,我就能猜想到那个地方一定很破旧”在洛君天的字典里,除了合他心意的,其他地方都很破旧。

    “什么破旧,你也能理解成朴素啊”。

    “得了吧,先去再说吧,实在受不了,咱们就溜”洛君天已经都打算好了。

    “我听你的,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唐暖央决定以后做他的贴心小娇妻,夫唱妇随。

    “真乖,来,让老公亲一个”洛君天在她嘴唇上蹂躏了一下。

    车子一路疾驰的开了4个多小时。

    洛君天前两个小时还在严密的注意外面是什么地方,可后来他就犯困了,毕竟他也是个人,这么疯狂的运动,体格再好,也会疲劳。

    他都睡着了,更别提是唐暖央了,早早的抱着他的腰,睡到外太空去了。

    下午一点半,司机把车挺在一条乡村公路上,而后打电~话叫醒了洛君天。

    “少爷,到了!”。

    “好,知道了”洛君天放下内线电~话,把唐暖央也叫了起来,拉开车门下去。

    他原本还犯困的打着呵欠,看到眼中的“风景”后,他像是被点了穴一般的定格在那里。

    俊脸跟他的眼珠子一样绿!

    “我这是穿越到什么鬼地方了?”洛君天简直要崩溃了。

    他的脚边是一条泥巴路,一条最多一辆车子通过的水泥路,最恐怖莫过于那一片片的田,到处乱跑的狗,还有那些“朴素”的房子,跟扛着“利器”的老大爷。

    唐暖央走下车,不能置信的看着四周,却是激动的流下眼泪。

    “怎么会,怎么可能,,,,,”

    她怎么想也没有想到,爷爷让他们来的地方,是会她的家乡,她已经离开了整整8个年头的故乡,她太意外了。

    洛君天看她这表情,以为是被气哭了,忙搂过她“别难过,爷爷真是老糊涂了,让我们们来这种破地方度密月,他太过分,不过我没想到,这一次连你都被气哭了,走,我们们赶紧立刻这个恐怖的破地方”。

    唐暖央目光阴恻恻的瞄向他,手肘用力的顶开他“什么恐怖的破地方,这是我的家乡,我长大的地方,你再敢说不好,我就不理你了,哼——”

    她气咻咻说完,兴奋的跑上小路,她记得很楚,以前每次放学,公交车就会在这里停下,她就会从这条小路走回家。

    这些年来,她一直在英国念书,一直过着富贵的生活,这里只是偶尔在梦中才会见到,她想过回来看看,却又总是没有时间,也没有勇气,可事实上,她真的很想念。

    洛君天被吓了一跳,她的家乡?!!唐暖央还果然是个乡下土包子。

    等他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她已经跑的很远了。

    他忙追上去“喂——,老婆,你等等我!”

    “少爷,你忘拿行李了”司机追上来,把箱子给了洛君天“老爷说了,我送到后要马上回去的,另外,老爷说,回程让你们自已想办法,我走了,少爷,你跟少夫人好好玩”。

    司机一说完就赶紧开车走了。

    只听洛君天在后面咆哮“臭老头,有没有搞错”。

    这边喊完了,一转头,唐暖央已经跑的不见踪影了,他只得拉着行李箱踏进这片“恐怖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