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天与暖央——离还是不离

六月女王Ctrl+D 收藏本站

    尽管那个自已,是那么真实,那么的可爱,被他抹杀了之后,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洛君天的心狠狠被抽了一鞭子,皮开肉绽的禾。

    她是想说,以后连伪装跟他在一起很幸福都不想装了么,本想用死来博他的同情,现在失败了,就再也不想努力了是么。

    真的已经到了连装都不想装的地步了?

    “都装了这么多年,这会放弃,一切可都功亏一篑了,你甘心么,再加把力把自已弄的惨一点,哭的可怜一些,我说不定会相信你的”他歪着脑袋,看着她,一副落寞的模样妲。

    “还有这个必要么”在看到他跟蒋瑾璃在一起时,所有关于幸福的东西,都碎的一干二净了。

    废墟再也不可能被重建,他们也只能如此了。

    她等了这么多年,等不到他的一句我爱你,可他总给她一种,他是爱她的错觉,这些年是她太得意忘形了。

    洛君天没有再说话,是啊,还有必要么。

    她背叛了他!

    他报复了她!

    扯平了!

    也回不去他想要的那片蓝天,她计划失败,他也失去了她虚情假意的微笑,一切变的无疾无终。

    唐暖央把头转开,继续去看那片云,发现云已经飘过去了。

    她的人生真的是什么都抓不住啊,可笑的是,她每次都以为可以抓的住。

    洛云帆在旁不出声,只是陪着她看天空,她能接受事实并且冷静的处li,他很开心,只希望,她能在对君天失望后,慢慢不再爱他。

    “暖央,真的对不起,我不想破坏你们的婚姻,我只是太爱君天了”蒋瑾璃嫌唐暖央身上这把洛君天给她插上的刀不够深似的,继续添力。

    “可你已经破坏了,蒋瑾璃,带着你的战利品走吧,不要打扰我欣赏风景”唐暖央头都没有转,冷漠而又平静的回应。

    天知道,她好想杀了她!

    蒋瑾璃有点悻悻然,就算她这么说,也不能改变她的好心情。

    洛君天站起来“瑾璃,人家都这么大方了,把丈夫让给你了,你不愣着干嘛,不带我走么”。

    到了今天,她还认识不到自已的错误,把造成这种局面的错,归属到瑾璃的头上,这样的女人真不值得同情。

    “这——”蒋瑾璃故作为难“不大好吧,君天,你别跟暖央吵了——”

    洛君天转身过去,搂过蒋瑾璃就往外走,决绝如铁。

    门关上的那一刻,唐暖央的心又轰然倒塌了一次。

    痛是一次又一次的轮回,每一次都以为自已这种撕心裂肺是最后一次,可其实这只是开头。

    洛云帆起身往外走。

    洛宁香捧着花瓶出来,正要叫唐暖央,也被洛云帆一个噤声的手势给拦下了,拉着她先走出了门外。

    唐暖央眼睛一眨不眨的看了好久好久的云,舔舔的唇,忽而低头,泪水啪啪的像骤雨般咂到手背上。

    心有多伤,泪就有多烫。

    而她除了恨,除了这一身的伤,还有那无能为力。

    他就这么抛下她了,回到蒋瑾璃身边了,那么突然,她能有什么办法,命运让她除了接受跟坚强之外,什么能力都没有给予她。

    ********

    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

    洛云帆也悉心照料了她一个星期。

    洛宁香隔一天来一次,除了来看唐暖央身体恢复的情况下,更重要的是想说服唐暖央回去之后,在爷爷面前口下留情。

    唐暖央心里也已经有了打算。

    “嫂子,我这一来总对你说混帐的话,我真是对不住你,不过我真是为了你们着想才说的,你在爷爷面前不揭穿我哥的话,他心里反倒对你愧疚,这一愧疚说不定又会回到你身边,闹离婚的话,爷爷肯定不会同意,到时你脱不了身不说,你跟我哥的关系只会变的更僵,你们总要一起生活,总不能天天冷着脸吧,而且离婚的话,首先爷爷死都不会同意,因为他考虑到对你爸爸的承诺,一定会竭尽全力帮你们挽回,如果最终你还是要原谅我哥,那不如现在就不要闹了,是吧”洛宁香趁着洛云帆出去,拼命给唐暖央洗脑。

    哥哥说要对爷爷实话实说,她担心到时回家这一闹,哥哥不仅没法得到继承权,而且还会被爷爷赶出门,她心急之下,冒险向爷爷虚报了,说两人要在英国呆一段的时间。

    所以说,她现在也是骑虎难下,必须要说服嫂子。

    唐暖央在心里冷笑,她还真是一个好妹妹。

    “谢谢你真诚的劝解,我心里自有主张”她冷静而又平淡的说。

    洛宁香见她这个态度,美丽的脸微微沉下来“听劝的话,就照我说的做吧,离婚对你没有好处,你的监护人是爷爷,你是洛家的人,分不走一分钱的,不看在跟我哥多年生活的情分上,也看在洛家养了你这么年吧,嫂子,我可都是为你想,你离了,就是便宜瑾璃姐,再说,我哥就错了那么一次,男人哪有不花心的,原谅他吧”。

    “你的话我会考虑的,宁香,你很体贴,长大了,比小时候懂事多了”唐暖央轻笑,内心一片的冷漠。

    小时候的洛宁香刁蛮却倒也率性,如今大了,心机也深了,或许生长在洛家的孩子,没有一个是纯真善良的,但她不怪她,站在自已哥哥那边,不是她的错。

    “回去之前给我答复好”洛宁香吃不定她是否答应了。

    “我不会给你答复,时间不早了,回去你哥哥那边吧,明天我就回去了,跟四叔一起坐飞机回去”唐暖央拒绝被牵着鼻子走。

    说起玩心机,这些年她也不差。

    “嫂子,你——”洛宁香俏脸一板,提了一口气正要说什么,洛云帆正巧进来。

    她知道四叔是站在暖央那边的,赶紧收了声。

    “聊什么呢?”洛云帆提着水果走过来。

    “没什么,随便聊聊,听说明天要走,一起吧,明天我来接你们”洛宁香说完,也不管他们是同意还是反对,拿了包就走。

    洛宁香出去后,洛云帆把水果放下后说“来劝你跟君天合好么?”

    “是啊,真是个不错的妹妹”唐暖央嘲讽。

    “暖央,我只想说,做你心里想要做的事,不要顾忌那么多,毕竟未来的人生是你的,你要为了自已而活”洛云帆鼓励的看着她的眼睛。

    “嗯!”唐暖央点点头“谢谢你四叔,谢谢你一直陪着我”。

    “应该的,我们们是一家人嘛!”洛云帆对她暖笑。

    “我们们今天就走吧,我不想跟他们坐一架飞机!”唐暖央自认没有这个勇气,再经历一次痛楚。

    “我去订机票,我们们下午走”。

    “好!”唐暖央轻轻的应,他的话,让她安心不少。

    洛宁香马不停蹄的回到别墅,找到正在泡澡喝酒的洛君天。

    这几天,他像的一滩快要腐烂了一般,不是喝醉,就是睡觉,今天又多了一个新的花样,泡澡。

    蒋瑾璃像妻子一样的照顾他,尽显乖巧,贤惠,与温柔,这些都是他喜欢的品质。

    “我哥呢,我哥在哪里?“

    “楼上泡——”

    蒋瑾璃还没有把话说完,洛宁香就往上冲。

    “喂,宁香,你不能上去,你哥可能没穿衣服”。

    “没穿就没穿,你们俩放荡够了,连我都不嫌臊了”洛宁香甩了蒋瑾璃一句,都是她把哥害成这样的。

    来到门口,洛宁香倒也真怕一进去看到自已哥哥的***,把眼睛捂着往里走。

    “哥——,我去过嫂子那了,她说明天回去,我说了跟她一起走,机会给你创造了,劝也帮你劝了,麻烦你也努力一定好么”。

    洛君天喝着烈酒,懒洋洋的斜了妹妹一眼“谁要你多管闲事的!”

    “那你莫非是想被爷爷打死?”

    “我是他孙子,他还不至于六亲不认”。

    “如果前提是你跟瑾璃姐偷情被抓,嫂子脑膜炎差点死掉的话,六亲不认是有可能的”。

    洛君天顿了一下,闭眼靠躺下去,颓废道“随便吧——”

    洛宁香急的跳脚“怎么能随便,哥,你振作一点好不好”。

    “别吵我,一边呆着去”洛君天没力气跟妹妹说话。

    “这是要疯的节奏啊——”洛宁香拍了一记额头。

    下午。

    唐暖央跟洛云帆悄悄的离开医院,坐上回国的飞机。

    洛君天当晚在洛宁香一再的疲劳轰炸下,打电~话叫了飞机。

    第二天.

    洛宁香去医院接他们,却被告知昨天就已经离开了。

    她心想完蛋了!

    她回到别墅,洛君天一心以为唐暖央跟洛云帆也会跟着来“人呢?”

    “回去了!”洛宁香心神不宁的说道。

    洛君天的心里似被尖锥刺了一下“走了更好!”

    “回去后她会跟爷爷说出实情,然后提出跟你离婚的,爷爷一怒之外,会要了你的命的”洛宁香一副我不是吓你哦的表情。

    蒋瑾璃听到离婚两个字,内心一阵惊喜,唐暖央真的会那么做么,太好了!

    “她不会跟我离婚的的,你放心好了”洛君天淡淡的说道,绿眸一片黯然,她忍了这么多年,得到了少夫人的位置,她才不会轻易放弃掉。

    “但愿如此!”洛宁香心里忐忑,但哥哥说的如此肯定,倒也稍稍安了心。

    唐暖央跟洛云帆是中午回到洛家的。

    他们一回来,消息就传到了洛远山的耳朵里,他立刻就从公司赶回来。

    听说她生病,回来后就在房间休息,洛远山亲自到了唐暖央的房间。

    “爷爷——”唐暖央看到进来的人,坐起身来。

    “躺着,躺着——”洛远山快步过去,按住她的手臂,让她躺好,给她拉开被子。

    唐暖央也不抗拒,听话的躺好。

    洛远山沉思了一下,说“宁香之前在电~话里给我讲你跟君天要在英国多留几日,当时我就觉得不对了,现在你可以告诉爷爷,发生了什么事”。

    “吵架了,大吵了一架,然后我生病了,就在医院呆了几天,我不想理他,就提前回来了”唐暖央避重就轻的回答。

    这几日她想了很多很多,她想过离婚,认真的想过,可最后她发现离婚对她来说并不简单,她无法面对那被斩断的人生,拿父亲做借口说不能让他失望,实际还是她的不舍。

    只是后来的发生的太多太多事,让她对洛家从不舍到彻底的憎恨。

    “是这样——”洛远山点点头“他回来我说说他,你什么也要多想,安心把身体养好”。

    “谢谢爷爷!”唐暖央对他牵强的笑笑。

    洛远山离开后,唐暖央久久的凝望着的挂在墙上的结婚照,那里面,她幸福的如此心安理得,而现在是不敢直视的讽刺。

    心里下了起雨,淅淅沥沥的透着凄凉。

    她下床,搬了椅子,摘下了结婚照,放到更衣室。

    洛君天跟洛宁香在第二天上午也到家了。

    蒋瑾璃没有跟来,她虽急着当洛少奶奶,但唐暖央有老爷子撑腰,就算他们离婚,爷爷也不会让她进门,目前先稳坐他情人的第一宝座再说。

    他们走进大门,见四下都风平浪静的,洛宁香松了气。

    洛君天他直奔三楼,推开~房门,看到唐暖央正在床上睡觉。

    关门声,让唐暖央皱起眉来,张开眼睛,看到洛君天,疼痛疯狂蔓延,她合上眼睛,选择不看。

    “老公回来了,你就没什么话要说么”洛君天走到床边,弯腰去碰她的脸。

    唐暖央打开他的手,下床,套了一件外衣,迅速的出了房间。

    她一分一秒一刻也不想跟他亲近。

    她不想,因为心太痛,因为一看他的脸,脑中就回想起他跟蒋瑾璃在一起的画面。

    一口气走到树林最深处,她大口大口的喘息,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

    洛君天在房间里,手保持着被她打开的姿势,久久不能动。

    胸腔中涌动着酸楚与愤怒。

    又一个讯息告诉他,唐暖央不会原谅他的偷情,就好比他也不会原谅他的背叛。

    唐暖央躲了他一天。

    晚上,洛远山把人叫到了一起。

    有洛君天,唐暖央,洛云帆,洛宁香。

    “我听暖央说,你们在英国大吵了一架,君天,你之前不是还说暖央有可能怀孕了,你就是这么对你老婆的?”

    被爷爷这么一提醒,洛君天跟唐暖央才猛然想起这件事。

    唐暖央愣在那里,自嘲的苦笑了,孩子!如果有,她还能要这个孩子么?

    洛君天脑中轰的一声,他忙着恨她,竟然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他怔怔的去看她,心脏阵阵收缩,愧疚刚刚冒出来,可又被那背叛给打败。

    “爷爷,我没有什么好说的,我先走了”他霍然的站起身,朝外走。

    “爷爷,我们们之间不适合有孩子,所以,我想跟你说的,如果有,我会拿掉的”唐暖央也站起来,对洛远山礼貌的躬身,向外走。

    洛君天站定在原因,盯着唐暖央,简直能吃了她。

    唐暖央直视着前方,跟他擦肩而过,看了没看他,彻底无视他。

    洛远山蹙着眉头,对这僵局无可奈何。

    站在门口的洛君天大步的出去,狠拽住唐暖央的手臂“你想不要就不要,告诉你,从你跟我结婚起,你就没有选择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