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天与暖央——老婆们的初恋,你们嫂子越来越热情了,我的腰啊

六月女王Ctrl+D 收藏本站

    “真是个神奇的事情”洛云帆感叹。

    之前暖央跟君天两人都是黑头发生了个金发宝宝,而现在宁香跟墨城两个黑眼睛的,竟然生了一个绿眼睛的。

    “太可爱了,把我的母性全都激发出来了”洛宛馨是多么多么想要个小孩,可不是为什么,不管是之前跟黎圣卿,还是现在的男朋友,都没能使她怀孕,不过现在回想也好在跟黎圣卿之间没有孩子妲。

    “这小小人可真漂亮”洛君天弯腰,目光惊喜的盯着小床上的可爱宝宝,不是因为她是他的外甥女才这么夸奖的,是的的确确的很漂亮禾。

    “以后一准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唐暖央也看的极为喜欢,这么漂亮的女娃娃,她是第一次见到。

    洛君天跟唐暖央在有了两个儿子之后,看到就女孩分外的喜欢跟羡慕,都说女儿是贴心的小棉袄,有个女儿真的很好。

    “她好像一个洋娃娃哦,宁香,把你女儿借我玩几天吧”洛诗菲在小丫头脸上香了一个。

    “想玩,找你们家老魏生去”洛宁香甩了她一眼。

    “哼,生就生,今天回家我就找我老公生去”洛诗菲不服气的说。

    “说这话你也不嫌害臊”洛宁香笑嘻嘻的喝着蛋汤,听大家都夸她女儿漂亮,心里别提有多美了。

    现在回想起生孩子时的那种痛苦,虽然还心有余悸,但一切都是值得的。

    “名字想好了么?”洛君天问。

    “我想叫她欧阳芷琦,大家觉得怎么样?”洛宁香之前就有想。

    “不错啊,挺顺口的,字也好看”唐暖央觉得挺好听的。

    欧阳墨城看着怀里的女儿,温柔的微笑“我想叫她欧阳念”。

    “干嘛要用念啊,这个字好奇怪”洛宁香并不十分喜欢这个字。

    “叫熟悉了就不会奇怪啊,就叫她欧阳念把,也很顺口啊”欧阳墨城坚持。

    “单字也挺好听的,不如就要欧阳念吧”洛云帆说道。

    洛宁香妥协了“好吧,既然四叔都这么说,那就叫她欧阳念吧,反正名字就是一个代号,有一句古典名句说的好,玫瑰不叫玫瑰,她就不香了么”。

    众人皆笑。

    下午,安斯耀捧着花来探望,洛君天跟唐暖央还在。

    “斯耀——”洛宁香惊喜的叫他,眼神马上就不一样了,心情特别的开心。

    “你来的倒是及时”唐暖央笑看着他,心里有过一丝丝暖意,许久不见他了,他还是一点也没变化,除了更加成熟帅气之外。

    女人对初恋总有一份特殊的情感。

    而唐暖央跟洛宁香的初恋都给了这个英朗的男人。

    洛君天跟欧阳墨城看到各自老婆巴不得跟安斯耀来个热情拥抱的表情,心里吃味的可以。

    他们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家伙,不,是讨厌!

    安斯耀把花放在一边,用幽默的口吻说“我可是时刻关注着的,宁香前两天还给我发微信说,她都超出快两周了,昨天突然没信息了,我猜就是生了”。

    “老婆,你一直在跟我们们安行长发信息么”欧阳墨城皮笑肉不笑的望向洛宁香。

    “呵呵,,,,”洛宁香心虚的笑了。

    好吧,她承认有那么一眯眯的邪念,不过不是想出轨,而是想让自已曾经疯狂爱过的男人,能当她的蓝颜知己,似乎是贪心了。

    安斯耀不爱她这件不科学的事,让她从前纠结的不能自拔,现在还不许她平衡一下心理啊。

    欧阳墨城怎是一个郁闷了得。

    “来了就坐吧去”洛君天对安斯耀指了一下椅子,好让他别跟她老婆对面对的站着,一副诉衷肠的模样。

    “坐吧”唐暖央碰了一下他的肩。

    “好——”安斯耀坐到病床边,看着洛宁香“看上去气色还挺好的”。

    洛宁香摸摸自已的脸“真的么,我都怕生孩子把我生丑了,什么雀斑,黄褐斑都跑出来了呢”。

    “没有,你还是很漂亮”。

    “你说的我的含羞了”洛宁香开心眼睛都笑没了。

    欧阳墨城实在是看不下去,听不下去了“生个孩子又不是中了核辐射,老婆你没必要这么夸张”。

    “你懂什么呀,好好抱女儿,别插嘴”洛宁香朝老公瞪了一眼,干嘛无缘无故拆她的台。

    “……”

    欧阳墨城被她一句话,打下了十八层地狱。

    她跟前男友,前未婚夫天天通微信,现在还做出女人的娇羞状去,把他当空气,昨天她还应为看到别的女人跟他一泡温泉大发雷霆。

    反正就是只许她防火,不许他点灯。

    洛君天用同情的目光看了看欧阳墨城,真想对他唱,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斯耀,你喝水”唐暖央拿水给他。

    也不知是谁把水洒在病床边的,加上她穿的皮鞋特别的打滑,一脚踩上去,水朝着安斯耀泼去,人也向前摔去。

    那是在一瞬间发生的事。

    尽管大家都很惊恐,洛君天都起身去拉她了,可远水救不了近火,唐暖央还是把水拨到了安斯耀的大腿上,人也扑进了他的怀里。

    “暖央,你小心——”安斯耀抱住她。

    这样突然的拥抱,更像是上天一个恩赐,他不想那么快放开,于是,他不去扶她起来,而是任由惯力让她坐到他的大腿上。

    洛君天全身的血液逆流。

    洛宁香暗暗吸气。

    欧阳墨城微张开嘴,心里立马就该死的平衡了,唱的对,男人哭吧哭吧他真不是罪,是孽。

    “抱歉,我不小心滑了一下”唐暖央爬起来,道歉的同时,看到安斯耀的裤子被她泼湿了“呀,你的裤子,对不起,你看我真是不小心”。

    她二话不说抽了纸巾,按在他的大腿上。

    天地可鉴,因为她没有邪念,才会这么大胆直接,偏偏别人不这么想。

    “没事啦”安斯耀微笑,并不阻止。

    “嫂,嫂,嫂子,你这样不太适合吧——”洛宁香舌头打结。

    洛君天在后面铁青着了脸怒吼“这该死的医院他妈的就不该用地砖——”

    欧阳墨城小声的应和“说的是啊,地砖易打滑,易扑倒,易出事”。

    唐暖央被洛君天的吼叫声吓了一跳,这才意识到他或许是想歪了,未免安斯耀尴尬,她直起了身体,转过身去“你干嘛啦,是我不小心,擦干是应该的”。

    “你要泼到他的内裤上面,也这么给他擦么”洛君天的绿眸几乎要爆出来。

    安斯耀有丝尴尬的低头。

    唐暖央窘困了一下“我跟你讲不清,走,去卫生间!”

    她拽着他的手臂,把他往卫生间推,以防他再说出什么丢人现眼的话。

    有人是越老越成熟和蔼,他倒好,越老越幼稚。

    更没有想到,如今他还在意,她跟安斯耀的事,那早已是前程往事了,他们早就只是单纯的朋友了。

    洛宁香跟欧阳墨城往卫生间张望了一下。

    安斯腰把话题切换到宝宝身上“生了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儿,恭喜你们了”。

    “安行长一表人才,也该成家立业了,跟上次哪位原小姐发展的如何?”欧阳墨城表面笑意盈盈,内心可非常不待见他。

    “早就没有了联系,看来还是要等待”安斯耀略感遗憾。

    “要不要我们们帮你介绍一个?婚姻要努力争取才行”欧阳墨城说着,看向洛宁香“要不把你那个小姐妹,那个罗小小介绍给斯耀吧”。

    洛宁香的俏脸沉了下去“你别乱点鸳鸯谱好不好,罗小小哪配得上斯耀啊,两人一点都不配”。

    笑话,她洛宁香都没得到的男人给她小姐妹,那她会的抑郁症的。

    欧阳墨城不再说话了,重重的吸了一口气,现在得抑郁症的是他。

    安斯耀看出欧阳墨城是故意试探宁香的,这丫头啊,嫁了一个不简单的男人呢。

    卫生间里,此事又是另一番景象。

    “你不会是故意的吧!”洛君天盯着唐暖央。

    他真的就是这么想的。

    因为他就不信她唐暖央连杯水都拿不住,正巧就那么摔了,还真巧摔到他的身上。

    这巧合也太巧合过头了,他对安斯耀有根深蒂固的情敌心结,从高中时代开始到现在,他还是羡慕,那家伙得到过他想要的一切,她的初恋,还有那一整箱的情书,好吧,不想情书,想到情书,就跟日本现在抢钓~鱼岛似的,这火立刻就大了。

    唐暖央特么特么的无语了“洛君天你真是——”

    她想破口骂人,呼了呼气,快要被他给活活气死了,于是她干脆说“是啊,是啊,我是故意的,你怎么着”。

    “唐暖央,你竟敢还承认”

    “你不就是想让我承认嘛,那我承认好了,我故意摔在斯耀身上,占他便宜,谁他看着这么英俊帅气,香甜可口呢”。

    洛君天彻底崩溃了“香,,,香甜可口?我跟他比起来,他更可口?”

    “没错!”唐暖央不怕气死他,就怕气不死他。

    谁让他整天没事,无中生有。

    “唐暖央你脑子不会是被驴踢了吧?我洛君天这么一个绝世美男,你但凡能找出第二个,我跟你姓”。

    唐暖央忍住笑意说“那你就准备好叫唐君天吧,因为已经有两个比你帅的男人出生了,儿子以后一定比你帅!”

    “你别给我转移话题,现在说的是外面那家伙,你当真觉得他现在比我好?”洛君天是个万年醋坛子。

    “哎呀,我懒得理你啦!”她都当了他的女人这么多年了,他还问这种没营养的问题。

    唐暖央去开门,打算出去。

    洛君天从旁边圈住她,把门锁上“不许走,给老公一个满yi的答案!”

    “你这可是威胁逼迫,说出来也不准啦”。

    “那就让你心甘情愿,情不自禁的说出来好了”洛君天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又在她的嘴上轻啄了一下。

    性趣马上就来了。

    “这里是医院,你别给我动手动脚的,要做回家做”唐暖阳拍开他的脸,一脸正经严肃。

    “回家当然也要做——”洛君天用力的揽过她的腰,邪恶的笑了“这里也可以试试”。

    “试你个头,宁香,墨城跟斯耀都在外面呢,让他们听到怎么办”。

    洛君天用坚硬去磨蹭她的柔软“你别叫的那么兴奋就是了”。

    “不做啦,放开我啦,这太疯狂了”在医院的卫生间,简直是乱来。

    “人生就是要疯狂,你喜欢坐在洗手台上,还是站着,喜欢我从前面进去,还是后面?”他边说边脱她的裤子,推高她的毛衣。

    “洛君天你这疯子,不要脱我裤子,都说了不做”唐暖央急的跳脚。

    洛君天把她压在镜子上,拉开裤链,扯下她的底~裤,含住她的小嘴,横冲直撞起来。

    唐暖央一开始还羞的直打他的背,可是渐渐的,熟悉的快感就瓦解了她的反抗意志。

    好舒服!

    她的腿缠着他的腰,脸靠的他的肩头,急促的喘息,怕自已叫出来,她咬住了他的衣服。

    天哪!太刺激了!

    因为紧张,身体似乎更加的兴奋,他的力度一直是非常强悍的,那交合时发出的声音,让她快要羞死过去了。

    “是老公秀色可餐还是外面那一看就没料的家伙好啊?”他非常之小心眼,一点点的事情,她也会抓着不放。

    谁说身体征服是女人的强项,其实那也是男人的强项,他这么做的目的,也是想让他老婆亲口说出他更好,为了听她这句话,他可是很卖力的。

    唐暖央哭笑不得的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讨厌——”

    “说嘛——”洛君天直顶她的花心最深处。

    “嗯,,,不行了”。

    “说了就放过你——”他的脸贴着她的脸,亲热的说道。

    “你更好,你天下第一好,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现在你是要我进呢还是退呢,还还进进退退呢?”

    洛君天使坏的律动,故意很慢很慢。

    唐暖央拧他“坏蛋,加快一点,快一点啦,用力一点”她勾紧他的腰,为自已说出来的话感觉脸红。

    “老婆你怎么这么色啊!”洛君天吃惊的样子,而后加速挺动着身体。

    镜子没有被他们撞碎,实在是万幸。

    彼此有了短暂的满足后,洛君天从她身体里退出来,拉好裤链。

    唐暖央也忙整理衣服,把凌乱的头发梳好,用抹布擦干净洗手台,把窗户打开,吹散里面的欢爱气息。

    免得被宁香跟墨城发现。

    打开门,他们走出去。

    “你们在里面生孩子么,怎么那么久”洛宁香笑话他们,她也是无心一说。

    唐暖央一听,脸立刻绯红了“没有,我们们,,,我们们商量了一点事情”。

    “咦,哥你脖子上是被小猫咬的么?刚才还没有”眼尖的欧阳墨城一下就发现洛君天脖子上的吻痕。

    洛君天颇为暧昧的笑“没法子,你们嫂子进来越来越热情了,走到nǎ里都不放过我,哎呦我的腰啊——”。

    他装模作样的揉了揉腰。

    这话他是说给安斯耀听的,分明是抱怨的话,可是他的口气里却是充满了炫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