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章 第 3 章

王之于水Ctrl+D 收藏本站

    文涛这时候已经应声拿了一张方凳出来。看见陈墨,愣得一愣,听了他奶奶吩咐他,“这个小朋友来摘桑叶的,你在下面帮她扶着,小心她摔着了。下次她再来,直接让她进来。”

    文涛是欣赏过陈墨爬树的英姿的,知道凳子这玩意于陈墨正如她体现出来的淑女风范一样,只好骗骗奶奶罢了,但是大人的话总不能不听,他懒洋洋地搬出凳子来,往陈墨身边一放。陈墨眼珠子四下一溜,老太太已经走得看不到人影了,她顿时神气起来,看都不看上文涛一眼,踮了脚把书包挂在高一点的树枝上,呸呸地在手上吐了二口口水,二手攀住树干,荡起双脚在树身上蹬了二下,轻巧地翻上树干。又俯下身子勾了书包上去,开始大把地往里塞桑叶。

    这样子还不是一般地粗鲁,文涛懒得再看,转了头百无聊赖地等她下来好回屋交差。却听得树上那个人兴高采烈地卖弄起应景诗来,“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罗敷年十五,采桑南陌头。”

    文涛虽没有读过这首诗,但这几句话还是听懂了。他被自已的口水呛住,第一反应就是这丫头还真不是一般的恬不知耻啊。

    楼里正在汇报工作的几个人出来了,闻声诧异地往树上看去,然后文涛看见一向斯文的陈叔叔脖子上青筋暴现,然后是一声怒吼:“陈墨,你给我滚下来!”树上的那个小人儿应声而落,整个人顿时象新衣服刚缩过水一般畏缩成一团,一声痛也不敢叫,迅速从地上爬起来,低头立正站好。陈叔叔正要发作,和他同来的靳伯伯已经笑起来,“小陈啊,你还真是家学渊源啊,自已是个秀才不说,女儿这么小也是个读书苗子了啊。”一句话止住陈墨爸爸的火气,他又笑了对陈墨说,“墨墨啊,你还读了什么诗?给靳伯伯念几句,念的好的话,我就叫你爸爸不要打你。”

    文涛心里突然有了一种微妙的变化,陈墨这种低眉顺目的样子是他从前不曾见过的,也很不习惯。他并不希望看到她挨打,于是他带了些期盼地看着陈墨的反应。

    陈墨又偷偷抬了眼睛看了看爸爸,看到爸爸脸上并无反对之意,终于大起胆子来,瑟瑟缩缩地开口,“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一边仍是滴溜溜转着眼珠子谨慎地观察着爸爸的反映。

    几个大人愣了一下,哈哈地笑起来了,陈墨爸爸板了板脸,没有板住,唇边露出一丝笑来。陈墨知道机会来了,忙对了靳伯伯说,“靳伯伯,我要回家做作业了,伯伯再见,爸爸再见。”从地上拎起书包,一溜烟往家里跑。

    人生百态,文涛在陈墨身上看到了很多种态度,他不无盼望地想,明天,这丫头会以什么面貌出现在我的面前呢?

    可是,陈墨再也没有来过第二次。

    她大呼小叫地抱了半书包桑叶跑到刘家,刘鹏程却没有如她所愿地迎出来。她前前后后又细细地找了一圈,才发现刘鹏程闷闷地坐在后面的小屋里,她献宝一样把书包打开给他看。刘鹏程看了一眼,眼泪却已经涌出来了。

    原来蚕儿们等不到他们的桑叶,已经被李阿姨倒去喂鸡去了。

    陈墨心里一凉,哇一声,哭了起来,这哭声似也感染了刘鹏程,本来的男儿有泪不轻弹的饮泣顿时变成泪飞便做倾盆雨。

    李阿姨削了二只梨端进来,看了这二个狐狲淌眼抹泪的伤心劲儿,又气又好笑,“你们两个才造孳呢,明知养不活还要养那么多,不许哭了,明年再养!”

    他们两个再也没有养过蚕了,很多很多年以后,陈墨有了自已的房子,她在阳台上种了两棵小小的桑树。虽然被别人屡次指出家里种桑树不吉利,她也没有改变主意。

    这件事之后,两个人的关系有了一些改变,已经不再是一般意义上的青梅竹马的玩伴,而是那种旁人无法代替地经历过共同的痛苦的同伴的关系。比如刘鹏程在陈墨写不完作业的时候,会主动帮她做作业,放学后刘鹏程打乒乓球的时候,陈墨也不再一个人蹦回家,而是在一边帮他拿着书包计比分。甚至在平时写字的时候,陈墨也有意无意地模仿了刘鹏程的笔迹,转弯处用力地顿一顿。

    陈墨读四年级的时候,有一天,刘伯伯、李阿姨很郑重地上来请她们全家星期六晚上到他家去吃饭。爸爸妈妈也满脸高兴地答应,“这样的喜酒我们一定要来吃的。”

    陈墨仰了头问,“什么叫喜酒?又不是结婚。”她妈妈在她头上敲了一下,笑了道,“你刘伯伯要到下面去当市长了。”

    陈墨虽然不懂当市长有什么值得庆贺的意义,看了两家大人欢喜的脸色也跟了高兴起来。第二天她大早就窜到刘鹏程家里,却看见刘鹏程闷闷不乐地躲在他屋子里在看书。

    陈墨很是不解,问道,“你爸爸当市长了,你为什么不高兴?”刘鹏程白了她一眼,象在看一条濒死而不自知的鱼一样,终于他开口,“我要搬走了你就这么高兴?”

    陈墨后知后觉地“啊”了一声,说不出第二句话来。收音机里单田芳的评书薛家将从薛仁贵征西已经连播到了尖嘴猴腮力大无穷的薛葵,听惯了别人家里热热闹闹一代接一代的故事,让她一直也有这么一种错觉,以为她和刘鹏程也会是生生世世的楼上楼下。听了刘鹏程没精打采地说,“你自已去找,家里的书你欢喜哪些你都拿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