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章 第 6 章

王之于水Ctrl+D 收藏本站

    时光荏苒,红颜弹指老,陈墨也从小姑娘长了大姑娘,拿到身份证,考进大学成为了九十年代尊贵高傲的大学学生中的一员。

    陈墨高考时过于潇洒,一篇宏扬大论的议论文写了一半才发现题目下的小四号字注解:记叙文。于是文章又被她硬生生拗了回来,结果可想而知。幸好其他科目没出漏子,让她踩了录取线划进了这所二流大学的三流专业。而刘鹏程那厮居然凭20分体育加分考上了隔壁某二流大学的一流专业。两相比较,陈墨输得颇不服气。好在跨进大学就终身有靠,她也没怎么懊恼。那天陈墨刚报完到,正在寝室和姐妹们交换姓名来历,外面传呼机里嗡嗡地叫“陈墨,陈墨出来。”

    陈墨偏了头听,“找我?”寝室里诸人此时都还不熟,大狼尾巴夹得紧紧的,都有几分顾忌收敛,一边张开八卦的耳朵眼睛收集了陈墨脸上任何一点异状,一边还纷纷做出纯情羞涩状,“陈墨,男朋友找吧?”

    陈墨“嗤”了一声,“是啊男朋友,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她哈哈大笑了走到门房处向里面一看,哇了一声,吹声口哨。

    刘鹏程就套了件篮球背心和短裤,头发是湿的,手里还提了一塑料袋。

    陈墨上下打量了他,眼里冒得出星星来,“你看过灌篮高手?故意吹得这头发吧?藤真兄。”一边伸手去摸藤真兄的头发,无奈此时两人身高相差甚远,陈墨踮了脚摸了二次却摸得一手湿淋淋的水,藤真兄也不理她,以不变应万变地说,“刚刚游了几圈过来的,怎么样?东西整理好了?”

    陈墨忙点头,听了藤真兄说,“怎么样我也算你的客人了,请我吃晚饭吧?”一边把塑料袋递给她。陈墨此时口袋里第一次放了这么多钞票,财大而气粗,很豪迈地开口,“好吧,反正姐姐有的是钱,你,开路的干活。”一边接过袋子,里面是三个苹果。她不由皱了眉毛问,“一斤苹果就这么点儿?你会不会认秤啊?”刘鹏程笑笑道,“我妈前天走的时候买的,叫我送过来给你,谁要你这时候才来,这几天兄弟们吃得差不多了,好容易才抢下两个留给你。”

    陈墨作出一脸的不屑样子,心下还是欢喜的,乖乖地把塑料袋放回寝室,又拿了钱包出来。两个人向校门口旁边的一条小食巷走去。此时走在刘鹏程身边无异是一种挑战,看了周围变得分外斯文羞涩的女生们,陈墨虚荣心这个膨胀啊,终于忍不住笑咪咪地开口,“喂,刘鹏程,你做我男朋友好不好?”

    旁边这人猝不及防地挨了这记典型的陈氏信口开河天马行空拳,身子晃得一晃面上表情犹如吐了一口血出来一般,挣扎了问,“不会吧?你真的假的?”

    陈墨很有一点受伤,来来往往的人的眼神和镜子一般,映出了她和刘鹏程的差距。她话一说出口就知道要糟,可这刘鹏程居然丝毫不懂得照顾女孩子的面子,还要追了问真的假的,她表现忿怒的方式还是和从前一样,象出膛的炮弹一样默不作声低头加快步子就往前闯。怎奈以刘鹏程现在的长手长脚,她哪里甩得下?听了刘鹏程在一旁笑,“咦?你找得到路?喂,这个店子菜最难吃的啊。喂,喂!”

    再难吃的店子,里面也已经坐了很多学生了。看见她们进来,某一桌上一个拿了钥匙圈在指头上滴溜溜打转的很有几分玩世不恭气质的男生旁若无人地大声招呼,“刘鹏程,这边。”

    陈墨气鼓鼓地找了另外一张桌子坐下,刘鹏程对那个男生笑笑,在陈墨身边坐下。那个男生也过来了,看了陈墨笑,“这个妹妹很眼熟啊。”

    靠,你贾宝玉我还是王熙凤咧,陈墨撇了嘴不语,听了刘鹏程介绍,“陈墨,凌风。”凌风?陈墨记忆里是有过这个名字的,凌风呲了一嘴的笑,似乎对她的名字也有印象。刘鹏程又补了一句,“都是老院子的。”

    陈墨马上一改刚才的轻视,原来是那个凌风啊,幼儿园的前辈,陈墨多少年的崇拜偶像啊。当年凌风爬在板栗树上往下大枝大枝地折了往下扔板栗的时候,陈墨还只有资格蹲在地上拿砖头一颗颗砸开板栗取肉吃。

    她几乎有些谄媚地开口,“老大。”

    凌风微咪了眼,很理所当然地享受着陈墨的崇拜。

    刘鹏程是三个人里面唯一一个正常的,他拿了菜单对站在一旁的小妹说,“点菜,炒个青蛙,有油渣没?拿油渣烧个辣椒,再来个紫菜蛋汤。”又问凌风,“你那桌都上菜了,你到底在哪边吃啊?要不要再点个菜?”

    凌风头也不抬地对着他那桌喊,“你们吃你们的。”一边说,“你会不会点菜,都没有下饭的菜,小妹,再炒个辣子鸡。”

    陈墨在她生命中的前十七年基本上没拿过钞票,付帐的时候她正准备喊小妹过来尝尝做买单老板的味道,凌风伸手抢在她前面数出一张绿色的大票子,转过脸,他微笑了伸出一个指头在她眼前晃了晃,“我是你老大咧,再说,就算我不在,也轮不到你一个小妹子来付帐。”

    陈墨几乎是看陈百强现场演唱会一样看着他的动作,超级偶像的登场,那样光彩夺目。又听凌风问刘鹏程说,“你还打球不?”一边掏出烟来,散了支烟给刘鹏程。

    刘鹏程笑了摇头,凌风转而自已点了。刘鹏程才说,“当然打了,还要打个够,高三时被我爸管惨了。”

    陈墨心下又说了一个“惨”字,她爬上窜下是一流的,体育却只能够上及格二字。知道篮球里有个叫“三分球”的还是靠高二时狂迷的灌篮高手中的一众帅哥,这又活生生地少了一个共同话题啊。就在这当儿,已经听到刘鹏程说结束语,“你们系的小师妹,罩着点儿啊。”

    凌风伸手拍拍陈墨的脑袋,痞痞地笑,“小师妹,来跟大哥说说,你想要升官发财还是要帅哥如云?”

    陈墨眼中冒出无数的星星来,头点得象小鸡啄米一般,抢了说,“要,要,我全部都要。”

    刘鹏程在一旁卟哧笑了出来,“算了吧,她这辈子也不会有升官发财的命,劳驾你管住她期末不要补考就谢天谢地了。”

    早来才几天?就拽成这二五八样。何况现在你又有什么资格管我?陈墨心头突然泛起了一点点酸苦,她昂着头如一只捍卫自已领地的公鸡一般,咬了牙重复“升官发财和帅哥,一样都不能少。”

    凌风饶有兴趣地打量了这两个后辈新进,呵呵地笑了起来。

    陈墨多姿多彩的大学生活,就此拉开序幕。

    班导师是个刚刚硕士毕业的帅哥,牛仔裤白衬衣,看上去比班上男生大不了几岁,笑得很是阳光灿烂。开口第一句就是“进了大学,六十分万岁,六十一分浪费。”陈墨生平第一次从做老师的嘴里听到这样富有诱惑力的话,她立即铭记在心,并且贯彻到底。

    晚上,导师和系里的干部浩浩荡荡到女生宿舍来慰问新生,新生的第一晚,寝室里最流行的第一件事自然是写信,看到有这么多人进来,大家忙撮起信纸往桌子里塞,又忙起身让座倒水。凌风笑了说,“别理他们,都是假公济私来看美女的。”一句话说得房里的空气松动了许多。这时候导师等人已经接过了话题,凌风不再说话,懒洋洋靠着寝室门口,半眯了眼睛,口里嚼着不知谁递给他的绿箭。

    走廊上传来一阵足音。凌风探头看了一下,轻笑了一声,“靠,精英们全来了!”陈墨看见他似笑非笑的神情,忙倒了一杯开水赶上来凑热闹,“你仇家?”凌风面上有一丝不屑的微笑,“哪里哪里,你嫂子的仰慕者呢。”彼时校风突变,大学里对谈恋爱之类已经管得很松了。陈墨愣了一下欢喜道,“你找好女朋友了?带给我看看啊。”凌风笑了说,“这个容易,对了,你不是说要看帅哥?哥给你推荐一个。”

    陈墨还没反映过来,凌风已经出声了,“现在还不是春天啊,怎么猫一群群地发春了?”

    那支队伍闻言有片刻的停顿。

    然后里队伍里某个人哈哈一笑,“彼此彼此,看到你我也正这样想呢。”楼道的灯素来是暗的,陈墨从亮处朝暗处看,眼睛瞪得铜锣大也没看清楚那群人的眼睛眉毛。凌风小耳附在陈墨耳边指点,“看仔细啰,本校第一帅哥,错过今天下回就不知哪天才看得到了。”声音细细地钻进耳朵,就好象有人拿了一根细草在她耳朵里搅动一样,陈墨不觉笑出声来,她堵住耳朵往后躲,屋子里陈墨班导师开起了凌风的玩笑,“人家刚进校门的女生,凌风你也要注意影响啊。”凌风却不怕他,头也不回朗声笑道,“真的冤枉,这是我小妹妹,杨老师还要请你多关照点。”

    另外一个男生已经笑着开口,“这个妹妹面子大啊,凌风这还是第一次求人卖他面子呢。”门口这两个人的注意力已经转到了房内,俱未留意门外有一个人微微停了一下脚步。

    好容易这些人看时间不早,起身往下一间寝室去了,陈墨拿出笔墨正准备把信写完。张婷婷已经嘻嘻地开口,“陈墨,这又是你的什么男朋友?一见钟情?不能自已?”

    陈墨装模作样地叹气,“是啊是啊,可惜天下好男生太多,而我的手太少。”

    众人哈哈地笑成一团,这个寝室的捣鬼本质开始逐步呈现。

    寝室里八个小妞,全部来自五湖四海,八个不同的省份,想拉帮结派也做不到。陈墨搭着张婷婷的肩膀说着“我们是兄弟省份,好歹从古代就连在一起称呼的,怎么说也比她们强吧”聊胜于无啊。张婷婷白了她一眼,拍一下把她的手打开,“去去,没事把窗户擦擦,周末系里要搞检查的。”就象在哄一只苍蝇。

    张婷婷肤色微黑,高鼻深目。红烧排骨类的标准两广美女,实际却是个土生土长的湖南妹子。偏偏寝室里真正的广东妹田佳蓉却是小巧玲珑,大眼睛的粉蒸肉美女。高大得象棵白桦,笑得阳光灿烂的是辽宁来的陈琳。其他几个人斯文一些,陈墨问清了名字籍贯还没来得及深入交流,第二天就有个笑咪咪的女孩子来敲她们寝室的门找她。原来就是凌风的女朋友徐小娅,陈墨一看到她脸上的笑容就喜欢上了她,那是一个极明艳爽快的女孩子,高挑亮丽,怪不得好些男生在明知她有男朋友的情况下还要举着红旗高唱“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了。说话也火辣辣的爽利,很是对陈墨的味口。不过一个小时两人便约了逛街。她问陈墨,“凌风又许了你升官发财帅哥?”这时候两个人正一起在校门口拐角的小吃摊上吃馄饨,陈墨专心地吹着热汤,鼓了腮帮子点点头。徐小娅吃吃地笑,“我告诉你真相,我就是被这家伙这几句话骗到的,在凌风那家伙嘴里,升官无非寝室长,发财就是一个月六块五的补助,帅哥专指他们篮球队里找不到女朋友的难兄难弟,长得全象三井寿。”

    陈墨一口热汤“噗”地喷了出来,幸好对面无人,可是她自己穿着的一条浅色的裙子就此报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