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章 第 7 章

王之于水Ctrl+D 收藏本站

    经此教训,陈墨一脑子不劳而获的想法彻底破灭,开始了无所事事的大学生活,上课点点卯,下课后才是正经日子,时不时跟了凌风蹭一顿饭吃。吃饭的时候,看着满桌的三井寿,再和徐小娅交换一下眼色,由不得捂了嘴巴偷笑起来。

    岁月如流水,不久之后的某个晚上,月明星稀,空气里飘着桂花的香味,这样浪漫的季节,可是陈墨却趴在桌上郁闷。她带来的生活费已经用光了,不论她打电话甜言蜜语给妈妈灌了多少米汤,妈妈坚持了一句话,“不给!”这是很严重的一件事。她的枕头下还剩下一十八块钱餐票。区区一十八块,按照每天五块钱的伙食标准还能坚持3天。张婷婷来拖她去学校舞会见识见识,陈墨唉声叹气道,“什么人闲桂花落,只有人穷了才有闲心看桂花落下来才是真的。”

    张婷婷笑了道,“呀,大不了我借钱给你嘛,什么关系。”陈墨还是懒洋洋的趴在桌上自言自语,“人穷桂花落,你的钱是要还的……”陈墨突然跳起来了,“对了,明天去摘桂花去。”

    她这才发现张婷婷的穿着打扮还不是一般的婷婷玉立,她哇了一声,“你春心动了?穿得这样风骚?”张婷婷脸上微微一红,“个个礼拜都听她们说去跳舞,咱们也去见识见识?”陈墨撇了嘴鄙夷,“我才不要去咧,食堂收拾收拾两条凳子摆摆就叫舞厅了。女孩子一排排坐在凳子上,说得好听叫矜持,说得不好听就象菜一样等人来打。”张婷婷白了她一眼,“死相,就是做菜被别人打,你也乖乖陪我去一趟。”说着就来拖她。陈墨忙谄笑着说,“当然,我以上这段话只是对我这种壁花而言的,象你这样的美人,不去去秀秀那是太可惜了。”

    张婷婷一进舞厅,顿时也有了破灭的感觉。实在是简陋,灯光是灰的,音响有点变调,靠墙的长凳子上排排坐了女孩子,她们两个人尚未坐稳,就有男生过来邀请张婷婷。陈墨打量了周围很诧异地叹着气,“怎么男生的视力这么好哩?我1.5的眼睛进来还没分清东南西北呢。”她是真的佩服这个男生,一堆恐龙壁花之中一口就叼住了一只凤凰。

    陈墨坐得百无聊赖,呵欠连天。不知什么时候,面前站了一个男生,伸出手邀向她。陈墨愣了一愣,忙忙地摆手,“谢谢,我不会。”

    那个男生却坚持了伸手对着她。陈墨又愣了一下,赔了笑脸道,“我真的不会跳,你找别人吧。”兄弟拜托,您这样惊天地泣鬼神的坚持不要用在我身上行不?小的无福消受啊。

    张婷婷跳完二支舞在舞伴的护送下回来了,气息仍有些急促。看到就是陈墨偏了头左顾右盼,在她的面前直挺挺地戳了一个男生这样一副诡异情形。旁边很有些人看到了且在悄声议论,陈墨看见她如见了救命稻草,忙扯了她过来,对那个男生说,“这位同学,我真的只是在等我同学,真的,我们这就走了。”也不管张婷婷的舞伴看着她的眼神犹如杀父仇人一般,朋友这个时候还不利用就是资源浪费了。口里说着,已经扯了张婷婷向外奔了出去。

    两个人一跑就跑到小操场,张婷婷低头喘了气笑,“这男的高高大大,长得又不算猥亵,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有节操起来?”陈墨闻言抬起头来,在空气里深深吸取了一口精华,“还不叫猥亵?做男人至要紧要有风度,拿得起放得下,那有这样死缠烂打的?下次再别叫我陪你来这种地方,算我求你。”

    张婷婷跳起来啪一声打在她的头上,“我叫你剽窃亦舒!”

    第二天,陈墨很难得地早早起床,背起包雄纠纠气昂昂地去隔壁某大学摘桂花。

    虽然大家都说两个学校是隔壁邻居,可是以中国人日常的邻居标准来看,这个邻居他还真的不算近。陈墨走了近二十分钟走出校门,又坐了十多二十来分钟的车,这才到了目的地。

    作为一项不成文的特权,女生自来进男生寝室直如入无人之境,但陈墨却没有用到这项特权,她老老实实地跟门房的大叔汇报过后,听大叔中气十足地对着传呼器吼:109刘鹏程有人找。等的过程漫长而又痛苦,来来往往的男生免不了要好奇地打量她一番。不知道从身上扫下了多少眼珠子之后,有人才胡乱套了件毛衣,趿了球鞋出来了,一边走一边打了哈欠抱怨“谁这么没公德?好容易一个周末。”陈墨已经眉花眼笑,神采奕奕地跳到他的面前,“我,我,是我。”

    刘鹏程实在没想着会蹦出来这样一个新鲜水嫩活力无限的女生,相形之下,自已象个半截入土的老头一样,反差也太大了。他唉了一声,“你这么早过来做什么?”陈墨厚颜无耻地说,“你都不去看我,我一个月没看到你了,想你了呗。”刘鹏程眉毛都不动,“这是实话,我们倒真的有一个月没见啦,第一个礼拜六,你在看四剧连播的镭射,第二个礼拜六,你和同学到市里逛街去了……”他停下来不再往下说,因为陈墨的表情已经象是在自已炒的菜里吃到了苍蝇一般。再逗下去只会这恼羞成怒的女人会拆了这栋宿舍楼去,为着自已及他人的安全,刘鹏程不着痕迹地转了话题,“我还没洗脸嗽口,你到我寝室去坐下,反正都被你吵醒了。”

    陈墨皱了鼻子挑剔,“你们男生寝室的那个味道,闻过第一次的人一辈子不会想闻第二次。”口里说着脚下也还是老老实实跟着往里走,反正这样的天气也不会有人光膀子横行,她怕什么。

    还在门口就听见里面有人抱怨,“老六这家伙简直就是公害,妈的,俺就没哪个礼拜六睡过一个懒觉!”陈墨先是卟哧一笑,回头想想这话里涵盖的内容之丰富,酸水骨碌碌地往上翻,她恨恨地瞄住前面的那个男生,在心里计算着可以下脚的地方。

    刘鹏程凑在门口喊了一句,“起床起床,有人来了。”然后陈墨听见里头乒乒乓乓一陈乱响,先前说话的那人气急败坏地叫,“三分钟,老六你过三分钟再进来。”

    刘鹏程脸上挂了一点隐隐约约的笑,凭感觉,陈墨知道他的心情不坏。她兴致勃勃地想,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这刘鹏程的爹好歹也算一方诸候,把他放在古代多少也能算个衙内,据说此人考起大学后所获得的红包数是惊人的腐败,油水比陈墨自然大大多了。

    又过了一下子,里面有人如释重负地说,“好了,进来吧。”陈墨却突然有些害羞起来,拉拉刘鹏程的衣角说,“喂,我还是到外面等你吧。”却不想刘鹏程已经一个大步迈进去了,她脚下一踉跄,也一头栽了进去。

    这间屋子在男生宿舍里是难得的整齐了,床上的被子也突击叠了一下。陈墨低眉顺眼地走进去,这屋子里除了刘鹏程外其他七个人的七双眼睛盯着她的时候显出来的专注和诡异,令她陷入了某种被希腊神话中一个名叫美杜莎的美女注视过的状态,更无暇对被子下面露出一角的疑似穿过的袜子之类的物体作进一步的分析。

    刘鹏程惜言如金地简单介绍了一把:老大,老二,老三,老四,老五,小七,小八、陈墨,就拿了口杯毛巾等去洗漱去了。陈墨望望这个,又看看那个,最后很无辜地看着他们寝室的老大,小心翼翼地开口,“呃,大师兄,我不是妖怪吧?”

    房里顿时倒下一片,老大终于悠悠地开口,“果然是老六带回来的人,和老六一样的变态!”

    刘鹏程洗漱回来,寝室里已经自发形成了一个谈话圈,陈墨和老三、小七在热火朝天地交流雷电,其他几个人听得如痴如醉,居然没人注意到他进门。他不由地笑笑,这家伙,到哪里都不愁人气。

    看到刘鹏程回来,其他人都借口吃早餐,相继溜了出去。刘鹏程走到陈墨跟前,“好啦,现在可以说了,你来做什么的?”

    陈墨眼珠子转了转,小声的吃吃地开口,“呃,你身上有没有钱?江湖救急。”她心里正在称赞红楼梦里刘姥姥一进荣国府里的四个字“含羞带愧”,真是经典啊,陈墨话还没说完,头已经快低到膝盖上了。

    刘鹏程愣了一下,问道,“你不会说这个学期的生活费就用完了吧?”

    陈墨急急地分辩,“哪有一个学期,我妈就给了我三个月的生活费900块钱。”刘鹏程并不为所动,“然后呢?”他的身高给了陈墨很大的一股压迫感,陈墨声音越发的低了,“我也不知道我怎么用完的,反正现在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

    刘鹏程不再说话,转身去开自已的抽屉,一边吩咐,“你给我把床上被子铺好。”陈墨气极,可是古话说的好,拿人手短,当她看到刘鹏程抽屉的某个本子里夹的一把大钞的时候,她的眼睛越来越有撑破眼眶的架势。二话不说,转过身愉悦地叠起被子来了。不愧是军训时受过教官虐待的,不多时,一床被子叠得如豆腐块不说,床单平得象是刚烫过的,连同枕头旁散落的书都被她整整齐齐地垒成一垛。

    陈墨左顾右盼再也挑不出毛病了,这才带了邀功的表情回头看向刘鹏程,这一回头,她眼睛里的光就黯下来了,刘鹏程手里就拿了100块钱。一边给她一边说,“用完了要就象今天这样到我这来拿,要不就乖乖在寝室里等我送过去。再乱花钱的话,一个子儿也别想再从我这里拿。”

    陈墨很想有节气地一把抢过钱撕成二半扔到他嚣张的怎么看怎么象小人得志的脸上去,可是一张这么鲜艳可爱的大钞就在眼前晃动,她身不由已地伸出手接钱,外带急切地点头应声。

    门外传来了一个抽气的声音。陈墨闻声看去,门外头一个水滴一样清纯的女生正瞪了眼睛看着陈墨和那张钞票,看着陈墨的时候是那样的的忿怒,转过头看刘鹏程的时候又是那样的怜惜,倒好象陈墨是什么吸血鬼一般,陈墨心里这个纳闷,这位姐姐,我用刘鹏程的钱连他带他爹娘也不会说个不字,你这副如丧考妣的样子来得是不是有点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