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章 第 9 章

王之于水Ctrl+D 收藏本站

    星期二晚上,陈墨正在给老同学写信,陈琳踩了一脚的泥水回来,她这些时候神出鬼没惯了,寝室里最近气氛有点怪怪的,陈墨并没有抬头,谁知那家伙进门就向她开火,“星期五晚上我们和联谊寝室搞活动,谁也不能缺席,陈墨,重点提醒你啊,星期五晚上。”“联谊?”陈墨怪叫了一声,“你指的是那种校园旷男怨女的变相相亲?”陈墨看陈琳无庸置疑地点着头,弯了手指一个个点着寝室里的人名问道,“我们寝室的人有需要用这种方式消化的么?张婷婷?谢慧?夏召文?还是你和孙大哥出了问题导致你想移情别恋?”陈琳呸了一声,放低了声音在她耳边说,“你别忘了田佳蓉。”

    陈墨恍然大悟,田佳蓉自从那天晚上撞了那个男生之后,做事完全心不在马,颇有点似脑震荡后遗症的架势,上会计课拿着国际经济法的书,去水房打水回来时手里还拎着个空水瓶之类的事情,刚开始大家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小心翼翼的护着她。还是问到陈墨,陈墨懒洋洋地说,“哦,蓉儿啊,目边之木,田下之心嘛。”又颇同情地感叹,“那样的帅哥,难怪啊。”已经被张婷婷抡起一本书一甩,书呼啸着砸在她头上,“他妈的陈墨你居然知情不报!”陈墨操起书欲扔回去,一看封面却是自已的书,她小心地抹平了书页,言简意赅地说,“那天晚上,蓉儿撞到一个男生。”

    “是帅哥吧?”张婷婷一句话就点入画睛之笔。陈墨张了张口,才发现自已已经没有什么好补充的了,而夏召文又来了句,“这话你根本不需要说,长得不漂亮的人陈墨什么时候正眼看过。”陈墨跳了起来,“喂,你怎么说话的,我们熟归熟不等于我不会告你诽谤,我有这么好色么?”

    众人“切”了一声,并不理她。过了片刻,陈琳再笑,“话又说过来,能让陈墨这么感叹的肯定不是普通的帅了,陈墨你说来听听。”

    这才是知已啊,陈墨转了眼睛,“我第一印象就是这人是妖孽,”众人又拖长了声音地“切”了一声,陈墨自顾自描述下去,“他的个子很高,眼睛很亮,鼻子……”她的声音越来越慢,众人正在等她说下去,却听陈墨迟疑了道,“咦,这个人我好象是认识的。”众人一齐晕倒,全天下的帅哥有哪个你不认识?

    张婷婷沉思了问,“陈墨,照你的习惯,这样的新闻应该是不能放过夜的啊,怎么那天你没跟我们说?”

    陈墨皱了眉,“不知道,反正我感觉那种人和我们不一样的,不过那人长得……”她停了停,在脑海里搜索了形容词,“真的是绝色。”

    张婷婷笑了唾骂,“你家那打篮球的好象也能算个绝色吧?”陈墨难得的正经,“亦舒说过,绝色也分三种:绝色的绝色,一般的绝色和可以容忍的绝色,我家刘鹏程长得是不错,可顶多也还只能算可以容忍的绝色罢了,但是那人……啧啧,真是令人垂涎啊……”

    陈琳不愧为该寝室的大姐大,气定神闲地打断她的花痴,“这个你就不要管了,上次凌风不是要带你看本校第一帅哥?这男生被你说成这样,我看离本校第一也差不了多远了,你问问凌风去。”

    隔了二天,陈墨下午没课,被凌风两口子拖了去吃重庆火锅,她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老大,你上次说的什么本校第一帅哥,到底是什么人啊?”

    凌风还没有开口,徐小娅掩了嘴吃吃地笑,“难得,这本校第一帅哥除了我们家凌风,还能有谁?难道是说电子工程的文涛了?怎么?你又闯了什么祸?”凌风跳起来就去捂她的嘴,两个人打情骂俏地还说了些什么,陈墨已经无暇顾及,因为她听到某个名字的那一刻,脑袋里“轰”的一声,小宇宙已经暴发了,文涛?再记起救人那帅哥的长象,果然和记忆中有几分相近,人品啊人品,这回丢脸丢得大了,一面还在心理做万一的建设准备,文涛这个名字应该还是算比较普及的吧,中国十亿人里面有十个八个叫这名字的也不稀奇哈,总不能先自乱阵脚的不是,又开口问“这个文涛哪一级的?”

    张枫亚想都不想回答,“93级的啊。”陈墨刚拍拍胸口以示安慰,又听到一句叫她吐血的话,“人家是神童,跳级考来的,很厉害哦,一进就进了校学生会。”本校虽然是一个二流学校,但是电子工程这个专业却提前迈入了共产主义小康生活,是本校的拳头专业。该专业的招生分数紧随清华北大的档次,撑起了本校的一片蓝天白云,可谓精英中的精英。而陈墨所在的外贸,却只能说是鸡肋中的鸡肋。相形之下,陈墨不由服气,果然说牛牵到北京也还是牛,同理牛人到了北京也还是牛人啊!

    陈墨垂头丧气地回到寝室,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陈墨一贯是个好同志,把生的希望留给了陈琳,把丢人的糗事咽进了自已的腹中。不过陈琳听陈墨说了文涛该人该事之后,脸色也不是很轻松的样子,接下来她顶风冒雪早出晚归的过了这么久一段时间,陈墨几乎已经已经把这件事忘了,谁知寝室长大人跑进来又玩出什么联谊的花招出来了。

    陈墨来了兴趣,摩拳擦掌地笑,“对方的男生怎么样啊?要不要我帮忙拉拉皮条?”陈琳面上有几分不屑,“男生7舍306房,不过你只管带嘴巴来吃喝就行了,其他的指望你也指望不上。”

    陈墨无奈,换了一张纸给刘鹏程写信,“礼拜五晚上不要来了,我要去联谊。”

    联谊是在陈墨极陌生的一家店子开始的。因为刘鹏程高二时曾经在陈墨学校集训过一段时间,对陈墨学校周边小饭店的了解就象了解他自已的眼珠子一样,陈墨对它们的印象也全部照样拷贝过来了,刘鹏程曾经指了那家店慎重嘱咐陈墨,“这店子纯属宰猪,你可不要来凑热闹。”想来菜的滋味肯定不会好,陈墨的兴趣甚是不高,死乞白赖被张婷婷一路拖死猪一样拖着走过去,店子门口守了一男一女两个人。看着陈琳黑黑的晚娘面孔,陈墨附在张婷婷耳边说,“你看你看,陈琳象不象专业拉皮条的?”

    两个人笑得东倒西歪毫无形象地往寝室长面前一站,只听得陈琳皱了眉毛开口,“怎么这么晚才来?”旁边那个还算对得起观众的男生忙笑了说,“没事没事,我们寝室老五老八也还没来呢。”

    陈墨是个没事也要生非的,一听这话哪里忍得住,嘻嘻地冷笑了道,“唉呀,居然还有要女生等的男生?难怪要联谊了。”

    话音未落,冷不防后面几乎同步传来嘻嘻的笑声,“好说好说,女孩子走在前面,我们怎么着也应该护护花呀。”一听就知道是个顽主。陈墨嘿咻一下恢复了战斗力,眉花眼笑地回过头去。

    这回头一笑百媚生的经典姿态却被一口口水呛到,陈墨脸涨得通红,喉咙里嗬嗬发出的的全是单纯的音符。张婷婷顾不上有美在旁,伸了手在她背上给她顺了好久的气,陈墨这才剧烈地咳了起来。

    说话的男生幸灾乐祸地看着她,笑咪咪地说,“呀,这不是杜鹃妹妹嘛?怎么到了外贸系来了。”

    “靠!”陈墨心里把这男生三代以内亲属全都问候了一遍,面上仍皮笑肉不笑地打混混,“哪里,哪里,我这人从来大众脸,这位同学的妹妹太多了以至于记错了也是有的。”一面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旁边并未出声的正主儿,那人牛仔裤之下,耐克鞋之上的脚髁处,还裹了一层绷带之类的物体,把袜沿上的一弯新月撑得鼓鼓的,妈的,袜子都是耐克,还真钱多了撑的角儿。

    张婷婷平里里对自已容貌是颇有些自负的,此时也低下头在陈墨耳边小声喃喃,“陈墨,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那个人走到陈墨面前,目光灼灼,并不打算打个哈哈就此别过相忘于江湖的模样,你要说陈墨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据说公安破案时有一个步骤叫“现场指认”,正是靠让犯罪分子回忆其作案过程以摧毁其心理防线。再说陈墨也不是不知道这个人的牛脾气的,更重要的是这店子里头还有一位病人等了这剂解药进去相救,在这里搞拧了的话陈琳只怕会逼自已一死以谢天下。于是陈墨当先签下降书“对不起,那天谢谢你救了我同学。”

    那人唇边似有一丝笑意,“我叫文涛,电子工程931的学生,住在男生7舍306寝室。”陈墨不明其意,“呃?我们是和男生7舍306室联谊的啊。”那人继续说下去,“我最近因为受伤,走路不方便,打开水打饭都是室友帮我做的。”一句话就停在这里。

    陈墨又傻傻的“嗯”了一声,却没听见下文,而那个人已经走到店子里面去了,陈墨精神禁锢一松,脑神经开始运转,反省了这人说话的意思,不由暴怒起来,他妈的居然想我给他做老妈子!

    陈墨这一暴怒,脑袋里有些尘封已久的记忆就滚滚而来了,不要小看陈墨一怒啊,虽不说流血漂杵伏尸百万,但是乌云普盖电闪雷鸣百里之内不见生物,威力只有更大。于是陈墨怒吼了一句,“站住!”一箭步冲上前,手巍颤颤地指了文涛的鼻子,“他妈的文涛你还欠我三套古龙二套金庸一套无忧公主一套萍踪侠影半套蜀山剑侠传就一走了之,我看你长得帅没顾得上跟你算旧帐你还敢跟我起高腔!”

    她借着一股激愤之意一句话不带停顿地说完,心下正在调整深呼吸以免再度挨呛。文涛脸上仍是公式化的笑,“嗯,然后呢?”然后?然后你就应该乖乖地让我们田佳蓉泡,一任她先奸后杀再奸再杀?陈墨怔了一怔,想想这说法好象也不太妥当,那就换个说法吧,“那么,你对我同学就应该和气一点,摆出这种脸来给谁看?”陈墨说完这句话,看着这人同意地点头,态度也缓和了下来。

    电子工程7舍306室的男生们,以往有过多次联谊的经验,但都是惨败而归,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而已方的文涛,显然就是最大的内贼。虽然这家伙每次笑咪咪地参加此类活动,都是最大限度地低着头,最努力地埋头吃饭,最惜言如金地不开口,但是最后回寝室挨打最多的还是他。但是这次显然不同,对方目标明确,放了一个水当当的姓田的小妹妹主攻文涛,其余那姓张的小妹妹,姓夏的小妹妹,姓陈的寝室长等等等等注意力都明显不在文涛身上,且长得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就是最普通的那个姓陈的小妹妹,也一边翻着菜盘一边在和小五斗嘴皮子。该室室长大乐,阳光啊,你终于照到俺们这阳光照不到的阴影疙瘩角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