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1章 第 10 章

王之于水Ctrl+D 收藏本站

    吃完饭室长提议去看电影,陈墨打着呵欠告辞,“我就不去了,我在图书馆借的书再不看就超期了。”嗯,这个妹妹走了好,提高对方整体素质啊,已方小五也懒洋洋地站起来,“室长,我送送陈墨哈。”这家伙走了更好,一张嘴皮子说死多少清纯的小妹妹,这不又少一个竞争对手。

    陈墨也不拒绝,两人悠悠哉离开饭店,陈墨抱抱拳,“那个,那个贺同学是吧?我自个儿会走,不敢劳您驾。”

    那位同学京城大少的劣根性顿时一览无疑,“哟,同学,你还真以为我送你呢,我只是不想去看那场傻呆呆的电影罢了。”

    陈墨哈哈一声,“失敬失敬,原来是同道,那么,就此别过罢。”转过头却看见凌风混在一群人当中从学校出来正在横过马路。

    陈墨欢呼一声,扑上前去,“凌风凌风,你们去哪里?我要跟你去混!”

    凌风从口袋里摸出一包口香糖递给她,以哄小孩子的口气拍了拍她的肩膀,“我们要去艺校那边泡妞,你跟了只会坏事,没见你嫂子都跟没来?人家多识趣。没事的话,你晚上陪她胡闹去得了,多跟人学学。”

    陈墨恨恨的,“满口里没一句真话!”看看队伍里果真没有一个女生,知道有不便处,老老实实地剥了一颗口香糖丢进口里,一边横冲马路一边叫嚣,“那你晚上要带二十串羊肉串给我宵夜!”

    这句话也只是说说,她陈墨也不至于一个晚上的寂寞都挨不了。那么说来,今天晚上也只能呆在寝室里听电台看书了。陈墨觉得有些乏味,懒洋洋地走进学校大门。

    平时喧闹得象个菜市场的寝室此时静谧得简直有些可怕,陈墨发现自已根本看不进什么书去,她拿出日记本草草地写了几笔,想了想又换了一张信纸,“她们都和联谊寝室的人看电影去了,房里很静,我在给你写信。”信的对面是一个每个礼拜都看得见的人,能说些什么呢?陈墨咬咬笔杆,“今天看到文涛了,就是以前住常委楼的那个小孩子,没想到现在还能够见着老朋友,心里很高兴。”她想着信的对面那个人看着这封信时的表情,胸口暖洋洋的,想想又在信后面加了一句,“很想你了呢。”写完这句话,陈墨脸上有一点点发烧的感觉,真是不害臊呵,给男生写这样的东西。可是,我说的明明是实话啊。陈墨跟空气里的那个并不存在的人分辩道,她心虚地吐吐舌头,飞快地把信封好,兴之所至,拿了钥匙出门寄信。

    雪已经融了,校园里大马路上象被水洗过一般的干净。空气是冷的,天空中挂了几颗星星。陈墨呵了呵手,小跳着往离寝室最近的邮筒跑去,一边想着下个礼拜跟陈琳学着打条围巾吧。

    陈墨后脑勺上是长了反骨的人,想也不会理会文涛那句威胁,可是有的人却将之当做了头一件大事,此之佳肴,彼之毒药。所以当坐在床上正在和膨体线、棒针努力勾通的陈墨看到田佳蓉从外面拿回来一个空饭盆的时候,下巴都掉了下来。竖起眉毛问道,“田佳蓉,你还真的准备帮那家伙打饭啊?”田佳蓉脸上是圣母马利亚一般恬静的笑容,她轻声道,“可是真的是我们做错了先,这也是我们应该做的啊。”陈墨直觉就想跳过去翻田佳蓉的眼皮子看看,那个叽叽喳喳小鸟儿一般的田佳蓉到哪去了?真的跳过去的时候却换成了一副执子之手,情深款款的神情,“啊,幸好有你,不然我岂不是会带着这样罪孽下拨舌地狱?”

    门人有人噗嗤笑了起来,拖长了声音说道,“我以为会从你口里听见‘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呢。”陈墨没提防什么时候有男生混进来的,这一幕声色俱全的表演顿时停滞。

    众所周知,凡是守女生寝室大门的阿姨大妈们,都是很恐怖的一种存在,目光比老鹰尖锐,嗅觉堪比鬣狗,速度赶超猎豹,总而言之,一般时间,男生想冲过这道防线,只能送之两字“休想。”所以这天早上没有课的陈墨这副披头散发,衣冠不整,小脚丫塞在拖鞋里的不能为外人见的家庭主妇模样就这样“啪”地被推到了聚光灯之下。而台下是一群衣冠楚楚的绅士陪了她千娇百媚的室友们,所谓“ladiesandgentleman”,英语中常用于大型活动小型聚会的发言词的首句。

    陈墨愣了一愣,已经如受惊的兔子一般冲进自已的床幔之中,身后响起一串压抑的笑声。

    不知过了多久,床幔子后悉悉索索如同老鼠打洞的声音终于停止了。陈墨从中钻了出来,因为实在是羞忿难当,这一番整理就格外费时间,首先是一双穿了绒毛卡通袜子的小脚丫伸出来试探着在床下摸索着鞋子,然后幔子里钻出一个脸蛋红红的小脑袋,左顾右盼发现男士们都还站在门外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果断地跳了出来弯下身去系鞋带。她身上是一件很厚的蓝色卡通图案的套头毛衣,头发松松地打成一根肥大的辫子搭在肩头,蓝白色牛仔裤,白色的运动鞋。这时门口才传进来陈琳礼貌的“进来坐”的声音,说时迟那时快,陈墨趁乱丢下一句,“我吃早餐去了。”已经从人群之中夺路而出。

    陈墨心里这个叫郁闷,怎么着也想不通寝室里这群人怎么连这样大的事也没跟她通报一声,害得她如今有家难归,四处飘零。而且她出来的仓促,想进图书馆没带借阅证,想去采买点生活物资又没有带钱,这么冷的天,露天游荡肯定是不明智的。屋漏偏逢连夜雨,女生三舍徐小娅的寝室门也紧闭着。陈墨四顾茫然,冒着冷风在外面又尽可能地多绕了几圈,手已经冻成冰棍了,这才怏怏地回宿舍去。

    陈墨站在寝室门口,这才知道什么叫做祸不单行,欲哭无泪,面前的门是锁着的,而她,并没有带钥匙。

    她不抱希望地敲了敲门,脚已经转向传达室方向。却听得“吱嘎”的一声,身后一个声音,“你吃个早餐怎么吃了那么久?”

    陈墨心中一喜,也顾不上说话的是位男士了,忙窜了进去。先倒了一杯开水,握在手里取暖。这才抬起头打量四周环境。

    敌方已方,大部队均已撤离,房里就只剩下三个人:田佳蓉、文涛,还有那位口才便捷的好象是姓贺的同学。似乎是看到了陈墨的疑问,田佳蓉开口,“你呀,前天陈琳就说了他们要过来玩,你只不听,这下出丑了吧?他们说出去溜冰,文涛脚不方便,刚好我们一起等你。”审时度势之后,陈墨讪讪地向文涛开口,“呃,那个文涛,你脚怎么样了?”

    还没等文涛答话,那位贺同学已经笑嘻嘻地指了陈墨床上问,“帮男朋友打围巾呢?”

    陈墨摇摇头,那位同学还以为她是害羞不敢承认,开始进行诱供,“别不好意思,我都看到了。”却是太小看了陈墨的脸皮厚度,只听她镇定自若地答道,“这么难看的怎么拿得出手?起码也等熟练了后再打条漂亮的给他。”

    那位贺同学怔了一下,接着笑道,“陈墨你眼光不错,男朋友很优秀啊。”陈墨眉花眼笑地谦虚道,“哪里哪里。”他却说,“凌风那家伙大一当了你们系学生会干部,大二那年就被校学生会看中了,能力还是一等一的。如果不是他当时执意要找女朋友,早就进校学生会入党了。”

    陈墨眼睛里骨碌碌往外翻着问号,怎么话又转到凌风头上来了?不过实在没想到嘻皮笑脸的大哥背后还有这样惊天动地的事迹,陈墨第一次听到,感觉还是很自豪的,于是她代表凌风也要谦虚几句,“那当然了,徐小娅这样的女孩子错过了一个不见得有下一个,可是当干部入党这玩意,早点晚点又有什么关系?”

    贺同学的下巴也掉下来了,他努力说出了一句话,“你知道徐小娅你还和凌风在一起?!”

    “我靠!”陈墨的眼睛也瞪得滚圆的,“我和凌风一起乱伦啊?你想象力不要太丰富了好不好?照你这样讲,我和文涛的关系也不正常了?神经病!”原来这只猪居然把自已当成了第三者,难怪跟自已说话一直都是这样针锋相对且阴阳怪气的。

    田佳蓉忙做起了解释桥梁工作,“陈墨的男朋友叫刘鹏程,在隔壁某某大学就读,学工民建的。人家两个人青梅竹马,凌风是他们大哥来的,贺延平你搞错了。”

    误会澄清了,天空晴朗了,陈墨气鼓鼓地等着那个对她纯洁的心灵造成重大伤害的家伙来道歉,谁知那个家伙眼里闪过一丝黯然,“哦”了一声之后再无反应了。

    陈墨心念一动,恍然大悟。幸灾乐祸地拍掌笑道,“我知道了,原来你就是那个追徐小娅的家伙。”贺延平并没有表示赞同或是反对,陈墨笑嘻嘻地说道,“你这家伙好自私!难道还盼着他们分手不成?他们分手,你就有机会了是不是?只是我就想不通,既然喜欢上一个人不希望她高高兴兴还千方百计盼着人家伤心,是不是太过卑鄙了?”她这番话掷地有声,又泄私愤,又维护了大哥大嫂,说得很是痛快。田佳蓉接连给她发了几个眼神她都没有注意。

    贺延平苦笑了站起身来,“我投降,你也说够了吧,这话够诛心的了。”他看了看文涛,“我们也该出发了,到北菀还有段路呢。”

    贺延平笑脸后的那一点惨痛终于让陈墨闭上嘴,这个外表看上去浮滑游荡花花公子一样的人竟然情深如是,一霎间,陈墨突然有点羡慕起徐小娅来。

    这四个人走在路上就有些尴尬了,贺延平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田佳蓉和文涛在后面慢慢地走着,陈墨本来脚程是挺快的,这一下却不敢冲上前去,可是落在后面又难免有作灯泡之嫌,她很抱歉地看了一眼田佳蓉,田佳蓉现在的善解人意体贴关怀已经浮到了某个高度了,她抿了嘴笑,“下次看你还敢这样说话不给人留余地?还是你陪文涛慢慢走好了。”一边已经跑到前面去了。

    其实这样也不是陈墨想要的局面,文涛不说话。陈墨“呃”了一声,还是捡起了前面的那个问题,“文涛,你脚怎么样了?”

    文涛终于笑了,以前看古文中有一个形容漂亮男人的笑容“一笑若百花之放”,拿这句话来形容文涛又失之阴柔。文涛笑起来象什么呢?就象初夏清晨那一缕洒向大地的阳光,面颊上现出一个深深的酒窝来,“没事,就是扭着了,我求校医院的医生帮忙打了个绷带,不然怎么逃得过早上查跑操的那帮孙子的眼睛?”

    陈墨退后一步,心中充斥着一种奇怪而陌生的感觉,她认识的那个文涛高傲冷漠,怎么可能说得出这样的话?又想了想,一个男人从少年到青年时代的改变很有可能是颠覆性的,武侠小说里从菜鸟到高手的转变往往只要一夜,而他们毕竟有六年没见过面了,谁知道面前这具熟悉的躯壳中装进了怎样的灵魂。

    陈墨还想进一步礼貌性地询问比如“你爷爷奶奶现在身体还好么?”之类的问题,文涛已经先开口,“另外,麻烦你一个事。”陈墨下意识“嗯”了一声,却听文涛说道,“麻烦你们就不要再想着什么撮合那丫头和我了,这样的事还是顺其自然一点好,太过操心反而可能以后大家难堪。”

    他很客气的以请求的语气说出这句话,嘴边还挂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浅笑。但是陈墨马上感受到了这句话里的威胁和讽意。大二的男生,别人或许还在电子游戏厅里只争朝夕,而他就已经练就了这样深的城府,陈墨他乡逢故知的喜悦连同记忆里那个影子如同一张薄纸,“哗”地被一撕两半。她不动声色地拉开了半步左右的距离,微笑着点头道,“知道了,这种事本来就勉强不来的。”这下她可以肯定为什么撞到文涛的那次她没有认出他来,她的预感并没有错,因为这个人的气质内涵已经完全不同了。

    有一点点冷场,陈墨已经明智地放弃和他讨论一切与童年有关的话题,她敷衍的恭维,“你成绩一直那么好,怎么没考北大清华跑俺们这疙瘩里来了?”文涛微微一停顿,“哦,我爸以前这里毕业的,他已经帮我跟那边学校联系了出国的事,这边读完了就……”话没说完就被陈墨打断了,“咦,那群家伙溜完冰了。”声音越来越小,他定睛看时,陈墨已经跑过去哈哈地和那群女生嘲笑成一团。文涛的眼中掠过一丝莫名的情绪,但是他马上恢复了笑容了向人群中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