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5章 第 14 章

王之于水Ctrl+D 收藏本站

    陈墨独自窝在学校里舔了几天的伤,在她自我感觉好得七七八八能出来见人了的时候,陆续归来的室友们开始考验她的恢复能力。

    第一个回来的是陈琳,她家因为太远,所以走得特别早。陈墨一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就跳起来迎了出去,“老大,带了榛子给我吃没有?”一边张牙舞爪地去抢陈琳手中的行李。陈琳白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说,“带了,带了,哪敢少得了你陈大小姐的东西。”已经拿出一包沉甸甸的东西来丢给陈墨,“别啃完了,给大家都留一点。”又打量了陈墨,“咦,难得你今年没出去鬼混,比放假的时候倒还白了一点。”

    陈墨嘿嘿地笑,已经跳回她自已的角落,这一番表演已经用尽了她的力气,但是能顺利躲过陈琳的火眼金睛,可谓成功了大半。

    第二个回来的是谢慧,第三个是夏召文,看来越是长途的人到得越早。而田佳蓉的广东相对近一点点,所以,当某位男士帮她扛着行李进来的时候,寝室里已经有几双狼一般的眼睛虎视惮惮地在找下口的地方了。

    田佳蓉自然是知道这个意思的,脸上一红,骂了一声讨厌。那个男生放下行李准备和众人打招呼,寝室里顿时倒下一片,原来是个烂熟的人,他们联谊寝室那位极憨厚忠实的寝室长。

    这下子来日方长,有得好的吃了。她们放过了那寝室长,开始准备十八般酷刑逼问田佳蓉,“说!什么时候勾搭上的?好家伙,反了天了,连我们都瞒着呢。”

    那小狐狸脸上一片娇滴滴的红色,吞吞吐吐地招供,“就是放假回家的时候,火车上挤得要死。别人又占了我的座位,他把他的座位让了给我,自已一直站回到韶关才坐到位子。所以……就这样了。”

    陈琳嘿嘿地笑,“你就这样移情别恋了?文涛就这样被你抹掉了?”

    田佳蓉有了新人,毫不犹豫地把旧人抹了个干净,瞪着眼质问,“我和文涛哪有怎么样?人家条件那么好,我哪里高攀得上。”夏召文拍了手笑,“不用多说了,我看到外面本周未电影预告是好莱坞经典爱情片回放,按老规矩叫你家颜新华准备放血吧。”

    陈墨的铁布衫已经练得可以了,听到老规矩的时候,若换了别人想到这老规矩还是刘鹏程首创,只怕就会如一个重物击在胸口,吐出一口血经脉俱废或者是走火入魔了。而陈墨心里一阵痛楚过后,面上仍保持了看摩拳擦掌打土豪分地主的积极性。

    但还是有露出马脚的时候,没过二天,张婷婷就在奇怪,“陈墨,你现在一顿怎么只吃这么一点点?”陈墨没留神说了实话,“吃不进,心里闷得很。”寝室里一阵狂议论,“你们说陈墨是不是暑假里面这个这个了?听人说女人刚怀孕的时候反应会很大啊。”“有可能哦,但是陈墨应该不会这么不小心吧?上次大三有个学姐不是就因为这个被开除了?”“那就难说了,我上次打电话给她,不是说她到L市去了,这年头奸夫****到一起还不会干柴烈火?”陈墨本来还准备把她的铁布衫进化到九阳神功中“你自来去你自来,我自巍然不动”的境界的,听到这最后一句终于忍不下去吐血破功了,她哈哈哈地一阵大笑,不知笑了多久才停下来,甚至呛出了眼泪。寝室里其他人面面相觑,陈琳担心地问道,“有问题么?”陈墨满面通红地抬起头来,在持续的短促的笑声中摇手道,“没事,没事。”

    她知道这一关终于过去了,从这天起,陈墨还是陈墨,不再是那个强颜欢笑的那个假人,而她身上的某些东西已然失去永远不会复返,又或者,这是成长过程中必须付出的代价。

    开学报完名,联谊寝室自然是要搞搞活动聚聚的,其他人都跑去7舍那边包饺子去了,陈墨是头一个懒虫,借口要准备复习补考,顺理成章地在自已寝室坐到十一点半才赶过去混饭吃。

    果然那边饺子已经包好整整齐齐码在报纸上准备下锅了,其他人也已经悠悠闲洗干净手坐在一起打牌吃水果了。陈墨看见桌上的一桌牌,眼前一亮,但所谓有得有失,没有一个人肯站起身来把牌让给她打。夏召文一边出牌一边冷笑,“你一分力气都不肯出,让你蹭吃已经是给你情面了,再让你打牌那可就真是没天理了。”

    陈墨悻悻,左右一看,大家都玩得热闹呢,也就只有文涛坐在床上戴着耳机在看小说。此时实在无聊,也只有走过去搭讪了开口,“在听什么呢?”

    文涛并没有听到她的问话,却从面前挡着他书的阴影里知道面前有人,忙挂出一脸的笑容抬头迎人,结果却不想是她老人家屈尊下顾,一下子笑容竟僵在脸上,陈墨并不跟他一般见识,在他身前凳子上坐下,仍旧笑了问,“听什么呢?”

    她没有注意到她身后一大群人随之竖起的耳朵。

    文涛醒悟过来并且从她的口型中分辩出她说了什么,忙取下耳机,恭恭敬敬把随身听递给陈墨,陈墨也不客气,接过来拔掉耳机插孔,里面传出来的音乐却是她意料之外的。

    陈墨有些惊讶,抬头看文涛的眼光也多了一分亲近,“咦,你也听beyond?”

    文涛含笑,“我听beyond没什么了不起的吧?”

    陈墨吐了吐舌头,“我还以为你不食人间烟火呢。”

    文涛还待说什么,已经被身后的陈琳打断,“喂,你们两个,这么无聊的话,出去买三两生姜回来。”

    陈墨吃惊回头,“有没有搞错!你们早上做什么去了这么重要的东西都没买?现在要我走大半个钟头去买三两生姜?”

    陈琳怒,“你以为你真有那个好命什么事都不要做只要白吃?”

    陈墨眼看着本寝室那样好脾气的老佛爷也发脾气了,知道自已犯了众怒,好汉不吃眼前亏,忙站起身来说,“好好,三两生姜嘛,我马上就去。”一边向着联谊寝室的兄弟们求教,“各位,谁有车借我用一下。”

    这话却被田佳蓉打断,“你也坐了一天了,到外头去走走吧,对身体有好处的。”

    陈墨无法,苦了脸往外走。却听得后面田佳蓉那位颜新华同学和稀泥地说,“陈墨,你慢一点,让文涛陪你一起去嘛,他在寝室反正也是无聊。”

    陈墨耸了肩膀,“免了吧,三两生姜要两个大活人的劳力,你们以为是买金子?”她从陈琳手里拿了钱,百无聊赖地走下去。身后楼梯上啪啪啪啪的一阵急促足音,她还没走出大门,听到文涛的声音,“喂,喂,你等等我。”

    陈墨窃笑,“嘿,你也被赶出来了?”

    文涛也笑笑不语,陈墨问他,“你比我熟,什么地方买姜最近?”文涛笑,“差不多,到教工小卖部那边去吧。”两个人一起往遥远的西菀走去,两个那样伶牙俐齿的人走在一起的时候却都找不出什么话来。还是陈墨大方,走了一阵子后笑着说,“我也最喜欢黄家驹呢。”

    文涛也努力找话,“为什么呢?”

    陈墨思索了慢慢地回答,“不知道,我第一次听他的歌是《农民》,大概那是我第一次听到不是情歌的港台音乐?那时候还只刚刚觉得这个长得瞒普通的,但是眼睛里很干净,音乐也让人感觉舒服。然后又听了他别的歌慢慢地就喜欢上了他罗,没什么道理。”

    也许是被黄家驹拉近了他们两个人的距离,陈墨说话又恢复了对熟人的肆无忌惮,突然问了一句“喂,你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文涛惊诧,没想到她上半句还在说黄家驹,下一句马上就跳到自已身上,中间过门都不带,这思维也够跳跃了,他笑了问,“你觉得我变成什么样子了?”

    陈墨皱了眉头,“心机太深,圆滑世故,也俗气了,人比以前倒是讨喜多了,不过我……”她差点就冒出一句“不过我不喜欢”不过幸好已经意识到有点交浅言深了,马上收嘴不语。

    文涛却不在意,“哦,这是你以前给我的忠告啊。”

    陈墨嘴巴“啊”了一声,那个啊出来的圆形半天没有合拢,我以前和你无怨无仇会给你这种忠告害你长大了变得这么畸形?

    文涛也知道她老人家多半已经忘不起这个事了,慢条斯理地忆苦思甜,“你让我学东方朔‘依隐于世,形见神藏,与物变化,无有常象’有没有这回事?”

    陈墨张了四五次嘴,东方朔这段话她是背得的,只是什么时候说出来给文涛做了座右铭的?她立马赖帐,“喂,小孩子说话不负责任的啊。再说了,你这么听我的话,我现在只有一缺钱用就嚷着要去抢银行你帮不帮我去抢?”

    文涛低低地笑,笑得陈墨脸上一红,又解释了说,“呃,其实象你这种做大事的人变成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那谁谁说的,做大事的人皮厚心黑才是正常的。”却又忙忙地捂了嘴,真正是越描越黑了。

    文涛哈哈地笑了起来,这才是一个正常的十九岁的男孩子的笑容,笑得毫无形象东倒西歪。陈墨紧紧地闭上嘴,懒得再去免费帮人家提供笑料。

    在这样一个暖洋洋的秋天的中午,有一种久违了的被人称做友谊的东西在两个分别了很久的人之间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