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9章 17章加番外2 2

王之于水Ctrl+D 收藏本站

    和严之之相处的日子,好象以前和小墨在一起的日子都白过了一般,而我的自尊心和自信心得到了空前的膨胀。我不是没有疑惑的,虽然我从不怀疑小墨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但现在很明显,小墨对我真的没有她对我温柔体贴。难道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原来在这里?但是我已经有了小墨,也只有对不起她了,于是在严之之提出要到我家玩一玩的时候,我虽然迟疑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我没有想过小墨会在家,更没有想过会小墨毅然提出分手,看到她那个眼泪攒在眼眶里的习惯动作,我心里象刀割一样的疼,为什么每次让她哭的都是我?可是我太知道她的脾气,那样决绝果毅,我就那样看着她从我的眼前离开,而我虽然内疚,心里却不是没有窃喜的,心里长长地松下了一口气,小墨这一走无疑是帮我解决了一个问题。

    只有妈妈,在严之之走了之后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让我事后反复咀嚼的话,“真难得,这世上还真有人会无缘无故地对另一个人这么好。”我结结巴巴地解释,但是在妈妈眼睛底下却再也不说不出话来,妈妈耸耸肩膀,“我和你爸爸以前还担心,怕跟你陈叔叔做了亲家反而做不成朋友,现在不要操这个心了。只是可惜了墨墨,不知道这丫头以后找个什么样的男朋友。”妈妈的话总是淡淡的,但我听得出这里面的责怪,我没有接口,闭上嘴出门。

    新学期开学,严之之开始经常地跑到我寝室来,别人也都没有觉得奇怪,只有一向沉默寡言只喜欢玩电脑的老三很惋惜也很认真地说,“呀,陈墨哪里比不上她?你想烧房子的话陈墨会帮你点火,其他人会对你这样?世上再也不会有人这样对你啦。”

    这句话就象预言故事的警句,很快得到了验证。温柔体贴不见了,变成了敏感多疑。成熟稳重也在第一时间内变成市侩精明。

    这是我的报应,我一边抽烟一边自嘲。烟真是个好东西,麻痹人的神经,减缓人的思维。越发认识到它的可贵,渐渐的也不能离手了。严之之尖叫,“你怎么是这样的人!”我从来不知道女人这样善变,曾经每件让她啧啧称奇过的东西都变成了攻击我的借口,我弹吉它打篮球都被贴上了不上进的标志,更不用说她会站在身边陪我了,而她最大的乐趣原来就是逛街买衣服。我真的不知道以前那么多的共同语言是从哪里出来的,也搞不清那女孩子身上的温柔体贴怎么会不翼而飞。我侧眼看着她,心里冷冷地笑,“刘鹏程,这是你自找的,你放弃了那个到你房里最关心的是你桌上有了什么新书以便最快和你契合的人而找了这个到你房里从烟蒂开始到没叠齐的被子滔滔不绝地批评下来的女人,这才是活该,这才是报应呢。

    就在这期间,我居然又一次遇到了小墨。

    所谓命运,原来总是在你失去之后才知道可贵。

    我设想过很多种遇到小墨的情形,可是没包括这一种。我以为她会泪眼朦胧地看着我,我以为可以跟她说重新开始。可是,这些想象好象只证明了我已经不再了解她。小墨只对我说了一句话,这一句话抽尽了我全身的力气,“抽好一点的烟吧,好一点的烟对身体伤害总会少些。”然后她再一次从我视线里离开,而我已经失去了叫住她的资格。

    世上最残忍的事是什么?令汝生爱者,将永不知其爱。(这句话未经作者同意直接抄袭长门的,但愿darkness大人没有看见,或者看见了也愿意原谅,阿门)

    第18章  第18章

    天气越来越冷了,陈墨穿着一件灰色的长身羽绒服,脖子里套了那条打得千疮百孔的自制围巾。耳机里听着“青春的花开花谢,叫我疲惫却不后悔”,手插在衣服袋子里,腋下夹着一本《女黑侠木兰花》,面无表情地穿梭在校园里的时候,自我感觉完全可以本色出演欧洲十七世纪的变态老修女,噢,上帝啊,上帝救我,阿门。

    又是年未,许是为了和窗外的寒风相抗,寝室里恋爱的气氛越加的浓了。陈墨正处于恋爱和人民币的双重失意之中,自然是眼不见心净,老老实实坐在图书馆里看她的小说。每天早上买六个花卷,分开了三顿,早上吃二个,中午和晚上插上电炉,又蒸上二个。几天下来,陈墨早已吃得两眼发绿,却还是坚持不肯接受张婷婷递过来的餐票,很严肃地回答,“我总得学会靠自已啊。”寝室里其他人看得又气又好笑,于是某天,田佳蓉特地跑到小卖部打了一份陈墨最爱的大蒜烩野兔子肉,回来抢在陈墨之前插上电炉热饭菜。

    陈墨气了个半死,于是,出现了本章开头的一幕。

    漫无目的地在校园里逛了半圈,陈墨才发现要在这刺骨的寒风中扮酷,难度还是太大了点,于是她决定还是去逛逛租书的店子,食可以无肉,居不可无书,尤其是在这种急需要用精神粮食来弥补身体损耗的时候。

    路过学生俱乐部下的大公告栏的时候,陈墨听到了一阵很集中的议论,这个公告栏为官方与民间共用,故而素来妙笔频出,上至“致昨天“捡”到我自行车同学的忠告”下至“吐血跳楼价出让大学英语课后习题答案”还有扬扬洒洒的代表了某些雄性激素过剩的男士们打算向全世界公告他们对某女士的爱慕或者被拒绝后无处可退索性奇文大家同赏之的情书,陈墨一向是该公告栏的忠实拥趸,此时好奇心一起,也不由地凑过去看热闹听八卦。

    这一看之下,满公告栏里贴的却是某校际辩论会本校选手的照片和宣传资料,陈墨看着照片里某人清俊冷静的面孔,听着旁边女生的赞喻之词,再想起这两年种种曾经发生过的事,去年赏月人安在?风景依稀似旧年。一时竟觉恍如隔世,不觉也有些痴意。良久之后,她对了那张照片似乎是对了着某本人一般露了一丝欣慰的笑来,很好,你过得好我也无需自责可以安心了。这才发现双脚冻得冰冷,一阵阵的寒气从心底在往上冒,她伸出手,把围巾裹得紧了些,缩了脖子准备往宿舍跑。

    刚一起步,却突觉腋下一空,急忙回头看时,凌风正在她身后笑咪咪地翻着那本书。陈墨翻了老大一个白眼,想起自已已经好多年没有和老大说过话了,也只有略带理亏地跟着凌风走出人群。

    凌风笑了说,“吃饭了没有?你嫂子今天有事,你就陪你哥胡乱吃点东西吧。”

    陈墨撇了嘴并不领情,“我不要,我没钱。”

    凌风伸手在她手上拍了一下,笑道,“越来越不可理喻了哈?我什么时候要你出钱过?”

    陈墨也不理他,板了脸重复,“我要靠我自已。”

    凌风笑骂“装什么贫困生?你还真以为你能吃得了那份苦?”

    陈墨还要顶嘴,“别人能吃的苦,我为什么不能?”

    凌风暴怒,“别人一年才找家里要三百块钱,你能个屁!”也不管两人拉拉扯扯的姿势有多不雅观,也不再和她啰嗦,拖了她就往小卖部走,一边走一边数落,“你上礼拜买的那瓶洗发水都够别人吃半个月了,你还敢说什么吃苦?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喂,你现在到底是自虐呢还是自残?”

    被一句话戳到痛处,陈墨还没坐稳眼睛里就有东西似乎要滚出来了,凌风也不理她,径直坐下来点菜,陈墨心里一恨,张嘴就叫,“要份大蒜烩野兔子,一个酸辣鱼头,溜份小白菜,再来个柞菜粉丝汤。”

    凌风只是看着她笑,并不阻止。或许是她声音太大,旁边桌上某个正在把酒庆祝的人似是诧异地抬头望了一眼,随即不经意地回过头去。

    陈墨连连塞了几块兔子肉进嘴里,塞得一嘴巴都是油。这才满意地喟叹了一声,“人生在世,吃喝至上。”凌风拿起筷子,和她抢了一块兔肉,慢悠悠地发表高见,“我说,还是找个男朋友算了,省得这样瞎折腾。”

    陈墨漫不在乎地拍拍手,“好啊,你帮我做主好啦,我的要求简单,管吃管喝不管我人就行了。”

    凌风受不了她的嚣张气焰,冷哼了道,“你以为你钟楚红还是哪个国家的公主呢?其他不说,就你这性格,找你等于找气受。谁会愿意?”

    陈墨美食在前,也顾不上发脾气追究侵害名誉的责任了,她斜了眼看着凌风,“靠,我来打个比方,如果一个人问你‘这个人眼睛我是喜欢的,鼻子我也喜欢,就是这脾气我不大喜欢,能不能把她切开?我只要拿走我喜欢的那几部分’你会不会骂他神经病?”

    她满嘴的歪理都能跑到月亮上去了,可凌风一时竟也想不出话来驳斥。

    她笑吟吟地看着凌风吃瘪,手和口可没停着,快速地打扫着战场。就在这本来应该很静很静的场合,却突然听到了一个很细的声音插进来,“那么,喜欢你的人都要受伤的。”

    陈墨心里有鬼,笑容顿时一敛。抬眼看向说话的人,贺延平那带着质问的口气让她很有一点不忿,她本来想反问一句“你去摘花,被刺扎着了,是不是也要怪花不该长刺?”可是陈墨眼尖,看到贺延平身边的某位同学很隐秘地拍拍他,示意他住嘴,于是陈墨也就懒得再辩下去了。

    贺延平耸耸肩膀,很与已无关地摊开手,“很好,是不关我的事。”回头对他们一桌人说,“好了,我们吃完了就走吧。”

    文涛并没有回避,很从容地起身,微笑了跟她们两个人点头打招呼,一双俯视的眼睛一尘不染,很有点高位者的派头,更有趣的是,他另一侧身边一个显然已经和他培养出了一些默契的美女也很快地站起身来,以某种所有物宣告的姿态向着陈墨很客气地颔首微笑。一种让陈墨很陌生也很不舒服的感觉从心中升起,她突然觉得小卖部的空调温度打得太高,房里空气太不流通,以至于本来让她垂涎三尺的菜式也变得有些乏味。她不由地在心里对贺延平的话呲之以鼻,文涛怕什么受伤?愿意安慰他为他弥补伤痕的人不要太多哦。

    再有几天就快元旦了,陈墨她们系史中本有一位高人曾在某年元旦节前一个礼拜开溜,节后一个礼拜返校,法定一天的假硬是让他凑出时间回辽宁打了一个转身的历史。陈墨本来跃跃欲试颇有与之试比高的意思。但是凌风大早警告了她,千万不要想旷课溜回家去,学校里正准备趁着这时候抓违反校纪校风的典型。陈墨也只有按捺下这个念头,每天在教室里如坐针毡地熬着。

    这天中午,陈墨总觉着有点心神不宁坐卧不安,于是趁着上课前最后一点空档时间在收拾衣服,突然听到楼下传呼,“326陈墨长途,326陈墨长途。”明知道她要回家,这个时候还打电话来做什么?她手里一抖,一件已经折好的衣服又松开了掉在灰尘中。她胡乱捡起来往床上一丢,冲到楼下。

    是姑姑打来的电话,说妈妈上午下班时挤公共汽车摔伤了,送到医院确诊为摔断了腿,已经办了住院手续。而爸爸在广西开会还没回来。

    陈墨的心砰砰地仿佛要跳出来了一般。她挂了电话急急忙忙跑回寝室,先是发现钥匙忘在楼下,又飞快地跑下楼拿了钥匙重新往上跑,却又跑错了一层楼,跑到四楼去了。她在四楼楼道上喘了好阵子气,摇摇脑袋,又定定神,这才快捷准确地回到自已寝室,从张婷婷的抽屉里拿了五十块钱,胡乱写了张条压在她桌上。然后以千米跑的力气往校门外狂奔而去,丝毫再未顾及耳畔那阵叮叮的上课铃声。

    平时形同虚设的校门此刻被关得严严实实,好几个干部模样的人煞有介事地守在校门前一只蜜蜂都飞不过去的模样。若是平时,陈墨早骂一声蠢鸡拍拍屁股掉头换地方爬墙出去了。但此刻,她满眼里就只剩下大门边上唯一能进出人的传送室口子,然后顺理成章地自投罗网。

    第19章  第19章

    估计这几个人这两天也只守到陈墨这一只扑网的傻鸟,慵懒的打着呵欠的面容纷纷为之一振。一个男生貌似很克格勃似的诱供,“同学,你哪个系的?叫什么名字?课间外出有没有系领导的批字?”

    陈墨急急地喘了气说,“我刚刚接到家里的电话,我妈住院了。”

    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脸上明显都是一副“这么蹩脚的理由也想骗倒我们”的模样,陈墨张着嘴,徒牢地解释,“我真的是家里有事,我骗你们做什么?我再蠢也不会用这样的理由来骗人。”不知说了多少遍,她脑袋里终于有一丝灵光闪过,“不信你们叫文涛出来我跟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