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1章 17章加番外2 4

王之于水Ctrl+D 收藏本站

    陈墨并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让这小子提了油条端了豆浆在这小院子里来回再多走得几趟,自已一世清名必将荡然无存。而文涛此刻的态度和平时又不尽相同,起码没有了那种让陈墨极讨厌的屈尊俯就的感觉了。当然,这只是一种感觉,女人的感觉这种东西细微分厘之间可以差个十万八千里去,比如寝室卧谈会上曾经有陈墨提出“文涛这人很假”的这种和平探讨,在出口的一霎间被七个枕头扔中的不愉快的历史。

    于是陈墨懒洋洋地吩咐,“厨柜里最下面一格有面条,就拿鱼汤煮面条好了。”

    文涛怔了一怔,吃吃艾艾地说出一句巨扫兴的话来,“我没煮过,不如你教我?”陈墨的眼睛顿时瞪得比灯泡还大,那你自告奋勇个屁用啊,害本姑娘白开心一场,“先倒一锅水,等水烧开,再下面条。”

    文涛心里暗念了二遍顺序,还是有些不放心,迟疑的目光又扫过陈墨,两人大眼瞪小眼比了一阵眼睛大小,还是文涛先败下阵来,“我去就我去吧。”

    陈墨看到不要钱的奴隶这般听话,顿时眉飞色舞起来,窜到客厅里神气活现地打开电视机,有滋有味地看起了她不知是第几遍看过的《大时代》,正看到台风里方婷追丁家老大到大屿山的那一段,感慨伤悲柔肠百结之余,还不忘冲着厨房亮一嗓子,“鱼汤如果开了你就把火关小一点啊。”

    厨房里传出来一个小小的声音,“陈墨?”她答应了一声,里面却又无话。陈墨过了一刻,放下心来看电视时,又听到文涛有些迟疑的声音,“陈墨?”

    陈墨不耐烦地叫,“到底什么事啊?”一边把电视机声音调小了一点,文涛的声音比先前稍微大了一点点,她竖了耳朵很仔细地听,才听见那一句“陈墨,做我女朋友好不好?”陈墨脑袋里嗡地一声即时短路,厨房里也再没有其他的声音传出,而电视机里本来低沉舒缓的音乐却逐渐变得激烈起来:“未曾后悔是甘心决定,莫问那可注定,若然是错从不加理会,命运究竟未明,现实理想难分得清楚,未让两手分开,人生虽短暂无悔共你,穿梭天边与海岸,重温的景象零碎渐淡,真心你莫忘记……。”

    第21章  第21章

    陈墨知道她现在的样子很傻,可是她的嘴部和眼部的神经就是不配合她,过了好半天,才听见自已的声音,“不要。”然后也不待文涛问为什么,她就主动倒豆子一样说明理由,“你要钱有钱,要势有势,要长像有长像,要人才有人才,简直可以说是完美的黄金人类,跟你在一起的话我一点亮点都没有了……”

    房里寂静无声,良久良久,厨房里突然传来了一声惊呼,“唉哟!”陈墨的神经弦拉得满满的,只害怕那家伙想不通要殉情,听到这一声,忙窜了进去,口里不停地问,“怎么了?怎么了?”却听文涛抽了气答道,“我刚才不小心脸上被开水炸了。”陈墨忙抬头看时,果然文涛白皙的脸上溅了一点小拇指头大小的红点,她忙说,“你不要动啊,,我给你找药,不会然打水泡的。”又飞快地跑到外面拿了绿药膏,指头沾了一点药,口里面不停的指挥,“低头,低头,没事长那么高做什么?动作要快,等会破相了就不好玩了。”

    文涛很合作地低下头,眼睛正对着她,陈墨怔了一下,却突然觉得脸上微微的有些发热,她几乎有些粗鲁地把绿药膏塞到文涛手里。口里还故作不屑地嘀咕,“所以说我英明啊,你说谁敢找你这种连面条都不会煮的人。”

    文涛却不忙着往脸上上药,慢条斯理地问,“如果我破了相,总不会再是黄金人类了吧?”陈墨暴怒,“破相?破了相我才不会要哩!”

    就象是被女巫用金棒点过的灰姑娘,文涛从五官到面部,洋溢了一种明亮而生动的笑容,嘴唇往上弯弯地勾着,酒窝深深的现出来,这使得他的面孔看上去象足了一只刚偷吃了七八只******的狐狸。

    陈墨怔怔地看着他的变化,突然醒悟过来自已说了什么话,她恼怒地“啊!”地叫了一声,又上当了……,难怪说眼耳鼻舌声五贼,第一要挖掉的就是眼睛,明知面前不过一具臭皮囊,怎么偏偏一看到表相就忘记了本质?饶是陈墨平日里脸皮再厚,此刻也红得象只煮透了的虾子。

    却幸此时锅里的面条开了,顶得锅盖澎澎得响,陈墨手快,叭地关了煤气,文涛的表情十分之无辜无措,听了陈墨粗声粗气地吩咐,“把面捞出来,浇鱼汤。”

    文涛这种能眉听会目语的家伙如何不知道陈墨的情绪波动?自欣然从命,却不料算有遗策,自此之后,永司煮夫之职,万劫不复。列位客官,此乃后话不提。

    这两人胡乱吃了面条,虽然时间离吃中饭还早早早得很,陈墨坚持说病人要多补充营养,拿小饭盆装了一盆鱼汤,给妈妈送去。而文涛,和她一起下了楼,自已去找地方打点休息换衣服之类,约了陈墨中午陪他上街好给陈墨妈妈买点礼物,而陈墨虽然横挑鼻子竖挑眼地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也没有对此提议进一步表示出什么异议。

    家里离医院很近,陈墨守逼着妈妈喝完鱼汤,又屁颠颠地跑回家,开了小火拿砂锅熬童子骨头汤,妈妈要卧床大半月呢,爸爸这时候还没回来。可是陈墨却怎么也烦恼不起来,此刻,她心里即使最暴躁的角落都象被熨斗烫过,熨帖得平平的,一边麻利地作着家务,一边小声地哼着曲子。

    中午,她送饭到医院,妈妈一边苦着脸说,“做这么多谁吃得完啊?”一边在她的监视下用饭,陈墨心头颇有一点终于可以报复当年妈妈逼自已吃饭的旧怨的感觉,笑咪咪地盯着妈妈吃完饭,又守了她睡午觉,听到妈妈均匀的呼吸声,这才蹑手蹑脚地拿了碗筷回家。

    陈墨急躁好动,闲不下来,所以正如她送了一个外号给张婷婷“摩托罗拉”一样,张婷婷回报了她一个外号“无事忙”。所以,这小半辈子,她从末试过迟到。所以,虽然两个约好一点半在中山路口子上见面,她还是在一点一刻左右就到了约定地点。熙熙攘攘的路口,陈墨百无聊赖地左顾右盼,终于眼前一亮,在她前面不足五米处,有一个农妇用篮子装了一篮子小猫在叫卖。

    陈墨忙凑了过去,小猫太脏而且一望而知是土猫,在这种繁华的地段,并不能引起人们的驻步----波斯猫还差不多。但是吸引陈墨的,一则是猫太小,一看就知道刚刚出生不久,叫声奶声奶气的很能引起她的同情心。第二就是她站累了,需要一个能蹲下来休息一下的理由。

    陈墨从篮子里捞出一只猫来,然后她突然发现了那只小猫身下还压了一只蹄子和尾巴带了黑点点的灰白色小猫,微咪着小眼睛毫不畏惧地看着她。她低下头,和小猫对视。很有意思的小东西呢,然后她开口问那个农妇,“这猫多少钱?”

    文涛在1点半准时出现,迎接他的是蹲在地上笑吟吟的陈墨和她身上一团灰乎乎的不知什么东西。他休息了一阵,又稍稍打理了一下,越发显得面如冠玉,目如朗星。远远的,陈墨侧了脑袋伸手给他看,“你迟到了。”

    文涛下意识看看表,抬头笑道,“正好1点半,你到了很久了?”

    陈墨挑衅地说,“我知道时间刚刚好,可我就是要早点到,就是要叫你内疚,怎么样?”

    文涛呵呵地走到她身边,一边笑,“我很内疚,可以了吗?你手里什么玩意?”

    陈墨一脸全是恶作剧地笑容,她抱起小猫做了一个投篮的姿势,很准确地丢到文涛怀里。文涛定睛一看,那一脸气定神闲一切尽在掌握的表情立刻破功,他惊叫了一声,“猫!”哆嗦了一下,下意识就想把它抛开。不料那猫爪子牢牢地钩住他的衣服,挂在他身上蔌蔌地发抖。文涛迟疑了一下,还是一脸僵硬地抱住了那只小猫。

    陈墨笑得打跌,“我早就说过你上辈子肯定是老鼠。”一边递过钱给卖主找钱,没想到她一张十块的钱递过去,那农妇从里三层外三层的衣服里面掏出个小黑塑料袋,慢腾腾地找钱。正是中午热闹的时候,陈墨站起身的时候,眼前人潮涌动,已经没有文涛的身影了。

    这找钱也找得太久了一点,她心下嘀咕着,人潮推着她身不由已地往前走,文涛应该也被挤到前面去了吧?她忙忙地往前方追去。走了好一段路,却仍不见人。陈墨不由急了,难道就这样走丢了?又忙回过头找。一眼却看见,人流之中,文涛抱着小猫,象大海中的礁石一般,纹丝不动地站在她买猫的地方,正抬头四处在找她。

    陈墨的心就象三月的澳大利亚洋流一般,一股一股的暖流汇入,终于她心里仿佛有一层硬茧被轻轻地敲开了,里面有一只毛茸茸的小鸡好奇地探出头来。

    第22章  第22章

    陈墨按照小王爷的吩咐,带他七拐八拐终于找到了本市唯一的一家鲜花店,一边恋恋不舍地摸了丝绒一样的花瓣一边鼓了眼睛盯着价格嘀咕,“华而不实,铺张浪费,够买十只鸡的了。”

    可是陈墨的妈妈显然不是这样想的,或者说她的修养远远高出陈墨之上,她表露出来欣喜之情实在不是勉强做出来的样子,而文涛的修养显然也在陈墨之上,并没有落井下石露出哪怕是半点得意之色。可越是这样,陈墨越是不可理喻,气鼓鼓的一直忍到文涛告辞,妈妈叫她送送,他们两个走出病房时才开口,“你神气个啥?那是我妈不懂行情。”

    文涛没敢多说话,说了一句,“我先回去了,那就辛苦你了。”

    陈墨先是点头如啄米一般,再想想,不对,那家伙说话的立场好似有谬。抬头看见文涛眼里的红丝,心里有一点酸酸的,她似是无话找话又似是交待,“我过完元旦再回去。”

    相见难,分别易。好在陈墨文涛都是现代儿女,不用讲究歧路共沾巾的那套。她很利落地说了一声,“我上去陪妈妈了,你路上小心。”毅然转身上楼。可是毕竟心理还不够成熟,一想到平时热热闹闹的家里空落落的剩下自已一个,这一下身边又少了这么一个陪着自已说说笑笑打发这么难熬的时间的人,眼角扫到地上某个颀长的身影渐行渐远,不觉心头一酸,随即有一滴小小的泪水从眼角沁了出来。

    陈墨的这个元旦就守着妈妈过掉了,忙得象只陀螺,幸好过了两天爸爸回来,家务被爸爸一肩挑过,她还轻松了一点,饶是这样,返校时,陈墨还是头昏脑涨,两手空空。连例行的打发寝室里的那群坏蛋的零食都没有买。

    张婷婷和夏召文看到陈墨进门,笑得一个叫诡异。

    陈墨心中有鬼,深谙先发制人之道,开口道,“傻笑什么呀,我这几天都在医院里陪我妈,可没帮你们带什么零食。”

    张婷婷嘿嘿地笑,“你还不打算从实招来?”

    陈墨继续闲话其他,“帮我请假了没?我给你留了条你看到没?”

    张婷婷冷笑,“你留的那条,你留的那条我如果没看到哪来的我们文大会长翘课奔夜啊?”

    识时务者为俊杰,陈墨马上转开话题,“我走的几天,有啥新闻没有?”

    夏召文也嘿嘿的笑,“有的有的,大把新闻。”陈墨正想着这群饿狼什么时候转性了,松了口气拿起杯子从夏召文壶里倒开水喝,却听得夏召文笑嘻嘻地陈述,“最大的新闻就是一个苦追某男生不遂的女生,因爱成恨,趁人家执行公务时寻衅滋事给人家扇了一记耳光,终于也与帅哥有了一次实质性的身体接触。”

    陈墨果断打住,马上PASS掉,“下一条。”

    仍旧是夏召文似笑非笑的声音,“据说现在我们学校最流行的一句话是女追男,隔层纱。”她拖长了声音,“这句话起源正是由于刚才第一条中的那位帅哥受这一火辣辣的巴掌所触动,连夜追到了那女生的家里。当然,接下去有关互诉衷情的那一类新闻就应该由你告诉我们了,说吧说吧,姐姐我们洗耳恭听。”

    陈墨倒吸了一口冷气,痛心疾首地喊,“你们就任由别人这样糟蹋自已兄弟?”

    张婷婷过来拍了她的肩膀笑,“兄弟,好处你反正已经得尽了,让别人占占嘴上的乐子有什么关系?”

    陈墨气绝,寝室门打开了,钻进来一个田佳蓉,看见陈墨,马上笑道,“陈墨,文涛在学生会搞什么宣传栏版报和什么辩论赛的事,还没回寝室呢。”

    陈墨再没有力气分辩,这鸡同鸭讲,全是徒劳,也只有顺从民意,向门边走去,边走边说“好吧,废话就不要讲了,我去找文涛总可以了吧?好象我到学校来只是来谈恋爱而不是来读书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