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顾董请姜副总走一趟

李不言Ctrl+D 收藏本站

    包厢首端,男人漫不经心的话语夹着些许冷意传来。

    姜慕晚侧眸望去,笑意深深:“萧总刚刚若是出手,也没后面这些事儿了。”

    “姜副总这是在怪我?”男人反问,话语里夹着几分笑意。

    包厢首端,几盏照明灯不知是坏了还是关了,是以此时,她瞧不见萧言礼的面色。

    摸不透这个阴险狡诈的男人此时是何心思。

    “做人不能太双标,”她轻薄开腔。

    本是要走的人,此时也不急了。

    “姜副总这是不准备卖我这个面子了?”萧言礼话语深深。

    就今日这般场景,在c市这群公子哥儿的圈子里实在是不少见,原以为今儿众人不过是换了个寻乐的对象,不曾想,这对象还颇有来头。

    “萧总这张脸长的实在是不合我胃口。”简言之,想让我卖你面子也不看看自己的那张脸。

    言罢,似是不想跟萧言礼多做纠缠,凝眸望向万开,且还高傲的扬了扬下巴,等着他动作。

    这日夜间,姜慕晚双手抱胸站在包厢中间,看着万开一口一口将苹果啃完。

    临了,且还颇为好心哗哗的抽出两张纸巾递过去,且关心道:“擦擦。”

    她抬手,拍了拍万开的肩膀,话语间带着婉转劝告之意:“玩儿归玩儿,闹归闹,但我家的孩子别人是碰不得的。”

    “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万开依旧低头道歉。

    当着身旁一众世家公子哥儿的面儿让姜慕晚将自己的脸面往地上踩。

    “单我买了,好好玩儿,”言罢,她单手插兜转身离开。

    先兵后礼这一招,老老实实的堵住了身后悠悠众口。

    人啊!不仅要有段位,还要有手段。

    二者,缺一不可。

    包厢外,骆漾一见宋思慎出来,猛的扑过来就差喜极而泣了,而宋思慎却万般嫌弃的伸手挡住他。

    就差拍出去几米远。

    “你怎么会在c市?”宋思慎跨步跟上姜慕晚的步伐,在她身旁低声问道。

    “工作,”她言简意赅道。

    “是工作还是回了姜家?”这声不轻不重的询问让前行的人步伐一顿,但仅是片刻之间便又抬步向前,似是并不准备回答他的询问。

    包厢里的人,一口一个姜副总,宋思慎即便是在傻,也听得出来这其中的门路。

    人多时,他未曾开口言语。

    眼下只有他们二人,若不问清楚对不起自家姑姑。

    他跨步前行伸手擒住姜慕晚的臂弯,秀气的眉眼间端的是认真之态。

    再问:“你是不是回姜家了?”

    姜慕晚望着他,眉眼间带着半分不悦,而这半分不悦中,有一大半来自于自己商场失利,今日之事,本好化解,但她却将万开踩在地上摩擦,其中、无疑是夹杂了私人情绪的。

    “付婧是不是也跟你一起回c市了?”见她不语,宋思慎再问。

    “你这般做对得起大姑?宋------------。”

    “闭嘴,”宋思慎后面的话尚未喊出来,便被姜慕晚开口喝止住了,冷怒的眸子冷冷的瞅着他,开口警告道:“当说就说,不当说的你把嘴巴给我闭严实了。”

    “姜家有什么好的?至于让你瞒着大姑回c市?你脑子里面装了屎吗?”

    姜慕晚当年在姜家的事情,宋思慎即便不知,也听闻父母说了些许,如今知晓姜慕晚回了姜家,只觉这人脑子肯定是有问题。

    “我做事情自有分寸,今日之事,”说着,她转身,伸手落在他肩膀上缓缓拍了拍:“就当没看见过,为我好,也是为你好。”

    言罢,她转身就走,没有半分在多言的意思。

    宋思慎跨步想最上去,却被身后骆漾抓住臂弯。

    直至姜慕晚的身影消失不见,宋思慎猛的甩开他的爪子,冷声怒斥:“你干什么?”

    “老大,c市好几伙人都在查晚姐,你别给她惹麻烦,”骆漾看了眼四周,见周围包厢门都关着,这才低声言语。

    “你怎么知道?”宋思慎拧眉询问,似是没想到骆漾会知晓些什么。

    “婧姐原先让我帮忙查点事情,所以知道,“这话,骆漾不太敢说,毕竟宋思慎是他老板。

    宋思慎闻言,一口气哽在喉间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

    “所以你一直都知道他们在c市?”

    骆漾不敢说话,只得缩着脖子轻轻点了点头。

    这方,姜慕晚跨大步出了凤凰台,正往门口停车场而去,将走近,便见自己车边儿上依着人,前行步伐微慢,相隔数米的地方缓缓停住步伐。

    清浅开口,话语混合着夏季的热风送到徐放耳边:“徐特助好雅兴。”

    倚着车旁抽烟的徐放听闻声响,身影微动,在这夏日炎炎的天靠着热乎的车身抽烟,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徐放未急着应允,伸手,将手中半截香烟丢在地上,而后、抬脚碾灭:“顾董请姜副总走一趟。”

    是请。

    不是想请。

    一字之差,叫人听在耳里确是不一样的味道。

    后者委婉,而前者,强势霸道。

    姜慕晚今日出来,未曾提包,此时,握在手中的车钥匙转了转,笑问徐放:“顾董请,我就得去?”

    “顾董说,顾公馆与首都,姜副总选一样,”徐放将顾江年的话语原封不动的带给姜慕晚。

    姜慕晚自知,自己算计了恒信,不说顾江年,就单单是余江只怕都想弄死自己。

    可未曾想过,这秋后算账来的如此之快。

    顾江年下了飞机第一件事情便是让徐放去请人。

    由此可见,这人、着实气的不轻。

    首都事情将一处理完便马不停蹄赶回c市,为了什么?

    大家心知肚明。

    这日夜间,姜慕晚随徐放到顾公馆,兰英见她,颇有几分惊讶。

    随即迈步而来,但许是思起上次的不愉快,并未太过热络,只是客客气气颇为礼貌的喊了声姜小姐。

    “先生呢?”徐放问。

    “在书房,”兰英告知。

    “姜副总请,”徐放伸手。

    来了几次,姜慕晚并非一无所知,最起码,顾江年书房的位置,她是知晓在哪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