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红烧如何?

李不言Ctrl+D 收藏本站

    顾江年活了二十多年,尚未被人当着面如此指桑骂槐过。

    姜慕晚与自家母亲一来一往之间聊的可谓是极好的。

    且还颇为和睦。

    好端端的,他这么一个大活人成了无人看管的野狗。

    顾江年站在余瑟身后,起先还好,听到最后就不淡定了,姜慕晚那句笑意悠悠的好,让他手痒的很。

    “想必姜副总不是误入人家地盘那般简单,”余瑟身后,顾江年冷不丁的吐出这般话。

    将姜慕晚与自家母亲的谈话声打断。

    姜慕晚浅笑沛然,望着顾江年,眼眸中的笑意深深,“顾董莫非知道是谁家的狗咬的我?”

    顾江年:“............”莫名觉得手痒。

    今夜,若非余瑟在,姜慕晚只怕是在劫难逃。

    可偏偏,又是那般不巧。

    这人扬着乖巧的笑颜,眨巴着亮晶晶的眼睛昂头望着他,那模样,万般诱人。

    可就这么一各个看似乖巧的姑娘,在装乖卖萌之间一口一个谁家的狗。

    刺耳,实在是刺耳。

    “我若是知晓,定会亲自抓过来,让姜副总好好磋磨一顿。”

    顾江年将“磋磨”二字咬的及重,眼眸流转之间流露出来的凶狠让姜慕晚收了一分张扬。

    但仅是片刻之间,她再度扬着笑脸问道:“红烧怎样?”

    闻言,男人笑了,落在身旁的手,大指与食指指尖交叠一起缓缓磋磨着,不急不缓道:“先扒皮,再断骨,其次下汤。”

    姜慕晚想将顾江年红烧。

    而顾江年想将姜慕晚扒皮断骨再下锅。

    这二人都是鼎鼎的黑心肝。

    “姜副总觉得如何?”

    “怎站在屋外说话?晚晚这般没礼貌?”

    顾江年这话,她未曾回应,亦或者说,是未曾来得及回应。

    身后、姜家大门处,老爷子出来,见此情景,微扬着嗓音半质问姜慕晚。

    “散步恰好遇见,便浅聊几句,叨扰姜老了,”余瑟话语得体,回应姜老爷子的话语。

    三人的交谈,变成了四人。

    顾江年与老爷子站在一处之后,聊及的便不再是生活琐事,而是商场走向与金融信息。

    且还浅显淡了淡关于织品与恒信的事情。

    七月的天,站在屋外,难免会被蚊子厚待。

    姜慕晚一身包裙在身,裸着半条腿,站在篱笆外,妥妥的是给蚊子提供免费晚餐了。

    她静站于此,动了动腿,低头望去,见一只硕大的蚊子正扒着她的腿吃的欢快,伸手、及其快很准的将其变成了尸体。

    啪的一声响,如同定时闹钟一样,止住了老爷子与顾江年的交谈。

    “有蚊子?”男人低沉的嗓音开口,细听之下便能听出那么些许的关心之意。

    姜慕晚在心里翻了翻白眼,未言语,反倒是将掌心伸过去,蚊子的尸体正四仰八叉的躺在她的掌心。

    那意思就好似在说: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少问废话。

    大抵是她动作太过直白,惹得一旁的余瑟轻声失笑:“快进去吧!”

    老爷子在一旁,多瞧了顾江年两眼,那两眼中,带着数之不尽的打量。

    姜慕晚道了失陪转身进屋,进屋便见杨珊红着眼从二楼下来,见她进来,步伐顿在楼梯上。

    姜慕晚立于门口,她立于楼梯上,手握着栏杆。

    面色不善。

    而反观慕晚,唇边笑意悠悠然,带着揶揄讽刺的浅笑。

    在杨珊看来,极为刺眼。

    那浅笑中,饱含讥讽,高傲的神情望着杨珊如同俯瞰芸芸众生的神。

    “大小姐,”管家出来,见姜慕晚,轻声呼唤。

    招呼完,这才将目光望向杨珊:“太太,晚餐好了。”

    谁先谁后,谁重谁次,已是万分明了。

    杨珊从二楼下来,行至客厅时,姜慕晚凉薄的视线移至她身上,话语幽幽:“芸芸众生,不会有人一直赢下去。”

    “确实如此,”杨珊回应,话语间隐含着几分火药味。

    这日夜间,姜家的晚餐,并不太平。

    餐桌上,杨珊刻意讨好老爷子,而老爷子半分面子都不给,当着姜司南的面对其母冷眼相待,让一家人颇为尴尬。

    姜临坐在一旁,见此,面色稍稍白了几分,随即从中打着圆场:“父亲放心,此事定会解决妥当,交给旁人我不放心,慕晚亲自出手,不会有差错的。”

    姜临这话,听着好似是在宽慰老爷子,实则明事理的人都知,他是在将姜慕晚推出去替杨珊挡刀子。

    闻言,老爷子面色更是寒了数分。

    “解决?华众股票今早跌成这样如何解决?外面记者抹黑华众名声如何解决?华众旗下餐饮业囤积的大量酒该如何解决?”

    啪、老爷子将手中筷子猛的拍在桌面上,怒目望着姜临。

    似是对他刚刚刚的话语感到极其不满。

    “来、你来说说,该如何解决?”

    老爷子一连甩出三个问题,妥妥的打他的脸。

    一时间、姜临面色清白交错。

    而坐在一侧无缘无故被牵连到的姜慕晚没有半分想开口的心思。

    低垂首,握着筷子,面色颇为平静。

    餐厅气氛凝重,周遭连众人的喘息声都听不见。

    姜司南视线环顾四周,而后定了定心,将目光移至老爷子身上,默了片刻,才道:“爷爷、我们邢教授讲过,没有一帆风顺的商场,也没有毫无波涛的海面,我虽然未曾入过商场,但爷爷从小教我一家人要团结,织品酒业的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外面的风言风语不管如何刮,我们一家人都应该团结才是。”

    “父-------。”

    “司南说的对,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外界再乱家里不能乱,爷爷放心,此时我会妥善解决,”

    姜薇的话语尚未说出来,便被姜慕晚捷足先登。

    此时、姜司南开了口,老爷子在如何也不会当着晚辈的面让姜临难堪。

    姜司南的脸面得给一分。

    姜薇知晓,姜慕晚同样知晓。

    谁都想在此时做一个顺手拨东风的人,让她们欠自己一份人情。

    奈何啊!姜薇还是搞不赢姜慕晚。

    姜司南开口,杨珊青白的面色上浮现了丝丝喜悦,可这喜悦,仅是一秒之间,便被姜慕晚一盆冷水给灌了下来。

    姜司南三言两语就将气氛化解,她此时若是不开口强调一番此事是自己解决,岂不是累死累活在为旁人做嫁衣?

    ------题外话------

    晚晚:红烧如何?

    顾董:火锅更好。

    不言:吃不到一起去、还在一起个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