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哪一任未婚夫?

李不言Ctrl+D 收藏本站

    君华兰博酒店长廊内,贺希孟冷厉的视线落在徐放身上。

    锐利的眼神如同带着冰渣子似的。

    冷飕飕的瞧着他,仅是喊了这么一声,也不言语。

    贺希孟这日,一身深蓝色衬衫在身,在长廊灯光投射下,似蓝似黑,看不真切。

    男人拿着手机,垂在身侧,凝着徐放。

    这个上一秒在包厢里与众人谈笑风生的男人此时成了阎王爷,仅是这么望着,徐放都觉得这人是来索命的。

    良久,贺希孟轻启薄唇凉飕飕问道:“认识付婧?”

    “认识,”徐放如实告知。

    闻言、贺希孟浅笑了笑,随即,余光撇了眼包厢里头,在缓缓落到他身上,冷声开腔:“我贺家的外孙,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来踩踏了?”

    此时,你若问徐放是何心情,他只能说,日了狗了。

    真特么是日了狗了。

    徐放早先便知付婧是首都付家的人,且萧言礼一早便提过。

    哪儿曾想?

    “贺首长这话有失偏颇,与其说我们在踩踏付秘书,不若说是付秘书在断我们财路,”徐放斟酌良久才道出这么一句话。

    贺希孟刚刚接的那通电话无疑是付婧的了,不用想,付婧必然已将前因后果告知眼前人。

    若否认,未免太过牵强。

    此时,只能承认,且还只能大大方方的承认。

    徐放这不卑不亢的回应是贺希孟未曾想到的,大抵是见多了巴结、阿谀奉承、亦或是事后咬死不承认的。

    徐放这般,当真还是头一次见。

    闻言、贺希孟阴冷的面色好了几分,凝着徐放,眼眸中泛着精光。

    片刻,贺希孟伸手将手机揣进兜里,推门进了包厢,包厢里的谈笑声因着他的到来戛然而止。

    贺希孟坐回原位,虽未言语,但众人都能看出--------这人心情不佳。

    桌面上,有君华的人带来的中华,全新,未拆封。

    将进去,贺希孟倒也是不急着言语,连句客套话都没有,反倒是拿起桌面上的中华,不急不慢的拆开包装膜,而后,抽了根烟出来,君华老总坐在身旁见此,伸手掏出打火机,欲要替其点烟。

    却被贺希孟不动声色的偏开。

    对面,顾江年只见这人拢手点烟,浅浅吸了口烟之后,吞云吐雾之际微眯着眼瞧着他,隔着薄雾,二人视线对上,有火光从里头叉开。

    数秒之后,贺希孟将烟夹在指尖,伸手将跟前的酒杯捞过来,在上方,点了点烟灰。

    如此动作,明白是在告知众人,这场酒、喝不下去了。

    若是喝得下去,贺希孟怎会在酒杯里点烟灰。

    “想跟顾董讨个人,”贺希孟说着,微微掀开眼帘睨了眼顾江年。

    顾江年落膝盖上的手微微压了压,至此、他能确定,那通电话,当真是付婧的。

    上位者之间的相对,往往都起的悄无声息。

    顾江年睨着贺希孟,片刻,浅笑了笑:“不知是谁能让贺首长亲自讨要。”

    “姜慕晚,”贺希孟说着,又在酒杯里点了点宴会。

    话语落地,顾江年面上一如既往的平静,并未因着贺希孟甩出这三个字有任何错愕之处,相反的,异常淡定。

    只是、君华一众老总不淡定的,若姜副总真跟眼前贺首长有渊源,那一切怕都该推翻了重新再来。

    “姜副总跟贺首长??”这是一句询问的话语。

    但这询问中带着几分提醒,顾江年其人,亦是个手段高超之人,姜慕晚来c市瞒着宋家人,想必眼前的贺希孟也不见得会是个知情者。

    是以此时、他喊得不是姜小姐,而是姜副总。

    商场之间,一旦称呼带上职位,那便该重新定义了。

    果不其然,顾江年这声姜副总落地,贺希孟夹着烟的手微微抖了抖。

    望着顾江年的目光更是深了深。

    良久,这人才道:“未婚妻。”

    啪嗒、徐放心里有根琴弦咯嘣而断。

    何止是徐放,在场的一众君华高层那个心里不是日了狗的状态?

    睡了人家未婚妻还想在人家手中讨彩头?

    这跟挖人家祖坟还让人家给钱有何区别?

    自家老板破了姜副总的局,破完之后还把人给睡了,睡完就将人送进了警局,自己转个身相亲去了。

    如此就罢,他一个“小三”睡了人家未婚妻还想从人家未婚夫手中获利。

    这可真特么戏剧性啊!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的。

    徐放思及此,端起手中被子狠狠喝了口水,想压下内心躁动。

    在反观顾江年,这人素来善于隐藏,喜怒不形于色,可坐在身旁的徐放知晓,顾江年此时,内心只怕是早已翻江倒海。

    顾江年在心里狠狠的磋磨着姜慕晚三字。

    望着贺希孟的眼光带着几分打量。

    军方的人似是听出了什么苗头,贺首长的未婚妻在顾董手上。

    于是有人俯身在他耳畔轻声唤道:“首长。”

    “顾董怎么把人弄进去的,怎么把人给我弄出来,”强硬霸道的话语一开口,整间包厢里瞬间飘着冰渣子。

    贺希孟的眸光中没了刚刚的隐忍,更多的是怒火与杀气在交织着。

    在反观顾江年,一开始的愤怒与错愕在此时被他悉数摁了下去,只道:“为商为政都该做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贺首长不该跟我讨人。”

    顾江年这话的意思就差直接说,姜慕晚干了违法乱纪之事,出不出的来不是我说了算。

    “顾董倒是遵纪守法好公民,”贺希孟抬手将烟送至唇边,浅浅抽了口,未言语。

    目光斜睨了身旁副官一眼,后者会意,缓缓起身,同君华方的人歉意开口:“首长还有事,我们竞标场上见,诸位。”

    本是势在必得的案件,此时、、成了悬案。

    悬就罢了,或许还会得罪一个大佬。

    军方人,最是难惹。

    且顾江年还将人未婚妻送进了局子。

    而君华那方的人心里只怕是都在打颤,何止是将人送进局子那般简单?

    就顾董跟姜副总这不清不楚暧昧的关系,如今人家正牌未婚夫找上门来,不动手俨然算是不错了。

    贺希孟起身,面色冷厉朝包厢外而去,行至顾江年身后时,只听这人冷飕飕问了句:“贺首长是姜副总的哪一任未婚夫?”

    ------题外话------

    这几天都是一更哈!明天中午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