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7章 平安喜乐

李不言Ctrl+D 收藏本站

    冬日寒风之后送来了场极大的暴雨。

    寒风起,暴雨至。

    屋外的电闪雷鸣在后半夜渐渐停歇,亦或许是被顾公馆厚重的窗帘和玻璃窗阻挡在外。

    姜慕晚跪坐在床上给付婧去了通电话。

    二人寥寥数语便收了电话。

    接电话间隙,见身旁人起身,面色不佳,邹巴巴的衣物贴在这人身上,也瞧不出半分狼狈,姜慕晚收了电话,见人从衣帽间出来,手中拿着衣物。

    “去哪儿?”她问,话语间隐着几分关心之意。

    顾江年听出来了吗?

    听出来了。

    可这半分关心,少了———。

    行至门边的人回眸望向她,见人亦是衣衫整齐跪坐在床上,不冷不淡开腔:“洗澡。”

    原以为后半夜是平静的,姜慕晚亦是进了浴室。

    与之不同的是顾江年及其贴心的将卧室的浴室让给了她,自己去了客房。

    将淋湿了身子,天空中闷雷阵阵,闪的她停了手中动作,漆黑的天空中闷雷滚滚,闪的半边天儿都亮了,她默了片刻,欲要稳住心神,抵抗内心的那股子惧怕;可那些自幼埋在骨子里的东西哪是那般容易剔除的?

    她怕黑。

    更怕这黑夜中的闷雷。

    年幼时埋在心底的种子直至成了了也无法剔除,不仅无法剔除,她越是扼制,她们便越是狂妄的生根发芽。

    扎根在她心底。

    如何都拔不出来。

    淋浴间内,姜慕晚扶着墙壁浑身轻颤,面色比刚刚来时更加寡白。

    缓缓的,女子洁白的额头抵到落在手背上,呼吸微微急促了半分。

    【你去死吧!你活着就是断了我们姜家的香火】

    【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妈妈不肯放弃她那所谓的铁饭碗】

    【在这里睡一觉,睡一觉就什么都好了】

    头顶上,花洒的水落下来,迷了她的视线,手背上,温热的触感传来。

    一时间,分不清是水,还是泪水。

    她靠着墙壁,轻轻颤栗。

    脑海中,那个毒妇的话语挥散不去。

    像是回放似的,在脑海中传播。

    渐渐的,倚在墙壁上的人顺着冰冷的墙缓缓的蹲下身子,在这不大的淋浴间里,颤栗着,轻抖着。

    【你妈妈不要你了,她也不喜欢你,她要是喜欢你怎么会把你留在姜家?】

    【你看,你生来就被人不喜】

    “蛮蛮、”屋外,敲门声将她思绪拉回了一瞬。

    可也只是一瞬而已。

    屋外,顾江年洗澡过半,听到闷雷声裹着浴袍奔过来了,见卧室无人,猛敲卫生间门。

    “蛮蛮,”男人再唤,比前一声高涨了些。

    伸手,欲要打开浴室门,却发现门在里面被反琐了。

    “蛮蛮,”再起,比前一声多了几分焦急。

    这夜的顾江年,是焦急的,焦急中带着几分狂躁与不安,这种感觉,已多年没有过了,而姜慕晚明显的,成了他人生中为数不多的特例。

    他是财阀,是资本家,是商人,这些身份没有一种需要他去动感情的。

    可独独遇见了姜慕晚。

    他动了凡心。

    一见慕晚误终身,四月初的那场雨,在他脑海中下了足足八个月。

    那场雨,从四月初一直下到十一月二十一日。

    从十一月二十一日开始,方才雨过天晴。

    许多年之后,华中地区被暴雨侵袭,多处受灾,君华慈善致力灾区重建工作,记者会上,有人问道:“今年的这场雨,是顾先生见过最长的雨季吗?”

    男人闻言,清俊冷厉的面容难得有了几分微染了几分温声:“不是。”

    他见过最长的雨下了足足八个月。

    这夜,楼下守夜佣人听的二楼主卧传来砰砰声。

    想上去看看,但又怕是主人家吵架,止了步伐。

    2008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凌晨,平安夜伊始。

    顾江年踹了顾公馆卫生间的大门。

    推开门,乍一入目的是蹲在淋浴间瑟瑟发抖的人,男人心头一紧,狂奔过去时伸手抄起是一旁的浴巾,将人裹起来。

    “不怕不怕,蛮蛮,”男人话语焦急,简短的六个字带着浓厚的急促。

    “蛮蛮、蛮蛮、看看我,”男人伸手,捧起她惨白的面庞。

    姜慕晚抬眸之际,迎接而来的是男人滚烫的唇,他轻轻的吻着她,落在身后的掌心缓缓的拍着,轻轻的安抚着。

    眉心,鼻梁,唇畔至面庞。

    他像哄孩子似的,哄着受了惊吓的爱人。

    顾江年将他这辈子最温软的话语在这夜都给了这个小泼妇。

    一口一个乖乖,一口一个宝贝。

    这些话语将他平淡,粗俗的人生,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浴室内;缓过神来的人抬手勾着他的脖子,将惨白又滚烫的面庞埋进这人胸前。

    听着他沉稳的心跳声。

    大掌依旧在她身后,依旧缓缓的抚着她,一下一下的,看似急切,而又缓慢、沉稳:“恶人自有天收,天不收的,蛮蛮收。”

    话语至此,这人俯身,吻了吻她半干半湿的长发,而后,温凉又带着几分坚定的话语响起:“蛮蛮收不了的,还有我。”

    男人沉稳的话语在耳边炸开,姜慕晚明显觉得自己心跳漏了半拍。

    搂着人脖子的臂弯猛的一僵。

    男人宽厚的掌心依旧抚着她,略带薄茧的指尖滑过她背脊时,稍有些粗粝感。

    见人情绪稳下来,顾江年缓缓将人从地上拉起来,大掌所至之处皆是冰凉。

    “得泡个澡,不然会感冒,”这数九寒冬的天,经不起折腾。

    “不想洗,”姜慕晚开口,嗓音带着些许委屈之意。

    “我帮你洗,”顾江年不依着她的小性子。

    站在跟前的人缓缓摇头,满脸的不情愿。

    虽说是不情愿,可这搂着他脖子的手也没有松开半分。

    此时的姜慕晚,就好似在一场极度惊吓中缓过神儿来的人。

    也只是轻微的缓过神儿来而已,离痊愈尚且还有许远。

    “听话,”顾江年伸手不轻不重的捏了捏她的腰肢,嗓音微微往下沉了半分。

    试图以此来让姜慕晚不要使小性子。

    “不听话,”这简单的三个字,若是往日里跟顾江年吵架时说出来,那必然是地动山摇的。

    可这日,大抵是惊魂未定,三魂七魄将将归位,这么有底气的三个字言语出来,顾江年险些没听见。

    嗡嗡的,跟将出来的小蜜蜂似的,底气不足。

    这夜,浴室内,响起了顾江年低低沉沉的浅笑声,想压着她去泡澡。

    但又想着,平日里嚣张跋扈的小泼妇这可怜兮兮的小模样也实在让人心疼。

    你看,有些人,你一日不温柔他便觉得你有罪。

    而有些人,见惯了你温柔的一面,倘若那日你不温柔了,他定会反思自己去总结原因。

    罢了,罢了,不想就不想了。

    男人一手搂着她,一手挑开淋浴头,

    哗哗的热水流淌下来。

    可以依着你不泡澡,但冷飕飕的让人进被窝是不可能的。

    这夜,二人躺上床时,已经临近慕晓时分,

    洗澡过半,姜慕晚已经昏昏欲睡,站不住了。

    全靠顾江年的臂弯支撑着,躺到床上时,早已不省人事。

    婚前:顾江年除去工作熬夜,断没有一折腾一宿的情况。

    婚后:姜慕晚好,他才能好,姜慕晚不好,他也别想好。

    许久之前,常听人提起婚姻的意义。

    彼时,他不懂。

    现如今,他想:婚姻的意义就在于能有人将你平静的生活搅的鸡飞狗跳,而你、又能与之从中寻得一个舒适的点去共处,携手共度此生年华。

    生活不该是平静的,

    一味的平静只会加速我们心灵衰老的速度。

    这夜,顾江年将将躺上床,伸手将人捞过来,耳边,一句低低沉沉的话语声响起:“平安夜快乐。”

    这夜,凌晨给付婧回电话时,寥寥数语之后她道了句平安夜快乐。

    而此时,折腾一宿之后,姜慕晚将这句话送给顾江年。

    简单的话语,让这人平静下去的心咯噔了一下,伸手将人往怀里带了带,话语温温:“恩、平安夜快乐。”

    月牙隐去,泛白的天色将顾公馆的暗夜一点点的撕碎。

    清晨,姜慕晚在顾公馆的大床上睁眼开,乍一映入眼帘是一个红彤彤的苹果。

    她静躺了数秒,似是神思尚未回笼。

    过了片刻,伸长臂弯将床头柜上的苹果捞起来,上头,一张便签纸上龙飞凤舞的落着四个字【平安喜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