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回去得睡地板

李不言Ctrl+D 收藏本站

    这日凌晨,顾江年从梦中惊醒,听闻何池那声急切的话,瞬间睡意全无。

    六月底下了两场雨,且是连续下来,余瑟素来身体不好,每年换季总会有些小病跟随着,顾江年知晓,往日里都会细心叮嘱一番。

    这段时日,忙于工作,又连续在梦溪园吃了几回闭门羹,疏忽了。

    梦溪园内,何池打开门,顾江年收了伞进屋。

    “如何?”

    “三十九度,断断续续烧了两天了,也不让我联系你,”何池说捞了条干净的毛巾递给顾江年,他接过擦了擦身上的水渍。

    “我去看看,”顾江年将进去,便见方铭站在床边换药瓶。

    “如何了?”

    “烧退了,万幸,”方铭开口。

    顾江年闻言,狠狠的松了口气。

    这日凌晨,顾江年在梦溪园卧室守着余瑟到天亮,直至确定稳下来了他才松了口气,躺在余瑟房间的贵妃榻上眯了会儿。

    将眯了会儿,被手机吵醒。

    清晨,慕晚起床上厕所,伸手摸了摸旁边,没了温度,迷蒙着眼看了一圈未见人,往日若是早起运动,顾江年的手机一定会放在床头柜上,可今日、手机不在。

    她隐隐想起昨晚顾江年接电话的模样,隐有担忧,拨了通电话过去。

    接起,那侧男人嗓音低沉沙哑:“蛮蛮。”

    “你在哪儿?”她问。

    “母亲生病了,我在梦溪园,”顾江年站在屋外,抬手抹了把脸,拿开手机看了眼时间,知晓想睡是不可能了,抬步往自己卧室去。

    慕晚在那侧,有一阵沉默。

    听闻余瑟生病,他回梦溪园,心中有一阵本不该有的异样情绪一闪而过。

    这个男人,太过沉稳,即便是陷入两难境地也仍旧不动声色。

    “怎么了?”见慕晚许久没说话,顾江年问了嘴。

    她猛然回神,道:“没事,你多在梦溪园住两天。”

    “蛮蛮————。”

    姜慕晚话语落地,顾江年步伐一顿,心中一股暖意流淌而过,他以为自己需要开口跟姜慕晚解释一番才能获得她的许可。

    可事实是,并未。

    他的太太,极其通情达理。

    通情达理到顾江年有些不敢置信。

    “当真?”他问。

    “当真,”她点了点头。

    又喊道:“顾江年。”

    “恩?”男人浅应,语调中是掩不住的雀跃之意。

    “只要我还是你妻子的一天,你就永远无须在这种事情上做抉择。”

    这日,顾江年周身的疲倦一扫而过,而立之年的男人站在卧室里拿着手机湿了眼眶,素来能言善辩善与人周旋的人这日竟然被姜慕晚短短的一句话弄的哑口无言。

    他站在卧室里,平复了许久的心情。

    才稳住那颗动荡不安的心。

    他顾江年何德何能啊!

    如果说从一开始,他跟姜慕晚在一起只是想得到精神的慰藉,那么此时、他深知,自己慰藉的不只是精神,还有心灵。

    这个与他在同一条路上行走的女孩子比任何人都知晓家人二字意味着什么。

    顾江换好一身衣物,进余瑟卧室,却见人刚好悠悠转醒,他迈步过去扶着人坐起来。

    余瑟面色寡白,即便是生病中的人也不忘记狠狠的睨他,。

    “您把对我的气先放放,万事不如身体紧要,”顾江年倒了杯水递给余瑟,轻声规劝。

    “你少人模狗样的劝我,”余瑟冷冷的嗤了回去。

    大抵是生病了,有些中气不足。

    顾江年抿了抿唇,望着余瑟道嬉皮笑脸道:“不劝您我也没人可劝了啊。”

    “你去劝姜家慕晚。”

    “她没心没肺的,不用劝,”顾江年顺嘴接了余瑟的话。

    余瑟闻言,望着顾江年良久,:“你现在倒是敢在我跟前提人家了,坦然了?不偷鸡摸狗了?”

    “反正都被抓包了,也不在乎了,”他这话,说的吊儿郎当。

    气的余瑟狠狠的闭了闭眼,良久,咬牙切齿道了句:“畜生,要是我女儿被人这么糟践,我一定打断他的狗腿。”

    余瑟这番咬牙切齿的话出来,顾江年后脊微凉。

    “你这是年岁大了,我动不了你了,要是小时候你看我不扒了你的皮,”余瑟又道。

    顾江年小时候不是没被余瑟收拾过,但每一次都是为了给人背锅。

    时隔多年,历经浮沉之后再听这话,让彼此都恍惚觉得好像是又回到了那个时候。

    瞬间,卧室有片刻的静谧。

    顾江年不是个没有担当的人,对于跟姜慕晚的这场婚姻,他始终是维护姜慕晚的状态,不管是在哪里,都是如此。

    婆媳之间的问题因自己而起,顾江年占百分之九十的责任,另外之十,并非来自姜慕晚,而是来自姜临。

    时刻月余,顾江年再度坐到余瑟跟前,微微低头低了低姿态,斟酌许久开口道:“慕晚本性不差,母亲不喜的是姜家,厌恶的是我强取豪夺的手段,倘若您对她本人没意见,我改日带她来见见您?”

    “你曾经义正言辞的同我说不会娶姜家慕晚,”余瑟望着顾江年冷眼道。

    “我没有娶姜家慕晚。”

    “那你娶得是谁?你当我是瞎的?”余瑟语调不自觉的往上拔了拔,怒目圆睁瞪着顾江年,俨然一副气的不行的模样。

    “我娶得是宋家蛮蛮,”顾江年望着余瑟道。

    姜家慕晚跟宋家蛮蛮是同一个人,可彼此的背景不同。

    姜家是个稀巴烂的家庭,可宋家不是。

    余瑟对于宋蓉这号人物还是有印象的。

    她今日,大病未愈,又被顾江年连着气了这么一场,头疼的紧,扶着额头朝着人家摆了摆手:“你给我滚,别让我看见你。”

    顾江年看了眼手表,见时间也差不多了,缓缓起身:“那我晚上再过来陪您。”

    “不需要。”

    “蛮蛮让我来的,我要是不来,回去得睡地板,”顾江年悠悠开口。

    何池站在屋外听闻这母子二人的对话,忍笑忍了许久。

    余瑟气的脑子嗡嗡作响:“她怎么不让你去睡垃圾堆。”

    顾江年唇角笑意悠悠,深知这场谈话虽说不愉快,但母子二人之间的隔阂就此打破,心中烦闷发泄出来总比憋屈着强。

    “刚结婚,没经验,回头您教教她,我估摸着用不了几天就得睡垃圾堆了。”

    顾江年的担当与责任感体现于他将所有的过错都揽在了自己身上,从一开始他就将姜慕晚至于一个受害者的位置,余瑟再如何不喜他,他们也是母子关系,可姜慕晚不同,婆媳关系倘若不和他有百分百的责任。

    反正,他没脸没皮也不在乎这些。

    “滚滚滚,别让我看见你。”

    顾江年出了房门,嘴角笑意尽显,见人出来,何池端着托盘进去,笑意悠悠的望着余瑟,小声宽慰道:“您就别气了,我瞧姜家姑娘就挺好,乍一看过去就不是个脾气好的主儿,也能收拾得了韫章,你这要是换成了别家的豪门闺秀,柔柔弱弱的,不得被韫章拿的死死的。”

    见余瑟面容松动,何池顺着顾江年的话再接再厉:“韫章这些年走的太快,若是找个性子稳妥的在后院,他指不定心无旁骛走的更加利索了,再者,这么些年,他跟没牵没挂似的,不要命的往前冲,找个自己得意的,也能牵挂着些,我可是问过罗毕了,人家在医院躺十来天,吃饭喝水都是他一手伺候。”

    “你怎么就知道他得意了,万一是剃头挑子一头热怎么办?那不害了人家姑娘?”

    “你可别急,我看啊!韫章要是敢剃头挑子一头热,姜家那姑娘估摸着能提刀剁他。”

    ------题外话------

    顾江年:我很乖,很听老婆的话

    姜慕晚:可闭嘴吧,你个狗东西。

    余瑟:滚滚滚,别让我看见你,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