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章:

李不言Ctrl+D 收藏本站

    这日,c市某高档小区内,睡梦中的人被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吵醒,柳霏依捞起床尾的晨袍套在身上去开门。

    入目的,是一身西装革履站在门口的徐放,她微愣:“徐特助。”

    “柳小姐,”徐放点头招呼,而后问道:“可以进去吗?”

    “当然、”柳霏依侧开身子让他进去。

    “徐特助喝点什么?”

    “矿泉水有吗?”徐放礼貌客气询问。

    “有,稍等。”

    徐放进屋子,环顾四周,看着这间偏向欧式装修风格的房子,目光落在阳台上的那盆开的正艳的雏菊上,五颜六色,向阳而生,及其好看,微风吹过,随风飘荡。

    “徐特助,”柳霏依拿着瓶矿泉水过来,递给人。

    徐放接过,低眸看了眼手中精美包装的矿泉水,所谓市面上的贵族品牌,只有在顶级商超才买的到。

    一瓶高出市面矿泉水价格三到四倍的水,从柳霏依的手中递到了徐放手中。

    此情此景,让他不禁生出感慨。

    这个出生不高的女孩子得感谢自己的父母给她生了一张好脸,不然,怎能在二十出头的年纪,喝得起这定价昂贵的水,住的起这奢华的小区?

    “柳小姐有多久没回家看看了?”徐放目光从手中的水收回,望着是柳霏依问道。

    “清明节回去了一趟,”柳霏依知晓自己跟徐放之间的差距,也知晓她们之间是个什么关系,是以说话时,恭敬不减。

    徐放闻言,点了点头,望着柳霏依道:“柳小姐有空常回家看看。”

    柳霏依心头一颤,望着徐放的目光带着些许惊愕,但到底跟c市的富翁们打过极多的交道。

    掌控自己内心的本事还是有的。

    无事不登三宝殿,她知晓,徐放今日来,必定不是嘘寒问暖的。

    从昨夜的店庆引申过来,亦或是从姜慕晚身上引申过来,她隐隐能猜到徐放今日来的目的。

    “徐特助有事就直说吧!”她开口,嗓音温软。

    “顾董的意思,了事-------不必开了,”徐放说及此,话语有些许停顿。

    柳霏依心头狠狠一咯噔,她以为、会是警告。

    会是其他,。

    万万没想到,是直接关闭。

    “我不明白,”柳霏依忍住颤栗开口,望着徐放的目光透着无尽的隐忍、

    她不明白顾江年为何突然会关闭了事,这些年,她知进退,守度量,向来是顾江年召之即去挥之即走,及其懂事。

    因为她深知,如顾江年这样的男人,不会看中她这般小人物,无论是家事,还是能力,都不会。

    她充其量,是他这漫长人生道路中随手折的一根草罢了。

    不会永久存在。

    她能依着美貌站在顾江年身边,也会有同样美貌的女子取代她的存在。

    只是她不懂,这几年,她修己以敬、把握度量待在顾江年身边,怎会突然就被如此对待。

    徐放看着柳霏依。

    他对这个女人无何评价,倘若一定要有一个评价的话,那便如君华一众老总那般:懂事。

    柳霏依及其懂事,似是知晓自己是什么段位,处在那个位置上不骄不傲。

    这些年,不是没人想通过她的手来巴结顾江年,但这人的处事方法及其有一套,既能推了别人的巴结,又能将自己摘干净。

    为何会有如此点评?

    只因君华老总无意中见到了她将那些人拒绝人的手段,若说姜慕晚是刚、那么柳霏依是柔,这个女子,能恰到好处的用女子该有的柔弱将一切都推回原位,给人留下几分尊严的同时还能达到自己的目的,这是柳霏依的手段,特有的手段。

    以柔克刚,是许多女人做不到的,可柳霏依做到了,且用起来,得心应手,没有丝毫突兀之感。

    但这样一个女人----------注定没有好下场。

    成年人的世界就是如此的冷酷无情,得到些许什么,必须要付出些什么。

    这个过程,必须接受,你也逃不掉。

    柳霏依接受了顾江年的馈赠,就该明白自己迟早有天要被端走饭碗。

    她以为自己站在顾江年的身边就是人上人了,她现如所拥有的一切都来自于顾江年的仁慈大方,一旦这个男人收回那些,她什么也不是,兴许还会让人觉得是块被人玩儿剩了的破布。

    “顾董结婚了,”徐放无意跟柳霏依进行过多的周旋,一句话,断了她的念想与妄想。

    这就跟正宫娘娘进了门,小妾小娘都得打发走是一个道理,更何况,她还不算是小妾,充其量不过是个给顾董看店的人,若是往细了说,或许也确实有那么一段时间,顾董对这个女人有些许别样情绪,但那些许别样情绪却不是男女之情。

    简短的五个字,让柳霏依只觉五雷轰顶,险些站不住。

    望着徐放的目光带着不可置信与心痛难言,顾江年结婚了,这是她始料未及的。

    她以为,至多-----是有交往对象了,或者、订婚。

    可事实、并非如此。

    一厢情愿就要愿赌服输,柳霏依一直这么规劝自己,可终究是逃不过心痛。

    “是------姜董吗?”

    她隐有感觉,而这声询问不过是给自己一个安慰罢了。

    徐放抿唇不言,可即便是不言语,他的神态已然是告知柳霏依,她猜对了。

    柳霏依的心,似是被刀子划拉开似的,自那夜机场一事之后,她就隐有感觉,不成想,今日成真了。

    “给我一周时间,我需要一个善终,”柳霏依开口请求,这也是她最后的请求。

    她不去问顾江年为何会突然关了了事,也不去求结果。

    因为知道,即便是问了,也不过是打自己脸罢了。

    “我会传达,”徐放不敢保证。

    这日,徐放离开柳霏依住所,带走了那瓶价值不菲的矿泉水,行至停车场时,站在垃圾桶前,他低眸看了看手中的水,默了数秒,随即,一扬手,将矿泉水丢进了垃圾桶。

    驱车离开。

    楼上,柳霏依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尽管早已做好心理准备,可事情发生时,仍旧觉得难以接受,

    那种如锥子插入心脏的疼痛感叫人难以呼吸。

    她从地狱中来,侥幸得到了顾江年短暂的厚爱站在了天堂,可此时却又被踹了回去。

    唯一好的一点,她没有再回到地狱。

    而是站在了现实,与平凡人为伍。

    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从屋内传开,柳霏依坐在地毯上,浑身颤栗。

    亦是浑身鲜血淋漓。

    被狼保护过的女孩子怎么能在看得上狗?

    上过天堂的女孩子又怎能看得上平凡人?

    柳霏依浑身轻颤,痛恨难言。

    对于柳霏依的请求,顾江年给了两个字,可行。

    这是给她最后的体面。

    七月下旬,柳霏依高调接受了某一豪门子弟的求婚,响彻整个c市上层社会,人们就此事津津乐道许久,一时间,这个曾经站在顾江年身边的女人成了别人的女朋友。

    且这人,还是豪门继承人。

    有人传言:“柳霏依对外从不声称自己是顾江年的女人,即便是有言论出来,她也会开口纠正,这叫什么?开酒馆的人清醒着,旁观者却醉了。”

    沸沸扬扬又高调的求爱现场让人不得不感叹一把。

    而清楚这个中原由的徐放不得不赞叹柳霏依的头脑。

    不管爱不爱那个豪门继承人,不管爱不爱那位阔少,但她此举,无疑是给自己留了个体面,打破了外界的传闻,也将自己从情人的位置拉了出来。

    解放了顾江年和姜慕晚。

    老人总言,三个人的事情,总得有个人先离开,而柳霏依主动做了那个先离开的人。

    若她没有此举。

    往后顾江年跟姜慕晚结婚的事情爆出来,即便是国家法律认可,也难免会有人暗地里嚼舌根自,说姜慕晚是小三,破坏了顾江年跟柳霏依的感情。

    可柳霏依此举,无疑是将这个苗头摁在了摇篮里。

    尽管顾江年跟柳霏依没有任何关系,但谣言,从不追寻真相。

    华众办公室内,姜慕晚看着眼前的报纸新闻,心底有些怪味情绪翻涌而起,隐有一两分愧疚,这种愧疚,本不该来。

    柳霏依跟那个男生若是真有感情在,尚好。

    可若是没有呢?

    她无疑是无形中推着她向前的那个人,用资本家的权利逼着她往前走了一步,且这一步,不知道是刀山,还是火海。

    此时、姜慕晚脑海中猛然间出现了几个字: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看什么?”付婧走近,见姜慕晚盯着桌面许久没有吱声,低眸瞧了眼,见到柳霏依的新闻,有些愕然。

    默了默、道出了徐放心中想说的话:“这姑娘还挺有头脑,知道权衡利弊做出有利于自己的决断,难怪能在顾江年身边呆那么久。”

    付婧的这句挺有头脑在第二日得到了验证。

    柳霏依前一日答应了豪门阔少的求爱,随后第二日就关了了事。

    给人制造出一种回归爱情的错觉。

    莫说是付婧,连带着徐放都呆了呆。

    他低头,看了眼日历,今日刚好第七天。

    柳霏依此举,在c市动荡了许多日。

    ------题外话------

    我以为才十点,拖延症害煞我、

    明天中午不更、晚上一章到位哈!这么分下去我自己都写郁闷了,写着写着就断了、找不到感j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