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金主爸爸难得

李不言Ctrl+D 收藏本站

    顾江年对姜慕晚的好,见过的人都会感叹一番,未曾见过的人都持怀疑态度。

    当付婧与宋思慎两位见证人想用简洁而又真诚的言语告诉宋家人顾江年的不同之处时,无一人相信。

    也无一人想听一听这其中的真相。

    直至今日,她们见到那个着一身西装气质非凡的男人用臂弯拖着姜慕晚,跟抱小孩似的抱着她时,心中的偏见跟想法都在做减法。

    这世间,真有人能将她宋家姑娘当女儿对待,只是他们不愿相信这个事实罢了。

    天子脚下从不是什么净土,也无净土。

    那些所谓的男男女女之情,哪一个不是带着利益来的?

    也鲜少有什么干干净净的善男信女之情。

    可今日,这种想法,正在逐渐的消散,而后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消失。

    如果我从未见过彩虹的模样,那便罢了,可现如今,我见过彩虹,又怎会被其余事物所欺骗?

    顾江年于姜慕晚而言,是彩虹。

    是那年幼时不可触摸的一切。可这年幼时不可触摸的一切今日都触摸到了,不仅触摸到了且还拥抱住了它。

    老爷子观察期过,欲要出院,思及姜慕晚,本想看一眼,不曾想,行至病房门口准备推门进来的人停住了手中动作,苍老疲倦的目光在刹那间泛出了星火。

    本是疲乏的目光顷刻之间被光彩笼罩。

    而这一切只因目光触及到了病房里的那一切。

    “爸爸、怎么————。”

    俞滢见此,稍有些纳闷儿,一边询问一边向着姜慕晚病房望去,乍见眼见这一幕,那声未曾出口的询问就此止住了。

    她与老爷子一样,愣在了病房门口。

    而病房内的那一幕,震撼之余多了一份难以置信。

    她们所见的顾江年,强势、霸道、更甚是有一身傲骨。

    进退之间亦有搅弄风云之势。

    可眼前,病房里的顾江年,浑身上下散发着温柔之意,低首侧眸亲吻姜慕晚发丝时如同对待将出生的新生儿。

    宽厚的大掌游走在她背脊上时,轻缓而又带着无尽疼爱。

    轻蹭她面庞时,那低垂的眉眼间隐去了几分是强势,徒剩下几分温软。

    俞滢仅是看着,脑海冒出了如此一句话:眉梢眼角藏秀气,声音笑貌露温柔,低头浅吻爱涟漪,侧耳轻说情无限。

    这世间,只有两种人才能尝的出何为宠爱,一中是受尽苦难此生未曾被人宠爱过,一种是拥有过且亲切感知过的。

    而俞滢,属于后者。

    她与宋誉溪青梅竹马,多年感情铺垫,素来是首都上层圈子里的谈资与佳话。

    宋誉溪对她,也是及近宠爱,可见了顾江年,她只觉得有过之而无不及。

    此时,俞滢才想起宋思慎的那番话,那番说顾江年对姜慕晚极好的话。

    【身家万贯易找,能为你洗手作汤羹的又有几人?世人都要求她通情达理,可唯独顾江年要求她做自己,换言之,所有人都想她长大,唯独顾江年要求她做小孩。】

    【宋蛮蛮要是跟顾江年离了,她这辈子再也遇不到对她这么好的男人了】

    彼时听,只觉宋思慎在说废话。

    而此时,结合眼前一幕来看,是她们这些做长辈的太过残忍。

    俞滢侧眸望了眼老爷子,见其面色沉静,带着她们这些晚辈摸不透看不清的深意,不由的心中一紧,伸手抓住了宋誉溪的胳膊。

    后者反手握住她的掌心,视线从病房内收回来落在老爷子身上,轻轻唤了声:“父亲。”

    这日,老爷子薄唇紧抿,一言未发。

    低垂首,杵着拐杖缓慢的离开了病房前,向着似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长廊而去,

    那步伐,铿锵有力,带着几分决绝。

    转身的片刻,带起微弱的风。

    “让他来见我,”老爷子跨步离去时,道了如此一句话。

    这个“他”是谁,不用多问。

    微颤的话语混合着缓慢的步伐席卷着二人的视觉与听觉时,俞滢也好,宋誉溪也罢,都在这句低沉的话语声中听到妥协与退让之意。

    病房内,姜慕晚趴在顾江年肩头睡着,这人才在兰英的帮衬下轻手轻脚的将人放在病床上,动作轻柔的不像话。

    将放下,人就醒了。

    姜慕晚睁着朦胧的眸子望着顾江年,纤细的爪子抓着它的衬衫衣领不松手,沙哑着嗓音问道:“去哪儿。”

    男人俯身亲了亲她的唇瓣,语调轻柔:“睡吧!我去找医生问问情况。”

    “那你还回来吗?”慕晚委屈巴巴的望着顾江年,细听之下,能听出这人腔调里的小心翼翼。

    顾江年俯身亲了亲她,心疼不已,但也还是带着几分淡笑的揶揄了一句:“回来,不回来蛮蛮岂不是要当孤儿。”

    姜慕晚哽咽了下,水灵灵的眸子有几分泫然欲泣之意,顾江年的薄唇从唇瓣移至这人眼帘,温言软语低低开口:“好了好了,只许你说我还不许我说你了?宝贝儿————。”

    姜慕晚越是可怜兮兮。

    顾江年的心就越颤。

    安抚好姜慕晚,顾江年出病房时,远远的便见拐角处有几道熟悉的身影离去。

    虽心有所想,但未曾细究。

    将站定,方铭与宋思知从医生办公室出来,二人面色都不佳,且还有那么几分紧绷。

    “如何?”他问。

    方铭摇了摇头,直言道:“不太理想,没好彻底又来了这么一遭,感染了些炎症,万幸还没开始发烧。”

    “宋蛮蛮能活着,是命大,”方铭的话言语完,宋思知就毫不客气的怼了一句。

    站在医生办公室听闻方铭跟医生聊天时宋思知就有些许不淡定了。

    她从方铭的字里行间里面拼凑出了真相,落水,伤肺,等等简单的词汇混合在一起就是一连串故事的发生。

    彼时,宋思知尚且还有几分冷静,没有在医生跟前破口大骂。

    眼下见了顾江年,终究还是没忍住。

    顾江年听闻宋思知这冷嘲热讽的话,睨了人一眼,望着方铭叮嘱道:“同医生做好交接。”

    “明白,”即便顾江年不说,他也知晓。

    听到方铭的回应,顾江年的目光不紧不慢的从他身上收了回来,落在宋思知身上,带着几分警告的言语就此响起:“如果我是宋小姐,一定会客气点。”

    “几个意思?”宋思知恍惚以为自己听错了,望着顾江年的目光带着几分浓厚的疑惑。

    顾江年高深莫测的呵了声,望着宋思知的目光携着几分轻嗤:“宋小姐怕是还不知谁是自己的金主爸爸。”

    宋思知:.............

    “不学着怎么做人,你还是得出去讨米,”回归以前四处问姜慕晚跟宋思慎要钱的苦逼生活。

    “我顾江年可不欠虐,大几千万的砸下去,可不是为了砸个白眼狼出来骂我的,宋小姐要真那么硬气,我撤资?”

    宋思知心里,可谓是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望着顾江年的目光跟吃了屎似的。

    她怎也没想到给自己投资的大佬会是顾江年。

    原以为是自己年前在菩萨跟前磕的头足够响,菩萨瞧见自己这些年可怜,跟个孤儿似的四处乞讨,不忍心。

    没想到,是顾江年的这只鬼手在身后搅弄风云。

    一口气哽在心头上上不去,下下不去。

    一面想怼回去,一面又不敢怼。

    想怼是因为她宋思知跟人吵架还从未输过。

    不敢怼是因为,男朋友易得,金主爸爸难得,前男友走了还会回来,金主爸爸走了可就不会回来了。

    就跟顾江年说的那般,要是顾江年撤资了,她又得出去讨米了。

    又得当孤儿了。

    宋思知心里此时可谓是在日顾江年祖宗十八代,可没办法,拿人的手短,吃人都得嘴短,是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天大地大毛爷爷最大:“我不硬气。”

    方铭:...........“果然。”

    顾江年:...............

    说她跟姜慕晚不是一个家里生出来的,恐怕都没信。

    这能屈能伸不要脸的性子真是一等一的像。

    顾江年想,幸好,他已经被姜慕晚摧残许久了,此时,倒也是见怪不怪了。

    方铭睨了宋思知一眼,似是看不下去了。

    果然,有钱的才是大爷。

    顾江年望着人,倒也没有方铭那么惊讶,

    垂在身侧的手微微合在一起搓了搓,也不准备跟宋思知废话,反倒是直奔主题:“带我去见老爷子。”

    “什么?”宋思知错愕,好似没听清顾江年在说什么。

    顾江年望着人,嗤了回去:“话都听不清楚,宋小姐确定自己数钱的时候手不会抽筋吗?”

    宋思知:..............

    老爷子要见顾江年,无疑是往后退了这么一步。

    而顾江年要见老爷子,亦是。

    爱情的伟大就在于,有人能成为你的铠甲,亦有人能成为你软肋。

    顾江年与姜慕晚而言,是铠甲。

    姜慕晚与顾江年而言,是软肋。

    这日下午,顾江年离开医院,准备前往宋家,此行与上一次,大有不同。

    心境的不同,以及目的的不同。

    未有今日这一遭时,他尚且以为自己还能再逼姜慕晚一把,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可今日一事之后,并不重要了。

    人这一生活着才是头等大事,如果因为自己的纠结与执拗而导让姜慕晚发生了些许什么难以掌控的意外,那么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老人总言谁先爱上谁就输了,顾江年以前并不相信这句话,而此时他深刻的理解,并且相信这句话,在与姜慕晚的这场婚姻当中,他的所有退让都是因为爱都是因为想跟姜慕晚携手同行走过余生。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虽说他时常吓唬姜慕晚,说她这辈子离了自己就再也碰不到一个对她这么好的男人了,可反过来他也是一样的,他顾江年这辈子如果没了姜慕晚,就再也找不到一个能与自己这般契合的灵魂了,再也找不到一个能与自己有共鸣的思想了。

    如果这场婚姻从一开始就是交易,那么这场是二人对生命以及灵魂的交换。

    行至电梯口,顾江年伸手按了电梯,片刻,电梯门开,荣誉溪的身影出现在二人视线中。

    “爸爸……,”宋思知轻唤。

    荣誉溪嗯了声,算是回应,而后将目光落在顾江年身上沉沉开腔:“老爷子让你去一趟。”

    这句让你去一趟,令顾江年错愕了一秒,随即,是大喜!!

    这种喜,比他拓展疆土还来的更令人振奋。

    莫说是顾江年了宋思知又何尝不是呢?

    荣誉溪带着老爷子的命令来,宋思知就没有再陪同的必要了。

    一行两人进电梯,站在电梯里荣誉溪不免多打量了顾江年一眼,身旁晚辈气质非凡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天之骄子的气息。

    一个身处C是个商人却可以在首都这个漩涡里参一脚,说他没几分本事,恐怕是无人相信首都这个场子近些年来变幻莫测波谲云诡,多少豪门世家起起落落,最终都归于尘土。

    有多少人趋之若鹜就有多少人敬而远之。

    更有许多人像他们宋家这样想避而又避不开。

    “顾先生在首都有企业吗?”荣誉溪目光收回,淡淡开口询问。

    顾江年未曾回避,直言告知:“有。”

    “涉及哪几个行业?”荣誉溪又问。

    “地产,医药,军工,影视,”顾江年开口告知,同所有资料里面呈现出来的一样,没有分毫差别。

    荣誉溪全信吗?

    得信!

    一个商人有些企业是可以拿到明面上来说的,有些不可以,就如同他和宋蓉的这场科研结果有些是可以呈现给人民群众看的,而有些是不可以呈现给人民群众看的,任何事情不是非黑即白。

    那些隐藏在黑白之间的灰色地带,才是真正令人惧怕与向往的。

    荣誉溪未曾过多追问,岔开了话题,又问:“你跟蛮蛮认识多久了?”

    这身认识多久了让顾江年陷入了沉思。

    如何说?

    从小至今?

    还是一年两年?

    我若说青梅竹马有点牵强,若说一年两年又不不足以令人信服,于是,顾江年找了个折中的说法:“自幼一起在梦溪园长大。”

    ------题外话------

    顾狗:给钱的是什么?

    宋思知:爸爸!亲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