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表诚意

李不言Ctrl+D 收藏本站

    愿植梧桐于庭,引凤驾而归。

    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

    顾江年不仅在赞美姜慕晚是凤凰,更是告知老爷子自己是个阳间人,值得托付与信赖,短短一句话。

    信息太浓,每个人来这人世间走一遭都要历经各种各样的磨难与考验,在此之前,顾江年没想过自己的人生中会有这么一道关卡,直至今日的到来。

    直至今日老爷子站在自己跟前,望向他,仍旧是在堤防着他:“你跟席家之间是否应该说个明白?”

    顾江年一早就知晓老爷子前面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为这个问题做铺垫,行至他如今这个年岁,金钱、权利已成了累赘,要的、也不过是个善始善终。

    而顾江年与他,是这漫长人生中的意外。

    “只是利益往来,并无过多纠葛,但宋老若是一定要追根究底的话晚辈只能说,席家对我构不成为威胁,至于站队与否我并不承认,”他与席家除去些许利益往来再无其他,若问席家于他而言有何威胁,顾江年想,并没有,区区一个席家还不能将他如何。

    老爷子未言,望着顾江年的目光多了一丝讶异,似是未曾想到顾江年会说出如此猖狂的话。

    凝着他的视线带着几分沉思。

    未曾来得及开口只听顾江年又道:“君华在纽交所上市,虽说总部在c市,但席家的手再长也伸不到国外,换言之,席修泽得靠我吃饭。”

    顾江年的猖狂还是有原因的、

    首都人人皆知,席家是上一任当家人,如今虽说退下高位但势力仍旧在,更勿论席家长子这些年在政坛成绩优异,席家更有意将他当成下一任接班人来培养,如今、总统阁下明面上虽说尊称席家长辈一句前辈,但私底下,恨得咬牙切齿,更甚是恨不得将席家连同席家的旧部连根拔起、

    可席家老爷子也是个有谋略之人,退位下来直接对外宣称身体不适,进了养老院养老。

    看似是养老,实则是退一步统观全局。

    如此,让总统阁下有心想对付他,也得掂量掂量可不可行。

    首都的斗争太过激烈,激烈的各个世家豪门往来之中夹杂着许多人命。

    顾江年知晓吗?

    知晓。

    席修泽不就是要死的时候被他救了一把吗?

    君华这些年日渐庞大,顾江年始终居于c市,其中难保说没有这些原因,正因为他深刻的清楚,所以选择往后退一步。

    在天子脚下做企业,做大了,可就是国家了的。

    顾江年的远见,令人佩服,也令人胆寒。

    他将目光落在老爷子落在桌面起起落落的指尖上,望着人又言:“宋老如果有何安排,直言无妨,晚辈竭力配合。”

    顾江年的这句话无疑是告知老爷子,他会听任宋家安排,而这一切是因一个姜慕晚,老爷子望着人,抿了抿唇,对顾江年的每一句言语都细细的深究了一番。

    他的强势霸道,他的坦然,每一样都让老爷子从他身上看出了商业霸主气息。

    “谋大事者,不拘小节,千秋万代多少霸主只要江山,而顾董却与她们背道而驰,不怕日后后悔?”老爷子沉稳开腔,话里话外皆是带着试探。

    顾江年闻言,浅笑了声,似是不以为然,低垂的眼帘有抹无所谓的精光一闪而过,恰被老爷子捕捉道。

    “人这一辈子,不管走哪条路,都会后悔,宋老这话、晚辈没法儿回答。”

    该谈恋爱谈恋爱,该创业创业,想要江山就放弃美人,想要美人就放弃江山,反正————都会后悔。

    说不后悔,太假。

    书房里,一时间安静了下来,顾江年与老爷子的各退一步显然都达到了彼此想要的效果。

    老爷子说的每一句话,走的每一步路都是在为姜慕晚谋算,而顾江年所回答的每一句话都是在为了这场婚姻做退让

    他们之间,目的相同。

    所爱之人,亦是相同。

    “顾先生想进宋家门,得拿出诚意来。”

    谈条件,询问席家关系,而后、表诚意。

    老爷子这三步棋,,步步都走的精准。

    一步步的引着顾江年往坑里跳。

    而顾江年呢?知道老爷子在引着他跳坑吗?

    知晓。

    可这坑,他得跳并且得心甘情愿的跳。

    只因这是得到姜慕晚的必经之路。

    2009年9月初秋,顾江年与宋老爷子在书房进行了长达两小时的谈话,谈话的中心内容是姜慕晚,而顾江年在这日表诚意的方法令老爷子震惊,更在多年之后令姜慕晚震惊。

    ------题外话------

    最后一句话,划重点、

    这个书房对话写的我都忘记自己写了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