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我给你指条明路

李不言Ctrl+D 收藏本站

    首都是座不夜城,这座繁忙的城市包容着来自全球各的有志青年,让他们在这座权利的中心拼搏,奋斗,给他们一隅之地,让他们在此尽情施展才华,得以安身。

    那围在高楼上的万盏灯火,如同一串又一串闪光的宝石项链,点缀着这座被权利拢住的城市。

    宋思知不是未曾看过首都的夜景,站在高楼大厦俯瞰,乘坐直升机观赏,等等等等她都尝试过。

    但如同今日这般,站在首都cbd金融中心俯瞰,尚且还是第一次。

    c市的金融湾。

    首都的金融街。

    无论哪一个都是全球享誉盛名的存在。

    直升机观赏首都夜景,人人都能上。

    但首都金融区的顶层不是人人都站的上去的。

    宋思知站在大平层额窗边望着眼前的景色,眼眸中的震撼之意不禁流淌出来。

    她恍惚觉得,顾江年这个男人,应当不止是她们看见的这么简单。

    “宋小姐,宋先生,”兰英端着托盘过来,上方放着两杯温水,轻轻唤了二人一声。

    宋思知视线从盖楼大厦的等火种回过神来,伸手接过水杯:“谢谢。”

    兰英道了声不客气,随即将目光落在宋思慎身上。

    二人在c市也见过多回,想来应该是熟络的,可宋思慎今日可谓是拌饭面子都不给,不给就罢了,且还恶狠狠气呼呼的哧了句:“不喝,端走。”

    兰英:............

    宋思知:.............“你发什么疯?”

    宋家门厅高贵,教养极高,家中虽有佣人,但永远秉承着达济天下的心里,对佣人也是极为尊重的,除去佣人的身份她们也是享有人权的合法公民。

    是以宋思知今日听闻宋思慎这句气呼呼的话第一反应就是怒斥他。

    而顾江年,刚从书房出来就听闻宋思慎气呼呼的道了这么一句。

    男人步伐顿住。

    望着宋思慎,眉头轻轻皱了皱。

    只听兰英问道:“宋先生想喝什么?我去给您换。”

    “去把厕所里的水舀一杯给他,”不待宋思慎回答,顾江年就这么冷嘲热讽的来了一句。

    宋思慎望着顾江年着一身灰色休闲装款款而来,且还有那么几分凉嗖嗖的望着他。

    那姿态里,可分毫瞧不见愧疚呢!

    顾江年一脸不悦。

    宋思慎满脸不爽的望着顾江年,而后、压了压嗓子,万般委屈的道了这么一句:“我委屈,”

    顾江年睨了眼人:“你自己说不委屈的。”

    宋思慎满脸不服:“你坑我。”

    顾江年牵了牵唇角:“从何得知?”

    言下之意:你有证据吗?

    宋思慎:...........“我帮你说尽好话,你还坑我。”

    “配合警方调查而已,怎就往坑上去了?”宋思慎不得不佩服顾江年的手段,他被警方带走时,媒体的言论往他身上尽情攻击,给人一种他这个影帝马上就要凉凉的感觉,。

    可他被放出来时,满城的舆论又开始守法公民,配合调查上去了,更甚是那些媒体们将宋家也带出来了。

    从宋家的门庭,在道宋家人对国家的贡献,以及在全球科研学上那卓越的影响力。

    一层层的剥下来,将他从一个险些犯罪的艺人变成了一个遵纪守法积极配合调查的好公民。

    顾江年的手段,是极高的。

    且这股高超的手段隐隐有望首都而来的趋势。

    宋思慎不知道的是,顾江年在谋一个局,下一盘大棋,这个局的成就者是姜慕晚,转折点也是姜慕晚。

    倘若宋家在他往后退一步时,仍旧坚持己见,逼迫姜慕晚做出二选一的抉择,那么宋思慎绝对会从一个当红影帝变成吸d犯,因此,还会将宋家从科研世家的高台上拉下来,给这个高傲清高的家族狠狠的甩一巴掌。

    可若是宋家往后退了,成全他与姜慕晚。

    那么宋家因此而承受的一切都有他一半的功劳,且这一半,他会主动扛起来。

    宋思慎不知的是,那些媒体会这般大肆渲染宋家的功绩,将宋家捧成一个人民英雄的形象,狠狠的,深深的扎进人民群众的心里,这一切,都顾江年的谋略与手段。

    都是顾江年准备帮着宋家对抗天家的手段。

    宋思慎不说话,满脸委屈的望着顾江年,后者行至沙发边儿,扯了扯裤腿坐下去,伸手从茶几里抽了根烟出来,夹在手中尚未点燃,望着宋思慎:“说吧,你想怎样?”

    宋思慎就等着顾江年这句话。

    一定他开口,直接果断道:“五五开。”

    顾江年闻言,嗤笑了声,伸手从茶几下放掏出打火机,不紧不慢的点燃,抽了口烟,而后、吞云吐雾之际轻斥开口:“你怎么不让老子去给你打工呢!”

    “还五五开,”顾江年伸手将茶几底下的烟灰缸拿出来,伸长手点了点烟灰:“把君华送给你要不要?”

    宋思慎:.............果然,资本家都是吸血的。

    “你这就过分了,需要的时候就拉一把,不需要了就扔一边儿,让我回宋家我回宋家,让我进去我进去,到头来还捞不着一点好?”

    宋思慎觉得自己实在是又委屈,又可怜。

    什么叫胳膊拧不过大腿?

    他这就叫胳膊拧不过大腿。

    “跟宋蛮蛮学的,你去找她,”顾江年说着,睨了眼宋思慎,那眼神跟看自家没出息的下属似的,夹着烟离开了客厅,且朝兰英道:“去喊太太出来。”

    “宋蛮蛮让你去吃屎你吃吗?”准备转身离开的顾江年听到了宋思知冷不丁的嗤了这么一句、

    男人前行的步伐顿住,望着宋思知,见人跟宋思慎一样满脸的郁闷,及不客气的反怼回去:“有样学样,让宋蛮蛮先吃一个在说。”

    狗男人狠起来连自己老婆都可以拉下水。

    一开口就把宋思知堵住了。

    “见我欺负你弟弟宋小姐还挺气愤?”

    “不行?”

    “我连你都能欺负,欺负你弟弟算什么?”

    宋思知:.............

    宋家三姐弟可谓是被顾江年吃的死死的。

    起初,宋思知摸不透顾江年的性子,在与人交锋时吃了极多的亏,且次次都险些气的她吐血。

    可许久之后,当她摸透了顾江年的性子,开始发杀时,让顾先生别老婆赶出卧室睡了好几天沙发。

    自那以后,宋思知在顾江年这里,从吃明亏变成了吃暗亏。

    这且是后话,暂且不表。

    姜慕晚从卧室出来时,恰见宋思知跟宋思慎如同准备战斗的公鸡似的站在客厅里,而反观是顾江年,那叫一个悠闲。

    “他们走了?”姜慕晚望着顾江年问。

    “刚走,”后者答。

    “怎么了?”姜慕晚见这姐弟二人脸色一个赛一个的难看,问道。

    宋思慎看着人,及其憋屈的开口:“我委屈。”

    “委屈什么?”慕晚不解。

    “顾董把我送进去了,”宋思慎控诉。

    姜慕晚:..............

    “算了、回去多告状赛过一切,”宋思知似是突然领悟了什么似的,叹了口气,道了这么一句。

    顾江年:.............

    “罢了、有那闲钱多给蛮蛮买两个包吧!”

    顾江年也紧接着优哉游哉来了这么一句。

    宋思知:斗不过你我就回去告状。

    顾江年:你要是敢告状我就撤资。

    宋思知心里可谓是成千上万的草泥马奔腾而过,心里面已经想着是带着铁锹去挖他祖坟,还是带着炸弹去炸他祖坟了。

    可嘴上不得不屈服。

    “你说说你,都是一家人,你委屈委屈怎么了?回去就跟妈妈告你状,”宋思知一扭头,一巴掌拍到了宋思慎的胳膊上,啪的的一声响,那力道——————极大。

    力道大就算了,且话里话外的都是嫌弃。

    而宋思慎一脸懵逼。

    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

    顾江年望着人,轻勾了勾唇角,及其心高气傲的睨了眼宋思知。

    满脸的:小样,老子还收拾不了你的神色望着人。

    “你打我干什么?”宋思慎此时,并不知顾江年就是她科研项目的大佬。

    对于宋思知的突然倒戈更是满脸的莫名其妙。

    宋思知伸手摸了摸他的胳膊,一脸愤恨的痛心疾首道:“那个狗东西是我项目的投资人,要不是姐姐没钱,怎么会让弟弟受这个委屈?”

    “年少不知老头儿香,错把青春到插秧,姐姐要是知道自己会混成这个德行当初说什么也要跟那个老男人走,去吃香的喝辣的不让弟弟受委屈。”

    宋思慎:...........“你够了,宋思知。”

    “我好气啊!我宋思知这辈子就是吃了没钱的苦,受尽了有钱人的委屈,”宋思知不死心的哀嚎着。

    姜慕晚站在一旁,大抵是从宋思知的哀嚎中听出什么来,看了眼正进书房的顾江年。

    望着宋思知温温开口询问:“我给你买了个包,要不要?”

    “要!”坚决果断,铿锵有力。

    委屈归委屈,但包还是要的。

    一场撕心裂肺的闹剧就此过去,宋蛮蛮用一个包堵住了宋思知的哀嚎。

    “梅琼去家里了,”客厅里,宋思知翻出自己带来的垃圾食品,撕开包装袋盘着腿坐在姜慕晚身边,悠悠的和她嘀咕着。

    “说什么了?”她伸手,加了块薯片往嘴里塞。

    “说是道歉来了。”

    “实际?”姜慕晚问。

    “也道了歉,”宋思慎接话。

    “以后碰到她,她不惹你就算了,要是惹你,你就摁着头抽她,她要是敢吱声我就弄梅瑶,妈的!我就不信收不住她,”宋思知放出狠话,如此,还觉得不够似的,紧接着又道:“你别跟个傻逼似的让人欺负。”

    “我没有,我不是反击了吗!”姜慕晚为自己辩解。

    “你有脸说?”

    “你那叫什么?骂没骂上,打没打上,整点流言蜚语出来让人长记性?人家要是有记性会去贺家跟贺希孟她妈搞在一起?我告诉你,对付婊子跟对付贱人的手段是不一样的,别端着高高在上的姿态打着什么算了我不跟你计较的想法,把自己整的跟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似的,你除了被那群见人气出乳腺癌宫颈癌还能落着什么好?”

    “我这不是不想惹一身骚吗!”跟没请那样的人做斗争简直就是拉低她的档次。

    “那你别让她追你的尾啊!不上不下的,你是想干嘛?”

    宋思知这张嘴皮子,着实厉害。

    她若是跟俞滢二人搞到一起去,那当真是天下无敌。

    “你这大老远的是专门跑过来骂我的?”姜慕晚说着,哗啦抢走了宋思知手中的薯片。

    “错了,是给你洗脑。”

    见姜慕晚伸手撵薯片,又悠悠道:“一包薯片,五十万、吃吧!记得给钱。”

    哗啦!

    姜慕晚将手中的薯片塞还给她:“出门下楼左拐,建设银行、去抢吧!我给你指条明路。”

    “你们俩真是一个赛一个心黑,”宋思知毫不客气的怒斥。

    “你不是挺喜欢梅瑶的?”

    “喜欢归喜欢,她姐姐要是欺负你,再喜欢我都能舍弃,想进来的人一大把,无非就是麻烦点罢了。”

    宋思知虽说觉得梅瑶不错,世家小姐出身,成绩好,品性好,吃苦耐劳还没什么大小姐的架子,不跟首都里那群上不了台面的公子哥儿似的。

    但若是梅琼从中作梗,一切都能打破。

    “不怕别人说你公私不分不配为人师表?”

    “老师是人不是神,如果为人师表的前提是委屈自己家人,那这个老师不当也罢。”

    世间万事万物都有一个先后循序,倘若是连先后循序这一点都分不清,那她这辈子这么久,都是白活了。

    另一方,梅琼归家,便见梅瑶正在吃东西,见她进来,放下手中的餐食急忙忙的奔过来望着她,且一脸担忧。

    “姐、你去宋老师家了?”梅瑶这话,是看这梅琼的脸色说的。

    梅琼闻言,放包的手一顿,望着梅琼,脑海中响起了宋思知说的那句话。

    她恩了声,算是回应,又问道:“妈妈呢?”

    “在厨房呢!”梅瑶看了眼身后厨房。

    “那我————还能在宋老师的实验室里吗?”梅瑶这话,问的及其小心意。

    她对宋思知并无什么意见,更甚是觉得宋思知为人公平公正且还及其厚道。

    旁的实验室里,出了什么成果都是自己的,出了责任都是底下人担着。

    而宋思知从不吝啬将自己成功的果实平均分给底下人。

    ------题外话------

    明天依旧日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