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72:她这是要赶尽杀绝

李不言Ctrl+D 收藏本站

    这日下午、付婧与姜慕晚的交谈就此结束,止在了何池的那一声惊呼中。

    是关于首都的话说到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止住了。

    这日晚间,余瑟用餐时都及其心不在焉,稍有些魂不守舍,似是恨不得将两只小猫的带进卧室连夜查看看似的。

    姜慕晚见此,怕老人家心中挂念惹出身体毛病。

    喊来罗毕去宠物店找了只猫妈妈回来,专给两只小猫喂奶。

    罗毕归来,提着笼子,望着姜慕晚一脸为难道:“大猫原先也生了两只小猫,老板不卖,我就一起带回来了。”

    姜慕晚想,也行!

    不带回来总有些说不过去,点了点头。

    罗毕忙前忙后将大猫放到小猫窝里,余瑟这心才安下来。

    这夜,姜慕晚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出来,恰好电话响起,接起,那侧、半夏的嗓音响起:“有个男人到了姜薇家里。”

    姜慕晚擦着头发的手一顿,平展的眉头缓缓的拧在一起:“什么人?”

    “天黑,未曾看清,”半夏道。

    “是不是姜临?”姜慕晚问。

    “不像,”若是姜临,半夏应该可以认出来,可这人明显不是姜临。

    “盯紧点,”姜慕晚说着,伸手放下电话。

    “明白。”

    这夜、顾江年电话过来时,姜慕晚正从楼下上来。

    姜慕晚接起,温温淡淡的聊了两句。

    问及小猫之事,姜慕晚言简意赅的告知。

    顾江年在那侧默了默,开口道:“老太太身体不好,受不了刺激,两只小猫交代兰英跟何池多上点心,若实在不行,去找两只健康的猫换上。”

    姜慕晚懂了,顾江年这是想偷梁换柱,整出狸猫换太子的戏法。

    “不怕老太太发现了?”姜慕晚问。

    那侧,顾江年端起杯子喝了口水,慢悠悠道:“能不能发现还得看蛮蛮的本事了。”

    姜慕晚:……就知道狗男人有套路。

    “何时回来?”姜慕晚岔开话题,一边伸手掀开被子躺进去,一边悠悠问道。

    “蛮蛮想我了?”顾江年含笑启唇,问出来的话带着数之不尽的宠溺。

    “天凉了,”姜慕晚缩进被子里,十月份的天儿,本也不算特别冷,可顾公馆到底是在山林之间,温度比市区低了几度,特别是夜间,凉飕飕的,颇让人有种凛冬将至的感觉。

    “冷?”顾江年嗓音沉了沉,没了刚刚那股子吊儿郎当之气。

    “凉飕飕的,”慕晚温温软软开口,细听之下还有那么些许撒娇的味儿。

    “尽快,乖,宝贝儿,”慕晚这声凉飕飕的,让顾江年心都颤了颤,总觉得这姑娘话里话外都带着委屈之意,可怜的不得了。

    这厢,梦溪园姜家的书房里气氛低沉。

    佣人们都自动的离去几米远,连带着端茶倒水这种活儿都在尽量避免之中。

    而杨珊呢?

    未曾下楼,只因脸上的伤实在是太严重,若是杨逸凡见了,恐再生出什么不必要的事端与争吵。

    管家端着托盘将行至楼下,只听一声怒喝随着拍桌声猛起:“她休想。”

    杨逸凡从顾公馆出来便直奔梦溪园,将姜慕晚的要求告知姜临换来的是这人满面怒火以及浑身愤恨。

    这一切在杨逸凡的意料之中。

    此时的他,不可向着姜慕晚那方规劝姜临。

    也不能开口让姜临退出。

    一时间、杨逸凡只觉得自己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两头不是人。

    “你有什么想法?”姜临怒火难以遏制之时见杨逸凡久久不语,随即稳了稳心神,望着杨逸凡问道。

    后者呢?

    不卑不亢,压住自己内心的想法,及其听话的道了句:“我听姑父的。”

    成年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何况这个成年人的事业尚且属于上升期。

    杨逸凡很清楚,如果这一次,他摔下来了,想再爬起来难上加难,如果这一关他过去了,往后的商场之路绝对是一马平川。

    而这一切,处决与姜临识不识相,处决与杨珊是否愿意往后退一步成全他,但这个各中想法,他不能言语出来,若说出来了,便跟姜慕晚和顾江年成了同一种人。

    无疑,杨逸凡的这一句听姑父的让姜临惊讶了一把,似是没想到杨逸凡会如此说。

    “织品能起来全仰仗了姑姑与姑父,逸凡始终不会忘记这一点,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会跟姑姑姑父站在同一条战线上,”杨逸凡见姜临不语,开口表忠心。

    说白了,就是一招以退为进。

    退一步,再逼姜临一把。

    这招,可谓是及其高超的。

    事到如今,任何人都会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去为自己谋求福利,杨逸凡也不例外。

    “我跟你姑姑商量商量,”姜临在沉默片刻之后给出如此答复,杨逸凡登门告知此时证明还将他们当自家人。

    而姜临所说的去跟杨珊商量,无疑是想再找出一条路来。

    毕竟、她们现如今握在手中的企业只有一个织品了,其余的、全成了姜慕晚的囊中之物,而也很明显,姜慕晚这是要将她们赶净杀绝。

    让他们没有后退可退。

    杨逸凡点了点头:“姑姑不在家?”

    往日来都会见到杨珊,而今日没有,稍有疑惑。

    “出门了,”姜临面不改色开口,,好似杨珊真的只是出门了,并非因为脸上有伤而不能下来见人。

    “那我先回去了,”杨逸凡起身离开。

    杨珊站在二楼主卧目送杨逸凡离开,就疾步转身下楼,伸手急匆匆的推开姜临的书房门问道:“怎么回事?”

    姜临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悠悠开口:“姜慕晚想将你我从织品驱赶出来。”

    闻言,杨珊脸面上除了震惊还是震惊,随即怒斥:“她休想。”

    有些话,杨逸凡没说,并不代表姜临不知道,姜慕晚的背后是顾江年,且这 c市半个商场都得盼着顾江年给饭吃,若真是闹到最后她们没有好果子吃。

    “她这是要让我们连水都没得喝,”杨珊怒目圆睁的望着姜临,及其愤恨怒斥姜慕晚。

    后者未有应答。

    但也不得不承认,姜慕晚这是要逼得她们走投无路。

    见姜临不回应,杨珊想到了杨逸凡,问道:“逸凡怎么说。”

    “听我们的,”姜临道。

    “那你如何想?”

    姜临靠在椅背上,抬手捏了捏鬓角,话语中有些无奈:“我明早去趟首都问问父亲的意思。”

    织品不仅仅有他跟杨珊的一份,还有老爷的一份。

    杨珊虽不愿意成全了姜慕晚,可杨逸凡到底是她的亲侄儿,她也知晓这件事情如果一直都不解决的话会对他带去影响,对他个人和织品都会有牵连。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如果我们从织品退出来姜慕晚能收手的话,也不是不行,只要织品还在逸凡手中我们就有机会重头再来,”怕的是姜慕晚出尔反尔,给她们设局。

    让他们到头来折了夫人又赔兵。

    姜临望向杨珊,怎会看不出她是什么意思?

    与其说她想保住织品,倒不如说她想保住是杨逸凡,保住杨家的血脉。

    但兴许是觉得杨珊的话也有那么几分道理,没有开口反驳。

    翌日一早,姜临启程前往首都,姜慕晚知晓这一消息时正在顾公馆陪余瑟用早餐。

    听闻邵从的电话,温温淡淡的恩了声,道了句:“不急,让他去。”

    姜临此时可谓是病急乱投医。

    去找老爷子?

    能找出个什么名堂来?

    而姜临此行的首都之行,除了去首都监狱找老爷子之外,还去了趟国家科研所。

    且此行,耗费的时间远比在老爷子身上耗费的多。

    ------题外话------

    晚上还有、不定时多刷,作者不存稿,写完就发。

    更了我会在群里艾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