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58:归家

李不言Ctrl+D 收藏本站

    夜间一道惊雷将余瑟惊醒,心中念着两只小猫,轻手轻脚的掀开被子准备去看一眼,甫一拉开房门便见顾江年湿了半边身子倚着墙壁抽烟,吓了她一跳。

    站在门口抚着胸口一脸惊魂未定:“不是说要半月?”

    顾江年将手中的烟蒂丢及身旁的盆栽盆里,且抬手摁灭:“恩、澳洲那边处理的差不多了,下一站在g市,想着连夜飞回来看看,明日一早再走。”

    这场短则一周长达半月的出差不会平白无故的缩短,且不说一切行程仍旧在照常进行。

    余瑟见人眼底犯青,有人心疼,披着外披向前去了去,修长的指尖落在顾江年的臂弯上:“辛苦了。”

    顾江年靠着墙壁望着余瑟,这声温温淡淡的辛苦她说了许多次,可没有一次是如今日这般然他心头动荡的。

    秋风过境,吹皱了一池水,让顾江年这沉稳的心荡起了不属于而立之年的涟漪。

    “谢谢母亲,”顾江年望着余瑟,嗓音低沉。

    谢谢余瑟的理解

    谢谢余瑟的包容。

    更谢谢余瑟爱他所爱。

    余瑟望着顾江年,温慈的眉眼中泛起了丝丝水光,握着顾江年臂弯的指尖缓缓下移落在她掌心上,母子二人十指相交,望着顾江年,薄唇微微牵起,涟漪浅笑比这深夜走廊上暖黄的灯光还温柔:“傻!”

    一个含着浅笑的傻字,让顾江年险些以为自己回到了年少时。

    男人猝然间失笑出声,猛低头之间,一抹水光从眼底划过。

    及其快速的消失不见。

    午夜、顾江年就着两盏地灯进卧室,心中暖意更甚,余瑟睡眠不佳,用医学话语而言是神经衰弱,对睡眠要求极高,有光有声响都会阻碍她入睡的。

    而这日,卧室的两盏地灯、代表一切。

    男人伸手脱了身上外套,踩在温软的地毯缓步行至差床边,而后蹲下身子望着姜慕晚安静平稳的睡颜,男人问候的掌心落在她发丝上缓缓的抚摸着,如同对待稀世珍宝。

    微俯身,小心翼翼的亲吻她的薄唇,像极了一个采香客。

    薄吻落,顾先生轻缓的蹭着她的面庞。

    正欲起身时,躺在床上的姜慕晚一个惊颤,似是做了一场急速狂奔的梦,梦中一脚踩空落下了悬崖。

    一个惊颤混合呼吸的急剧喘息身传来。

    男人见此,温厚的掌心落在她后背上缓缓的抚摸着,慕晚乍一见人,似是有些没反应过来,直道这人低低沉沉的问了句:“做噩梦了?”

    将反应过来的人伸出双臂狠狠的抱着人,清秀白皙的面庞在他脖颈间蹭了又蹭,温顺的跟只要吃奶的小猫似的。

    顾江年温厚的掌心落在人消瘦的后背缓缓的抚着,耳边传来淡淡的询问:“不是说短则一周,长则半月吗?”

    顾江年将刚刚同余瑟说过一遍的话又同姜慕晚轻轻道了遍:“澳洲那边处理的差不多了,下一站在g市,想着连夜飞回来看看你。”

    “太晚了,洗漱完躺不了多久天就该亮了,”姜慕晚声响喃喃,隐有些许淡淡的担忧。

    “本该是十一点能到家,飞机到c市上空碰到大暴雨,在空中盘旋了许久,耽误了点时间,”临出发前机长说过此事,可顾江年一意孤行,只道只要没危险,多耽误点时间无所谓。

    他的小泼妇都不满了,在不归家看看,只怕是该有意见了。

    “想我吗?乖宝,”午夜、男人低沉的声响宛如魔咒。

    哄的姜慕晚轻轻点头。

    一声恩刚落第地,男人问候的掌心就钻进了她的睡衣里,缓缓的抚摸着她的腰肢:“我去洗个澡,乖宝等我,好吗?”

    他哄着她,诱着她。

    低沉宛如大提琴的声响似是迷魂药。

    这夜,少不了一顿磋磨。

    相隔月余,在加小别胜新婚,怎么都不会是磋磨一顿那般简单。

    男人技术的高超,以及姜慕晚的思念,混在一起就是决堤的哄洪水,控制不住。

    午夜的卧室里,低泣声传来,随之而来的是轻哄声:“心肝儿,放松点。”

    楼下茶室内,余瑟隐有不安。

    望着狂风暴雨拍打着这座院子,心头有些控不住的轻颤。

    守夜佣人见此,知晓她担心两只小猫,轻声宽慰:“有了猫妈妈应当不会有事的,夫人宽心。”

    担心归担心,但也不想将这份但心移到佣人身上,余瑟点了点头,撑着膝盖起身,望着佣人又道:“你家先生回来了,明早兴许要出早门,让厨房提前准备早餐。”

    佣人心中一惊,似是惊于自己不知晓自家先生归来之事,连连到了声好。

    惊恐之余又颇为感谢主人家的仁慈。

    卧室内、慕晚低低泣泣声混着一丝丝难忍,双手抓住顾江年宽厚的背脊,惊呼颤栗道:“我不行了,快点。”

    “给你、乖宝。”

    他素来惯着她,尤其此事。

    许久之前,姜慕晚工作繁忙,忧心劳累。

    频频应付顾江年,

    却被这人无情拆穿,三更半夜不让她睡觉,压着她,给她正儿八经的洗脑。

    科普此事对夫妻关系的重要性,强势霸道的不她睡觉,给她上起了生理课。

    自那一刻起,姜慕晚觉得、顾江年这人,太可怕。

    今日、顾江年归来已是深夜,不是姜慕晚无心陪他闹。

    实在是这人需要休息。

    于是、一次之后,她轻抚顾江年,温言软语开口,与白日里同他斗嘴的人大相庭径:“睡吧!还能小睡一会儿。”

    男人显然不知足,拥着姜慕晚的动作散发着不愿两个字,温温问道:“饱了?”

    慕晚喘息未平摇了摇头。

    “那在来、”顾江年言语落地,行动便起了。

    却被姜慕晚一把抓住掌心。

    “月余有剩,一次就想把我打发了?”男人问。

    见人不回答,又道:“半饱不饱,最是难受,蛮蛮忍心?”

    姜慕晚望着人,瞪了人一眼,及其敷衍的吐出一个字:“累。”

    男人浅笑失声,俯身在姜慕晚耳边说了句什么,惹得人满脸通红,羞怒的险些一脚将人踹下去。

    这夜、注定难眠。

    翌日清晨。

    姜慕晚在顾江年的轻声呼唤中醒来,睁眼,便见男人穿戴整齐坐在床沿。

    温软问道:“姜临去首都找过母亲,此事你可知晓?”

    姜慕晚虽迷糊,但也知晓顾江年不会在清晨无缘无故跟自己说这话,一手撑着床,一手递给顾江年,示意他扶自己起来。

    男人伸手将躺在床上的人拉起来,且还将手中的一杯温水递至她唇边,让人就着杯子喝了几口。

    “是出什么事儿了吗?”她问。

    “倒也没事,只是提醒蛮蛮一声,如果母亲要求你做什么就做,不要闹小孩子脾气。”

    顾江年这话,说的宠溺,若非他眼底含着的那抹浅笑,姜慕晚只怕是会多想几分。

    “你有话就说。”

    兜来兜去的绕弯子,烦得很。

    “外公来消息说,有人想将姜老爷子从监狱里弄出来。”

    “姜临??”姜慕晚诧异。。

    本是还有几分朦胧的人此时睡意全无望着顾江年的目光带着几分不可置信。

    后者沉沉点头:“不排除。”

    一旦老爷子出来,只怕是这戏又精彩了。

    顾江年让她顺着宋蓉的意思明摆着是这中间还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

    “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姜慕晚话语带着几分防备。

    男人温温摇了摇头:“没有。”

    “那为何?”让她听宋蓉的?

    “乱了什么,都不能乱了自家人的阵脚,如果你跟母亲因为这件事情闹掰了。不是正合她们的意?”

    ------题外话------

    李蜜蜂上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