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99:虐狗了

李不言Ctrl+D 收藏本站

    将温捷送走,姜慕晚给顾江年去了通电话。

    那侧倒是接的极快。

    可接通了半天也没吱声。

    姜慕晚拿着接通了的手机愣了会儿,而后将手机从耳边拿开,且还特意看了眼,是否正在通话中。

    确定是的,她才将手机放至耳边,有些疑惑的喊了句:“顾江年?”

    “放!”男人言简意赅的甩出一个字。

    这是姜慕晚心情不好时对付她的戏码。

    如今倒是被顾江年插了一刀。

    “宋总这是应付完外面那些臭男人了?”

    “呀!谁家的醋坛子打翻了?”姜慕晚靠在座椅上,那装腔做调的语气让顾江年一口老血哽在喉咙里差点没提上气来。

    “隔得远了,老子制不住你了是吧?”

    顾江年也是心塞,晨起忙于工作,忙到一半想起姜慕晚今日参加会议,原想着看看新闻的,不曾想一打开就是现场直播,人在办公室里坐,火气从天上来。

    见她跟温捷一道出来,且还浅笑嫣嫣的回应记者的提问,如此就罢,且这二人还分外熟络的同承一车离去。

    顾江年想,他真是找罪受。

    活脱脱的自作孽,不可活。

    忍了许久才忍住心中泛滥的情绪给姜慕晚去了通电话,电话是去了,却被挂断,这小泼妇的翅膀可真是越来越硬了。

    姜慕晚拿着手机在那侧嗤嗤笑着,整个人都歪在车门上。

    那娇笑声,笑的顾江年心都痒了。

    若此时,姜慕晚在身边,他会干什么?

    他一定会狠狠的压着人磋磨一番,让人长长记性。

    可此时,天高皇帝远,姜慕晚猖狂的很。

    “好笑吗?”那侧,男人磨牙切齿的声响传来。

    姜慕晚的娇笑声止住,倚着门,正儿八经的同顾江年道:“顾先生这就气上啦?那不急、还有几天呢!这只是开胃菜。”

    顾先生沉默。

    拿着手机的人此时满面寒霜。

    “你还挺嘚瑟?”顾江年冷嗤道。

    不用细想,都知道这小妖精肯定坐在椅子上摇头晃脑的。

    “嗯哼,”姜慕晚嘚瑟的哼哼了声。

    顾江年笑了,气笑了。

    姜慕晚越是嘚瑟,他就越是心塞。

    “不急不急、你给老子等着,”本是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恩坐不住了,站起身子,在办公室里缓缓渡步,被姜慕晚气的频频点头。

    这日,姜慕晚隔空将顾江年气的一顿,那叫一个神清气爽啊!

    以至于晚间归家时,宋蓉都看出来她脸面上端着的笑意了,且还问道:“蛮蛮今天是有什么高兴的事儿吗?”

    姜慕晚歪了歪脑袋,浅笑道:“我虐狗啦~~。”

    “虐狗?”宋蓉疑惑,随即想起什么,面上一寒:“蛮蛮、狗狗也是生命。”

    “姑姑、此狗非彼狗,”宋思知窝在沙发上替姜慕晚回应了宋蓉。

    姜慕晚似是及其认可的地点了点头。

    “顾江年?”宋蓉往日里跟学生待久了,时常被学生按着安利。

    自然也是懂那么一点点的。

    想了想,直接就道出了名字。

    宋蓉这么准确无误的说出顾江年名字时,姜慕晚跟哦宋思知都沉默了片刻,而后,一阵连续的笑声在屋子里响起。

    本是坐在沙发上抱着水果的宋思知歪在了沙发上,笑的面红耳赤。

    而姜慕晚呢?

    揽着宋蓉的肩膀,捧着她的面庞吧唧就是一口:“妈妈你真是越活越年轻了。”

    “你好好待人家,”宋蓉拉开姜慕晚,拧眉望着人。

    姜慕晚笑着频频点头。

    “姑姑、男人不能惯,越惯越混蛋。”

    这日,宋思知死活没去接宋思慎,以至于后者风尘仆仆的回到家第一件事便是当着一家人的面恶狠狠的控诉宋思知,直到她没心没肺,要钱的时候弟弟长弟弟短,让人接的时候就是弟弟回家她不管。

    大抵是这人在南疆呆了三个月,晒的乌漆嘛黑的,人也瘦了许多,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于是、生平第一次,他听到宋家人齐愣愣的数落宋思知了。

    不容易,不容易,实在是不容易。

    这日,晚餐结束,姜慕晚接了通冗长的电话,在这十一月的天里坐在屋外的凉椅上接电话,吹的人凉飕飕的,脑子也清醒了。

    宋家不像顾公馆,没有客厅也有茶室,没有茶室也有书房。

    宋老爷子清廉惯了,住的房子一直都是国家分配下来的大院,房间有限,一家人满满当当的占据了别墅,没有多余的空间可供她来打这通私人电话的。

    她本可以上楼,但又总觉得用完餐就上楼忙于工作,不太好的样子。

    是以拿着手机出了门,屋内,宋蓉以为她这通电话较为简短,是以姜慕晚出门时,也未说什么。

    可见这人在外待久了,便不行了。

    起身去唤姜慕晚进屋,首都属于北方,十一月的天屋子里都通暖气了,姜慕晚着一件单薄的毛衣站在屋外打电话。

    吹了凉风,怕是要受冻。

    宋蓉喊她,这人却将手机拿下里,捂着听筒同宋蓉道:“我在外面接,脑子清醒些,您先进去。”

    吹着风,脑子才能足够清醒。

    姜慕晚这通电话,接了四十来分钟。

    从屋外进去时,一阵温热的气息袭来,惊得她浑身一个冷颤。

    这日,许是给顾江年气着了,这人晚间也没电话过来,临睡前姜慕晚还觉得奇怪。

    ------题外话------

    我竟然、、、、快日万了,李蜜蜂真是太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