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7:也得她们含得住才是

李不言Ctrl+D 收藏本站

    22009年十二月二十日,宋思慎组局,喊了一大帮狐朋狗友去了首都鼎鼎有名的会所,男男女女不下三十号人,一大帮二世祖花红柳绿的聚在一起,各种名贵酒品堆满了桌子。

    宋思慎虽说也是二代,但他与旁人不同,首都多的是豪门子女没有正儿八经的经济来源依靠家里无限啃老的,当然、这些人也确实是不差钱,可不差钱,跟能不能正儿八经的拿出来挥霍是两回事。

    家中有人坐在一定位置上的,明面儿上的收入跟支出相差极大的话难保不会被人抓住什么,是以,首都极多的高级会所专门为那些豪门子弟开辟出了一条新的消费模式。

    明面儿上走账极低,私底下的差价往别处补。

    而宋思慎是这群豪门子弟中的特例,拥有合法的经济来源,怎么挥霍都跟别人没关系。

    也不用担心因为自己挥霍无度而被是某某部门查处,是以这日的聚会,格外奢靡。

    且奢靡的程度让一众豪门子弟们赞叹不止。

    “唉我说,你今儿不去你姐的庆功宴跑来跟我们喝酒是几个意思啊?”人群中,有人发出疑问。

    宋思慎望着人,无可奈何似的哀叹了一声,:“没什么好去的,还是跟你们喝酒实在。”

    有人从他的话语中嗅出了点点火苗,侧眸,跟身旁人对视了一眼:“咋啦?出事儿了?”

    “天子脚下,法治社会能出什么事儿?喝酒就喝酒,哪来那么多话?”宋思慎大手一挥,那做派,比亲姐夫顾江年都豪气。

    “天天来这么个地方,看来看去也就这些姑娘,老板是穷了?能不能来点新鲜的?”

    “让宋少爷给你整几个娱乐圈里的小妖精?”有人说着,将目光落在宋思慎身上,那笑啊!分外的不怀好意。

    而宋思慎呢?

    知道这群人什么鸟性,倒也不气,反倒是扬了扬下巴,悠悠反问道:“我敢叫,你敢用吗?”

    “自己牢底坐穿就罢了,这若是牵连到亲爹身上,哭都没眼泪。”

    众所周知,宋思慎不会轻易参加他们这群纨绔子弟的浪局,他参加这种场合就好比过年的年夜饭,以年为单位做计算。

    而今日,这人大张旗鼓的亲自办了这么个宴会,必然不会是心血来潮。

    邬越川跟这群只知道浪荡的豪门子弟还是不同的,人家顶着一颗脑袋是用来花天酒地的,他最起码还有点思考意识。

    毕竟有一个翻译部部长的亲姐姐。

    为人处世不得不往深处想。

    科研圈里早几日就炸火了,宋思知科研室有关于攻克病毒研究的新闻一出来时,多的是医生和病患齐声欢呼。

    虽说挂的是工作室的民,可首都人人知晓,这是宋思知的成果,这是宋家的又一个里程牌。

    如此时刻,医学界可谓是齐齐欢呼,就差给宋思知封神了,而这位当事人的亲弟弟,竟然在今夜如此时刻,出来买醉。

    不科学,实在是不科学。

    邬越川思来想去都觉得这中间必然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不然.........说不通。

    “想什么呢?”还没待他想出个所以然来,身旁人伸脚踹了他一下,让他思绪回了笼。

    “昨晚没睡好,有点恍惚,”邬越安道。

    “是没睡好恍惚还是夜夜笙歌肾不行了?”宋思慎拍着邬越川的肩膀,笑意悠悠问道。

    “别瞎说,我一良好公民,上有老头子压着,下有姐姐压着,我敢夜夜笙歌?只怕是这个想法还没实现,我就被她们摁着往死里摩擦了,”邬越川伸手拨开宋思慎落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侧了侧身子,望着宋思慎道:“说起这个,我倒是要问问你,你跟宋老师分家了?还是DNA验出来你俩不是亲姐弟了?亲姐姐的庆功宴都不去?”

    “瞎说什么,”宋思慎伸手在昏暗包厢的茶几上捞了一瓶酒给他。

    拿起酒瓶及其豪放的喝了一口。

    邬越川以为这人铁定是要说点什么的,结果,等了半晌,见这人把一瓶酒给吹下去了,也没后续出来。

    害他跟他跟个等着老公说话的受气小媳妇儿似的,眼巴巴的瞅着人把一瓶酒吹到底。

    “嗳——————”

    邬越川想说什么,刚张口,包间大门就被人推开了,随之而来的是死一般的静寂。

    整个包厢在一瞬之间变的雅雀无声、

    只剩下楼底下舞厅的蹦迪声,透过长长的走廊传进来。

    这好比什么?好比在虾兵蟹将畅游的大海里扔下了一颗剧毒药丸,一秒之内,将这些虾兵蟹将全都毒死了,没了半分动静。

    一秒————

    两秒————

    三秒————

    .........

    时间过去许久。

    直道哐当一声,酒瓶落在玻璃制的茶几上,随之而来的是宋思慎的声响:“嘛呢?见鬼了都?”

    此时,包厢里才有声响传来。

    “不是,我没看错吧?”

    “这是宋老师吗?”

    “天啦?难道我今早看的报纸是假的?”

    “难不成新闻发布会在夜总会举行?”

    “这是什么情况?”

    “不该啊!”

    人群中的质疑声一声接一声传来,有人不明所以的将包厢里用来k歌的电视机调到新闻频道。。

    这跟在网吧里开台机子打开电脑看新闻没什么区别。

    甚至比那个还惊悚。

    七点半整,新闻频道正在跟踪报道宋思知科研项目的研究成果,而此时,接受采访的,不是宋思知,是梅瑶。

    霎时,包厢里再度陷入了死静。

    “梅老师对此次的研究成果的问世,有什么心德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电视里,主持人温和且字正腔圆的嗓音传来,成了包厢里 唯一的声响。

    难怪,宋思慎出山了。

    难怪,宋思知会在这个激动人心的夜晚出现在夜总会。

    “干嘛呢?一个小时好几万的包厢费你们拿来看新闻?资本主义都这么随心所欲的?”宋思知伸手关了电视,视线从众人身上一一扫过,那目光啊!吊儿郎当的,完全看不出伤心的架势。

    这叫什么?

    一手新闻现场。

    约莫着全国的医药行业都在猜测宋思知为何没在,而她们却直接见到了本人。

    这叫什么?阴谋?还是阳谋?

    还是这中间夹杂了家族恩怨和权利的纷争?

    宋家在首都的地位很奇怪,因着独一份,也没有人能在学术界与他们想匹敌,亦或者说,学术界的那群人也不会去干什么勾心斗角的事儿,真正牛逼的那一拨人都是闷头搞科研型的,多的是人连自己一个月多少工资都不知道的。

    正是因为如此,那些豪门公子哥儿们及其佩服宋思知。

    他们花天酒地,她醉心科研。

    他们夜夜笙歌,她熬夜做研究。

    他们仗着极力有点关系干着人五人六的事儿,她熬夜搞研究。

    跟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说不膜拜是假的。

    他们为了生活多姿多彩干着不着四六的事儿,宋思知为了祖国发展造福人类社会干着熬夜秃头的事儿。

    这是他们的偶像啊!

    可这会儿,偶像下凡了。

    另一个连南天门都没跨进去的人升仙了。

    且不说,偶像是自己下凡的还是被人强行踹下凡的。

    一时间,众人看宋思知的目光————很复杂。

    “是酒不好喝还是美女不好玩儿?你们这么看着是能让你们发家致富还是走向人生巅峰?”宋思知的话打断了这群二世祖们的思考。

    有人伸手,将刚刚进来的小姐伸手挥退了。

    “这人是谁?”跟某位二世祖关系极好的小姐问了这么一句。

    “科学家,去去去,回头在找你们,不能污染了宋老师的眼睛,”科学家可跟他们这群二世祖不一样。

    一群小姐离去时,不由的看了眼宋思知。

    对这个人,充满了好奇,且还有人当场拿出手机,一边走,一边搜索。

    “她们走了,我跟谁玩儿?”谁能想到,以前只跟病毒玩儿的宋老师今儿到了夜总会想玩儿美女了。

    “形象形象,”有人打断她的话。

    几十人的包厢了,不能保证每个人都是正经人。

    所以,没过多久,宋思知夜总会买醉的新闻在整个上层圈子里不胫而走。

    消息就跟毒药似的一路蔓延,渗透进整个圈子,也就短短的几十分钟罢了。

    有人旁敲侧击的问宋思知为何没去现场,后者反问了一句::“国家规定我一定要去了?”

    邬越川在见到宋思知时,知道了真相,尽管这个真相实在令人惊掉下巴。

    他将消息以短信的方式告知邬越安时,后者也惊呆了。

    不顾是否在办公室加班,直接打开了电脑。

    看起了新闻发布会。

    梅瑶一张不算成熟的脸面出现在镜头跟前时难免略显生涩,当主持人询问她什么时,回答的语气出了生硬找不出第二个字来形容,主持人若是往深了询问,回应的便是沉默,还得主持人自说自话的将话题给圆回来。

    像个工具人。

    邬越安看了会儿新闻发布会,实在是看不下去她那照本宣科,道士诵经的一番言论,伸手将直播给关了。

    果然,师傅还是师傅,徒弟还是徒弟。

    没眼看。

    “老大,文件,”邬越安将伸手关了电脑,办公室门被人敲响,她抬眸看了眼,不是梅琼是是谁?

    “给我吧,”邬越安伸手。

    梅琼将手中手中文件递过去,邬越安低头翻阅着,挑出了几处错误之后,插着间隙道:“今晚是不是该给梅翻放假?”

    “什么?”梅琼的心思还在工作上,被邬越安突如其来的这么一句话弄的有些无措。

    邬越安抬眸漫不经心的望了眼人,伸手将刚刚关掉的网页打开,且将显示屏挪了个位置,想着梅琼,显示屏上,是梅瑶的身影。

    “举国同庆,梅翻这个做姐姐的,不去不合适,一会儿你早点走 吧!工作可以明天干,”邬越安一番话说的平稳,就好像真的是个关心下属的领导。

    而梅琼呢?

    将邬越安的这番话拆开揉碎想了很久,都没想到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真的关心下属,还是其他。

    “工作时间以工作为主,晚些回去庆祝也一样,”说着,梅琼视线落在邬越安手中的文件上,似是在询问还有哪几处要改的。

    邬越安将手中文件合拢递过去,且道:“都行。”

    梅琼点了点头,转身出去,刚走两步,邬越安的声响在后面响起:“梅翻好好干,机会来了,就要抓住才是。”

    梅琼因为这话,浑身一颤。

    别人不知道这个机会怎么来的,可她身为梅家人,却一清二楚。

    这个机会是天上凭空掉下来的。

    是当权者亲手从宋家口中扣下肉强行塞到梅家口中来的。

    若无事还好,若有事,只怕他们梅家会成为整个首都谩骂的对象,

    而这一切的源头都是因为上位者想找人制衡住宋家,她们被迫成为了当权者手中制衡宋家的武器。

    虎口夺食,强塞给别人。

    而她们,不要还不行。

    宋家可怜,梅家也好不到哪里去。

    梅琼微微回首,没有直面回应,只道:“我先出去了。”

    邬越安坐在办公室里扬了扬下巴道:“去吧!”

    外人看的或许是新闻发布会。

    首都有那么一拨人看的都是宋思知夜总会买醉的热闹。

    一时间,首都流言四起。

    传言梅家虎口夺食,掠夺宋思知科研成果。

    让这位年轻的科学家难得放纵了一回。

    又言梅家女心机深沉,老大夺人对象,老二夺人科研成果,在来个老三是不是要夺命了?

    流言蜚语要人命。

    宋思知的科研成果虽说明面儿上成了梅琼的,可私底下,有人对这事儿,起了微词,

    顾江年在谋划这一切时,说了如此一句话:站在山顶上的人是感受不到山底下的风的。

    言外之意,当权者要的是达到目的,可达到目的之后,那些阴沉之风的走向去了哪儿,他并不会关注。

    这块肉进了梅家的嘴里,也得她们含得稳、咬得住才行。

    否则,迟早有一天要连本带利翻倍的吐出来。

    有失就有得是,宋家委屈一时罢了,绝不会成为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