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71:没脸说

李不言Ctrl+D 收藏本站

    宋蓉一走,顾江年明显觉得搂着自己脖子的手松了松。

    轻轻叹了口气,委身见手中的牛奶搁在梳妆台上。

    宋家的房间不如观澜别墅宽敞,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顾江年抱着人坐到床尾长塌上,让人坐在他大腿上。

    轻哄声不停。

    “妈妈走了,蛮蛮可以放过我的脖子了,”男人淡淡的话语声中带着些许低沉的笑意。

    顾太太呢?

    不仅没放过人家,还越抱越紧。

    哽咽声是没有了。

    可鼻涕眼泪还在。

    许是毛衣太厚,顾先生这夜也没感觉到什么温热的触感。

    想说什么,但想了想,随她去吧。

    娇气点好,他顾江年是还怕自己老婆娇气不成?

    半晌,姜慕晚约莫着是哭狗了。

    缓缓的将脑袋从他的脖子上抬起来。

    一双红通通的眼睛跟兔子似的,且还蹭了一脸的..........算了,不说也罢。

    没脸说。

    若是说出去,丢的是他的脸。

    惯着吧,也是在是没办法了。

    顾先生见人哭够了,抱着人起身往浴室而去。

    单手拖着人,单手拧了块毛巾,搭在姜慕晚的脸面上,将那一脸的鼻涕眼泪都给擦了个干净。

    “晚上回家吃了吗?”男人温软问道。

    姜慕晚浅浅点头。

    “酒桌上的不算。”

    她又摇了摇头。

    “饿不饿?”

    姜慕晚摇了摇头。

    顾先生将人一张白净的脸擦干净,这才敢下嘴去亲了亲。

    “那洗澡?准备睡觉?”

    “睡不着,”他嘟囔着嗓音中人就带了些许哽咽,还有些许委屈巴巴的可怜。

    顾先生见此,心头一软。

    又亲了亲人。

    “快一点了,”心头软归软,可还是要提醒一番。

    “睡不着,”姜慕晚又重复了一遍,猩红的眸子呀~水灵灵的,怎么看怎么都叫人忍不住想搓揉一番。

    男性的恶趣味在此时,彰显无疑。

    顾江年在床第之间,最是见不得姜慕晚顶着一双水灵灵的眸子望着他。

    那目光极其引人犯罪。

    恨不得能让人死在她身上。

    在这凌晨的光景里顾先生即便是有什么想法也忍住了。

    若是不忍,闹一番结束,天该亮了。

    他叹息了声,俯身亲了亲顾太太的眼眸。

    “熬夜会成黄脸婆,”顾先生这本是一句玩笑话。

    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本来是蔫儿巴巴的人瞬间坐直了身子,一脸正色的望着顾先生,那模样啊!怪吓人的。

    “你是不是有狗了?”

    顾先生:…………????

    “瞎想什么?”男人温怒的呲了她一句。

    总觉得姜慕晚今日的脑子不在正常人的思维上。

    “你后我干嘛?”

    “我哪儿吼你了?”

    “你就是吼我了。”

    顾先生:…………“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乖宝,不闹了,嗯?”

    顾先生摸着她的腰肢,轻轻的拍着人,安抚着。

    以免在这深夜将人气着了,回头又免不了一番吵架。

    不妥当。

    “乖,我们洗澡睡觉,嗯?”他话语微扬,带着几分哄骗。

    二人洗漱完躺到床上已经是接近两点的光景。

    顾江年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将人搂进怀里,而刚刚,还说着睡不着的人此时睡的极香。

    男人略微无奈的叹息了声。

    吻了吻她的面庞,搂着人。

    待感受到她呼吸的沉稳,这人才缓缓起身,披了件睡袍下楼。

    原以为大家都睡了。

    不曾想,老管家正从老爷子房间里出来,见了他,喊了声姑爷。

    “外公睡了吗?”

    “刚躺下。”

    “您还不休息?”

    “晚间没吃,我弄点吃的。”

    老管家闻言,一惊:“我来吧!”

    顾江年连忙摆手:“我自己来就好,您年纪大了,早些休息!”

    “没事,我年纪大了,觉少,”老管家不依。

    屋外二人你来我往的声音惊动了还没睡的老爷子。

    老人家掀开被子起来,见顾江年着一身睡衣在外,惊讶了番:“还没睡?”

    “正好,老先生也没睡意,你们聊聊,我去给姑爷弄点吃的。”

    老管家这安排,也是极好的。

    “晚上没吃?”

    “忙了一阵儿。”

    “往后回来直接跟老巫说就行,也能早些吃到,”老爷子轻声叮嘱。

    “回来见蛮蛮情绪不太好,也没顾上。”

    这是实话。

    姜慕晚不好,他连吃饭的欲望都没有了。

    老爷子望着顾江年,微微叹了口气。

    这口气,叹的是二人好事多磨,婚姻不易。

    “若是不行,你跟蛮蛮回c市算了,”一想到自己的晚辈被权利磋磨成这样,老爷子心头也不好受。

    虽心有不甘,可也实在是不想他们出现任何意外。

    顾江年搀扶着老爷子往沙发去,温声规劝:“天家人若真有心想磋磨我们,不管我们在哪他都能办到,事已至此,外公把心放宽,百分之八十的问题我跟蛮蛮都能解决。”

    剩下的百分之二十,是人心了。

    “难为你了,”老爷子从一开始的怪罪,到现在都变成了浓厚的歉意。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如果这件事情落在别人身上,那个人不见得会如顾江年一般处处为宋家考虑。

    姜慕晚,终究还是没看错人。

    “接下来……还是如你说的那般去干,旁的事情我来跟舅舅他们说。”

    “好,”顾江年沉沉点头。

    “今年春节,如何安排?”

    “外公有何想法?”顾江年问。

    “自是…………。”

    老爷子的话语突然止住,只因一道微弱但足以让人听见的哭声从楼上传来。

    顾江年听闻声响,愣了一秒。

    然后,猛地起身。

    极速狂奔往三楼卧室而去。

    因为步伐太过急切,踉跄了一把,险些跪在楼梯上。

    姜慕晚做了一场梦,梦中场景是许久之前的医院。

    她与宋蓉发生争吵的那晚。

    梦境中,她没有选择顾江年,而是选择了宋家。

    而往自己前行而来的人,也在离去。

    她从疯狂的恳求宋蓉变成了疯狂的追逐顾江年。

    奔跑至医院门口,人不见了。

    她下台阶,一个踉跄。

    人也从惊颤中醒来。

    摸了摸身旁,空无一人。

    午夜的宋家卧室,姜慕晚坐在床上愣了两秒,随后,是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从卧室传开。

    、

    ------题外话------

    少更,我要睡了,狗命重要

    明天中午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