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80:例假迟到十几天了

李不言Ctrl+D 收藏本站

    腊八节一过,首都的室外温度已经是零下五度了。

    寒风呼啸。

    晨起院子里不仅结了霜,还起了薄冰。

    颇有种寒风摧树木,严霜结庭兰的美感。

    何池一直以为,顾江年所说的首都天气严寒,是一句笼统的概括之言。

    现在才发现,这句概括,不笼统,很有代表性。

    姜慕晚跟顾江年是在腊八节当晚见过一面之后,又开始了为期数天的分居生活。

    二人繁忙,往往一天,也仅有一通短信问候彼此。

    且还是寥寥数语。

    顾先生忙起来。

    连带着时差都整出来了。

    且有时候忙着忙着,就忘记了自己在哪个国家。

    某日,顾先生在北半球,忙到深夜11点结束,心想、许久没有听到顾太太的声音了。

    一通电话拨过去,许久没有人接听。

    正当他想挂电话时,那一侧姜慕晚接起电话,迷迷糊糊朦朦胧胧的声音响起时,顾先生才恍然大悟。

    首都时间现在是凌晨三点半。

    无疑!

    他被骂了。

    还很惨。

    姜慕晚的起床气无人能敌,顾江年早就知晓。

    顾太太接起电话上口就是一句:“你老婆要生了,你凌晨三点半给老娘打电话。”

    顾先生沉默了一阵儿。

    想开口解释什么。

    男人垂在身侧的手抬起来揉了揉眉心,良久,微叹了口气:“蛮蛮。”

    “滚。”

    总共三句话。

    倒也算是干脆利落。

    被挂了电话的顾先生无奈的笑了笑。

    落在眉心的手越发的用力了。

    腊月十四。

    姜慕晚下班未曾归家,反倒是去了和悦和庄。

    “让你安排的人安排上了?”

    “安排好了,”半夏一边开车,一边道。

    “恩。”

    这夜,姜慕晚在悦和庄跟首都商会的几个人吃完饭出来,已经是许久之后的事儿了。

    夜间归家,已经是十点的光景。

    余瑟在首都住着的这一周,跟姜慕晚的次数极少,一天之中也只有早上一顿早饭的时间。

    且这顿早饭,姜慕晚一般是在接电话中度过。

    半夏住到了是观澜别墅。

    姜慕晚身边没有一个得力的秘书,许多事情都只能自己亲力亲为。

    不仅要亲力亲为,且还要防着身边人。

    这夜,归家时。

    余瑟许是担忧。

    还没睡。

    见姜慕晚进屋,迎了上去。

    刚走近,就闻到了姜慕晚身上浓厚的酒味。

    余瑟皱了皱鼻子:“喝酒了?”

    姜慕晚伸手脱了身上羽绒服,准备关在玄关的衣柜里,被何池伸手接过。

    “应酬,小喝了点。”

    余瑟叹了口气,顾江年本就是工作狂,结了婚有所收敛。

    现在,姜慕晚又迈入了这条路。

    余瑟想说什么,但是一句都没有说出来,年关将至,各行各业都在忙碌着。

    姜慕晚跟顾江年二人。

    一个恨不得住在天上,一个恨不得住在办公室。

    余瑟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

    宋蓉昨日来了,亲自顿了一锅汤,说等姜慕晚回来给调调身子,哪儿曾想到,等她归家,汤都凉透了。

    人没见到,汤没喝到。

    今日比昨日归家倒是稍微早了一点,可这早一点是因为姜慕晚喝了酒,浑身酒气弥漫,余瑟即便想再跟人聊些什么说些什么,也不忍心再说下去。

    “韫章这几日有没有跟你联系?”

    姜慕晚点了点头:“有。”

    然后最近的一次联系,是凌晨三点半的那通电话。

    姜慕晚自然不会去打扰顾江年,她知道顾江年事物繁忙,更加知道这人一旦有点时间就会跟自己联系,否则也不会有凌晨三点半的这通电话。

    见余瑟担忧。

    姜慕晚伸手搂住人的臂弯,依偎在她身旁,轻声宽慰道:“您安心,年关将至,公司事务繁忙是常态,我们都混迹商场这么多年了,也不是第一次如此,等忙完这一阵就好了,妈妈你安心。”

    何池站在一旁别的没有看出来,反倒是觉得姜慕晚这安慰人的语气同顾江年是越来越像了。

    “妈妈是担心你们身体,”余瑟无奈开口。

    “我们都是成年人,会爱惜自己身体的,您宽心。”

    姜慕晚这话说出来的第二日。

    就打脸了。

    腊月十七,达斯秘书办里有两位秘书感冒了,咳嗽声不断。

    姜慕晚这几日频繁的跟他们处在一起,也没能幸免于难。

    在这日晚间,在观澜别墅加班时,隐隐约约觉得嗓子不舒服,有些许咳嗽声响起,但是断断续续的,她也没有放在心上。

    而这日恰好余瑟早睡,没有发现这个异常,直到腊月二十。

    一切都在收尾阶段时,她隐隐觉得自己有些咳嗽过头了。

    但无奈。

    达斯分公司数位老总前来首都开大会。

    而这场会议他必须出席,且这场会一开就是十几个小时,等姜慕晚从会议室出来时已经是凌晨的光景。

    宋蓉这期间不止来过观澜别墅一次,均是来看姜慕晚,但屡屡都没有见到人。

    一来二去之间,她跟余瑟倒是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友,二人在对待姜慕晚跟顾江年之事上,有了一拍即合的默契。

    腊月二十号晚,姜慕晚没有归观澜别墅,反而是在办公室将就的睡了一晚,夜间办公室咳嗽声不断。

    此起彼伏的————。

    腊月二十一日,宋蓉跟余瑟担心姜慕晚。

    中午时分,寻着一个由头跟借口,提着保温瓶找到了达斯。

    可来时,姜慕晚办公室里坐着一众老总,正在开展头脑风暴。

    且秘书说,刚刚开始。

    她们等了足足两个小时,都没能见到人。

    宋蓉跟余瑟四目相对,无奈的叹息了声,摇了摇头,又走了。

    宋蓉不好说什么,但余瑟却担心过头。

    一通电话打给了顾江年。

    而那侧,久久未曾接起。

    直到过了数十分钟,男人在百忙之中回了一通电话过来、将接起、余瑟的责怪声就钻到了顾江年的耳里:“腊八至今已经十三日过去了,你是不准备要这个家了吗?”

    顾江年此时正在飞机上,从北半球飞到南半球去另外一家公司视察业务。

    而飞机上一众老总此时或拿着文件或拿着电脑在看冗长的报表。

    他无奈的揉了揉眉心。

    “有些忙。”

    “你忙,蛮蛮也忙,你不带好头,怎么给蛮蛮起好示范作用?你成日在天上飞,蛮蛮夜宿公司都不回来了。”

    “没回家?”顾江年一愣。

    已经许久没跟姜慕晚联系的人,显然是没想到他现在竟然忙到连家都不回了。

    顾江年头更痛了。

    深深的叹了口气。

    “我给蛮蛮打电话,您别担心。”

    顾江年今年的繁忙跟往年的繁忙不同,他往年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工作,按着工作的道理走就行了。

    可今年他要谋划要规划,姜慕晚手中的公司自从被天家人了20%的股份之后。

    顾江年已经在开始着手将君华的资产全部都转移出去。

    且这转移,不能做得太过明目张胆,不然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亦或是会被查处。

    毕竟宋家人此时此刻仍旧留在首都,他需要谋划的事情实在是太多。

    而这点姜慕晚也懂。

    二人一个在国内,一个在国外,里应外合地将所有资产愚公移山似的往外移,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下午四点,顾江年给姜慕晚去了通电话。

    姜慕晚没接。

    临近六点,才拨了通电话回去。

    电话接起顾江年说起她没有回家的事情,姜慕晚倒也是没有炸毛,而是及其心平气和道:“昨夜开完会凌晨四点的光景,大家都在办公室将就了一晚,我也就懒得往回跑。”

    “妈妈很担心。”

    姜慕晚无奈:“担心也没办法、忙过这几日就好了。”

    说着,她咳嗽声响起。

    连续数声不间断,颇有一种要把肺咳出来的架势,这与去年春节何其相像。

    顾先生一想起去年。

    心有些慌。

    “感冒了?”

    “有点咳嗽,”她如实回应。

    “看过了吗?”

    “还没来得及,”恰好此时,欧阳送文件进来,姜慕晚点了点办公室,示意她放下。

    顾江年心想,好事多磨吧!除了如此安慰自己,他也找不到别的借口了。

    得知姜慕晚咳嗽不断。

    顾江年知道跟她说再多都没用,一通电话拨给了宋思知。

    宋思知听闻这个消息时,不得不感叹一句:“你俩真是绝配。”

    妥妥的一对工作狂。

    宋思知穿着衣服,开车到达斯时,姜慕晚正在看财务报表,财务总监站在她跟前不时的汇报工作。

    宋思知等在那里足足三个小时,都没能插进去一句话。

    全程只看见姜慕晚办公室的人来了一波、走了一波、又来了一波又走一波。

    周而复始,接连不断。

    临近四点,宋思知看见秘书提着食盒进来,搁在姜慕晚的桌面上。

    她惊讶,拉住秘书问道:“你们这是午饭还是晚饭?”

    秘书想了想道:“按理说应该算是午饭。”

    宋思知以为自己看错时间了,抬起手腕看了眼表:“下午四点,午饭?”

    秘书点了点头。

    “最近实在是太忙了,大家都恨不得把二十四小时劈成四十八小时来用,住在办公室连轴转。公司里的老总几乎一周都没回过家了,秘书办里的人更甚是忙的脚不沾地连喝水的功夫都没有,这顿饭还是我刚刚去卫生间解决生理需求时顺带点的,不然我们四点半也吃不上这顿午饭。”

    那人说着,无奈的叹了口气。

    一到年关,就要老命。

    “您们往年也这样?”

    “往年好些。”

    “为什么今年就这么忙?”宋思知不解、

    秘书也很无奈,摸了摸脑袋:“我们也不知道今年吹的是什么风,往年税务的人只是过来打个招呼就走,今年盯着我们查了又查,而偏偏这块至关重要,搞不好就要进去的,宋总也是没办法。”

    税务——————。

    宋思知垂在身旁的手微微紧了紧。

    怕不是税务的人要查,而是上面的那位想知道些什么。

    宋思知看了眼正跟老总交代什么的姜慕晚、

    她一边说着,一边咳嗽声不断。

    连带着嗓子都哑了。

    手边更是放着水壶,时刻满足她喝水的要求。

    临近五点,姜慕晚可算是得了些许空闲,而刚刚秘书送过来的那餐饭已经冷却了,可这人却丝毫不介意;伸手间打开餐盒,低头就是干饭。

    如风扫残云一般极快的解决了这顿饭、

    搁下筷子的一瞬间。

    咳嗽声又起。

    “她们为难你?”

    宋思知一边问着,一边伸手将水杯递给她。

    姜慕晚接过,灌了几口水,才稍微缓和下来,不以为意道:“正常。”

    “税务的人要是不下来查,我还会疑惑。”

    那人今年间接性的控了达斯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自然要清楚达斯的入项是哪些,负债项是哪些,税务的人如果不下来查她还会疑惑。

    不过是借税务的手罢了。

    “欺人太甚,”宋思知咬牙切齿道。

    “官大一级压死人,谁让我们没有上高位?”姜慕晚此时,没有半分恼火,相反的还心态及其平和的规劝宋思知。

    “别跟家里人说,”临了,还不忘叮嘱一句。

    让宋思知别跟宋家人说,无非是不想宋家人担心而已。

    事情已经发生了,也没有别的解决办法,除了此时此刻任劳任怨的干下去,姜慕晚也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咳的这么厉害,吃药了吗?”

    宋思知趁着她空闲,赶紧步入正题。

    “没有,”姜慕晚起身,将办公桌上的打包盒稍微的收拾了一下。

    又拿着鼠标点了点电脑,一旁,连着电脑的打印机开始了工作。

    “我去给你买点药?”

    “你买了我也不敢吃。”

    “为什么?”

    “我例假这个月迟到十几天了。”

    顾江年最近时而做措施,时而不做。

    二人对这种事情本也是随意的态度。

    颇有一副有了就生没有也行的模样。

    随意的很。

    往常觉得没什么,今日中午姜慕晚上卫生间的时候想到这个问题,不免觉得心头有些担忧。

    “你不会是——————,”宋思知欲言又止。

    姜慕晚叹息了声,伸手将打印机里的纸张抽出来。

    “还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