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1:八点档电视剧看少了?

李不言Ctrl+D 收藏本站

    “你为了梅家,我为了宋家,我俩各取所需,不要到我跟前来扮什么白莲花圣母婊,我不吃你那一套,有本事就把整个科研项目都还给我,没本事就不要在我跟前上演惨兮兮苦哈哈的这种戏码,拿得起你就拿,拿不起你就扔了,当然了,扔出去之后会如何也与我无关。”

    宋思知的话不那么客气。

    大概也是梅瑶这几天烦着她了。

    所以这话里话外之间没有半分好脾气。

    什么师生之情,什么友情都被她抛到了一边。

    此时剩下的是赤裸裸与血淋淋的事实。

    宋思知此时说的每一句话都如同刀子似的扎进梅瑶的心里,让她无法反驳。

    本就与她无关。

    “如果、因此丧了我全家的性命呢?”

    如果此时的科研案出了任何差错,梅家必定会万劫不复,梅琼或许也会因此从高位上下来,而自己兴许会锒铛入狱,而远在国外的父亲也会受到牵连。

    她赌不起。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牵连甚广。

    她也不会碘着脸,一而再再而三的求到宋思知跟前来。

    明知医院里的那些人见了她万分厌恶,冷嘲热讽的。

    宋思知闻言,眸底染上了几分笑意:“我不是观世音菩萨,也不是救世主,更不是圣母玛利亚,别人家庭的死活与我何干?大千世界,天子脚下,谁不是龋龋独行?能保住自己已经算是天大的本事了,还有什么精力去顾及别人家呢?”

    “梅瑶、人活着,就要明白些,清醒些,别像个笑话。”

    砰————。

    宋思知说完,坐进车里,关上车门。

    启动车子,准备离开。

    不曾想,车身刚动。

    站在车前的梅瑶没有半分相让的意思。宋思知按了按喇叭、

    却没想到,三五秒之后,梅瑶缓缓转身。

    砰的一声。

    跪在了车前。

    望着宋思知,缓缓启唇,到处了三个字:“我求你。”

    宋思知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

    望着梅瑶,说不震惊是假的。

    她怎也没有想到梅瑶会做到如此地步。

    一时间。

    空气都禁止了。

    这是2010年三月七日晚间十一点四十五分整。

    住院大楼地下的停车场陆陆续续的有看护或者陪护的家属开车离开。

    而那些开车离开的人但凡是路过宋思知这边时,都会停下车子,按下车窗驻足看上一眼。

    看看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个女孩子又怎会跪在这个人的车前。

    好奇心驱使了某些人下车查看境况,伸手将梅瑶拉起来轻声规劝道:“姑娘、有什么事情站起来说。”

    “是呀、你这跪在地上也不像样啊!”

    “是出了什么事儿吗?”

    “要不要帮你报警?”

    规劝声此起彼伏的在她耳边响起。

    十一点四十七分,宋思知冷眼望着跪在跟前死活不起来的梅瑶。

    伸手拿出手机给顾江年拨了通电话。

    接起时。

    男人嗓音极低。

    再然后是一阵窸窸窣窣声响起。

    “有事?”

    “我要是撞死人了你们君华的律师能保我吗?”

    顾江年推开书房门的手一顿,有些不祥的预感在心里蔓延开来。

    即便如此,但这人还是稳住了情绪,轻轻颔首道:“得看是谁。”

    “梅瑶。”

    顾先生沉默了,二人之间发生了死一样的静默。

    顾江年抿了抿唇,端起水壶给自己到了半杯水,不急不缓的喝了口:“我尽量保你在五年之年。”

    言外之意,如果宋思知把梅瑶撞死了,顾江年会尽力让她只坐五年牢。

    “长了点儿吧?五年出来我都三十二了。”

    “年龄不是问题。”

    “那什么是问题?”

    “钱,”顾先生轻启薄唇,及其无情的吐出一个字。

    “那我只能去偷了,”宋思知叹了口气,望着眼前几位大爷正在想办法设法的将梅瑶从地上拉起来。

    “偷也行,记住一点就行了。”

    “哪一点?”

    “贼不进自家门,”顾先生想,如果有朝一日,宋思知真的走上了这条路,他会把这五个字写出来,然后裱起来挂在门口,让宋思进门时多想一分。

    “那窗呢?”

    顾江年:…………….

    “如果梅瑶此时跪在你跟前,又有一群大爷大妈在劝她你会怎么做?”

    顾江年猜到了肯定是梅瑶招惹她了,但没有想到这个小姑娘还挺有胆子跑到宋思知跟前去跪着、这叫什么?强买强卖?还是间接性逼迫。

    “她跪你了?”

    “正跪着呢!”

    “老人常言,跪天跪地跪父母!宋老师确实可以当人家的再生父母!”

    “顾董,做人要厚道。”

    “简单,”顾江年喝了口水,将杯子搁在托盘上,牵了牵唇瓣,笑了笑:“下车,去撕她。”

    “怎么撕?”

    “书没读多少八点档的电视剧没少看吧?”

    宋思知:……………姜还是老的辣。

    “感谢顾董。”

    顾江年浅笑了声:“去吧!”

    “以后少半夜给我打电话。”

    “得嘞、”

    宋思知得了顾江年的点拨,东西上的安全带被她伸手解开。

    熄了火。

    推门。

    下车。

    砰的一声响。

    在地下室里响彻云霄。

    宋思知下车,冷眼抱胸望着跪在地上的梅瑶。

    “姑娘,你认识啊?”

    旁边,老大爷见此,有些疑惑的望着宋思知。

    宋思知闻言,冷喝了一声:“何止啊!”

    “你说说你年纪轻轻的不学好,跑到我跟前来跪我,你跪我有什么用呢?你跪了我就能把我老公让给你了吗?我就可以让你插足我的家庭了吗?还哭?你有什么脸哭啊?啊!真的是什么人都可以掉眼泪,眼泪真的不值钱吗?你走不走?不走我可就报警了。”

    “你们赶紧帮个忙吧!把人拉走,不然一会儿我忍不住发了脾气,一脚油门轰下去是要死人的。”

    “我——————”梅瑶惊住了。

    怎么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梅瑶了解过宋思知的多面性,但从来没有想到说宋思知有朝一日为了将她赶走,会这样不择手段的玷污她的名声。

    到底是谁变了。

    “我说你这姑娘年纪轻轻的怎么不学好呢?你还想狡辩?你想狡辩什么?大爷,帮帮忙吧!我不想干犯法的事儿。”

    一群大爷大妈一愣,颇为可惜的看了眼梅瑶,想了想,点了点头:“嗳、好的。”

    “那谢谢了。”

    宋思知客客气气的道谢。

    几个大爷伸手将梅瑶往后拖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疯狂的挣扎着。

    “我没有,你们放开我。”

    “我不是小三,她是骗人的。”

    “不是小三你跑到人跟前来跪什么?大庭广众之下的,成年人能不能要点脸?”

    “就是、”宋思知在身后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附和了这么一声。

    “你说说你这个小姑娘,年纪轻轻的长得漂亮,天底下什么男人没有?你非要去看上别人家的老公,做人能不能有点道德有点良心,为下辈积点阴德?”

    “我没有,你们放开我。”

    梅瑶疯狂的挣扎着,喊叫着,试图将自己的手腕从几位老大爷的手中抽出来。

    可人老了,劲头也足。

    她怎么挣扎都挣扎不出来。

    “我没有。”

    哭喊声逐渐的无奈。

    宋思知看着,目光在与梅瑶惊恐的目光对上时,心底有些不忍泛滥了起来。

    但理智战胜了不忍。

    当一群老大爷拖着梅瑶的手腕离开她车前时,她驱车,扬长而去。

    毫不留情。

    他们是师生时尚且还有师生恩情在,一旦他们为了家族站在了彼此的对立面,那就是敌人。

    同情心这个东西就不该发生在她身上,也不该有。

    宋思知狠狠的叹了口气。

    他从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变成这样的人,但现实就是他没有办法。

    为人师表应该关心学生爱护学生,可此时啊!

    在家族跟前职业这种东西能放就放,能不要就不要。

    人生信念与信条不仅仅只有这一个。

    “罢了,罢了。”

    .............

    “怎么了?”

    姜慕晚在睡梦中感受到身旁身影微动。

    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来、微微呢喃着。

    顾江年伸手将人小心翼翼的搂进怀里,轻声安抚着:“没事,睡吧。”

    言罢,这人低垂首,亲了亲她的额头。

    带着浓情蜜意。

    “我有点热。”

    顾太太语气娇嗔。

    顾先生伸手,将她肩头的被子往下拉了拉。

    “好些了吗?”

    “恩~。”

    “渴了~。”

    夜半醒来的人,要求多。

    但好在顾先生是个脾气好的。

    对姜慕晚也算是有求必应。

    说渴了就起来倒水。

    咕噜噜的喂了半杯水下去,刚刚迷迷糊糊的人也清醒了些许。

    抱着被子坐在床上,手脚并用的往床尾爬去。

    “怎么了?”

    “卫生间,”顾太太糯糯开口。

    “别爬,抱你去。”

    姜慕晚趴在顾江年的肩头,软糯糯的同他聊着天:“我刚刚做梦了。”

    “梦见什么了?”

    “梦见跟你吵架了。”

    顾先生无奈失声浅笑,将人放在马桶上:“那你肯定是吵赢了。”

    “你怎么知道?”顾太太朦朦胧胧软乎乎反问。

    “因为输了你肯定没这么温柔。”

    早就半夜起来踹他了,还轮的到她自己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