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28:可真特么难吃

李不言Ctrl+D 收藏本站

    “有办法听到她们聊什么吗?”

    “可能性不大。”

    半夏坐在车里望着不远处的两个人。

    “那就跟着,看看她们去了什么地方。”

    姜慕晚挂了电话。

    又给欧阳去了通电话。

    而此时,正在跟华亚一起的人接到了姜慕晚电话。

    看到来电时,她还惊愕了一番。

    欧阳看了眼华亚。

    后者扬了扬她的下巴。

    示意她接。

    姜慕晚稳了稳心神。

    用及其平静的语气同她道:“后台安排个饭局。”

    “什么饭局?”

    “银行的人。”

    姜慕晚道。

    欧阳听到姜慕晚这话惊讶了一番,然后目光落在华亚身上。

    “好。”

    姜慕晚想约银行的人吃饭,就证明她想在银行那些人的手中得到些许什么。

    资金?

    还是关系?

    这二者无论是哪一种,都足以让华亚深思一番。

    她与姜慕晚都看中了首都西部的开发案。

    如果能入驻控股,公司未来的发展以及对个人的发展无疑是锦上添花。

    谁都不想放弃这个机会。

    可如果想拿到首都西部开发案的控股权。

    就需要有大量的资金进入,且这资金还不是一笔小数目。

    任何企业即便自己手中有这样大笔的资金存在,也不会全部都投到一个投资项目当中。

    资金的运转还得需要靠银行。

    华亚既然知道姜慕晚有意向跟银行联络、就必然会从中做点什么。

    欧阳挂断电话时。

    华亚抖了抖手中的烟灰。

    望着欧阳微微笑道:“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那就谢谢华总了。”

    二人坐在路边,举起杯子。

    碰了个杯。

    ————————、

    这日晚。

    席修泽正与几位合作商应酬完出来。

    想透透气。

    跟司机一起去了首都大学旁边的路边摊。

    点了一碗冰粉。

    坐在不算干净的塑料椅子上搅拌着。

    听到身后的声响时,回头望了眼。

    这一望,可不得了。

    这不是达斯的副总吗?

    跟对家坐在一起吃烧烤?

    是想干嘛。

    “那不是,达斯——————。”

    显然,司机也是认识欧阳的。

    毕竟中间有顾江年的这层关系在。

    席修泽看了眼司机。

    后者静默了。

    他懂了。

    “华总、一个人呢?”

    欧阳走了之后。

    华亚还一个人坐在位置上。

    眼前的一碗冰粉一口没动;席修泽看准了时间端着碗坐到了她跟前。

    华亚见到席修泽时。

    不否认的。

    她的内心有一抹慌张一闪而过。

    以席修泽跟顾江年的关系。

    即便二人现在是半个仇家。

    可到底是认识,如果看见她跟达斯的副总在一起。

    传到了顾江年耳里。

    在传到姜慕晚耳里。

    怕是不好收场。

    “等人。”

    说着,她又看了看席修泽身边,没看到熟悉的身影疯狂跳动的心这才安稳了下来。

    “席总一个人?”

    “应酬,喝多了,司机开车去了,我来醒醒酒。”

    席修泽这话,说的又坦诚又大方。

    让华亚想从他的脸面上看出点什么来,却愣是没有看出来。

    “席总还真是拼命。”

    “不然呢?”

    “也不能躺了不是?”

    “席总真会开玩笑。”

    “华总有唐总,我就一孤家寡人,我不拼,估摸着连西北风没得了。”

    席修泽这人情商极高,又不拘于世俗,没有豪门世家给那些阶层观念。

    能骂人。

    也能开的起玩笑。

    这也是为什么席修泽在离了顾江年这个支柱之后,仍旧在首都的商场上混的下去的原因。

    “只要席总愿意,多的是人趋之若鹜啊!”

    席修泽叹了口气:“算了,人这辈子能把自己过明白,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真看不出来席总对生活还有这么深的感悟呢!”

    华亚笑着揶揄席修泽。

    后者及其淡然的笑了笑:“感悟这种东西,不还是自己吃了一次又一次的亏才得到的经验吗?”

    “人和人之间的区别就在这里,有人吃亏能得到经验,而有人吃亏却什么都得不到。”

    席修泽说着。

    浅笑的目光落在华亚身上。

    那一眼。

    带着洞穿所有的本事。

    看的华亚心里直打颤。

    好似,他什么都知道。

    这一切,不过是看破不说破罢了。

    “席总有话不妨直言?”

    席修泽望着华亚愣了一秒,一脸迷惑。

    跟不知道她在讲什么似的。

    “我不明白华总在说什么。”

    “但如果华总一定要想听到我直言什么的话。”

    “那我只能说,这家冰粉可真特么难吃。”

    席修泽说着,看了眼华亚碗里一口没动的冰粉。

    笑望着人,问道:“华总觉得呢?”

    有些东西就如这二人跟前的这碗冰粉,远看,它是好看的,并且,看起来色香味俱全,很美味。

    可只有得到过它的人才知道。

    这冰粉。

    及其难吃。

    更甚是到了难以下咽的地步。

    就如同权利顶端。

    站在上面的人都知道,那里是怎样一处肮脏不堪之地,没有上去过的人,却对那里充满着向往与憧憬。

    恨不得拼尽全力甚至是牺牲性命也要上去看一看。

    可上去之后呢?

    能得到什么?

    华亚在席修泽的注视下。

    舀了一勺子冰粉。

    静静的吃着。

    然后望着席修泽,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

    “我觉得还不错。”

    “席总觉得哪里不好?”

    华亚搅动着手中的勺子望着席修泽,温温的笑意在唇边散开。

    又问道:

    “甜度?纯度?还是冰块没加够?”

    “我对这碗冰粉的唯一要求是,能解渴就行了。”

    “十块钱一碗的东西,要想达到一百块钱的效果,自然是不行的。”

    “吃惯了山珍海味的人是吃不惯这些东西的,席总、要贴近生活啊!”

    华亚用一段漫不经心的话语将席修泽的话给怼了回去、于她而言,她努力站在权力中心只想要一件东西就够了。

    而席修泽,却与之不同。

    华亚这段话,还不如直接说席修泽想要的太多。

    说他人心不足蛇吞象。

    华亚的话,很狂妄。

    丝毫没有因为席修泽的背景而有半分委婉。

    “华总说的,言之有理。”

    席修泽含笑点了点头。

    目光中有些微弱的笑意冒了出来。但笑意之下,是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