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60:宋老师先尝一口?

李不言Ctrl+D 收藏本站

    不在首都?

    姜慕晚笑了笑。

    望着顾江年的目光又深了几分。

    指尖落在桌面上缓缓的敲着,动作不疾不徐,带着几分算计。

    萧言礼呢?

    见席修泽这么鸡贼,也是灵机一动,急切切的开口道:“姜总,我在c市。”

    姜慕晚的想法既简单又粗暴。

    把他们三个人拉一起去干什么?

    凑桌斗地主?

    还是统一执行统一管理?

    为了简单方便直接把他们一锅端了?

    还是为磋磨他们?

    “都不在啊?”

    姜慕晚问,话语懒洋洋的。

    那悠悠然的姿态叫一个清高啊!

    叫宋思知看了都端起杯子喝了口水。

    看了眼宋思慎,一副我就知道姜慕晚不会这么算了的表情。

    冷战了这么多天。

    顾江年被出差这么多天。

    可不是就是等在这里吗?

    “不在。”

    二人异口同声开口。

    那急哄哄的语调颇有一种在老子在也会说不在的架势。

    毕竟,人活一世。

    怕的就是死。

    顾太太呢?

    笑了笑。

    不在?

    不在就不在吧!

    “思慎,送你姐夫出去。”

    宋思慎:…………

    顾江年:…………

    “什么时候萧总跟席总有时间了我们在坐下来一起聊聊。”

    姜慕晚的这个言外之意。

    萧言礼跟席修泽不来。

    顾江年还是有家不得回。

    还是得滚出去出差。

    姜慕晚秉持着事儿不解决你永远也别想回家的架势跟顾江年杠到底了。

    那架势,我是不准备放过萧言礼跟席修泽了。

    卖兄弟跟回家和老婆孩子在一起你二选一。

    可千万要好好选。

    姜慕晚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断了顾江年的后路。

    那叫一个刺激。

    刺激的宋思知觉得手里的白开水突然都有味道了。

    幸好啊!

    幸好俞滢带着余瑟出门置办婴儿用品去了。

    不然…………

    后果不堪设想。

    这要是真打起来了那可就刺激了。

    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萧言礼跟席修泽二人可谓是瑟瑟发抖啊!

    本该是秉持着牺牲你我成全大家的心思来为这夫妻二人的感情做贡献的,结果呢?

    二人都怂。

    换句话来说,姜慕晚太狠。

    怕自己贡献没做成,命没了。

    从这通电话开始,萧言礼跟席修泽就没退路了。

    要么他们死,要么顾江年被扫地出门二选一。

    顾江年难啊!

    “蛮蛮。”

    “恩?”

    这淡淡然然的一声恩,那真是恩的极好的。

    我不吵不闹,就这么平平静静的看着你,你想咋样就咋样,你想如何就如何,总之,我以你为主。

    姜慕晚的这一招可谓是把顾江年吃的死死的。

    让他动弹不了。

    没法儿在交谈中谋得半分便利。

    向来能舌战群儒的顾江年这会儿成了有苦难言的哑巴了。

    何止是惨啊!

    “我道歉。”

    “顾先生这是想仅凭一己之力杠下所有?”

    顾先生:…………

    仅凭一己之力杠下所有?

    不不不。

    他可没这么高尚,也没这么高的道德品质。

    如果能牺牲兄弟换回家族宁静,他是愿意的。

    顾江年这人啊,缺点东西。

    “不,我只是提前道个歉,争取从宽处理。”

    “从严就留给他们吧!”

    萧言礼:…………这特么太狗了。

    席修泽:…………难怪姜慕晚骂你是个狗东西,受之无愧啊!

    萧言礼跟席修泽二人以前还不太理解姜慕晚为何会说顾江年是个狗东西,今日这种事件感觉彻彻底底地落实了,顾江年就是个狗东西。

    卖起兄弟朋友来,那可是眼睛都不咋好不含糊。

    果然。没有人会平白无故地给你起外号。

    起了就一定是有原有的。

    萧言礼跟席修泽此时…………一言难尽。

    更甚是有苦难言。

    “二位听见了?”

    姜慕晚望着顾江年,唇角微勾的弧度带着那么点笑意,但这笑意,还有那么几分威胁之意。

    “姜总,”席修泽开口。

    他想了想,不拆一桩婚是一回事,背锅又是另外一回事。

    诚然,姜慕晚跟顾江年婚姻能长长久久他们是高兴的。

    可这长长久久不该建立在牺牲兄弟的基础上。

    “有主谋才有…………”

    嘟嘟嘟嘟…………

    席修泽的一句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为何?

    顾江年在萧言礼准备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语时伸长手把电话给挂了。

    那动作,极其干脆利落。

    毫不含糊。

    且及其火速。

    观澜别墅的客厅有一秒钟的静默。

    顾江年望着姜慕晚的目光带着那么几分可怜兮兮,更甚至是有那么几分轻颤。

    宋思知望着顾江年的这个骚操作,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惊讶,错愕的视线缓缓的落在顾江年身上,转而又看了看姜慕晚。

    只见后者,缓缓起身,向着厨房而去。

    宋思知:…………

    顾江年呢?

    大惊!!!!

    猛的起身跟在姜慕晚身后,近乎狂奔过去。

    伸手握住姜慕晚的掌心:“蛮蛮,我错了。”

    “错了?”

    “错了。”

    顾先生一本正经点头回应。

    姜慕晚笑了笑:冷呵声传出来。

    “错了你还挂我电话?”

    顾江年此时,就差抓耳挠腮了。

    ………………

    顾先生被赶出来了,站在门口的人望着观澜别墅的大门竟然莫名的有些无语凝噎。

    宋思慎送他出来时还像模像样的提醒了这么一句:“惹什么不好,惹姜慕晚。”

    惨吗?

    惨!

    有家不能回还不惨?

    屋内姜慕晚倒了杯水缓缓的喝着。

    修长的指尖落在凸起的肚子上缓缓的抚摸着,似是在安抚着。

    小家伙自顾江年回来就一直在肚子里翻筋斗云。

    姜慕晚抬手,轻轻地拍了拍肚子,这才稍稍安分下来。

    “真……赶出去啊?”

    宋思知咽了咽口水,望着姜慕晚到。

    “不然呢?”

    她反问。

    “我们这……算不算鸠占鹊巢?”

    姜慕晚不轻不淡的横了眼宋思知:“换个词。”

    “充其量是我占据了夫妻之间的共同财产。”

    宋思知:…………

    “有钱人的世界,我确实是不太懂。”

    姜慕晚跟顾江年的这翻斗智斗勇直接惊呆了宋思知。

    除了感叹一句牛逼之外,她没什么好说的了。

    高智商的人互坑起来,那刺激程度不亚于看警匪片。

    或许比警匪片还刺激。

    宋思知望着姜慕晚,嗔嗔奇叹。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就顾江年这种黑心黑肺黑肝的人,有朝一日也会败在姜慕晚的手上,宋思知此时的心情很难形容,那是一种骄傲感与自豪感。

    颇有一种我姐妹牛逼,我很开心的感觉。

    “不懂就看戏。”

    姜慕晚这话,说的可谓是及其没良心了。

    顾江年在门外望着紧闭的大门都快自闭了。

    而屋内,姜慕晚端着水杯悠哉悠哉的道出了这么一句话。

    那模样,万分悠闲自得。

    萧言礼跟席修泽二人在被挂断电话之后。

    极其默契的与对方取得了联系。

    萧言礼拿着手机,沉默了两秒:“去吗?”

    “去哪儿?”

    “观澜别墅啊!”

    萧言礼约莫是担心姜慕晚跟顾江年闹得太厉害。

    心里还是有些不忍的。

    道德的良知让他想去干保护这场婚姻的事情,做一个婚姻捍卫者。

    打响这场婚姻保卫战。

    但席修泽呢?

    可没这么多的道德跟良知。

    不不 不!!!

    可以说,他压根就没这些东西,换句话来说他缺这些东西。

    一个真正有道德的良知的是怎么会把自己的后妈踩在地上摩擦呢?

    “不去。”

    “不去?”萧言礼惊讶。

    “不去,”席修泽再度肯定开口。

    “为什么?”

    “提议是顾江年提的,人是顾江年坑的,事儿也是顾江年让我们干的;好处也被顾江年拿走了,怎么到头来背锅的是我们呢?”

    “咋地?我们是万年背锅专业户?”

    “就宋蛮蛮今儿那架势,我们去了能活着从宋家出来?”

    萧言礼:……………..话、还挺有道理的。

    “爱去你去,我不去。”

    “你就不怕宋蛮蛮回头找你秋后算账?”

    “不————————。”

    正在跟萧言礼说话的人话还没说利索。

    办公室的门就被人推开了。

    徐放站在跟前,搔了搔头,一脸为难的看着席修泽。

    “席总。”

    席修泽:…………

    “有事儿?”

    “也没多大事儿,就————顾董给我来了个任务。”

    “什么任务?”

    “带席总去观澜。”

    “我可以拒绝吗?”

    “顾董说了,要好大家一起好,要死大家一起死,顾董还说了,他不是忘恩负义的人,您要是去了互联网的案子就交给你来做。”

    席修泽:………….威逼利诱?

    这很顾江年了。

    “我要是不去呢?”

    “顾董说,齐家这会儿缺的就是钱,恰好,他有钱,您要是不去,他就去支持您后妈,跟您做斗争。”

    席修泽:…………….“他怎么不把我后妈娶回家去当我老板娘呢?”

    徐放:…………“我什么都没听到。”

    而萧言礼。

    被罗毕用同样的方对待了。

    下午时分。

    姜慕晚跟俞滢打了通电话。

    告知家里有同事,人较多。

    若是她跟余瑟回了,去宋家待会儿。

    观澜可能会很吵闹。

    俞滢跟余瑟一口答应,表示理解。

    临了还不忘提醒她不要过度繁忙,要注意身体。

    四十分钟后。

    萧言礼跟席修泽出现在了观澜别墅的院子里。

    乍一进来时,二人看见顾江年坐在屋檐的凉椅下抽烟。

    二人四目相对。

    了然。

    这是被赶出来了。

    仍旧是同一地点,仍旧是同样的方式,姜慕晚坐在三人对面,跟前摆着瓶瓶罐罐。

    厨房里调味台上的东西都被她搬出来了。

    跟前摆着三个空碗。

    那架势。

    颇有种祭祀的感觉。

    姜慕晚拎起一瓶醋,缓缓的站起身,伸手一一的往三个空碗里倒醋,一边倒一边浅笑开口:“把三位凑到一起,实在是不容易。”

    萧言礼跟席修泽在此时,及其有默契的保持静默。

    一句话都不说。

    或者是不敢说。

    “聊聊?”

    “姜总直言。”

    萧言礼客客气气开腔。

    试图给姜慕晚留个好影响。

    姜慕晚伸手将醋放到一边,又淡淡的往碗里挤芥末。

    席修泽看着她这豪放的动作有些吓得不敢吱声。

    这是————什么操作?

    “直言?”

    “难道不是你们直言吗?”

    姜慕晚站在餐桌忙碌很。

    一边跟三人聊着,手中动作都不带停的。

    “说吧!新加坡的事儿,我要知道经过。”

    萧言礼跟席修泽二人目光齐刷刷的望着顾江年。

    言外之意就是:说吧,你老婆想知道新加坡的事儿。

    顾江年似是认命了:“新加坡一事确实是我的错。”

    “恩、”姜慕晚应了声,示意他继续说。

    “过程。”

    “让我听听你们是怎么分工的。”

    席修泽:…………卧槽!!!!!!!

    萧言礼:…………..幸好,虚惊一场。

    “提议是顾董,首都赌场一事是席修泽,”萧言礼急匆匆的开口,生怕这二人说出什么不利于自己的话,赶紧开口把兄弟给卖了。

    下一句话就恨不得是与我无关了。

    “嗷————。”

    萧言礼刚把二人卖完。

    顾江年跟席修泽就及其有默契的一人踹了一脚过去。

    “萧总呢?”

    姜慕晚忍住心里的怒火,牵了牵唇角,近乎笑眯眯的望着萧言礼。

    那模样啊!

    就像大灰狼看着小红帽仁慈和蔼的不得了。

    “杜经理是萧言礼引进赌场的,人也是萧言礼去逼跳楼的。”

    席修泽的话语及其沉稳。

    一句话说出来连语调都没有半分变化,望着姜慕晚的目光都是平静的。

    想跑?

    想啥呢?

    要死大家一起来。

    “内外结合,分工明确,三位当商人可惜了,应该去搞黑社会啊!”

    宋思知听着嗔嗔奇叹。

    她拉了把椅子坐在一旁,手中拿着一个红彤彤的苹果,一把精巧的水果刀在苹果身上缓缓的游走。

    苹果皮一寸寸的往下掉。

    那皮啊!削的那叫一个匀称。

    萧言礼跟席修泽玩过去,定睛看了看宋思知手中的刀。

    吓出了一身冷汗。

    这不是一把一般的水果刀,而是一把手术刀。

    二人动作几乎同时同步的咽了咽口水。

    “当商人委屈你们了啊,换个工作啊!这身好才华,该换个地方施展。”

    宋思知的目光盯着手中的苹果,连眼帘都未曾抬一下。

    姜慕晚呢?

    淡笑不语。

    拿了瓶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开始往碗里加料。

    “竟然这样,那就见者有份、、”

    姜慕晚说着,将跟前的三个碗往他们眼前推了推。

    萧言礼看着眼前的碗,神色有些复杂。

    这喝下去,是丧命还是洗胃还真不好说。

    他望着眼前的瓷碗,陷入了沉思。

    “姜总,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们今天都已经坦白了,那么这个处罚您看看?能给轻一点不?”

    “国家法律对于主犯跟从犯都有一套制定的标准,姜总,您看看要不要考一下?”

    言外之意就是,这事儿都是顾江年的错。

    我们充其量不过是听了他的话而已。

    远还没到要送命的地步。

    顾江年:……………????

    “姜慕晚跟前有三十二瓶调味料,她只给你俩放了七种,喝下去,充其量就拉几天肚子,这还不够轻?”

    “咋着?你们把人坑成这样大老远的请你们过来,难道就是聊个天就放你们走吗?”

    宋思知抬手咬了口苹果。

    脆生生的苹果在她的唇齿间发出清脆的响声。

    兄弟结婚之前为了兄弟两肋插刀,兄弟结婚之后为了兄弟到处背锅,惨吗?

    惨!!!

    但更惨的是,找了个母老虎。

    顾江年全程都不开口。

    试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而姜慕晚呢?

    却不打算放过他。

    “喝吧!死不了,不还有我呢吗?”

    宋思知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这么劝着两个人。

    “要不?宋老师先尝一口,看看有没有有毒?”

    ------题外话------

    宋思知:是哪个狗东西让我先尝一口?

    (你们要的名场面来了,请看席修泽跟宋思知对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