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61:你够爷们儿你上

李不言Ctrl+D 收藏本站

    宋思知的目光悠悠然的望着望向席修泽。

    淡淡袅袅的目光带着几分幽深。

    她抬手,啃了口苹果。

    左手精小的手术刀缓缓地放在身后的台几上。

    咯吱咯吱脆的声音从她的唇瓣传到客厅四面八方。

    “自古只有慈母为儿试毒,席总喊我一声妈,我可以考虑一下。”

    宋思知姿态极高。

    翘着二郎腿的模样带着几分二流子女流氓的模样。

    一头干净利落的齐肩短发随意的扎了个马尾在脑后。

    悠悠然的姿态望着席修泽,有那么几分为难的意思。

    而席修泽呢?

    冷笑了声,消息悠悠然还带着那么几分不屑,薄唇轻启,吐出一个震惊四方的字:“妈!”

    姜慕晚:…………

    顾江年:…………

    萧言礼:…………

    宋思慎:…………

    这叫什么?

    果然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席修泽这人没脸没皮的模样估摸着宋思知也不是对手。

    别说姜慕晚了。

    宋思知也愣了一下,这不傻逼吗。

    缺母爱?

    乱认妈。

    宋思知呢。

    也不慌。

    悠悠的啃了口苹果。

    不疾不徐道:

    “嗳!乖儿子,可惜我不是慈母,干不出来以身试毒这事儿,自己喝吧!”

    席修泽:…………

    什么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这就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宋思知成天在学校跟人怼天怼地的,会怕席修泽?

    “席总要是却母爱,我学校扫地大姐刚刚失独,介绍给你?让你重温感受一下母爱的伟大?”

    “宋老师自己留着吧!”

    “万一以后没人要了还能在红尘中跟你做个伴,免得你老无所依孤苦伶仃。”

    “指不定还能发展一下感情。”

    宋思知:…………骂她是个蕾丝?

    这男人嘴还挺贱。

    宋思知悠悠的掀了掀眸子望着他。

    笑意悠悠然。

    “大可不必,我得给席总找个地爹才行。”

    “不能让席总感受不到父爱。”

    “当然了…………”宋思知抬起苹果又漫不经心的啃了口,缓缓的嚼着:“席总要是想让我又当爹又当妈,我也不是不可以。”

    姜慕晚抬手装作若无其事的扶了扶额头。

    顾江年好自为之的瞅了眼席修泽。

    万般无奈

    “嘛呢!苹果都吃完了碗还没端起来,行不行啊?”

    宋思知本来就想做个看戏人,奈何、奈何啊!

    奈何席修泽的本事实在是太大了,让她不想做看戏人了。

    她现在满身心的想参与其中去磋磨磋磨他。

    “黄花菜都凉了碗还没端起来,咋着?算计人遭报应了?手瘸了?”

    “能不能行?不能行我来喂你?”

    “宋老师至今没对象是因为嘴太碎吧!”

    “席总至今没对象是因为嘴太贱?您这不该喝醋和芥末啊,得让宋蛮蛮往你碗里倒点硫酸。”

    宋思知跟席修泽坐到一起去,说火山撞地球轻了一些。

    往现实主义上来说,这二人可以放到太平洋凭着一张嘴巴去开火箭炮。

    去展开一场三战。

    席修泽对宋思知有所耳闻,只知道这人是个泼妇,首都嫌少有人敢惹她。而宋思知对于席修泽也有所耳闻,一个能将自己的后妈踩在地上摩擦,让自己后妈见到自己跟老鼠见到猫似的,又能是什么好角色呢?

    且不说宋思知曾经还有幸目睹过席修泽对待自己后妈的那副嘴脸。

    彼时是一个看戏人,宋思知对于席修泽的一些手段,可谓是嗔嗔奇叹。

    就他那张嘴皮子怼天怼地怼后妈怼到连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稀薄了的架势让宋思知狠狠的赞叹了一番。

    只道,是个狠人。

    万万没想到今天二人坐在一处,竟然也会有一较高下的机会。

    实话实说。

    宋思知真的正儿八经的啃完了一个苹果。

    大抵是昨夜在实验室忙完又被人拉去医院观摩了一场手术,饿得不行。

    这会儿听到这么一场不痛不痒的话。

    不爽了!

    “可行,”姜慕晚正儿八经的点了点头。

    而后似是想起了什么?又摇了摇头:“不可行。”

    “犯法。”

    姜慕晚呢?

    当老板等久了谈起事情的时候最会抓重点;这场事情的重点,就在顾江年身上,她也不为难萧言礼跟席修泽了。

    望着人道:“要么、三位手牵手一起走?”

    顾江年:…………….

    姜慕晚这话一说话,顾江年心都颤了。

    起先,惊恐的目光望着姜暮晚,然后又将近乎求救似的目光落在萧言礼跟席修泽二人身上。

    颇有一副求放过一马的姿态望着人。

    席修泽跟萧言礼呢?

    想当做没看见。

    但奈何啊!

    顾江年这几日实在太惨了。

    有家不能回,老婆孩子不在身边那种可怜兮兮的感觉叫人实在是难以看下去眼。

    二人微微侧眸,看了眼对方。

    点了点头,一副视死如视归的表情。

    喝?

    行吧!

    就喝。

    他就不信自己今儿能把命送在这里。

    席修泽跟萧言礼二人此时可谓是叫苦连天。

    但是、又不能说。

    席修泽望了一眼顾江年企图让他良心发现可以制止一下自己,免得自己真的将命送在这里了。

    可顾江年呢?

    此时满身心的想回归家庭。

    对于这二个人的求救目光,即便是看见了,他也会当做视而不见。

    “喝不喝?娘们儿唧唧的。”

    席修泽:.............“你爷们儿你来?”

    “我又没跟你们一样没品到去坑女人。”

    萧言礼:.................

    为兄弟两肋插刀的时候是汉子,东窗事发之后就成了没品?

    好话坏话全让他们夫妻俩说尽了,好事坏事也全让他们夫妻俩占尽了,唯独他跟席修泽二人除了背锅还是背锅。

    “你————————。”

    啪嗒、大门的响动声止住了席修泽即将出口的话。

    一屋子的年轻人被这突然其来的声响打断了思绪。

    而思绪的回笼在宋思慎喊的一句爷爷上。

    这叫什么?挡住了俞滢跟宋蓉,没挡住老爷子。

    老爷子站在门口,看着屋子里的一群年轻人望着他静默无言。

    见席修泽时,他有些愕然。

    “席小子来了?”

    席修泽呢?

    客客气气的起身,恭恭敬敬的朝着宋老爷子鞠了个躬:“宋老。”

    好巧不巧的,偏偏是席修泽这一鞠躬,让老爷子看到了席修泽跟前摆着的瓷碗。

    “这是在干什么?”

    姜慕晚:…………….

    宋思知:…………….

    宋家姐妹二人一阵相对无言,而席修泽与萧言礼二人仿佛看到了救星。

    “尝一下宋总的手艺。”

    语言艺术这个东西席修泽跟萧言礼二人不管是谁都是已经掌握到了精髓,所以今日宋老爷子询问一句大家在干嘛的时候他没有控诉,也没有吐槽,更没有发出任何求救的信息,只是用一句及其平淡的话语将宋老爷子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让宋老爷子对他们眼前吃完那个东西产生了好奇。

    说来也是奇怪,顾江年是一个对生活有着极其严格要求的人,而宋蛮蛮自幼在宋家长大,宋家门庭森严,俞滢更是出生豪门,对生活品质要求极高。

    将宋蛮蛮跟宋思知熏陶成了现如今的德行。

    席修泽乍一进观澜别墅时就看出来了别墅装修品位不凡。

    物品摆件,低调奢华,但却能透露出主人家的品位。

    包括姜慕晚从橱柜里拿出来的这套碗。

    席修泽也不得不感叹一句是好东西。

    可这好东西,盛着毒药啊!

    这精美的餐具不是用来盛美味佳肴,而是用来盛毒药。

    而宋老爷子估摸着是没多想的。

    只是听到宋蛮蛮的厨艺时。

    产生了些许好奇罢了。

    杵着拐杖往这边来,一边走一边问:“什么东西?”

    宋思知跟宋思慎猛地从座位上起身。

    试图在老爷子看到碗里的东西时,将这些东西毁尸灭迹。

    但萧言礼跟席修泽二人会让这二人得逞吗?

    不见得。

    实在是不见得。

    二人极其默契地拦住了宋思知跟宋思慎的动作。

    将二人的身子挡在了餐桌之外,而老爷子也恰好走到了餐桌跟前,看到了碗里的东西,一时间餐厅静默了下来,老爷子望着姜暮晚,眼眸中有几分疑惑也有几分不悦。

    他反观顾江年的神色,从顾江年的眼眸中看到了些许什么本不该他看见的东西,一时间老爷子的目光变得异常凝重。

    他想起了宋蓉这两日同他的念叨说感觉姜慕晚跟顾江年之间出了问题,但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总觉得二人之间的相处模式太过平静,平静的不像是对恩爱夫妻。

    说她每每问及姜慕晚时,姜慕晚一句反问就将她给问住了。

    有问题,又看似没问题。

    .................

    宋家客厅里。

    老爷子坐在沙发首位上,望着坐在底下的一群年轻人们。

    凝重的目光在姜慕晚跟顾江年身上来来回回。想说什么,但又觉得此事不该在这里说。

    “蛮蛮、你跟我上来。”

    老爷子说着,从沙发上起身。

    宋思知见此,起身想跟上去。

    “你来做什么?坐下。”

    “偏心啊?”

    宋思知悠悠然回应。

    说老爷子偏心是一句假话实则,她更担心的是项目晚被老爷子喊走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而身为姐妹的她并不愿意看到姜慕晚发生什么。

    老爷子横了眼宋思知。

    老管家见此,安抚了她两句。

    宋思知憋了憋嘴。

    坐了下去。

    顾江年也起身了,想跟着老爷子一起。

    也同样的被老爷子一个眼风扫了过来。

    “知道了?”

    姜慕晚刚随着老爷子进书房,老爷子连头都没回。

    直接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将姜慕晚给问懵了。

    许久都没想清楚老爷子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知道什么?”

    “韫章新加坡一事。”

    姜慕晚一愣。

    望着老爷子的目光带着几分不可置信。

    她实在是没有想到。

    就连老爷子都知道这件事情、姜慕晚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望着老爷子的目光,有些疑惑更甚是有些震惊,她突然之间觉得自己像是掉进了一个漩涡之中,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个公开的秘密,只有她身为当事人一直被蒙在鼓里。

    如果不是无意之间听到新加坡富商醉酒之后的这么一句话姜慕晚觉得得她到死也不知道这件事情,毕竟连老爷子都是顾江年的帮凶。

    “外公知道?”

    老爷子点了点头,缓缓开口道:“知道。”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没有跟我说?”

    “因为我在我知道这件事情之前,你跟顾江年已经成为了夫妻,而且非他不嫁,不惜与家中决裂,我说再多你都会觉得我是恶人,阻挡你去追寻自己的幸福。”

    老爷子望着姜慕晚话语一句一句的蹦出来,让她一时间无话可说。

    “所以你跟韫章这段时间冷战就是因为这个?”

    姜慕晚抿唇不言。

    看得出来浑身气息低沉。

    带着几分不悦。

    老爷子望着她,微微叹息了声。

    “蛮蛮,婚姻也好感情也罢,都是你自己的,任何人都不能成为你婚姻生活当中的拦路石,只要你自己想过好,只要你自己想在这段生活中找到幸福,所有的已经发生的事情你都可以原谅,聪明人,不钻牛角尖。”

    姜慕晚仍旧不言不语。

    老爷子见此,微微叹了口气。

    摇了摇头。

    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

    他知道姜慕晚的脾气,也知道她的个性,更知道在这件事情上顾江年确实做得不太妥当。

    “外公是为你好。”

    “我知道。”

    “但我现在不想提这件事情,”姜慕晚一句话,挡住了老爷子将下来的所有话语。

    老爷子一哽。

    微微叹息了声。

    “夫妻之间有问题要好好聊,好好沟通,你竟然不想外公说那么多,那外公什么都不说,一会儿有人送份文件给你,你记得看。”

    老爷子今日应该是有千言万语想跟姜慕晚说的。

    但见她情绪不对。

    怕影响孩子。

    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出口。

    进客厅,望了眼萧言礼跟席修泽,挥了挥手:“散了吧。”

    “那宋总?”

    萧言礼起身,有些担忧的看了眼老爷子身后。

    老爷子摆了摆手:“无碍,你们去吧!”

    二人这才转身离去。

    离去时,目光担忧的扫了眼顾江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