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79:二三事(2)

李不言Ctrl+D 收藏本站

    17年暑假,顾寒止小朋友被顾江年安排的满满当当,各大特长占据了他的假期时间。

    而慕晚呢?

    为了陪着孩子成长,将大部分的工作都带回了观澜别墅。

    当然、也不知是为了陪顾寒止成长还是为了能更方便的打孩子。

    这一点,不得而知。

    顾知鸢很乖。

    乖巧打到可以懵懵懂懂的帮亲哥背锅。

    某日,顾先生下班回家。

    就像两孩子脏不拉叽的,臭的跟只小乞丐似的,不知道从别墅里哪个不知名的角落里钻出来。

    顾先生这日因着要开会,一身高档正装,昂贵的看不出品牌。

    发型一丝不苟,整个人从上到下透露着一股子精致气息。

    而他的儿女们混的脏不拉叽的跟只小乞丐似的,在院子里见了他,扬着两只脏兮兮的爪子要来求抱抱。

    罗毕站在一旁,只见顾先生脸都黑了。

    躲都躲不应。

    这年,小姑娘四岁,留着一头短发波波头。

    穿着一身棉麻套装,干净的时候看起来可爱又乖巧,跟只瓷娃娃哇似的。

    可这会儿,脏兮兮的,跟只落难小公主似的。

    “爸爸——————。”

    小姑娘见亲爹往旁边躲了躲,扬起脸,浑圆的眸子透着几分疑惑,望着顾江年,软糯糯的喊了声。

    顾先生低眸望着孩子们。

    嫌弃万分。

    但又秉持着爹不嫌儿脏的思想理念闷闷的应了一声。

    “要抱抱。”

    “怪、爸爸今天累了,去抱妈妈。”

    说好在家带孩子的人此时也不知道干什么,让两个孩子不知道蹭到哪里去,浑身脏兮兮的跑出来。

    顾先生诚心是想让顾太太看看。

    而小姑娘呢?心性单纯,根本就不知道亲爹那一颗险恶的心。

    “顾知鸢——————。”

    “顾寒止————————。”

    果不其然,河东狮吼从屋子里传来。

    罗毕悄摸摸的望了眼顾先生,竟然莫名的见人狠狠的松了口气。

    这——————————不应该啊。

    罗毕心想,顾先生不是出了名的宠孩子?

    “先生?”

    罗毕小心翼翼的喊着,下一句就是,要进去吗?

    可这话,他还没说出来。

    顾江年从兜里摸了根烟出来,静静的点燃:“一会儿。”

    慕晚在教育孩子的时候,他不能去拖后腿。

    顾江年进去时,慕晚见了人。

    跟见了救星似的。

    “你回来正好。”

    “问问这两个小兔崽子到底去哪里浪了?”

    “寒止说。”

    男人伸手脱下身上西装,及其熟稔的递过去,兰英伸手接过。

    他行至沙发跟前,扯了扯西装裤的裤腿坐下。

    “我不知道,爸爸,妹妹带我去的。”

    听闻自家儿子这么一句话,顾江年的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揪住似的,思绪回到30年前,他与自家妹妹也有过这么一段光景。

    这日的客厅里,不仅仅是顾江年的思绪飘远了、就连余瑟的眼光都微微红了红。

    大抵是怕自己影响到慕晚家教育孩子。

    余瑟扶着沙发靠背起身。

    而顾江年呢?

    目光低低的望着地板,并无定处。

    整个人像是被定住了一般。

    而慕晚。

    隐隐约约的知道这二人想到了什么、教育孩子的心情顿时一扫而空,让兰英带着孩子们下去洗澡。

    她走近,半跪在顾江年跟前。

    伸手落在他膝盖上。

    顾先生见此,目无定处的眸子缓缓收回来,落在自家爱人脸面上,伸手将半蹲在自己跟前的人抱起来:“来、让老公抱抱。”

    慕晚坐在顾江年大腿上,搂着他的脖子,缓缓的摸着。

    这年,夫妻二人已过而立之年。

    人生版图逐渐完整。

    观澜别墅里的热闹日复一日。

    宋思知跟宋思慎对孩子的操心程度让慕晚起了在生一个的心思。

    而这个念头,被顾先生狠狠的扼杀在摇篮里。

    不给她丝毫起苗头的机会。

    顾先生:“再来一个,我受不住。”

    “宝贝儿,我现在跟养三个孩子没什么区别。”

    17年末。

    寒止而年纪,依着顾先生对待儿子那样。

    顾知鸢的美好生活会在五岁到来之前画上圆满的句号。

    果不其然。

    17年春节,老师们频繁的来往观澜别墅。

    或多是与顾先生交谈。

    这年年末。

    顾先生在春节前夕出差法国。

    临行前跟妻儿告别时,那依依不舍的模样叫慕晚不忍。

    于是乎,小心翼翼提议道:“我跟你一起去吧!”

    “不可————你不在家,孩子们不得无法无天了?”

    慕晚想了想,也是。

    老人家们这会儿哪里还管得住两个野孩子呢?

    “那我等你回来、一路平安。”

    他临行前,亲吻自家爱人。

    深深的吻,辗转反侧。

    “有些后悔。”

    “后悔什么?”

    “后悔昨晚没喂你。”

    男人闻言,笑的低低沉沉。

    17年春节前两日。

    顾先生从法国飞回来。

    依着是临时起意。

    并未告知家人。

    更想的,是给孩子们一个惊喜。

    却未曾想到车子将停在院落,他徒步走进去时,看到家庭教师正拿着手机对着慕晚的下半身拍。

    且还将私拍的照片发给了别人。

    这是顾先生最为忌讳的事情。

    顾江年坐到如此位置上,除了扩展自己的江山事业版图之外,对自己家人的安全也是下了巨大的功夫。

    却未曾想到。

    百密一疏。

    将人放到家里来了。

    这日,男人震怒。

    怒火近乎要移平别墅里的一草一木。

    此情此景,慕晚只在C市看到过。

    那便是她被绑架的那日。

    她回首时,见顾先生一手拉住家庭教师的后勃颈,一手伸手夺过他手中的手机,硬邦邦的语气带着几分杀气:“你在拍什么?”

    “怎么了?”

    慕晚还没从顾先生回家的喜悦中回过神来,只听见身后震怒声响起。

    “无碍,你先上去。”

    顾先生并不愿意将这件事情告诉自己的爱人。

    穿裙子并没有错,错的是他把控不严,将这等人渣放了出来。

    慕晚仍旧有所疑惑。

    罗毕在身旁轻轻道:“太太还是先上去吧。”

    罗毕似乎看出来顾江年的想法。

    也加入了规劝姜慕晚的行列中。

    后者点了点头。

    顾先生并不愿意在观澜别墅大开杀戒,因着这里有他的妻儿,有他的父母,有他的长辈,本就是一块净土之力,不能被鲜血沾染。

    于是、他亲自压着人去了派出所。

    同人施压。

    利用权力跟金钱将人送了进去。

    顾江年素来不是什么良善之人,对于那些伤害自己家人以及妻儿的人,他不会有半分心慈手软。

    17年春节,宋蓉与宋誉溪退居二线。

    且在职业生涯结束时,齐齐发了一通长微博。

    微博的言辞之间都在感谢国家的培养以及自己人生行至如此之后的期许。

    言外之意就是,自己此生都在为了国家做贡献。

    而现在————想去寻找自己。

    宋家从科研院所出去时,举国震荡。

    17年九月。

    顾知鸢幼儿园。

    相比于儿子的待遇,女儿在顾江年这里得到了一份特殊的相待。

    顾先生送姑娘去幼儿园时,那依依不舍的模样叫顾太太没法儿看。

    简称,看不下去。

    “要不要跟知鸢一起进去好了,顾先生改行去当幼儿园老师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顾太太见这二人依依不舍的模样没好气的开口嘲笑顾先生。

    顾知鸢的幼儿园生活比起自家哥哥似乎要好太多。

    早些年顾寒止上幼儿园,即便是哭闹顾江年把人丢到门口就不管了,可现在女儿上幼儿园,顾江年把人送到门口,若是姑娘哭闹的厉害,更是起了要抱回家的心思。

    于是,慕晚就成了老巫婆。

    在顾知鸢的心目中,一个只会拉着爸爸离开的老巫婆。

    18年初,儿子八岁。

    顾先生已经开始趁着寒暑假的时候,带着儿子游历各国。

    参观名胜古迹、出入各大场合。

    顾寒止学习各国语言时,顾江年担任了地导的角色,带着儿子前往全球各地,实地演练。

    而慕晚,带着姑娘出入各大早教场所。

    二人分工明确,配合默契。

    18年中旬。

    付婧婚期临近。

    邀请慕晚过最后一个单身周。

    儿女在家,慕晚心中稍有记挂。

    顾先生却帮她收拾好行李,安排好专机,送付婧的亲友团们去了海岛度假。

    自然、这中间,也包括慕晚。

    早些年绝不允许慕晚穿着比基尼去海岛度假的人,现如今亲自送她出行。

    路上,付婧望着慕晚,笑道:“恭喜你,实现愿望了。”

    “什么?”

    慕晚似是忘记了当初的事情。

    付婧悠悠然道:“坐着顾江年的专机穿着比基尼去海岛搂着小奶狗度假。”

    慕晚想起什么,无奈失笑。

    故而望着付婧道:“有小奶狗吗?”

    “有,但跟你没关系。”

    “为什么?”

    “小奶狗也不傻,放眼望去沙滩上清一色的未婚小少女不勾搭怎么会来勾搭你这个生过两个孩子的中年妇女呢?”

    慕晚:................

    18年末。

    顾先生生了场病,病情不算严重,但也在医院呆了几日。

    那几日的光景。

    他粘着和自家爱人。

    近乎寸步难离。

    他告诉慕晚,夜间惊醒时总害怕自己走的不是阳间道。

    慕晚再见贺希孟是在他的述职大会上。

    自打梅琼一事之后、他花了九年的时间从西北再次回到首都,而此时此刻再回来,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贺希孟。

    这年,大家都不在年轻。

    年少时分的冲动和不甘早已被岁月打磨的所剩无几。

    更多的,是在历史长河当中磨练出来一身及其淡然的气息。

    很平淡。

    平淡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让慕晚诧异且又在意料之中的事情是。

    他已婚已育的身份。

    他的妻子乃江南人,早年间考入部队军区医院,跟他一样在大西北扎根扎了数年。

    二人在工作当中产生了感情,从而结婚,生子。

    一切那么平淡又那么顺利成章。

    他的妻子,一头长发,脸上神情带着江南人特有的柔和。

    远远望去,着一身改良宽松旗袍的人及其温婉。

    初见慕晚,她同她含笑点头,且大方道:“你比照片中更美丽。”

    慕晚一愣。

    只听人又道:“希孟跟我讲过你们之间的故事。”

    女人的这段话语如果放在数年前,慕晚一定会觉得她是在挑衅你自己,可三十已过,她也好、贺希孟也罢,早已求仁得仁、求义得义。

    不会在去引战。

    多年前分手都未曾攻击过对方的二人十年之后自然也干不出来这种事儿。

    慕晚笑道:“希望是好话。”

    “那是自然。”

    他的妻子,似乎能给他足够的温暖。

    弥补年少时的人生缺憾。

    贺希孟跟梅琼一样,臣服与温柔之下。

    慕晚回首过往在响起彼此的人生时,会感慨。

    如果当初、她并未被宋家带回首都,而是留在C市、养在姜家会不会也跟贺希孟和梅琼一样。

    为了追求那份温柔,丧失生命,走了许多弯路?

    她想:应该会。

    爱的滋养才能让人心里强大。

    反之,亦然。

    她自幼生活在宋家,被宋家人爱着宠着惯着,是以这一路走来,她并没有像贺希孟与梅琼一样,跟从未吃过糖的小孩儿似的,为了这点温柔争得头破血流。

    你爱不爱我不重要,我爱我自己就够了。

    再者、我有家人。

    夜间归家,她同宋思之说起此事。

    宋思知道:“一个女孩子最大的底气是来自家人的宠爱,男生亦是。”

    “我们自幼生活在这个环境之下,并未觉得这些东西有多珍贵,可那些从未得到过的人拼尽性命,也不一定能得到。”

    19年初,贺希孟任首都军区副参谋。

    距离高位,又进了一步。

    年初,顾寒止十岁。

    顾先生迈入不惑之年。

    此时的他,周身锋芒已被磨平,他从商人百年城了慈善家。

    若往日不穿正装出门,鲜少有人会认出他。

    他从一家富商,变成了一个和蔼的长辈。

    19年初,余瑟身体近况大不如前。

    顾江年心有不安。

    同妻子商量,举家迁回回c市。

    慕晚应允。

    宋蓉跟宋誉溪处理好工作事宜之后,同顾江年举家离开首都,回了c市。

    这年,顾江年的江山版图已经在首都扎根。

    在度返身回去时。

    无疑是掀起了风浪。

    ------题外话------

    一个女孩子最大的底气来源于自己的家庭,愿我们都有人爱。

    如果没有,那就自己爱自己。

    (竟然有点不舍)哭戚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