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80:岁岁年年常相见

李不言Ctrl+D 收藏本站

    19年中旬。

    慕晚跟顾先生的人生已是完整。

    人生在历经跌宕起伏之后平稳落地。

    最开始出去的地方,找回了自己的安身立命之所。

    顾公馆里的一草一木对于二人而言都是熟悉的,可对于孩子们而言都是新鲜的。

    在这个山林之中,慕晚找回了当初的自己。

    对这个世界仍旧有所期待,也仍旧有所爱。

    这年,顾江年将囚禁起来的二人秘密送往国外。

    离境之时闹出了些许动静。

    首都检察院的人查到了顾公馆。

    慕晚在面对里桉时有些恍惚。

    恍惚觉得时光又倒退回到了在2008年。

    一晃数十年过去了。

    脑海中存在的那份特殊且怪异的感觉半分未少、

    更多的,是因她归c市时与日俱增的。

    里桉望着慕晚,公事公办开口:“有人举报顾先生对她们非法囚禁长达数十年之久。”

    慕晚面不改色,似是面对的不是检察院的人,而是自己的下属:“有人说今天会下雨。”

    里桉被慕晚轻飘飘的一句话弄的有些不知所措,所以这位豪门阔太是在讥讽他?

    “但对方身上确实是有被囚禁多年的痕迹。”

    “所以你们就找到顾公馆来了?”

    “我家先生从商二十余载,仇敌众多,若是人人都是想里检察长这样,那我们公司的法务部只怕是要忙死为止。”

    里桉与慕晚交锋,赢不了。

    首先,她是宋家人。

    首都科研所的人都在想着如何把宋蓉跟宋誉溪返聘回去继续为国做贡献。

    其次,她是数家上市公司掌舵人。

    手段、能力、都在他之上。

    “竟然这样,我们会好好查的。”

    慕晚含笑点头:“我们也会通知法务部做好准备的。”

    19年中旬。

    顾源的生命终结在检察院的审讯厅里。

    油尽灯枯而死。

    此事画上了句号,也成为了无休止调查的开头。

    19年年末。

    顾先生从公司归家。

    恰见自家爱人着一身墨绿色长裙,外面搭着一件厚厚的羊毛衫站在顾公馆的落地窗前捧着一杯白茶望着孩子们在院子里推雪人。

    而另一方、正值冬日。

    宋蓉跟俞滢余瑟三人在后院里辟出了一块地。

    扒了顾先生许许多多的名贵花草。

    将他们变成了口粮之地。

    19年春节。

    宋思慎跟宋思知均是前往顾公馆过节。

    同行的,还有宋思知的另一半。

    亦有宋思慎的女友。

    一家人将顾公馆变得热闹非凡。

    宋思知与另一半的相处很是让人羡慕,未有争执吵闹,更多的,是男生对她的包容与呵护。

    一如顾江年对慕晚那般。

    夜间入睡,宋思知拉着姜慕晚一起。

    让两个大老爷们儿独守空房。

    慕晚笑问她:“我还以为你会找一个性格相似的人。”

    “太相似的人走不长远,”宋思知掀开被子钻进床里。

    “你们两吵架吗?”

    “以前吵。”

    “现在呢?”

    “他发现吵不赢我就不跟我吵了。”

    “那不是跟舅舅舅妈一样?”

    宋思知想了想,然后又点了点头:“别说,还挺像。”

    “你们这次休假多久?”

    “原本定的是五天。”

    “恩?”

    慕晚想知道后续。

    可宋思知呢?

    拍了拍枕头让她躺下,且还一脸高深莫测道:“过几日你就知道了。”

    楼上,两姐妹窝在床上话家常。

    楼下、四个男人坐在客厅里组了茶局。

    而宋蓉三人拉着宋思慎的女友开了场麻将。

    顾江年望着新人,笑问道:“婚后生活如何?”

    新人喝了口茶,笑了笑道:“有滋有味。”

    这形容,似乎很形象。

    惹得宋思慎没忍住,笑出了声儿。

    而顾先生呢?

    扶额无奈。

    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大年初一,慕晚从梦境中醒来时。

    入目的是枕边的红包。

    且还不知一个,数个、高高叠起。

    叫她看花了眼。

    她起床,迈步进主卧,恰见顾先生转醒,正独自一人靠在床头闭目养神。

    慕晚掀开他身旁的被子窝进去。

    “哪里来的红包?”

    男人顺势抱住她的腰肢缓缓的抚摸着。

    在这新年的第一次开口不是说话,而是亲吻她,狠狠的亲吻她。

    直至兵临城下,二人才依依不舍的松开。

    “妈妈的、我的、儿子的。”

    “儿子也给我红包了?”

    “恩、压岁钱。”

    “你确定是压岁钱?”

    “怎么了?”

    顾先生送自家爱人这话中听出了什么不一样。

    慕晚哼哼唧唧的,伸手搂着顾先生的脖子蹭了蹭:“我说,过完春节要打人的。”

    顾先生愣了一下。

    然后无奈失笑。

    抱着爱人的腰肢滚到床中央。

    俯身望着自家爱人,浅浅笑道,带着几分邪肆:“来、打响新年第一火包。”

    慕晚:................

    慕晚也好,顾先生也罢,

    都是各自领域的佼佼者。

    年岁越是渐长,面对的诱惑愈来愈多。

    少男少女,新鲜事物都是诱惑。

    可这二人,并未因此事淡了感情,相反的,越来越浓厚。

    19年春节。

    顾寒止用红包来巴结亲妈的消息在家里流传开来。

    且此事,直到他日后长大成人,近乎要结婚生子时,还能被亲妈拿来取笑一番。

    19年春节假期走过就是20年。

    新的一年,万事顺遂。

    顾公馆里,晨起一人一碗饺子。

    慕晚素来挑食,只吃饺子皮,至于肉,近乎不沾。

    她与顾先生坐在一处,挑挑拣拣,完成了一项大事。

    年初二、

    徐放带人来了顾公馆。

    一头扎进书房里,许久都未出来。

    整整一上午。

    慕晚在家都未曾见到顾先生人。

    望着楼梯口的方向思忖良久,担忧人工作繁忙劳累过度,洗了水果让女儿送上去。

    而小姑娘来也快去也快。

    下来的速度都赶上慕晚从客厅走到餐室的地步了。

    小姑娘见自家母亲惊愕,一脸无辜的望着人。

    年后,里桉再次拜访。

    慕晚接见。

    二人趁着晴芳好的光景坐在顾公馆的后院里,温暖的阳光洒下来渡在二人身上,给彼此之间冰冷的气氛增添了一抹淡淡的温暖。

    “我很遗憾。”

    “遗憾什么?”里桉不明所以望着慕晚。

    后者浅笑:“未能让你完成升官发财的梦想。”

    里桉一惊,随后望着慕晚,浅笑淡然:“不急,来日方长。”

    “也是,来日方长。”

    慕晚端起杯子喝了口红茶,笑意悠悠然。

    自首都归来,她爱茶。

    顾先生近乎成了茶商,家里茶室里本就堆积如山的茶叶都入不了顾太太的眼。

    他为讨人开心,搜罗各地茶叶贡献给自家太太。

    就连顾先生商场上的合作伙伴都已经寻到门路了。

    全国商场人人皆知顾太太爱茶。

    众人前来拜访也好,贿赂也罢,从真金白银变成了提茶叶。

    顾先生彼时还无奈了好一阵儿,但因着自家爱人喜欢。

    也就作罢。

    这年冬日。

    好景极长。

    顾先生的厨艺在妻儿身上修炼的越发炉火纯青。

    年初二,他宅家一整日。

    在厨房里与厨师相处成了好友,钻研菜品。

    从西餐到中餐,再道泰餐,而后是韩餐。

    一样一样都有涉猎。

    20年,岁月长河在时光中静静流淌,夫妻二人以一种极其平和的态度面对中年人生,面对子女成长路上的疑惑。

    面对家庭里的家长里短。

    她们渐渐的从顾江年vs姜慕晚。

    变成了顾江年和姜慕晚vs问题。

    慕晚自认为自己不是个好太太。

    在这段关系中摸索了数十年才到现如今的心境。

    而这一切,都是顾先生的功劳。

    20年初春,余瑟的身体时好时坏。

    这是顾先生和慕晚最为担忧的事。

    夫妻二人都潜意识里急默契的将工作往家庭方向靠拢。

    慕晚晨起带着孩子陪余瑟散步。

    顾先生夜间归家给妻儿母亲做餐室。

    宋蓉白日陪着余瑟唠家常,逛街、出游。

    一家人其乐融融。

    20年春节假期的最后一日。

    慕晚与宋思知逛街。

    行至她们这个年岁。

    能入眼的东西已不是二十来岁的那个阶段。

    此时的慕晚也好,宋思知也罢。

    出入高档场所入家常便饭。

    成了奢侈品店的常客。

    “你跟顾江年的人生中有遗憾吗?”

    车上,宋思知突然询问,慕晚想了想。

    “遗憾总归是有的。”

    “但在漫长的人生岁月里,实在是不足为道。”

    彼时她们觉得痛心疾首的事情到了四十岁的光景在去回首往事时。

    都觉得那些撕心裂肺的时刻实在是不足一提。

    宋思知笑了笑。

    温软浅淡。

    “你呢?”

    “我?没有、”

    她摇了摇头。

    “婚姻本不是我人生的必选项,但是、遇到了对方,我觉得我是幸运的。”

    “所得皆所赐?”

    慕晚望着人询问道。

    宋思知想了想,缓缓点头:“所得皆所赐。”

    这日、慕晚与宋思知傍晚时分归顾公馆时。

    别眼前大家景象惊住了。

    难以想象,白日里她出门时,顾公馆尚且还是顾公馆。

    而此时,她归顾公馆时。

    顾公馆的主干道上,香樟树上都被白色、紫色,粉色——————等等各色气球给装扮的宛如婚礼现场。

    宋思知伸手摁开敞篷车的敞篷,降低车速,缓缓的行驶在顾公馆的主干道上,沿着蜿蜒的山露一直开向主宅。

    “顾江年说,他的人生中,仍旧还有些许遗憾——————。”

    宋思知淡淡的话语在慕晚耳边响起。

    后者微微惊愕。

    望向宋思知。

    只听人缓缓道:“他的公主,没有在众人的祝福中走向城堡。”

    2020年年初,顾先生与家人密谋许久之后给了慕晚一场及其低调又奢华的婚礼。

    低调,是因无客人。

    奢华,是因顾公馆此时不再是顾公馆。

    而是一座被各色气球和鲜花装饰起来的城堡。

    如梦如幻,似天堂。

    “妈妈、”慕晚刚推门下车,女儿递上一捧花。

    宋思知仍旧坐在车里,一手搭在方向盘上,侧身望着慕晚,笑道:“你该把外套脱了。”

    这日、宋思知极力推荐慕晚买一件纯白的修身款纱裙,她还抗拒了好一阵儿。

    原来——————在此。

    院落里好友皆在。

    从前厅,到后院草坪。

    慕晚在众人的簇拥下缓缓前行。

    行至后院,满地的鲜花铺就了一条通往幸福的道路。

    道路的尽头,是顾江年着一身黑色西装。

    笑意悠悠温软的望着她。

    顾寒止在他身旁。

    像等候着公主前去的王子。

    慕晚望着人,内心深处似是被什么东西给敲击了一下。

    顾先生说过:旁人有的,你也会有。

    倘若让我的妻子去羡慕别的女人,那一定是我过错。

    她该有的都有的,就差一场婚礼而已。

    而今日、缺憾被顾先生弥补了起来。

    她何其有幸啊?

    “蛮蛮,倘若人生划分前半程与后半程,我该告诉你的是,在遇见你之前我的人生是灰暗的,那种灰暗如同深渊一眼望不见底,我对那种磨难煎熬的生活产生了一种无可奈何的顺应之感,无望去挣扎,更不想在费劲心思从深渊中爬出来。”

    “可直至遇见你,我生于豪门,长于豪门,败于豪门,可获得人生幸福,也是在豪门。”

    “我难想象,倘若没有你的人生,还是何等的悲催与煎熬。”

    “我是个俗人,二十八岁之前从未想过自己此生也有机会儿女双全亦有机会幸福美满,是蛮蛮,将我奢求的一切,变成了现实,让我不在羡慕旁人幸福美满的生活,也让我从深渊的孤魂野鬼变成了一个平凡人。”

    “蛮蛮,我策划今日长达一年之久,我是富商,不缺任何物质条件,唯独能占据我的思想,是我该如何用言语表达我对你的爱意。”

    “我爱你,蛮蛮,想将日月星辰摘给你。亦想将人间美好捧在掌心送给你、如果这辈子不够,那就——————下辈子。”

    慕晚望着站在前方的顾先生。

    清明的眸子被水光缓缓的占据。

    握在手间的鲜花也在缓缓的颤栗。

    他望着自家丈夫,薄唇轻启,温温柔柔的吐出一段话:“我也爱你。”

    “一愿夫君千岁,二愿妾身康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年年岁岁常相见。”

    20年初,顾先生给了顾太太一场婚礼,陪着慕晚走过人生所有重要场合。

    旁人是结婚、生子。

    他们是生子、结婚。

    全文完。

    ------题外话------

    顾先生与姜小姐的故事,在此画上句号,感谢大家的喜欢与陪伴,

    一路走来,太过漫长,有许多话语想说,但此时————万言难表。

    写顾先生这个角色时,纯属意外生出的想法:某日听得友人说,尘世间,男人千千万,唯有与担当二字沾边的男人才会成为她的丈夫。

    一时间,灵光乍现,提笔写下顾先生。

    亲朋好友也时常在耳边念叨择偶标准,时常将担当与责任二字挂在嘴边。

    姜小姐有顾先生,希望————你们也能遇到。

    新文筹备和出版事宜若有动静会在微博告知,微博引路【潇湘李不言】

    仅以此文献给各位,祝大家,国庆快乐,长乐安康、万事顺遂